第11章:孚佑帝君
鬼才2018-03-22 12:041,514

  “帝君?”

  那女鬼转头看向叶琅,厉声冷笑道:“你竟然开他的法骨,那他便对我无用,咱们后会有期。”

  “想跑?”

  谁知站在一旁的叶琅还没开口,我倒是先动了起来,但见我抬手掐出了一个法印,那法印瞬息出现在房内,先是如芥子一般,而后,却恰如焰火在空中绽放开来,到最后,这法印耀光熠熠的朝那女鬼压了过去。

  “啊!”

  那女鬼见势不妙后,那本是狰狞恐怖的脸庞,瞬息换回了那副绝美的模样,趴在地上对我哀声求饶。

  “帝君且住手,此恶鬼乃鬼上鬼身,还望帝君莫要伤及无辜。”

  站于我身后的叶琅一声沉喝后,闪身挡在了法印前,

  “哦?”

  我微微诧异之后,挥手散去了法印,唇角微显一抹轻笑,对叶琅说道:“那便由本帝君亲自出手,将这新魂旧鬼剥离开来。”

  “臭道士,莫要欺人太甚。”

  那趴在地上的女鬼闻言一变,绝美的脸庞又瞬息变幻回狰狞模样,她那满头青丝无风而动,如同灵动的蟒蛇一般,铺天盖地的朝我与叶琅攻来。

  我去,我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牛逼了?

  正当我惊慌失措的想要拔腿逃跑,可却不想自个又是一声冷笑后,说道:“哼!不自量力。”

  叶琅似乎也被这突兀的惊变吓傻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满屋飞散的黑发,却见这黑发竟然泛发着疼疼黑气,滴滴红褐色的血液顺着头发滴的满地都是。

  “剑来!”

  我又是一声冷喝,双手掐翻出一剑诀,那一直被叶琅握在手中的桃木剑,竟然顺着我的剑诀,从叶琅手中脱飞而出,朝着我激射而来。

  我抬手接过了桃木剑后,脸上尤自冷声一笑之后,顺势将剑尖往那熊熊燃烧的红烛一挑。

  那红烛的灯芯被我用木剑一挑之下,一簇灯豆在剑尖上熠熠生彩。

  我将这带有灯豆的木剑朝前一刺,嘴上念道:“朝闻仙道昏黄粱!”

  那满屋本是极为猖盛的黑发,在我这一剑之下,如同退潮海水一般,瞬息倒回而去。

  “洛阳暮钟嘻牡丹!”

  我身若惊鸿,步似龙游,一柄木剑在我手中,竟然舞出了如此不凡的剑招。

  我!这明明就不是我好吧,我只不过是一个卖充气娃娃的小屌丝而已。

  此刻的我,就好像坐在电视机前,看着里面精彩绝伦的节目一般,根本就感受不到自己对肉身的控制。

  面对着我这绝伦精艳的剑招,那女鬼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她唯有闪身避过了我的攻击后,脚根往地上一顿后,朝空中飘了上去。

  “想走?”

  待我一招剑式完毕后,仰头看着飘在空中,一脸谨慎的女鬼后,再次轻笑的将剑尖一挑,对着那女鬼使出了一招身姿绰绝,美若绝伦的剑式。

  “人间何将逍遥弃。”

  我的剑尖恰恰钉向了那女鬼的胸口,这一剑的逼迫之下,女鬼如同短线风筝一般,从空中抛射而出,直接撞在了墙壁上。

  “不若参修抛功名!”

  我缓缓的从空中落下,抬手一抹剑刃后,将那剑尖上的灯豆对着女鬼眉间弹去。

  “啊!”

  这一招似乎对那女鬼来说,是个极为致命的打击,她发出了惨烈的一声哀嚎后,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

  我飘逸的将手腕一挽,将木剑倒扣于后背,朝女鬼冷声喝道:“还不速速脱离宿主,莫非要本帝君将你打到魂飞魄散?”

  “您您是孚佑帝君?”

  那女鬼先一脸惊惧的看着我,而后,尤自冷笑道:“想不到,想不到竟然把吕洞宾给惹来了,我输的心服口服。”

  “放肆!”

  叶琅在后闻言大怒,当即一步上前后,横在我面前说道:“大胆你个孤魂野鬼,竟敢大呼帝君名讳。”

  我的心中再次万马奔腾,啥时候,自个竟然跟吕洞宾挂上勾了,莫非老子上辈子真的是吕洞宾?

  听说这家伙是个淫棍耶,以*入仙道,我不会这么没品吧?

  就在我无限YY之时,嘴上又再次不受控的说出: “既知是本帝君,那还不速速脱离他身,速归本体?”

  “好好好!”

继续阅读:第12章:择日成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杂毛小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