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很惆怅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202,153

  “回盟主,千真万确。”方青朗声道,“属下赶到禁地的时候正好见唐小姐对林堂主痛下毒手且欲毁尸灭迹,属下想要阻止已然来不及,林堂主不幸中毒身亡。”

  许是方青语气真诚,表情坦然,加之内容实在太过耸人听闻,即便漏洞百出,也没人会觉得不妥,只觉得合情合理理所当然。在场的弟子发出一片吸气声,看向锦曦的目光又多了三分恨意。

  锦曦忍不住笑出声来,扬起俏丽的小脸柔声道:“大叔,若是你再将场景描述得细致些,过程再精彩些,结果再惨烈些,我相信盟主会更加信服的。”

  方青脸色微变,冷哼一声,“唐小姐难道还想狡辩怪本舵主冤枉了你么?”

  锦曦撇撇嘴刚想反驳,就听穆子秋用清朗的声音问:“可是方舵主,林堂主的武功并不低,又岂是一个柔弱女子所能伤及的,何况唐三小姐是代唐老太太参加武林大会的,怎么会与林堂主动手?你说她是凶手,她又是怎么杀死林堂主的呢?”

  话一出口,底下也有人跟着附和,那林平之师出名门,能坐上武林堂主之位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而唐三小姐唐嫣虽来自唐门,却也是堂堂千金小姐,平时学些花拳绣腿也就罢了,武功自然不会高到哪去。若是林平之被一个小小女娃几下弄死也算是天下的笑话了。

  锦曦眉睫一掀,诧异的望向穆子秋。只见他面色平静,神情坦然,他没有落井下石,反而是向着她说话的。怕是这武林总盟之中也只有他在明知道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还肯帮她说话……

  穆子秋啊,穆盟主啊……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啊。

  “盟主请看。”方青说着拿出一只白色锦袋递到穆子秋的手上,“这是从唐小姐身上搜出来的。”

  穆子秋打开锦袋看了看又放到鼻间嗅了嗅,蹙眉问:“毒药?”

  “正是,”方青颇为得意的道,“或许硬碰硬唐小姐不是林堂主的对手,但是若是下毒的话以林堂主光明正大的个性恐怕就不会多加防范,那么唐小姐也就有机可乘了。”

  锦曦很惆怅,故事被编成了这样,不由得开始佩服方青的想象力了,连她都兴致勃勃的准备听下去。

  穆子秋毕竟是武林盟主,自然也不会只凭方青几句话就轻易下判断,正在犹豫之际,人群中一个身披袈裟的白胖和尚走了出来,手握念珠,道了句阿弥陀佛。

  穆子秋微微颔首,笑道:“圆空大师别来无恙?”

  圆空大师?锦曦一怔,不禁侧目,就是那个与宁弦下了十年棋从未赢过一局的玉山寺圆空大师?唔,还真是富态。

  圆空轻点头颅,朗声道:“托盟主的福,贫僧一切都好,只是今日之事,贫僧有话要说。”

  穆子秋英眉一挑:“哦?大师有何高见?”

  圆空逐一看向众人,在方青的脸上停留片刻,不紧不慢的道:“贫僧以为,即使唐小姐是凶手,却不曾有杀人动机,据贫僧所知,唐小姐与林堂主似乎并不相熟。”

  方青面色一僵,道:“这个……就要问唐小姐了。”

  于是大家都很期待的望向锦曦。

  锦曦很想配合一下方舵主答一句因为看他不顺眼就顺手杀了,但是目光触及到穆子秋那同样包涵期望的目光,只好实事求是的答:“我没杀人。”

  穆子秋满意的点点头,重新看向方青,等待他的结论。

  方青脸色闪过不自然的颜色,冲着锦曦冷声道:“人证物证均在,唐小姐还想抵赖么?”

  是啊,人证物证均在,的确不太适合抵赖呢。锦曦小心翼翼的看向穆子秋,抛过去一个我已经尽力了的眼神。穆子秋额上青筋直跳,狠狠瞪了她一眼,言外之意,既然你努力往陷进里跳那么我就不拦着你了。

  锦曦很无辜的眨着大大的眼睛,自始至终她也没想过要为自己辩解,更别说抵赖了。她只是很认真的在思考穆子秋究竟站在什么立场上,从刚刚的言语中已经明显感觉到他在帮着自己,且又没有揭穿自己的身份,究竟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她不怕被诬陷,若是有理由光明正大的留在度剑山庄也何尝不是好事一桩?就是有点愧对于穆盟主……的好意。

  锦曦心虚的缩了缩脖子,避开穆子秋的视线,轻松的对方青笑道:“我没有抵赖啊,方舵主做为下属急于邀功的心情我表示十二分的理解和同情,既然暂时抓不到合适的人,我不介意做这个替罪羊。”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

  锦曦的坦然令方青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曾想过唐门三小姐竟是这样难缠的主,她倒是大方承认了,话里话外却都透露着她并非凶手却被赤裸裸诬陷的本意,这倒让他有些尴尬不已,却还死撑着脸面道:“既然唐小姐也承认了,那就静候盟主指示。”

  穆子秋拼命的冲锦曦使着眼色,以至于锦曦一度怀疑盟主大人是不是闹眼睛,索性垂眸,眼观鼻鼻观心做哑巴,于是她听见穆子秋叹着气道:“暂且将唐小姐带下去吧,待查个水落石出后再做定夺。”

  方青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正得意的摆手命人带锦曦下去,忽然一个人高声呼喊着:“等一等……”跌跌撞撞的跑进来,挡在锦曦面前,怒气冲冲的道:“我家小姐不是凶手,你们谁敢动她一根指头就要先过了我这关!”

  锦曦嗫嚅着嘴唇,迟疑的问:“未央,你睡醒了?”

  “主子……”未央拂去额上的黑线,刻意压低声音道,“你又想玩什么?”

  还是未央最了解她,锦曦干笑两声,刚想夸他两句,就听方青厉声问道:“大胆家奴!盟主面前岂容你放肆!来人啊,将他带下去!”

  “方舵主且慢……”圆空拂珠上前一步,和善的道,“不如先听听他怎么说再带下去也不迟啊。”

  “这……”方青面色不佳的看了一眼圆空,又看看并无反对的穆子秋和众门派弟子,只好点头,“好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