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延北老九2016-07-15 23:209,333

  我不敢大意,急忙把防弹盾调整一下,把这小坑移到一边上去。等忙活完这个,我又问刘千手:“咱们啥时候出去好?”刘千手稍微一琢磨,摇摇头说:“现在这样就挺好,既然枪煞已经发现咱们了,咱们就在门口这儿死撑,他也一定会过来的。”我应了声好,而且这门缝小,只能容一个人站在这儿,我就没跟刘千手替岗,就拿自己当起诱饵来。我透过防弹盾能看到外面的一举一动,我是没找到枪煞在哪儿,不过看着那只空中嘚瑟的绿鹰,我挺烦的。估计有个狙击手跟我这想法差不多,尤其狙击枪发的距离也远,突然间,灌木丛里传来一声枪响,绿鹰整个身体在空中一顿,接着大头冲下地摔了下来。不是我幸灾乐祸,而是看到这情况真的很解气,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好,还把这好消息分享给刘千手。刘千手本来没想凑热闹,听我这么一说,他还把脑袋挤过来往外面看了看。他隔着防弹盾指着远方一处灌木丛说:“看到那里出现的白烟没?那个狙击手刚才在那儿埋伏的,不过现在就没准去哪儿了,他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我没受过这方面的教育培训,不懂狙击手打枪时的说道,也没看到那股烟,但我觉得这名狙击手是好样的,枪法一流。我稍微松了口气,觉得今晚我们的三个高手对阵枪煞,他是有难了。

  我本以为枪战会就此拉开序幕呢,但出乎意料的是,接下来整个环境又平静下来,除了刮风的呼呼声以外,并没任何枪响。我特想问问杜兴啥情况了,发现枪煞没?但这时候不适合问话。我没掐表算,估摸过了一刻钟吧,突然间,外面传来连续的砰砰声。这不是狙击枪的声音,我能品出来,这砰砰声的间隔时间稍微有点长,也不像是冲锋枪打出来的。我琢磨上了,猜这是什么枪械,但刘千手识货,凭这几声枪响就很肯定地告诉我:“这是0.5的快枪弹,没想到枪煞除了有微声冲锋枪以外,还带着沙漠之鹰手枪。”我可知道沙漠之鹰的大名,别看这是手枪,但威力很猛的,不比步枪差哪儿去,而且说实话,这枪声真有震撼力。我纳闷上了,心说枪煞有微声冲锋枪不用,干嘛用这种手枪?他也不怕打出枪声来引起我们的注意吗?没等我问,刘千手又叹了口气多说一句:“枪煞是在示威,他一定把杀了绿鹰的那位狙击手给解决了,刚才这狙击手一声枪响杀了他的心肝宝贝,他就以其人之道,用同样几声枪响,结束了这名枪手的生命。”我听得神色一黯,虽然刘千手的说法没被证实,但我相信他说的没错,这么一来,我们这边岂不是二打一了?

  刚才枪响时,杜兴和另外那个狙击手都没动静,我估计不是他俩都疏忽了没发现枪煞的位置,而是枪煞很聪明,选在一个特隐蔽的地点开枪的。本来我打算就这么一直挤在庙门前观望呢,但刘千手忍不住了,跟我说:“李峰,咱俩出去吧,现在这形势对我们不利了,咱俩虽然帮不上大忙,但也尽量‘暴露’自己,试着分散枪煞的注意力吧!”我有些不情愿,不过没法子,我先举着防弹盾,让自己缩着身子,一点点地出了庙门,又平行地往旁边墙上贴去。刘千手也效仿我这举动。这么一来,我们的视野面更宽了,但我的心却更加压抑与害怕,总觉得自己完全暴露在枪煞的枪口之下。我扭头看了眼刘千手,他倒是比我镇定,双眼冷冷地望着远方。我们僵持地在这里站了好几分钟。突然间,杜兴用对讲机跟我俩悄悄通信了。他说:“我找不到枪煞在哪儿,你俩多动动,甚至骂几句,把枪煞引出来。”我心说这不是原来的计划啊,原来不是说好了我干站着当饵就行了?但我也知道,计划不如变化快,我们这边不能再死人了,如果另外那位狙击手挂了,我们哥仨的死期也就到了。

