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谁吓唬谁
小叙2016-07-06 16:092,986

  “啥?”

  同样也是披麻戴孝的孙桂香看着我的样子眉头紧锁,“谁把棺材盖子推开的!”

  “是薛葆四啊!她非说我奶奶醒了啊!!”

  韩霖哭叽带尿的在那告状,“她吓唬人啊!!”

  “我没吓唬人!真醒了!!”

  我真的很想做出认真的表情,但是嘴角就是不受控制的上挑,“姨,你来看看啊!!”

  孙桂香一脸严肃的瞪了我大哥一眼,“家树啊,你家这活祖宗你怎么不知道看住了啊!这棺材盖是随便掀的嘛!!”

  说完,直接几步走到我身前,往棺材盖里瞄了一眼后身体登时顿住,连同表情也一同僵了下来,“这……”

  她的反应我在旁边看的清楚,见状便立刻精准汇报之前看到的情况,“姨!你看,眼睛在动哪!”

  孙桂香听着我的话回过神,“动什么动!死人动了那就是诈尸了!!”

  话音一落,‘哐’!的一声把棺材盖子给合上了,“谁让你进来的!知不知道这是谁家,别以为你有你姥护着你就能无法无天了你!!”

  我被他呵斥的直迷糊的,骂我干啥,明明就是醒了啊!

  “姨,你给盖子推开,你再看,仔细……”

  “四儿!!”

  大哥彻底急了,一脸挂不住的上前把我从凳子上抱了下来,没容我开口就看向孙桂香,“孙姨,对不起啊,我家小妹年纪小不懂事,她就是胆子大,爱惹祸,您别跟小孩子一样。”

  孙桂香满眼的愤慨,“家树,她不懂事儿你还不懂事吗,你知不知道这棺材盖不好随便打开被人气冲撞的,姨以前可觉得你不错,有文化有才气,人还稳当,可你看看你刚才,就站在那像个电线杆子似得看你小妹在那胡闹啊,看我儿子吓的!!哪有上人家画材头整出这事儿来的,膈不膈应人!!”

  “是,是我不对。“

  我大哥不停的在那点头赔不是,“姨,我刚才也是吓到了,我也知道不好惊动过世的老人家的,实在是对不住,要不,这画材头的钱我就不要了,您消消气,下次肯定不会了。”

  “下次?!!”

  孙桂香倚着棺材一脸的诧异,“你还想让我家死人啊!是不是你天天画材头就高兴啦!!我告诉你……”

  ‘噗!!’

  没等她话说完,我一口唾沫就吐她腿上了,惊得孙桂香连忙跳脚,“哎!薛葆四,你干啥!你吐我口水是不!!”

  “不是。”

  我乐滋滋的摇头,“就是想吐了,我在家也到处吐得……噗!”

  “哎!你还吐!你还往我裤子上吐是吧!别以为你姥在我就不敢打你了,我今天非得教训教训你这个没教养的……”

  “咋的了这是!!”

  小仓房里正闹得鸡飞狗跳的呢,姥姥一掀帘子也进来了,“桂香,你在这儿干啥啊,你家男人没回来不得你主事儿啊!!”

  孙桂香一见我姥倒是马上老实了,手里刚拎起来的笤帚直接扔到了地上,“哦,大姨,我,我马上就出去啊……”

  “姥!!”

  我一步上前就把姥姥的大腿给抱住了,抬起眼看向她,“韩霖的妈妈打我,还骂我小杂种,小杂碎,不是人造的……”

  “你……”

  孙桂香瞪大眼睛看向我,“我啥时候这么骂过你了啊!”

  我不搭理她,只是看着姥姥,“她打的我屁股老疼了,都要给我的腿给打折了,姥,她还说要打死我,说打死我你也不心疼。”

  “天地良心啊!!”

  孙桂香高喊了一声,“大姨,我这笤帚刚拎起来你就进来了啊,我碰都没碰到她啊,这孩子咋这么会睁眼说瞎话啊,不信你问家树,你问我儿子!!”

  姥姥的一张脸早已在我说出‘小杂种’的字眼时就冷了下来,眼睛直接看向我的大哥,“家树,咋回事。”

  大哥仍旧老实的站在那里,大概是对我说出的话也有几分诧异,张了张嘴,“孙姨刚才的确是很生气,但是,没碰到四宝,也没骂她那些太难听的,就说她是没教养的……”

  “我妈没打她!是薛葆四的错,是薛葆四胡说八道吓唬人的,她说我奶醒过来了!”

