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好可怕,怎么办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192,217

  恬淡的午后时光,阳光暖融融的洒落大地。粉白的荷花开满了池塘,红色的锦鲤在水草中快乐的穿梭。

  空气中弥漫普洱的清香,湖心亭中两名年轻男子各居石桌一边相对而坐,一名蓝衫黑靴,端的是正气凛然,嘴角却噙着一丝戏谑的微笑;另一名紫袍白靴,笑容浅浅,云淡风轻。他们的中间摆放着一张棋盘,黑白棋子分明,各占据大半江山。

  茶香飘散,紫袍少年单手支颊,专注的注视着棋盘上的布局,修长的手指夹起一枚黑子迟迟不落,似在思考。

  蓝衫男子微微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带着三分认真七分戏谑道:“师弟,你还是那么较真啊。”

  紫袍少年并不看他,依然低垂着眼眸,长长的睫毛覆在眼睑上,投下墨色的阴影。

  “你不会是真找我下棋来了吧?”蓝衫青年摸摸鼻子抱怨道,“下了那么多年也没见你输过一盘,总是这样欺负师兄有意思吗?”

  紫袍少年扬起玉锥子似的下巴,笑了笑:“有意思。”继续低头琢磨棋局去了。

  “喂……”蓝衫男子欲哭无泪,无奈的抚额问,“她还好吗?”

  “还是老样子,”紫袍少年说着落下一子,勾起弧线优美的唇角,轻声笑道,“师兄,你又输了。”

  蓝衫男子苦着一张脸,数了数棋盘上的白子,无可奈何的摊开双手:“以后再不跟你下棋了。”

  紫袍少年端起茶盏喝了一口,了然的点头:“师兄,这句话你说了不下十回了。”

  “好吧好吧,”蓝衫男子摆摆手示意一旁的婢女将棋盘撤了,重新换了一壶热茶,戏谑的脸难得换上一副沉重,低声问,“她的身体……可有好转?”

  紫袍少年轻摇了摇头,平静的答:“除非有奇迹,否则她会一直如此,不能多走动,不能远行,不能大喜或大悲。”

  蓝衫男子露出一丝苦笑:“是我没用,还未找到可以治疗她的方法。”

  紫袍少年默默的看着他,却未答话。

  “师弟,你之前说天下有一物可以治好她的病,是否就是那月影石?”

  紫袍少年挑起淡然的眸子,看了他一眼:“我只说可以一试,并未保证一定能够成功。”

  “不管怎么样,姑且试一试才知道,师弟可找到月影石了?”

  紫袍少年点点头又摇摇头:“找是找到了,只是还不能……”

  话刚及此,忽然一名黑衣侍卫慌慌张张跑进来,高声道:“盟主,大事不好了……”

  **********

  锦曦一路被反绑着带到聚义厅,这才逐渐理清来龙去脉,敢情那条小路通往的是度剑山庄的禁地,而死去的那个男人正是武林总盟的堂主林平之,而从他身上的种种迹象来看,应该是中毒身亡。

  若是按照常理来说,没有人会刻意跑去那么偏僻的禁地,林平之为什么会出现在树林里她不知道,而她是因为好奇才会误入进去,恰好又见证了林平之死之前的最后一刻。然后树林里又恰好跳出来一群人,她就理所当然成了杀人凶手。

  锦曦的心里明静如水,这种拙劣的把戏她五岁的时候就开始用来设计别人,没想到今天却被人设计了,这算是报应吗?

  只是有一点她很想不明白,她刚踏入这度剑山庄,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又冒充了唐三小姐的名义,按道理来说没人认识她,怎么又会无缘无故的陷害她呢?难道就是因为冒名顶替的关系?唐门……锦曦心一沉。

  聚义厅早已站满了各门各派的弟子,像是早有准备一样,早早就到了正厅,大概都是刚刚得知林平之遇害的消息而赶来。

  从锦曦踏入聚义厅的那一刻起,所有的目光齐刷刷的看过来,有愤怒,有疑惑,有惊讶,有不解,各自议论纷纷,诧异为何唐门的三小姐会突然变成了杀人犯。

  当然,锦曦也很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变成了杀人犯。

  当她踏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进来的时候,忽然背部被人用力一推跌坐在地,随后林平之的尸体被几名侍卫抬了上来。

  她以怨毒的目光侧眸看去,先前那名青衣布衫大叔双手抱拳,冲正前方座位上的人恭敬的道:“启禀盟主,嫌犯已经带到。”

  “嫌犯?她么?方舵主没有弄错吧?”

  一个过于轻松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锦曦觉得有些耳熟,可是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猛然抬头看去,不觉惊讶的瞪大双眸,怎么会是他——穆子秋。

  锦曦只觉得倒霉接踵而来,悲催到家了。

  看到他就会想起挫骨扬灰的金字,就忍不住想扑过去拧断他的脖子,锦曦眉眼微跳,努力克制着情绪。心里却悲哀的要命,看来老天是不准备放过她,势必玩死她不可。

  如果她没听错和看错的话,穆子秋那个变态又可恶的小白脸就是堂堂武林盟主?天哪,这比太阳打西边出来更有震撼力啊。是命运在跟她开玩笑吗?将穆子秋放在武林盟主的位置上还能有她好果子吃吗?别说她有九分的杀人嫌疑,就算她没有误闯那个狗屁禁地,以穆子秋的个性也会凭空捏造出点什么来弄死她吧?

  而这些全都不是最关键的,最最重要的是,穆子秋清楚的了解她的身份,知道她是谁,如果他现在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揭穿她,估计她会被啃的连骨头都不剩……

  好可怕,怎么办?

  一时间无法消化尽在眼前的事实,心底有什么东西也渐渐明朗。穆子秋既是武林盟主,那么第一次他扔自己下悬崖的原因也非常明朗了,所谓的替江湖除害,铲除镜水宫这个江湖第一大魔教,穆子秋的作案手法实在是地道而正宗。

  可是她怎么就那么迟钝,没嗅出一点武林盟主的味道来呢?

  天下正派是一家,同仇敌忾她不怪,只是这样,第二次他为什么又没有动手?明明那么好的机会,而自己的武功与他又差了十万八千里,他又在想什么……锦曦百思不得其解。

  她偷偷的看了穆子秋一眼,但见他唇角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并未当众揭穿她也没有表现出相识的表情来,这倒让她有些惶惶不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