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或许不会爱你
楚雁飞2017-06-16 15:091,639

  安静澜下意识地就要逃,被韩泽昊拽住了手腕,他说:“不想扯扯扯扯太难看的话,跟我走!”

  “人渣,你放手!”安静澜微恼。拜托,她才是被毁清白的那个好吗?干嘛要受他威胁?

  韩泽昊唇角牵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握着安静澜的手腕紧了紧,将她往怀里一带:“怎么,就算我在这里对你做点什么,也不介意么?”

  “……”安静澜心头一跳。这个人渣,在她车上都能把她那样。她咬牙切齿,“是不是说清楚以后,你就不再纠缠!”

  “如果你的答案让我满意的话!”

  于是,她乖乖地跟着他走了。她的心情,是相当郁闷的!她都不再追究了好吧,他干嘛还紧咬着不放?有病!

  车子,停在了一个西餐厅门口。

  吃着西餐,安静澜握着刀切着牛排泄愤。切完以后再一块一块地将它们全部吃得干干净净,每一口都特别用力,一副恨不得把某些人咬死的神情。真的,如果她的牙齿有这个能力的话,她一定将那些强占人东西的人咬死,包括廖禾,包括施尧嘉,也包括面前这个人渣。

  韩泽昊等安静澜吃完了牛排,才开口:“想好除了钱以外需要什么了吗?”

  安静澜抬起头来,摇头:“不用了,除了钱以外,我也不缺什么了。事实上,这世上,很多事情都可以用钱来解决。我会好好想想那五百万怎么花。”

  韩泽昊点了点头,再道:“你昨日说你需要我负责,这一点,我可以做到,我可以娶你!”

  “咳咳!”安静澜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赶紧解释,“那个,我昨天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我是认真的!我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只是有件事情,我想我有必要先说清楚,或许,我倾尽一生都无法爱上你。但我保证,只要你不是无理取闹得寸进尺的人,不过多干涉我的生活,我会做到一辈子不离婚!”韩泽昊很认真地说着。

  安静澜睁大了眼睛,疑惑地问:“一生都无法爱上我的意思是?”

  韩泽昊解释道:“人心很小,心里住着一个人,就住不下另一个人了。除了爱以外,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做好一个丈夫!”

  “既然有心爱的人,干嘛不娶她?”安静澜忍不住发问。不是很有钱吗?有钱人的爱情应该是很容易被祝福被成全的啊!

  “她,不在人世了!”韩泽昊说完。安静澜感觉到整个大厅的空气里,都凝满了悲伤的因子。她不由地抬眼看向韩泽昊,他的神情里,有着浓浓的悲伤,随后,他收敛起所有的情绪,又变得平静。好像刚刚的那些悲伤,都只是安静澜的错觉。

  “对不起!”安静澜道歉,“我不知道她已经……”

  “不要紧!”韩泽昊牵了牵唇角,再道,“所以,如果你需要我负责的话,我没有问题!婚后,我们可以像朋友一样相处,也可以像亲人一样相处。”

  “不用负责!咳咳,我的意思是,那天的事情,我已经忘了!”安静澜恨不得拿碟子将自己的脸埋起来。

  “女人的第一次,不是很重要吗?怎么会忘?”韩泽昊再问。

  “咳咳……”安静澜咳咳起来,干巴道,“那个,也不是特别重要啦!”

  “哦。”韩泽昊应了一声。

  “那个,我吃完了,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先走了,下午还得去项目现场看看,设计通过了,景观工程该进场了。”安静澜一心想着快点离开,赶紧以工作为借口。这个男人,好像不管说什么都可以做到无比淡定,而她,已经觉得要被雷死了。

  “不急,我觉得这件事情我们有必要谈得更深入一些,最好今天就有结果!如果时间不够,我可以帮你请假!”韩泽昊的神情,还是十分淡定的样子。

  安静澜好想哭啊!她是倒了多大的霉才会惹上这样一尊瘟神啊!她都说不用负责了,她都说第一次不重要了。他还要谈得更深入一些,还要有结果,真是好忧桑有木有?

  于是,接下来,安静澜大部分时候都在听,韩泽昊问到一些关于她的事情时,她才会偶尔说一两句。对于‘言多必失’四个字,她是深有体会啊!要不是在医院的时候她随口说了句要让他负责,他又怎么会纠结于负责二字呢?

  然而,一两个小时以后,安静澜的心理发生了一些变化。听韩泽昊说起婚后的相处方式,譬如互不干涉,譬如相互尊重等等,似乎,韩泽昊是一个不错的结婚对象。于是,她答应韩泽昊好好考虑结婚的事情。

继续阅读:第6章 人渣,我们结婚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闪婚强爱,娇妻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