  为了杀死枪煞,我又降低了底线,强忍着心头出现的那种慌乱感,贴着墙平行地走了起来。我一边走一边琢磨着,杜兴要我骂人,可我平时不怎么骂人,如果只用他娘的,或者他妈他娘这类的字眼,对枪煞也没啥杀伤力啊,弄不好我嗓子喊哑了,他都不带理我的。我又把心思用在枪煞的性格上,这可是个倔脾气的主儿,尤其还有点高傲,他不是当过王牌特种兵吗?打心里一定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高。我想从这个角度入手,就用小偷小摸这类损人的话损他。我特意嗯嗯两声顺顺嗓子,又使劲吼了起来:“枪煞!我昨天看了个新闻,你说,咱们市中央大街的井盖子是不是你偷的?”刘千手也跟我一样,为了吸引枪煞,正在贴墙来回走着呢。他倒是跟我玩起配合了,听我吼完立刻应声附合一句:“没错!枪煞这土鳖赌场被封了,没收入了,这几天为了糊口,一定去偷井盖子了。”我不知道枪煞听完我这话有什么反应,但对讲机里传来噗的一声,大油倒是憋不住回应一下。我倒不是为了在杜兴面前卖乖,只是我觉得杜兴能有这种感觉,那枪煞也好过不到哪儿去。

  我又急忙开口喊一句:“枪煞,我再问你,前几天和平路有家狗肉馆被抢了,丢了一百多块现金,你说,这是不是你干的?”刘千手回应:“就是他!这损玩意儿连小女孩都绑架,还有啥缺德事干不出来的?他那老脸啊,早丢没了。”我看灌木丛里依然没动静,没灰心,继续琢磨上了,可这么一分神,我脚下没留意,一下绊在一个石头上。我突然踉跄一下,这可把我吓坏了,我正骂枪煞骂得过瘾呢,真要一疏忽摔个大前趴子,把自己完全暴露了,枪煞不得抓住机会狠狠补回来?至少也得在我脑门上留个窟窿吧?不过好在我控制住平衡了,晃悠几下没摔下去。但这时候突变来了,有处灌木丛先砰的一声响了一枪,随后远处另外一个灌木丛也砰的打了一枪。这还没完,紧接着,我脑顶上又砰了一声,杜兴也开枪了。这三枪是有顺序的,我一时间都愣了,不知道这顺序到底有啥说法,但可以肯定的是,枪煞和我们这边又交上火了,而且那个狙击手和杜兴都参战了。我怀疑刚才的突变是不是自己搅合的,难道是因为自己那一个踉跄终于引得枪煞露面了吗?杜兴开完枪的反应很大,他不在房檐上躲着了,反倒抱着狙击枪,迅速地从上面跳了下来。这房檐挺高的,要说足足有三米,杜兴跳下来时不得不借着一个前滚翻才把下垂的力道全卸掉。他毫不耽误地往我这儿冲,嗖一下躲进防弹盾里。

  刘千手也急忙往我这儿靠,我俩把防弹盾拼在一起,临时弄成大盾牌挡在我们仨面前。我看杜兴脑门上都落汗了,这说明他心理波动很大。我就问了一句:“刚才咋回事?”杜兴解释:“你的挑衅有了效果,刚才枪煞在一处灌木丛里动了动,咱们的狙击手当先开枪,却打在一件架空的衣服上,枪煞又即刻反击,而我也急忙补了一枪,可形势悲观,只剩咱们仨还活着了。”我听得一颗心直往下沉,心说我们又低估枪煞的心理素质与智商了,他弄死第一位狙击手后,抢了一把狙击枪,在我连翻挑衅兼露破绽的情况下,他不仅没动怒,还依旧能把猎杀目标放在那名狙击手身上,并做了个陷阱。刚才的三枪也很明显了,狙击手被陷阱误导,以为枪煞沉不住气了,当先开枪也因此暴露了目标,枪煞抓住机会反倒把他灭掉了,杜兴晚了半拍,虽然想把枪煞击毙,但一定又被枪煞逃脱了。我心说这次糗大了,我们赔了两位狙击手的命,却只让枪煞那边损失一只鸟,尤其杜兴也暴露了,不得不回来避难。我问杜兴还有啥办法没?杜兴愁得眉头都拧到一块儿去了,他摇摇头算是给了我答案。我们这次是有备而来的,除了杜兴的计划外,还有刘千手的奇谋没用,我本来不指着这个,但现在没法子了,又求助地看向刘千手。

