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西南大路你朝前走
小叙2016-07-06 16:092,594

  等姥姥跟孙桂香走了,我抬头看向太姥:“太姥,我说的不对吗。”

  太姥一脸愤慨,“对,那就是昧心眼子的,白瞎她家那孩子了……哎!四宝,你干啥去啊!”

  “玩儿去!!”

  这有热闹还不去看啊!

  太姥在后面急的直喊,“回来!闹丧有啥好玩儿的!”

  我才不听太姥的话呢,像个兔子一样跑出去,跟在姥姥的后面,我知道姥姥是我们村儿摆弄这些的,她不但是个大神,还专门负责村里的红白事情,最早以前还是接生的,但因为给二舅妈接生时母子都死了,打那以后接生婆这行就洗手不干了。

  不过就算是不洗手我觉得接生婆这行当也没啥发展前景,我们村没那么闭塞,大概在我之后村里就没谁家孩子是搁炕头上生的了,风险太大啊!

  另外一个厉害的,就是我姥姥家堂上供着的黑妈妈了,只要姥姥一提黑妈妈的名号,村里没人不打怵的,什么陈瞎子李瞎子徐半仙儿,太姥说要想在村里吃这口饭,就得对黑妈妈规矩,给姥姥面子,虽然姥姥看相风水啊啥的差点,单就半仙儿这口饭,在村里是吃的比较硬的。

  当然,肯定会有人质疑我姥姥的能力啊,到那时姥姥就会说,我薛凤年干不成的事儿还有我大哥呢,至于姥姥的大哥是谁,我只在个别村里人嘴里听过,据说还不是摆弄仙儿的,但路子贼高,就是厉害,可在哪猫着,怎么个厉害法,那我是不知道。

  反正在家只要我一犯错姥姥就会让我去黑妈妈的堂前跪着思过,我哪里知道思啥过,就跪着待着呗,累了就坐一会儿,抬头打量这个黑妈妈,感觉她长得慈眉善目的,看岁数,应该是跟姥姥差不多大的,我就问太姥,是姓黑吗,那为啥叫黑妈妈不叫黑姥姥啊。

  太姥姥就有些无奈的跟我说,“四儿,别瞎说话落口舌给自己造业知道吗,黑妈妈就是黑老太太,我们要尊重她才叫她黑妈妈,她是咱们这边儿地仙的大护法。”

  哦,我似懂非懂的点头,“姥姥老说请黑妈妈出马就是这个老奶奶上的姥姥身能让姥姥跳的那老高的是吧。”

  我见过姥姥跳大神,那跳起来不比那个蟒仙儿低,就跟脚底下安了弹簧似得,后面要不弄个麻绳拽着都容易蹿上天!

  太姥就笑了,“黑妈妈哪是轻易能请来的,都是你姥姥借着黑妈妈的气儿叫来合适的仙儿临身,请来谁就是谁了,要知道,黑妈妈可是头头啊!!”

  这我就明白了,我说我也想当头头,太姥就还是笑,“黑妈妈是有仁慈之心才得道能统领地仙,就是自己得有能力的同时还帮助别人,对别人好,人家才能信服你,你呢,你也要有善心才能得黑妈妈的庇佑统领四方仙家知道吗。”

  我没动静了,啥善不善心听不懂,不过看着那神像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就像是对我笑似得,也爱看,因为我也爱笑,傻笑。

  倚着韩霖家外面的大门框子,我听着这唢呐声,兀自看着热闹,韩霖哭的大鼻涕啷叽的,跪在他奶那屋的门口一声一声喊着,奶奶,我不想你死啊,不想你死啊,我却觉得有啥哭的啊,人死了就是睡觉了,多大点事儿啊。

  正瞧着无聊,姥姥拎个炉钩子出来了,她给韩霖他奶擦身子换衣服时也不让我们看,我当时是很想帮忙的,奈何姥姥不讲理,直接从院子里给我推出来了!

