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纸休书
季桐2016-06-30 13:041,619

  沈丞相府,一个不起眼的小院中的房间内——

  或许是身体一阵阵的剧痛,逐渐唤醒了沉睡着的洛子瑶的意识,她慢慢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横眉冷对的中年男人。

  她挣扎着扬起身,只觉得全身疼痛的厉害,尤其是后背,阵阵的疼痛让她动一下就不禁的倒吸一口凉气。

  “小贱人,再警告你一句,如果你想死,我倒要看看,阎王他敢不敢收你。”说完,甩袖,只见他正准备离开。

  洛子瑶闻言后,不禁的冷笑了一声。

  因为她如果意识还清楚的话,她记得,她在昏迷之前,刚遭一顿毒打。而打他的,不是别人,正是眼前这个男人,他的生身父亲,沈正,当朝丞相大人的夫人,而他则在一旁冷言旁观。“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什么?”沈正闻言止步回头。

  子瑶鄙夷的看了对方一眼,而后吃力的靠在床榻上,笑着,即使苍白,毫无血色,可是她的笑依旧那么的美,“要打就打吧,打死我,我倒要看你到哪儿再找一个女儿堂堂正正的嫁进那个宸王府与皇家攀亲。

  沈正膝下无子,倒是有不少的好女儿,各个都美若天仙,其他几个都早已嫁人了,她们的夫家,不是皇亲贵族,就是富家子弟,各个身份显赫,也足可以让这沈家光宗耀祖,让他沈正脸上有光。

  可是洛子瑶却不姓沈,她随了母姓。因为她永远都没有办法忘记,三岁那年的冬天,她的生生父亲将她和她的母亲赶出家门的那一幕。而理由很简单,因为她是孽种,是害死沈家唯一香火的孽种。

  不过可惜了,如果他真的有其他的女儿的话,他也不会想起,北苑中还有这么一个可以让他去利用的女儿,替他巴结上沧澜国皇族这门亲戚了吧。

  之后,洛子瑶便陷入了沉默。不管是谁和她说话,她都没在开口说半个字。

  最后,一声巨大的关门声,她的房间彻底的恢复了安静。

  子瑶无力的靠在床头,墨色的头发垂在肩头,双眸无神的注视着面前跳跃的烛火。

  这代价,值得吗?

  母亲的骨灰终于堂堂正正的安葬进了沈家的墓地之中。可是为此她却付出的是唾手可得幸福。

  “对不起!”一声无力而绵长无力的叹息随着漆黑的夜色无限蔓延……

  ……

  季冬之夜,最是寒冷刺骨的。天低低的,墨似地云层沉沉地压下来。整个皇城都颤栗在黑暗的怀抱里。夹着足可以刺痛皮肤的凤凌烈的刮袭而至,呜呜之声不绝于耳,就像是冷月之中,夜狼的唔鸣声,又像是谁在哭嚎着。

  夜,大雪又至,狂风夹带着冰雪,肆虐的在漆黑的夜空中盘旋。

  但与伸手不见五指的夜空不同的是,今晚的皇城,灯火辉煌,明如白昼。在暗夜里显得那么耀目生辉。

  布置一新的新房,红锦红纱红鸳鸯,喜气祥和。高烛悠悠,光影幻化,飞龙走凤的绣帐静静垂列在宽大的雕床两旁。

  洛子瑶安安静静地坐在雕床中央,微低着头,冷静地交叠着双手,红纱掩盖着她的脸面与眼眸,只露出些许姣好的唇影,正弯着紧致的弧度,不知名的笑意,清清冷冷的。

  她静听着屋内外一浪又一浪欢快的人声,嘈杂声不断,夹带着丝竹管乐,觥筹交错之声。

  她安静的等着,等着她的夫君,尹水国七王爷宸王,萧逸宸。

  随身伺候的婢女正往新房中央的暖炉里加炭火,稍稍挑亮了房内暗淡的烛光。光线突然亮了些,引得床上人儿的思绪轻轻一颤,停在了某处……

  洛子瑶,我们成亲吧!

  梨花雨下,一句耳边的轻声的呢喃,轻轻的,柔柔的,就如同轻抚过身体的微风一般带着些许的暖意。

  轻轻地吻落在了她的唇角,柔柔的,很小心,很温柔,暖暖的感觉瞬间蔓延在子瑶的身体。从流动的血液,慢慢渗透进她的心底。

  风徘徊在他们周围,周围的梨树,哗啦啦作响,摇曳不停,漫天飞舞的梨花,在他们周围清风漫舞,扬起衣袂,如同飞舞在花间的一双蝴蝶,起舞缠绵……

  时间在那刹那间停住了,整个寂静的世界里,他们像是唯一的存在。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他们眼中的彼此眼底的影子。

  子瑶的唇瓣,柔软如同梨花的花瓣一般,泛着淡淡的凉意,混合着一股梨花的香气,在他们心底轻轻绽放,那触感从他的舌尖蜿蜒而下,渐渐蔓延到他的心脏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惊世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惊世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