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苦涩的回忆
阿竟2016-06-24 19:243,792

  一夜的通宵之后,又在外面游荡了半日,走在外面的时候还觉得清醒,进了屋子,白若夏才觉得累了。

  她买的房子面积并不大,两室一厅一厨房一卫生间的格局,除了卧室之外,另一个小屋子没有放床,只用来堆放杂物了。因为她清楚,自己的家人不会有一个人光临这个她们看不上眼的小屋子。

  小小的屋子虽然不是很大,却被装饰得很温馨。虽然没有什么精致的摆件或是可爱的娃娃,素白的墙面也没有帖壁纸或是刷漆,但是家具摆列整齐,地面一尘不染。看她的房子就能看出,她是一个做事简练、有条理的人。

  白若夏走进卧室,打开了灯,暖暖的昏黄色灯光让人睡意更深。拉上了遮光的窗帘,这个屋子中就只有了灯光的颜色。

  白若夏走到了桌子的前面,把包中的东西一一拿出来摆放在桌子上,顺手拿起了摆放在桌子正中的摆台。

  摆台上面,是一家三口幸福的画面。画面中的中年男子抱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的手上拿着粉红色的气球,而他们的身边站着一个女子,女子的手里也拿着两个气球,看着小女孩,笑得温暖。

  白若夏定定得看着画面上的一家三口,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把摆台放回原地,而是把它带到了自己的床边。

  “妈,今天李慧突然打电话过来让我去相亲。”她对着画面上的人说道,倒在软绵的被子上,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时时被伪装得云淡风轻的眼中也出现了疲倦和细微的疲倦的神色。

  “其实也不算什么相亲了。”白若夏苦涩的笑笑,“她怎么会好心的去担心我的婚事问题,这次相亲应该只是为了让我给白情做陪衬吧,因为时间快到了才接到要相亲的通知,所以我去得有些匆忙狼狈,但是白情却是光鲜亮丽的,这样的安排还真是丝毫不给我留面子。”

  “白情也越来越过分了,竟然丝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问题,只一心想给我找麻烦。”白若夏说着说着,仿佛想到了什么,又看向摆台上的女人,轻声说道,“不过妈你不用担心,我现在一个人搬到外面来,需要听她们的话、见她们的面少,现在自在多了。相亲对于我来说也不是需要的,我只希望找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人过日子,想来李慧看在爸爸的份上是不敢干涉我的婚事的。”

  白若夏环抱住相框,看着天花板轻轻的叹了口气。

  开始的时候,她还是期待母爱的,就算自己的妈妈已经离开,但是家里有了另一个女主人的时候,小小年纪的她不懂排斥,而是乖乖的希望获得另一个女主人的喜欢。

  可惜有些事情不是她不排斥就够了的,李慧的私心,李慧的偏袒都让她渐渐的明白,她们之间不是仇人已经是万幸的事情,还要温暖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白若夏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外面伪装坚强,所有的事情自己做,不期待,不要求。她只要自己过得好就够了,不需要别人来给她温暖。只有在自己一个人的小小空间里,她才会展露那一丝脆弱,看着曾经一家三口幸福的见证,对着曾经温柔的妈妈絮絮叨叨一些小事情。

  这是她为自己减压的最好的方法,仿佛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说给自己的母亲听之后,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

  “对了,妈,今天和我相亲的男人,我觉得他是一个奇怪的人。”想起了沈其睿,白若夏的眼中多了几分迷茫之色,“他是替别人来相亲的,原先以为安安静静吃完一顿饭就可以相安无事的道别,但是他好像看出来我的胃口不好,特地带我去了一家面点,点了一些清淡的食物。”

  “白情挖苦我的时候,他还帮我反击了白情。他看起来是很年轻很温和的人,如果没有和白情的那段对话,我都不相信他会说很尖锐的话。”白若夏想起白情的脸色,不由笑了笑,“我倒是第一次见白情被说得哑口无言,估计她那个大小姐,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敢不买她的帐,气得够呛吧。”

  白若夏的眼前浮现了那是的沈其睿的身影,他站在她的旁边,嘴角勾起淡薄的笑容,眉眼却带着十足的讽刺意味,一句句话仿佛没有打过算盘般的成串的从嘴中吐出。虽然他只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可是单手插着牛仔裤口袋的动作,无端的让人觉得额、很有气势。

  那个时候,无论是打扮还是坐姿都看起来更胜沈其睿一筹的男人,却是比沈其睿的气势,低了不止一截。

  白若夏隐隐有些感觉到,这次白情的选择,仿佛并不聪明。

  “他叫沈其睿,说不清他是怎样的人,明明穿着打扮的简单,却让人觉得家世并不简单。有的时候温和,尖锐的时候却是谁都斗不过。他看起来对什么事情都很认真,观察细致,可是也老爱逗弄人,一点都不严肃。”

  白若夏自己都没有发现,她说着说者,话题就围绕沈其睿一个人展开了。

  “今天告别的时候,他说我们还会再见的,还会吗?”白若夏看着相框,眼中的迷茫之色溢出。

  照片上的女人正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孩子,眉眼带笑,温柔的目光如同一弯春水,让抱着小女孩的中年男人的表情都染上了幸福的颜色。

