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丧良心
小叙2016-07-06 16:092,552

  “妈,你别拉我,我去看看,这个薛葆四又在那瞎说话……”

  韩霖听见我的话各种不爽,挣扎着也要过来看,“妈,你……”

  “你看什么!待在这儿!!”

  孙桂香白着脸朝着韩霖一声呵斥,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满是忌讳的瞄了棺材一眼,“薛大姨,我婆婆,我婆婆这咋,这咋还能这样啊……”

  姥姥的脸拉的厉害,听着孙桂香的话没搭理她,我意外的倒是姥姥这时候也没说撵着我走,让我出去什么的,只是满眼复杂的看着棺材里那个貌似有点翻白眼的韩霖他奶。

  我乐不得姥姥顾不上我,这样,我就能直盯着韩霖他奶看她什么时候坐起来,等把韩霖揍了我看韩霖还敢不敢说我是在骗人。

  “薛大姨,这……”

  姥姥终于有了反应,抬手打断了孙桂香的话,“别吱声,你婆婆走了。”

  说完,姥姥卷了卷袖子,手直接伸进棺材里,把韩霖他奶眼角鼻子流出来的血用手抹掉,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将手心覆到韩霖他奶的眼皮上,“闭眼吧,这口气不管是怎么咽的,那都是寿路到了,你认命吧。”

  我微微的挑眉,这是干啥啊,醒了还让人睡啊。

  正想着,姥姥提了一口气,把放在韩霖他奶眼皮上的手从上往下一抹,然后抬起,“一路走好。”

  我不自觉的张嘴,韩霖他奶的眼睛怎么这就又闭上了,觉这么大吗!

  “薛大姨……”

  孙桂香抱着韩霖的肩膀颤着声问着,“闭上了?”

  “嗯。”

  姥姥闷闷的应了一声,“走了。”

  孙桂香长吐出一口气,让韩霖站在原地,自己走到棺材旁似乎是乍着胆儿一般的看向棺材里的韩霖他奶,:“妈啊,你说你整这一出儿干啥啊!是不是你儿子还没赶回来你不甘心啊,放心吧,一会儿就回来啦,你好好的走吧,别吓唬我们啊。”

  我不解,直接看向姥姥:“姥,刚才不是都醒了吗。“

  姥姥冷着脸也不搭理我,伸手想要把棺材盖子合上,结果棺材盖子微一移动,韩霖他奶的眼睛就跟上了开关似得‘啪’!的又睁开了!!

  “妈呀!!!”

  这一下子给孙桂香吓得直接后退几步撞到墙上,嘴都秃噜扣了,“这,这,这……”

  我笑了,“哈哈,不困怎么睡啊!”

  姥姥的眉头越发的冷寒,直瞪着韩霖他奶,“你想干啥!你跟我犟啥!我欠你的啊!!”

  说完,‘呸’的往自己手心吐了一口唾沫又覆在韩霖他奶的眼睛上,“你当我愿意管你家的事儿啊,别给我找麻烦知道吗!赶紧给我消停的走!!”

  我虽然还是笑着,但是没敢太笑出声儿,正常我姥在家揍我时就这模样,跟要吃了我似得,我再傻,也清楚现在绝不能惹鼓姥姥,不然这肉皮就是真紧了。

  等姥姥再次把手拿开,韩霖他奶的眼睛就又闭上了,姥姥的唇紧抿着,移动着棺材盖要给她盖上,还行,这次我仔细观察,没再睁开,等棺材盖扣严,那再睁没睁我就不知道了。

  “四宝,走,姥领你回家。”

  我惊讶的是姥姥居然在扣好盖子后朝着我很轻柔的开口,嘿,这画风一变我还有点不适应呢,不骂我了?