  自打杜兴逃回来后,刘千手的脸就沉了下来,面上看,他不仅一丁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反倒让人觉得,他有种舍不得的感觉。我看他不说话,急了,催促地说,让他赶紧把他那办法用出来吧!如果他的奇谋也失败了,我们仨趁早自杀,别等着被枪煞逮住折磨了。刘千手指挥我,让我配合他一起横着走,向鬼庙的门口凑去。接下来他让杜兴接他的班,把防弹盾举好了,他自己返身走到鬼庙里,把装坛子的兜子拽了出来。我和杜兴为了严防死守,把两个防弹盾全顶在门缝前。我趁空扭头看几眼,想知道刘千手要干啥。他把坛子先抱出来放在我们身后,又把盒子打开了,我发现这盒子里放着一支怪模怪样的枪,枪身跟手枪差不多,但枪口很大,里面还堵着一发特大号的子弹,看着圆咕隆咚的。我怀疑这枪跟信号枪类似,一定是发射烟雾弹这类东西的。我不知道这枪跟那坛子有什么联系,也不懂刘千手的意图。

  刘千手看我瞧他,不耐烦了,摆手说:“你别看我,看灌木丛,你俩的任务是只要能确定出枪煞的大体位置,我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刘千手这承诺太狠了,我乍一听都不敢相信,不过这话也挺提气,我一下来了求生欲望。

  我的眼力差,望着这一大片灌木丛,压根就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杜兴带着狙击枪,虽然被防弹盾挡着,这枪没用,但他想了个笨招,让我辛苦些,一手一个控制两个防弹盾,他也抽身退后,用狙击枪的瞄准镜去寻找目标。这防弹盾很沉,我一个人举两个也举不起来,我就想了个笨法子,把它俩立在地上,虽然这么一弄,防护高度降低了,但我却能握得更加牢固。在杜兴寻找目标这期间,刘千手又“搞怪”了,他先从兜里拿出几块药膏来,捏碎了全抹在我们仨身上。这药膏我不知道是啥做的,反正很甜很香,我闻了几口还有种要吐的感觉,但刘千手强调:“让我们一定忍着。”接下来他也不管我俩在不在场,直接跪在地上,对着这坛子膜拜上了,嘴里还嘀嘀咕咕念叨起来,好像在唱什么咒语。我有些接受不了他现在的样子,总觉得他是个刑警,还是个探长,这么一弄有点封建迷信的感觉。这样又过了一小会儿,杜兴开口了,说他能肯定,枪煞藏在十点钟方向,离我们有二百米远的那片灌木丛中,刚才起风时,这一片灌木丛舞动得不是那么规律。他说的十点钟方向是军事术语,说白了就是在我们偏左六十度的方位,我也顺着看了看,只是二百米太远了,我看不出个什么来。

  这时候刘千手停下膜拜的举动,他倒是很认真也很严肃地反问一句:“枪狼,你确定吗?”杜兴应了一声,还说拿命担保。刘千手默默地把那怪手枪举了起来,对着十点钟的方向,稍微犹豫一下后,啪的一下扣动扳机。特大号的子弹被射了出去,而且它出了枪口后,就开始往外冒黄烟,这黄烟还臭呢,跟放坏了的鸡蛋一个味儿。我发现刘千手射得挺有准头,这颗大号子弹正巧落在那片灌木丛中,子弹冒出的黄烟还在那里急速扩大。我双手都拽着防弹盾呢,被这臭味熏得直想捂鼻子,无奈腾不出手来,只好忍着。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心说难道刘头儿这一坛子里装的都是子弹吗?他想把大量的子弹打过去,熏死枪煞?模仿毒气弹的原理?但枪煞也不是傻子啊,刘千手要再打几发过去,枪煞熬不住了,难道不会换地方吗?

