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延北老九2016-07-15 23:209,370

  我们冲上来时很积极,下去时却很沉闷,甚至给人一种耷拉脑袋无精打采的架势。刘千手联系了警局,请求支援,接下来在等待支援期间,我们自由活动上了,愿意在警车里待着的就待着,想在车外透口气的,就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吸烟。我们仨聚了一堆,我一边吸烟一边想了一个问题,之前听刘千手说过,枪煞有纵欲杀人的心理,经过这几次凶杀案,我能感觉出来,他这纵欲心理完完全全被激发了出来。瘦爷们儿和司机是被枪打死的,三连击。接下来那赌徒算是被廓尔喀弯刀给剐了,案件变得血腥,而这次呢,受害特警竟然被残害到如此地步,有肢解也有虐尸的成分。跟煞哥死亡案有关联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了,我怀疑接下来枪煞就要对付我们仨了,难以想象,我们要被他抓住后,他会用什么更血腥的手段折磨我们呢?我被这想法弄得很害怕,甚至都害怕得有点想吐了。刘千手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话,他跟我俩强调:“从今天开始,没特殊事,我们仨少出警局,也一定要走在一起。”他让我们这么做绝不是从破案角度考虑的,而是从性命攸关的层面出发,想想都觉得好笑,当刑警当到我们仨这德行,真有点苦逼的感觉。

  等支援赶来后,我们忙活一通,又一同撤了。回到警局后,我们仨睡在一个会议室,其余那六个特警睡在另外一间。我们睡前没聊天,反正都躺在椅子上不说话。我不知道他俩能不能睡着,反正一时间我是没啥睡意,就算闭着眼睛也很精神。我还把手机拿了出来,紧紧握在手里。我在等枪煞的短信,等他告诉我,什么时候来收我们仨人的命。这一晚很折磨人,我最后是在半睡半醒中度过的,刚打一个瞌睡,我就忍不住打开手机看看,怕因为自己刚刚的瞌睡漏掉短信。可这一夜无事。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枪煞就跟消失了一样,不再有提示,也不再有他的消息。警局这边都加大撒网的范围了,甚至连周围几个市的警局都出面配合了,但没用。我是没心思工作了,这绝不是我心态的事,试想一下,要换成别人摊上这种事,弄不好还没我坚强呢!我天天在警局里“闲”得慌,偶尔也会去法医室坐一坐。我倒不是想了解这些受害人尸检方面的事,而是想找小莺。这也是我想出来的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我想跟小莺说说话,或者让她帮我传传话,看能不能间接让枪煞有放弃杀人的念头。

  当然这想法有些天方夜谭了,光凭那次见到的一幅弯刀画,还有她对我说的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根本不算啥有力证据能证明她跟枪煞认识,不过我打心里认定这个猜测是对的,也尽量做看似渺茫的争取吧!这几天刘千手也变得深居简出,除了晚间睡觉,他都躲在自己办公室,偶尔出来尿尿时,我能看到他一脸的躁意,尤其他双眼中的血丝也越发见多。我怀疑他在跟第四人联系,或许他跟我想的一样,想让第四人出面,把枪煞杀人的性子压下来。

  从一个刑警的角度出发,我应该有股斗志,务必将枪煞落网,告上法庭,让他挨枪子。但从个人角度出发,我觉得枪煞从此销声匿迹,放下恩怨不再杀人也好,不管他死不死,只求别再有人牺牲了。这一晚我们又要在会议室睡觉了,我和杜兴都躺下了,经过这几天的缓歇,我们也有心情交谈了,但我俩聊了老半天,也没见刘千手过来。我还问杜兴呢:“这咋回事?头儿今天有啥事要通宵吗?”杜兴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我俩正在这儿乱猜呢,突然间,会议室外传来一声怒吼,听声音是从刘千手办公室传来的。我和杜兴都以为刘千手出事了,我心里还咯噔一下,心说难道枪煞来了?我俩顾不上穿鞋,急忙下地往外赶。