  “大姨,你咋要走啊,那我婆婆这儿……”

  孙桂香的手仍旧捂着自己的心口,“你走了后面的事儿谁张喽啊,我不懂啊。”

  姥姥也不看她,从兜里拿出一张手绢仔细的擦了擦手,“村里不是大部分人都过来看了吗,你一会儿看看陈瞎子他们走没走,没走你就麻烦他们帮你家办吧,这事儿,我不管了。”

  “唉!”

  孙桂香急了,“大姨,你咋不管了啊,我可不差钱儿啊!”

  姥姥哼了一声,终于看向她,“桂香啊,你啊,真是丧良心啊,别的我不说了,你心里明净似得!”

  “我明净啥啊,大姨,不会是我刚才说你家葆四了吧,我真没那么骂她,都是你家那孩子瞎编的,我家霖子也从来没有欺负过葆四,都是小孩儿,难免……”

  “行了!”

  姥姥没什么耐心的看向她,“你跟我说这些干啥,孩子之间的事儿我比你明白,他们俩就是打架,打出血了,那我都不带生孩子气的,可你?你办的叫啥事儿,我还在呢轮着着你帮忙教育我家孩子?

  再者,你也甭跟我打马虎眼,你知道我因为啥不管你家这事儿的,摸摸自己的良心!你办这事儿晚上能睡着安稳觉吗!白当人妈了!四儿!回家!!“

  “哎,大姨!!”

  姥姥没在跟她白活,在帘子外把小旗子一拔,扯着我的手喊了一声我那个没敢再进来的大哥大步就向院子外走去。

  孙桂香还在后面大喊,“大姨,家树不能走啊,他材头还没给画完哪!!”

  “你自己家人画吧!”

  姥姥扔下一句,头也不回的就带着我跟大哥走了出去。

  走出院门十几米后大哥一脸疑惑的看向我姥,“奶,我不画完能行吗。”

  “不管那事儿!”

  姥姥仍旧拉着脸,脚步急匆,“昧心眼子的,擎等着报应吧。”

  大哥见姥姥这么生气也不敢多言语,拉着我的手在一旁小声的问,“四儿,你姥怎么的了?“

  我不懂,“不道,韩霖他奶醒了睡睡了醒的,我姥就生气了。”

  还没等走到家,太姥就颠着小步也过来了,大老远就喊,“四宝啊!四宝!我就出去买瓶醋的功夫你咋就跑了啊,我就知道你得往人家跑!这……凤年?!你咋回来了?四宝去惹祸了啊!”

  姥姥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四宝没惹祸,是他们家的事儿我不管了!”

  “怎么了你,咋惹到你了?”

  太姥见姥姥这样不禁疑惑,“脸色儿这么差,生多大的气啊。”

  姥姥停住脚步,用拳头用力的锤了锤心口,“咱们白山村怎么出了个这么玩意儿,哎!可怜韩家老太太了啊!”

  “到底是咋得了啊!!!”

  太姥看她这样更是着急,“你说啊!”

  姥姥张了张嘴,半晌只长叹了一声,“作孽啊!!”

  说完,兀自一个人朝我家的方向走了!

  太姥有些茫然的看着姥姥的背影,“家树,发生啥事给你奶气这样?”

  大哥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后来没敢进去。”

  “四宝,你说。”

  我挠了挠头,鲜有耐心的说了一遍,“……就是醒了么,但是韩霖跟他妈都不信,然后他奶就出血了,就在眼睛这,还有鼻子这儿,嘴,都有,后来姥姥就把盖子合上不让我看了,你问我哥,声儿可清楚了!我没撒谎!”

  听我说完,大哥倒是皱了皱眉,“太奶,我好像听奶奶说什么煤烟中毒有缓过来的,然后要掀盖子什么的,不过,这不太可能,那人不是都硬了吗。”

  太姥的脸色也变了,嘴木木的动了两下,“可不就是一口气能不能上来的事儿么,这是,这是,哎……我明白了,难怪你奶急眼了,真是作孽啊,行了,别念叨了,咱回家吧。”

继续阅读:第16章 老娃子叫,有事儿要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是女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