  刘千手没跟我们解释什么,而且自打开了这一枪后,他显得很着急,生怕这子弹带出来的黄烟散了。他又急忙拧开坛盖。虽说跟枪煞决斗到现在,我心里有些疲惫了,但我耳朵没毛病,听力不差。我相信自己没听错,就在这坛子一打开的瞬间,里面传来了呜呜声。这呜呜声很轻,但数量很多,怎么形容呢?就好像有上千上百的冤魂在哭诉,也好像有数不尽的鬼怪在哭号一般。接下来坛口出现了几个小亮点,这亮点是红褐色的,像天空中那暗暗的星星,它们还毫无规律地飘着,忽左忽右。

  平时遇到危险时,我的心跳总会不自觉地加快,甚至个别情况下,都有种心要跳出嗓子眼的感觉。可这次,我的心跳像突然停止了一样,整个人也一下木讷起来。我脑中就一个念头,刘千手这坛子里面装的是魂魄啊!我不信鬼,可这时候看着这么离奇的东西,我不信也不行啊!那坛子里的呜呜声越来越大,出现在坛口的亮点也越来越多,从几个慢慢演变到几十个。更邪门的事出现了,它们又扩大游荡的范围,四处乱飘起来,当接触到那黄烟后,它们兴奋了,还争先发出更怪的呜呜声。这好像是个信号,闻到黄烟的在给没闻到的同类“喊话”。它们顺着黄烟向远处飘去,我眼前这道黄烟可是甩出了一个弧形的轨迹,而这些亮点就顺着这个轨迹一直向灌木丛里冲去。在最高峰期间,那坛子口都没法看了,一堆堆的亮点往外冒。刘千手的举动也很怪,他跪在地上,做出一副膜拜的样子,或者说像是在忏悔与赎罪,他闭着眼睛念叨起来,眼角还溢出泪珠。我不知道刘千手忏悔个什么劲,难不成是在说他把这些阴魂或者阴兵给放跑了,会引来什么天怒吗?

  说实话,这时候我都有种不认识刘千手的感觉了,我也有个冲动,放下防弹盾撒丫子跑,我要远离这个灵异古怪的探长。不过我强压住了这个想法,还扭头向杜兴看了一眼,我想知道他有什么感觉。杜兴本来也盯着刘千手看着,不过他的脸上没害怕的表情,我不知道他不害怕的原因是什么,难道他早就知道了刘头儿的秘密?还是说这爷们儿胆子大不在乎这个呢?杜兴看我望着他,回我一个眼神,那意思是让我别愣着,多留意灌木丛的动向。我和他又一同向前看去。那些亮点飞到灌木丛后又变得懒懒散散的,四下飘开了,不过没多久,这些亮点就像收到什么信号一样,一同往一处灌木丛奔去。这灌木丛也有了反应,原本毫无异常的地方突然站起个人来,不是枪煞还能是谁?他胡乱拍着衣服,尖声叫着。这可是个硬汉,他能这样,一定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烦。我注意到,有些亮点都已经贴在他身上了。我不怎么了解鬼啊神啊这类的事,也不知道这些“阴兵”附在枪煞身上干什么,难道是在吸阳气?杜兴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的,他一看枪煞露馅跑出来了,兴奋地骂了句他娘的,又举着枪对我说:“李峰,把防弹盾拿走,我要毙了这兔崽子。”

