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一年一度的失踪事件(4)
庄秦2016-07-16 02:372,689

  小倩的论据很简单,旧楼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没带走,衣物洗漱用具也摆在原位,查过薛骏纬的股票与银行账户,资金也没有任何缺少。薛骏纬应该是突然间就消失了身影,并无任何预谋。不过,薛骏纬并没有工作,他是靠炒股来维持生活的。他的投资头脑相当好,小倩曾经听从他的建议买入几只股票,全都连赚了好几个涨停。但也正因为如此,薛骏纬失踪后,小倩也找不到他的工作单位,无法询问他失踪前是否遇到了什么工作上的困扰。小倩也真够不幸,去年这个时候,她那个在高利贷公司里做事的男友就因卷款潜逃而失踪了。今年这个时候,她的现任男友也失踪了。这一年一度的失踪事件,难道说明她是个“男性失踪者吸引器”吗?表妹也报过警,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再加上报警的只是个疑似被抛弃的女友,所以警方似乎也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警方认为薛骏纬有可能是临时起意去哪里旅游了,也有可能是为了与女友分手而离家出走,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不值得浪费警力去寻找。当然,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什么时候真发现了一具身份有可能是薛骏纬的尸体,相信警方还是会打足精神进行搜查侦破的。不过,如果换作警方办案人员的熟人突然失踪了,就算没证据表明牵涉犯罪事件,警方一定也会打足精神搜寻的,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嘛。我知道前段时间就曾有个地产富豪离奇失踪,警方为了那个案子忙得像皮鞭不断抽打着的陀螺,就连我住的地方也有警察上门询问是否见过可疑的人,想必当时警方承受了不少来自地产富豪家中的压力吧。看着表妹梨花带雨泪痕未干的可怜样,我真想帮帮她,于是立刻在脑海里搜寻起是否有警局里的熟人。但我毕竟是干策划这一行的,很难与警方办案人员有所交集。思索良久,我终于想到了一个人。那家伙叫周渊易,好像是西川市刑警大队的副队长,长了一张很有棱角的脸,浑身肌肉,说话也极冷静。我与他是在医院里认识的。上个月我去医院检查胳膊内侧皮下的硬块时,在住院部的双人病房里待了两个晚上,当时与我住在同间病房的病友,正是这位名叫周渊易的刑警。好像周渊易住院也不是得了什么大病,具体怎么样我就不太清楚了,反正当时我们在病房里聊得还是很开心的,他给我讲了不少警方办案的内幕消息,令我收获良多。临走时他给过我一张名片,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赶快回家,翻出那张名片,给周渊易打个电话,拜托他给手下打个招呼,关照一下薛骏纬失踪的卷宗。我立刻拽着表妹小倩出了这幢二层旧楼,在香山路上招了一辆路过空驶的出租车,向我家逝去。二十分钟后,我们来到了我那位于城西的家中。我与父母住在一起,到家时已经接近午夜了。平时这时候父母早已上床休息了,但大概是因为我在书房里翻抽屉寻找周渊易的名片时,表妹催促的声音太大了,我老妈立刻就从卧室里钻了出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有年轻女性的声音从我的书房里传出来呢。他们盼孙子,已经盼了很多年,可惜我却一直保持单身,这让他们很是失望。不用说,当老妈发现发出年轻女性声音的人是我表妹小倩时,就别提有多失望了。她老人家一脸阴沉扔给我一个特快专递信封,没好气地说:“这是今天下午送来的,我帮你签收了。你这么大个人了,都三十好几了,还是该考虑考虑自己的事。让你表妹帮你介绍个对象吧!她们医院里应该不缺年轻护士吧?听说她们医院的护士,都穿粉红色的护士服,漂亮着呢!”“得了吧,她们医院的年轻护士,都喜欢外科医生呢。动刀子的都有奖金红包拿,工作又稳定,哪像我这么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自由工作者?”我接过特快专递信封,趁着老妈发飙之前,赶紧关上了书房房门。“少贫嘴了!快找名片!”老妈没发飙,表妹倒先发了飙。好在几秒后,我就在抽屉里找到了周警官的名片,然后摸出手机拨出了名片上印着的手机号码。“都半夜了,还是明天再打吧。”小倩不无担忧地说道。“没事,周警官和我住同间病房时,一到晚上就来精神,每天夜里不到两点根本睡不着觉。他说那是长期半夜蹲点办案,搞出来的职业病。他说过,他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不关机,现在应该正精神着呢。”我正说话的时候,电话接通了。电话那边的通话效果似乎很差,尽是吱吱乱响的电流杂音,周渊易那略带磁性的嗓音仿佛从外太空飘来一般,模模糊糊,欠缺了大部分的真实度,听上去飘渺无比。我大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但不知道电话那头在电流声的干扰下,是否听清我说了什么。我正打算说出拜托寻找薛骏纬的事,通话却突然中断了。赶紧再拨过去,却听到听筒里传来一个冷漠的女声:“对不起,你拨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周渊易的手机信号如此微弱,我猜他此刻应该正在一个很偏远的地方执行公务吧。最近西川市发生了一桩商场劫案,悍匪不戴面具也不戴手套,抢走了价逾千万的金银钻石,弄得整个西川市都翻了天,但那悍匪做完案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没有出现过。警方被这个案子与之前发生的一起地产富豪失踪案,搞得焦头烂额。周渊易作为刑警大队副队长,想必也不会有好日子过。一想到那个抢劫商场的悍匪人间蒸发,我不禁莫名其妙想到了同样失踪的薛骏纬,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算了,还是明天天亮后再给周渊易打电话吧。先把这件事放在一边,我安排表妹住在我的卧室里,然后我抱了一床被褥回到书房里,打开了简易沙发床。这时,我看到了十多分钟前被我扔在书桌上的那封特快专递。呵,我差点忘了这封快递,说不定又有什么新业务呢。刚撕开信封,一张薄薄的硬卡片就从信封里飘了出来,落在木地板上。低头一看,那是一张银行卡。谁会给我寄来银行卡?又不知道密码,有什么用?我再看信封里,还装着一张写着字的A4打印纸。蓝若海大师:您好!冒昧来信,还请见谅。久闻大师在商业营销策划界的盛名,亟盼能有机会与大师合作,共襄盛举。鄙人正欲在西川市郊启动一处商业投资项目,但苦于无法找到契合的市场卖点,期望大师能够拨冗莅临,不吝赐教。随信附上一张银行卡,内有微薄酬劳。信后所附手机号码,二十四小时不关机。如大师有空闲时间,且有意指点,请发短信至此号码,鄙人将随即回复银行卡密码。急盼回音。古人有曰,有钱不赚是傻子,必遭天谴。反正之前的中介工作已告一段落,我有的是空闲时间,于是立刻拿起手机,给信里留下的那个手机号码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只过了不到一分钟,我就收到了回复。六个阿拉伯数字,银行卡的密码。楼下就有一个ATM柜员机,我换好鞋下了楼,插入银行卡,输入刚收到的密码。短暂的读机之后,液晶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数字:20000.00元。我刚心情愉快地抽出银行卡,裤兜里的手机就铃声大作。摸出手机,来电显示的,正是刚才我发去确认短信的那个手机号码。接通之后,我听到了一个好听的年轻女性的清脆声音:“是蓝若海大师吗?真开心能有机会与您合作。大师您好,我叫杜瑜眉。”

继续阅读:第1章 踏上不归路(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蜕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