  唉,我还想提醒姥姥虱尾子擦不掉呢。

  心里还在那嘀咕呢,姥姥抡着手里的炉钩子就铿铿铿刨上了,是朝韩霖他奶北屋的门槛上刨,刨三下后嘴里大喊,“西南大路你朝前走哦!!”

  然后在换个门槛子刨,嘴里仍旧再喊,“西南大路你朝前走哦!!”

  最后走到我大门槛子这儿,小声的看着我说了一嘴,“你去外面,你堵在这儿人不敢出来……韩家老太太你听好了,西南大路你朝前走哦!!!!”

  我怔怔的被姥姥推出来不知道啥意思,我挡谁道了?谁要出来?

  倒是太姥这时候颠颠的追过来了,拉着我的手就往回走,“你这孩子,别堵在门口啊,你姥给冤魂引路哪!”

  “给谁引路啊,谁要去西南大路啊?”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被太姥拉着往回走,“别走啊,我还没看够呢,一会儿有好吃的!“

  太姥看着我满眼的无奈,“四宝啊,这多晦气啊,回家,回家我给你念小人书去啊!”

  “我不爱听,我就想看热闹嘛!”

  “那有啥好看的,那人死了都在屋里找不到路,所以你姥就拿着炉钩子敲门槛子,给人引路,让人好出去啊,你在那堵着,那韩霖他奶还敢出去吗!”

  我不明白,“她睡觉了还咋出去啊,再说,那大门那么宽,她乐意出去就从我旁边过呗,我还想问问我姥为啥去让她去西南哪!”

  “啧!那是死人才会去的地儿啊!你真是要气死我啊你!”

  太姥气个够呛,一路上死死的拉着我生怕我乱跑,看见迎面过来的陈瞎子直接张嘴,“哎呀,长生,你这脚咋一瘸一拐的呢!”

  瞎子那耳朵都灵,分辨出太姥的声音后当时就一阵哼哼,“薛小婶子啊,这还不是你家那个薛葆四干的好事儿!她欺负我看不见在我脚前面挖坑啊!!”

  说着,眉头蹙地一紧,“那小兔崽子是不是就在你旁边了,我闻到她要作祸的味儿啦!”

  我挣脱出太姥姥的手,笑呵呵的站到陈瞎子的对面,“陈爷爷,我没给你脚前面挖坑,我是玩泥呢!”

  “薛小婶子,你听见没,她还不承认啊!你说她搁哪挖不好,她就在瞎子脚前面挖,她就是想崴死我她!”

  太姥看了我一眼,语气略微不悦,“行了,你跟个孩子较什么劲,我看你脚也没啥大事儿,等若文回来我让他去给你送点膏药,你也管点你那张嘴,俺家四宝小孩家家懂啥啊,你一天天的就会往外瞎秃噜!”

  陈瞎子摆摆手,“罢了,我也不跟你这浪费时间了,听声是韩家老太太没了,我得去看看,薛小婶子,你可得把你家四儿看住了,人家是怕孩子去那场合被冲到生病,你家这孩子是容易给人死者冲到不好走……”

  说完,还不忘朝着我的方向威胁一般的开口,“四儿,你个小丫头片子太作了,你看我不告诉你姥的!”

  见他要走,我跟了两步,手伸进裤兜里,“陈爷爷,你别生我气,我给你钱买好吃的,能买老多好吃的!”

  陈瞎子眉头一挑,,“呦呵,今儿这太阳打西边出来啦!你这丫头还能知道孝顺我?行,拿来吧,我看你能给我多少钱买好吃的……哎呦!”

  一摸我递过去的东西,陈瞎子当时就呲牙咧嘴一脸晦气,:“薛小婶子!这孩子拿冥纸给我啊!她安的什么心啊!!她是让我花死人钱啊!!“

  我咯咯直笑,:“反正你以后肯定能花着,我姥说这一张在下面就老了钱了!”

  “没天理啊!!”

  陈瞎子呼喊着用小棍儿一瘸一拐像避瘟神一样的走远了,离老远了声音还能伴着韩家的哀乐传来,“凤年啊,你家这孩子就是个小魔头啊!纯来要账的啊!!”

继续阅读:第11章 画材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是女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