  我是没好意思反驳他,心说大油把这防弹盾当成砖头了么?说拿就拿,哪有那么省事的。但现在情况紧急,机会可是稍纵即逝的。为了能让杜兴及时开枪,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把防弹盾拿到边上是很费劲,但把它放倒容易啊。我还生怕这防弹盾倒得慢呢,一咬牙对着它扑上去了,我和它一起往地上摔。我隔着它摔在地上,有点疼,尤其肚子里有股气在乱窜,我特想呕吐或者咳嗽几声,不过忍住了,我还急忙仰起头往前看。在我有扑倒这动作时,枪煞就察觉到了,虽然附在他身上的亮点越来越多,但他不在乎了,还即刻举起了狙击枪。砰砰两声枪响,而且这两声几乎是挨着的,一个是枪煞发的,一个是杜兴发的。这两位全是顶尖级玩枪的行家,他俩的直觉都很强大,看到对手也举枪时,他们都选择了抢先发动攻击,还同时做了一个回避的动作。不过他俩运气都不好,甚至很巧合的是,都把对方打伤了而没打死。枪煞是胳膊上中了一枪,杜兴是腿上挨了一枪。枪煞捂着胳膊,吃力之下还把狙击枪扔了,他嗷吼着,不甘心地扭头就跑。要我说这哥们绝对属兔子的,他嗖的一下就消失在灌木丛中了。而杜兴呢,捂着腿往后一靠,贴着庙墙坐了下来。我看到他大腿上哗哗往外溢血。这可不是好现象,我真担心他伤到动脉了。

  但杜兴急救知识多,也懂一些医学常识,急忙用手把伤口压住了,还对我说:“扯块布条,快!”我穿的是衬衫,就顺着胳膊使劲一扯,把一个袖子撸了下来,我又快速把它撕成两半递给杜兴。杜兴把这布条勒在伤口上,这也有止血的作用。我一时间又帮不上什么忙了,虽然枪煞跑了,但我怕他趁机回来补枪,他狙击枪是丢了,但手枪一定还在身上。我急忙把防弹盾捡起来,又立在我们面前挡着。刘千手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祈祷完了,看我这么紧张兮兮的,他说了句话:“枪煞必死无疑,弄不好现在都成一摊尸水了,你害怕个什么劲?”我本来正打心里防着枪煞呢,也一时忘了阴兵的事了,被刘千手一提醒,我又想起来了。我的惧意又上来了,而且这次我是真抹开面子了,对刘千手大喊:“头儿,啊不,神仙!你能告诉我那亮点是啥不?真是你养的阴兵吗?难道你不仅是探长?还是个真正的法师?”看我神神叨叨地说这些,刘千手呸了一口,指着我说:“平时让你好好读书你非不听,没那眼界还瞎猜,这世上哪有阴兵鬼怪?那亮点是一种苍蝇!”

  我发现刘头儿真会损人,他什么时候告诉过我好好读书来着?再者说,这亮点古里古怪的,我就算读再多的书,也不一定能了解到这方面的知识吧?他最后一句提到了苍蝇,这也让我发愣,在我印象里,有黑蝇、果蝇,还有那躲在厕所吃屎的绿豆蝇,但也没见过哪种苍蝇是这形态的,冒着光还呜呜响?我说我不明白,让刘头儿再多解释两句。刘千手没那兴趣,也没那精力,告诉我自己回去查一查资料就知道了,接着他又掏出手机,开机后联系了在派出所等命令的那些特警,让他们火速赶过来支援。这期间我还没转过劲儿来,虽然知道了这些亮点没那么邪乎,只是一种苍蝇,但我又头疼自己上哪儿查资料才能弄明白这秘密呢?我突然想到一个人,就是我同学,学生物的,在一个国有研究所工作,我打定主意,逮住机会了跟他通个电话好好聊聊这事。等刘千手挂了电话,我们仨又在鬼庙门前熬了半个钟头,有六辆警车开了过来,这次支援很给力,三辆车坐满了特警,还有三辆车是临时召集的民警。虽说刚才一战死了两名狙击手,战况也很惊心动魄,但这些警察赶来后,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那两名狙击手死在灌木丛里,不特意寻找根本看不到,而刘千手放出的那些怪苍蝇,大部分追着枪煞跑了,少数留下的,在空中没晃悠多久就都坠落了。我估计这些苍蝇的生长环境很特殊,不能长时间曝露在外,不然就会毙命。那些警察全围在我们身边,其中有个带头模样的还问一句:“刘探长,接下来怎么办?”刘千手给他们下了任务:“特警先上,民警随后,在灌木丛中由近及远地搜索,务必把枪煞尸体找出来。”其实我看出来了,在刘千手提到枪煞尸体时,眉头皱了一下,我能理解他这时纠结的心理,枪煞要是死了,谁来告诉我们七七在哪儿呢?我倒是希望枪煞能提着一口气,最好奄奄一息地躺在灌木丛中被这些特警逮住,在死前还做件好事,把七七被困的地方说出来,但这只能是想想吧,刘头儿说过,那苍蝇厉害得很,枪煞弄不好连尸体都化没了。这些警察按照命令行动起来,这一时间没我们仨什么事了,我看杜兴脸色不咋好看,明显是失血过多,我担心之余就跟刘千手提议:“咱们先撤退吧,找个医院好好给大油瞧瞧伤势。”刘千手摇摇头,让我和杜兴先走,他想留下来。我知道他咋想的,是真不找到枪煞不死心。