  知道不会有人给自己回答的,白若夏无奈的扬了扬唇,把摆台放在了一边的床旁桌上。

  “妈,午安。”

  甩去满脑子的沈其睿的身影,白若夏钻进了被窝中,一夜没有休息,现在一沾到床她就不由感到疲倦。

  她静静的闭上了眼睛,在一片昏沉中入睡了。

  ……

  “妈妈,妈妈,我要那个气球!”小小的女孩穿着粉红色的裙子,扎着可爱的双马尾辫,边笑着边扑向了一个笑得温暖的女子。

  女子抱起了小女孩,笑着问:“想要什么颜色的,让爸爸给你买。”

  “嗯,我要……”小女孩苦恼的思索了一番,“我什么颜色的都想要。”

  另一边穿着休闲装的中年男人走到了小女孩旁边,笑着敲了敲小女孩的笑脑袋:“小贪心鬼,只能要一个颜色的气球,不然那么多我可是不帮你拿。”

  小女孩冲男人吐了吐舌头,抓着自己妈妈的手左右摇晃。

  她可不管爸爸说什么,反正只要妈妈答应了她的话,爸爸是不会不听的。

  女子笑着点了点小女孩的鼻头:“不可以要那么多哦,气球那么多爸爸就没有办法抱若夏了。”

  小女孩觉得妈妈说得有道理,看着买气球的阿姨拿着的一大串气球,伸出了一个小巴掌,比出了“3”的样子:“那我只要三个气球可以吗?”

  女子假装思考了一下,在小女孩紧张的目光中笑着点了点头:“好,看在若夏这么乖的份上,就给你买三个气球当奖励好了。”

  “妈妈最好了!”小女孩雀跃的溜出了女子的怀抱,跑向卖气球的地方,“我要三个气球,让我想想,要什么颜色呢?我要粉红色,还有蓝色,最后一个要……”

  中年男人看着开心的选着气球的小女孩,无奈的看向女子摇了摇头:“若夏都要被你宠坏了。”

  女子笑笑,眨了眨眼睛:“最宠她的可不是我,而是你。”

  如果不是她说的那句话,恐怕最后的结果是中年男人要给小女孩买所有颜色的气球。

  中年男人知道她说的是事实,笑了笑走到小女孩的身边,把小女孩抱起来,付了钱。

  “我要和气球拍照!”小女孩喊道,把爸爸口袋中的手机拿了出来,“爸爸,妈妈我们都和气球拍照吧。”

  女子接过了手机,递给了卖气球的阿姨,说道:“能麻烦你给我们拍张照片吗?”

  “当然可以。”卖气球的阿姨接过手机,一家三口站在草坪上,幸福的画面就此定格。

  接过手机的时候,白若夏听到卖气球的阿姨说:“你们一家三口可真幸福。”

  幸福……

  如今却变得仅存回忆。

  白若夏揉着发胀的脑袋,做起了身。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以后,突然梦到了许多许多年前的一幕。

  那个时候的白若夏,算得上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当然是无比的幸福。

  白若夏转头,看向了在床旁桌上的相框,幸福的笑容凝为苦涩。

  可是这么幸福的一家人,终究是被分开了。

  “若夏,妈妈要走了。”

  “妈妈要去上班吗,为什么要提着大箱子?”

  “不是,妈妈是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可能若夏很久都见不到妈妈了。”

  “为什么要去很远的地方,妈妈不带若夏去吗?”

  “妈妈不能带若夏去,因为如果我们都去了很远的地方,爸爸就没有人照顾了,若夏不想照顾爸爸吗?”

  “若夏想照顾爸爸,可是若夏不想让妈妈去很远的地方。”

  “乖孩子,妈妈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不能不离开。”

  “那妈妈什么时候回到家里来?”

  “如果妈妈不会回来了,若夏会想妈妈吗?”

  “呜……我不要妈妈不回来。”

  “傻孩子,不要哭了,妈妈会回来的。”

  “那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等到,若夏找到幸福的时候,妈妈会来参加你的婚礼的,好吗?”

  “好啊,那若夏要马上找到幸福,可是怎么找呢?”

  “等你找到了一个爱你的人,能和你在一起,过完一生的时候。”

  “是像妈妈找到爸爸一样吗,若夏会努力的找的。”

  “若夏,妈妈希望,你不要像妈妈一样,找错了幸福,若夏……”

  模糊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响起。

  童年的懵懂无知,只以为几天之后自己便会找到幸福,妈妈便会回来,可是小时的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没有等到自己的妈妈。

  找到幸福吗?

  白若夏苦涩的扬了扬嘴角。

  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幸福,可是她的幸福却被抛弃。她没有怪过自己的母亲,因为懂事之后,她才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得已的选择。可是,她为那一份或许不可能的约定感到悲哀。

  遇到可以一起过完一生的人,谈何容易,恩爱如她的父母,不是最后也离婚了吗。

  白若夏叹了口气,抱着自己的双膝,在床上蜷缩成一团。

  眼前却突然出现一张英俊的面孔,年轻而帅气,淡蓝色的眼眸带着温暖的笑意。

  白若夏呆呆的垂下头,眼中的情绪被羽毛般柔软的睫毛遮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来天成:总裁宠妻入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来天成:总裁宠妻入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