  韩霖在旁边抽着鼻子开口,“她刚才还把我奶的棺材盖给推开了!就是她干的!”

  姥姥的眉头微微的紧了紧,瞄了孙桂香后面的棺材一眼又看向我,“四儿,你动人棺材盖儿了?”

  我点点头,“动了,他奶眼皮子动了,手还握拳头呢!要揍韩霖!”

  “看!你看大姨!你家这葆四是不是太能扒瞎了!这人都硬了还能活啊!这讲究多不好啊!我家老太太这要是被冲到了咋整!!!”

  孙桂香还在大声的辩驳,各种咬牙切齿,“大姨,不是我说啊,你家这孩子真不能惯病啊,这真是要上天啊!!”

  “姥,有声,有挠棺材板子的声儿。”

  我看着姥姥强调,:“大哥也听到了!”

  姥姥仍旧是板着一张脸,眼睛直看向大哥,“家树。”

  大哥好似明白姥姥眼神的涵义,点了一下头,“是有怪声,滋拉滋拉的,挺渗人……不过,应该是耗子……”

  “是耗子!一定是耗子!”韩霖在旁边点头,“我奶怎么能动嘛!”

  姥姥不说话了,眼神落到孙桂香身上,“你让开,我看看棺材里的人。”

  孙桂香堵着不动地方,“大姨,这玩意儿有啥好看的啊,小孩子瞎说的!”

  “你让开!”

  姥姥强调,“煤烟中毒有缓过来的,我看看!”

  “大姨,你这是干啥啊……”

  孙桂香站在那里就跟罗汉似得,“我婆婆那硬了还有假吗,这老看能行吗!”

  姥姥没什么耐心的样子张了张嘴,“你要干啥,真要醒了这是不是作孽……”

  话还没说完,我感觉鼻尖儿有股风就扫了过去,凉的我还挺舒服的,正陶醉呢,姥姥眼里的精光忽的一闪,扭头看向我,“四儿!你出去!!”

  “啊?我不……”

  “家树!抱她出去!!”

  大哥得令,拦腰就给我夹他咯吱窝里两三个大步蹿了出去,帘子掀开的一瞬间我眼睛直接对上插在门口的那柱香上,火星闪烁了两下,倏地,灭了。

  “大哥,这香咋灭了。”

  我被放到地上后直接蹲在那里看香,“还有小半截呢。”

  大哥没回我话,倒是听见姥姥在仓房里大喊了一声,:“西南大路你朝前走啊!!”

  “唉?”

  我又看向大哥,“怎么又喊了呢,早上不是都走了吗,这老走不累啊。”

  说着,我就去掀帘子,大哥扯住我的胳膊,“四儿!待在这儿,没看你姥都生气了吗!”

  “我看看!!”

  我硬扯出自己的胳膊,顺着帘子一侧的空隙就重新钻了进去,眼睛一抬,直接看见姥姥伸手把棺材盖推开了,嘴角一咧,看,我姥信我的话吧!

  没等姥姥孙桂香注意到我,也没给韩霖开口说我什么的机会,我灵巧的扯过刚才踩着的凳子,顺着姥姥推开棺材盖的动作大大方方的就朝棺材里看过去了!

  “唉呀妈呀!!!”

  棺材盖推开大亮的瞬间孙桂香当时就是一记尖叫,脚底跟踩了棉花一般‘噗通’一声坐到地上,“霖!你捂眼睛!快过来!快过来啊!!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这咋变样了!!”

  姥姥一脸的凝重,“气死走的……”

  我伸着脖子往棺材里看着,的确是跟我刚才看见的不一样,韩家老太太虽仍旧穿的板板整整躺在里面,可刚才还闭着的眼睛此刻居然大大的张开了,灰突突的眼仁毫无生气的向上翻翻着,露出大片的眼白,睁得是很大,但怎么不转呢。

  正合计着,韩霖他奶的内眼角以及鼻子耳朵里慢慢的流出了黑紫色的血,不多,也就指甲盖那么点就没了,随着血的流出,她的手指也像是木叉子一样完全松开了,刚才明明是握拳的……

  细细的端量,我发现老太太脸上的皱纹也都舒展开了,手上的变化暂且不论,就是这张脸,血一出后青的特别厉害,完全就透着一丝凶相,恶叨叨的,嗯,没刚才看着亲切了。

  撇了撇嘴我转头看向被孙桂香拉着不能靠前儿的韩霖,“啧啧啧,你看你奶被你气的都上火流鼻血了。”

继续阅读:第15章 丧良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是女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