  这时候我有点小纠结,刘千手需要人陪,杜兴也需要人陪,我到底陪谁好呢?最后我一横心,陪了杜兴。我带他上了一辆警车,嗖嗖地往山下开。我就近找了医院,带着杜兴过去验伤。我本来挺担心,看着杜兴一瘸一瘸的,真怕他就此残废了,但医生看后告诉我,他的伤势很乐观,没伤到骨头,只算皮肉伤,消消炎养一养就可以了。按说杜兴应该住院治疗的,但他拒绝了,简单处理一下伤口,就嚷嚷着回警局,说警局法医那边也能搞定他这伤势。我一合计这也好,就又带着他往警局赶。回去后,我没让杜兴去会议室睡觉,他有腿伤,不适合躺在椅子上。我扶他去了法医室,这里有床,真要出现啥意外,也有法医能第一时间赶过来帮忙。本来法医室的休息间有两张床,我要是以照顾为理由,也能留下来,赖着这床睡一晚上,但我没这么做,陪了一会儿杜兴就独自上楼了。我很累,也没啥太担心的事了,躺在椅子上就呼呼睡着了,我以为这次会睡得天昏地暗呢,但最后竟被尿憋醒了。我看了看时间,早晨五点,我一算自己也没睡多久啊!尿这玩意儿真烦人,我要跟它较劲儿,憋着不上厕所的话,输的肯定是我。我特不想起来,但也没招儿,迷迷糊糊就往厕所里走。

  在开厕所门一刹那,一股冷风迎面吹来,我一下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幸亏我这年轻力壮肾不亏的,不然这一下子,保准能把我吹尿了。我心里还骂呢,心说哪个混蛋上厕所时把窗户打开了?怎么这么没素质呢?不过这么一想也不太对,这个厕所基本上就是二探组在用,现在二探组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不在这儿,那这窗户是谁开的?倒不是我多想,我拿出一副怀疑的目光向厕所里观察起来。我发现靠窗那个蹲位的门是关的,门把手儿上还粘了一丝血迹。我想了想,能出现这种情况无非有两种可能,要么有人痔疮,还很严重,上厕所开关门时不小心留下的,要么这里蹲的就是枪煞,他不仅没死,还追过来要报仇。我觉得第一种可能的概率很小,十有八九是枪煞来了,他趁着夜色从窗户外顺着排水管爬进来,想玩一把伏击。我领教过枪煞的身手有多么凶悍,要在平时,他根本不用伏击,拿着弯刀去会议室就能把我们屠杀了。但这次他却躲在蹲位中,我猜他受伤很严重,甚至要是不搞伏击,都没信心能杀掉我和杜兴了。我不敢去那蹲位前验证我的猜测。

  我死死地盯着那个蹲位,嘴里念叨一句:“我勒个去,拉屎忘带手纸了。”我这话是说给枪煞听的,接着我一扭头迅速离开厕所。我一边匆匆往楼下走一边给刘千手电话。一来我想去找杜兴,顺便去枪库领枪,二来我想问问刘千手,接下来怎么办?我打心里还骂了刘千手一句,心说他这不靠谱的东西,不是说枪煞必死无疑吗?人家现在不仅没死,还追到家门口要收拾我们呢!电话接通后,我说了猜测。刘千手很惊讶,咦了一声,不过他很快平静下来,还告诉我一个法子。他让我和杜兴一起,把枪煞引到侯国雄那里,千万不要试图在警局里把他抓住。不然他临死前反扑,会造成我们不小的人员伤亡。我一听侯国雄,当场愣住了,心说这不是那个心理医生吗,他能有手段对付枪煞?我不信,也不认可刘头儿的想法。本来我还反问一句,确定一下刘头儿让我们找的人就是那个当医生的侯国雄吗?刘千手竟然被我问烦了,只强调让我带着杜兴快去。我冲到法医室时,杜兴还没睡觉,他枕着胳膊直望天呢,明显心事重重的样子,这情况可太少见了,他以前可是个乐天派。看我到来,他纳闷了,问我干什么。我把大体情况一说,杜兴听得直拧眉头。

  我一看他这样,心说糟了,这小子倔脾气又上来了,估计是拦不住了,要跟枪煞在警局决一雌雄。我挺纠结,从执行命令的角度考虑,我得听刘头儿的话,我琢磨着找啥理由能让杜兴去侯国雄那儿。可杜兴压根没像我想的这样,他先开口了,跟我说:“李峰,你纠结啥?咱们快点走,找侯医生去。”我有些无奈了,心说得了,自己倒成了那个纠结的人了。我俩急忙启程,连枪都没取,一起来到警局后院,这次杜兴受伤,只能我开车。我怕枪煞不知道我俩走了,还仰头喊了一句:“我们走了,侯医生那见。”五楼厕所的窗户正好对着后院,如果那里面蹲的真是枪煞,他一定能听到。而且我还怕枪煞找不到地方,特意让杜兴用我的手机给那号码发了一个短信,把侯国雄的地址告诉他。夜里路上没车,我开得很快,没多久就到了指定地点。我先使劲敲门,还喊了几嗓子,不过没人回应。我心里咯噔一下,也反应过来一件事,这才几点?侯国雄还没上班吧?我跟杜兴念叨一句,说我们都笨了,咋就忘了侯国雄不在的可能呢!我说完还拿出手机,想找刘千手要电话号码,让侯国雄快点赶过来开门。

  但杜兴拦住我,指着门说:“侯医生肯定在,这时候不用客气了,你一脚把门踹开,咱们强行进去。”我心说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地道啊?但腿上却没耽误,飞起一脚,狠狠踹起来。这就是很一般的入户门,我踹到第三脚时,门就开了。果然跟杜兴想的一样,侯国雄正坐在办公桌前,对着笔记本聊qq呢!我都听到嘟嘟嘟的qq提示音了。侯国雄脸色很差,很阴沉,看着我们到来,目光中竟露出丝丝凶气,这把我吓住了。侯国雄沉默了一小会儿,冷冷地问我们干什么。我卡壳了,不知道咋解释好。杜兴压根是懒得解释,招呼我又把门关上,他还搬个椅子坐在门旁边,顺手拿了一把刻纸刀。别小看刻纸刀,这东西也很锋利的,要是能顶到人脖子上轻轻一划,保准是致命伤。杜兴的意思很明显了,怕枪煞破门而入,他躲在门后要来一把突袭。我有点尴尬,杜兴这一系列举动太不把侯国雄当回事了,不过侯国雄倒没怪我们,反倒拿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瞧着我们笑起来。我突然发现,这爷们儿性格好怪,刚才还怒气冲冲的,怎么现在又开心了呢?我是累,但还没累到站不住的程度,我就陪在杜兴身边,静候枪煞。

继续阅读:第5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案实录3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