  但出去后我一看,一下诧异地愣在当场。刘千手在走廊里,正大步往我们这边走,他状态不怎么好,尤其那眼珠子红得都跟要滴下血来似的。他还一手拿着枪,边走边骂骂咧咧的。

  一般情况下,警察拿枪时,食指是直的,不能碰扳机,不然容易走火,可他现在的食指是扣在扳机上的。我和杜兴都吓一跳,不知道这大半夜的,刘头儿犯哪门子邪,我俩全都冲了上去,我一把抓住刘千手的手,想把枪抢下来,杜兴则一把抱住刘千手,他跟刘千手关系铁,这时也不避讳上下级的关系,吼了一嗓子:“老刘,你他娘地冷静一下。”刘千手根本不听劝,而且杜兴这一说,还让他更疯狂了,他嘴里大骂着:“枪煞!玉君!我他妈地跟你势不两立,啊……”也亏得我及时把他食指扯出来,这时候他使劲扣食指,要是他的食指还在扳机上,那真就出事了。我和杜兴不想让他在走廊里撒疯,尤其他刚才这几嗓子,让另一个会议室有了动静,把那帮特警都吵醒了。我和杜兴使个眼色,杜兴一把将刘千手扛起来,我赶紧把会议室门打开,让杜兴快点进去。

  我们仨围坐在一张桌子旁,我俩你一言我一语地劝上了,反正用了半个多小时,刘千手才冷静下来,但他状态不咋好,不说话,闷头趴在桌子上。这绝不是我印象中那个刘头儿了,我能感觉出来,他一定摊上啥事了,竟然连心理的防线都碎了,让整个人垮了一大块儿。我看刘千手没啥暴力倾向了,就放心了一些,还凑到杜兴旁边说悄悄话,我问他能不能猜出来,这到底咋了?杜兴也不知道啊,对我只能摇摇头。但这时候,我电话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法医打来的。我最近不总往法医室跑嘛,找小莺聊天的同时,也跟其他法医混得挺熟。这个法医本来值夜班,估计是知道刚才刘千手发疯的事了,他特意跟我在电话里说了个情况。今天晚间,在市区发生一起绑架案,凶手是中年男子,在幼儿园附近绑架了一个小女孩,还用刀把小女孩的父母都砍了,父亲受伤严重,正在医院抢救,母亲虽然没生命危险,但大拇指被砍掉了。我本来还纳闷呢,心说这法医哥们儿晚上是不是喝酒喝蒙了,这事跟我或者跟二探组有啥关系?这明显是绑架勒索案嘛!但突然间我想到一个可能,问法医:“那女孩叫啥?”

  法医说叫七七。这一下我全懂了,而且不用猜了,这绑匪是枪煞,没想到他偃旗息鼓几天后,竟做了这么个缺德事。

  都说骂人不要带家属,打架不能捏蛋蛋,这枪煞是真不管这么多规矩了,真想往死里整刘千手啊!他倒是知道刘千手最在意啥,打根儿上狠狠打击他一下。我把电话内容也跟杜兴说了说。杜兴听完腾的一下来了火气,骂道:“他娘的,这货是真不地道,等咱们抓到他,看我不往死里折磨他。”随后他又把刘千手强行拽起来,说:“老刘,振作点,咱们得看看嫂子去。”我也是这观点,而且我俩也不等刘千手同意,带着他就下楼了。当然了,我也害怕这是枪煞的阴谋,万一他就是想逼我们出警局呢?为了保险起见,我把那帮特警也叫起来了,让他们辛苦一趟,陪我们去医院。还是老阵势,我们警车在前,他们的防暴车跟在后面。我从警局打听到了具体是哪家医院,而且这案子是一探组接手的,值班警员真够意思,连刘千手前妻的病房号都告诉我了。我们一行人来到医院,那些特警就在病房专属楼层的楼梯口等着,我们仨往里赶。我发现刘千手是真颓了,走着走着竟腿一软,“啪”的一下靠在墙上。我以前听过一句话,不管多厉害的男人都有弱点,看着现在的刘千手,我能猜出来,他的弱点就是家庭。

  或许是为了工作,为了当一个好警察吧,他才把心爱的妻子转手让给别人,杜兴也说过,之前的刘千手是很利索的,后来他变得邋遢,或许也是受了家庭破裂的影响吧!我多少能理解他现在的想法,枪煞把七七带走了,这无疑是把刘千手的魂都勾去了,如果枪煞再狠点,把七七碎尸了,我怕刘千手知道后当场就得被转送到精神病院去。我俩没打扰他,他闭着眼睛缓了好半天,甚至还流出泪来。不过这爷们儿也真狠,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竟缓过劲来,还对我俩笑了笑,说:“走,我看看她去。”我们进病房时,有个护士正陪着他前妻呢!我第一眼就看到,他前妻的右手被纱布包得严严实实的。我当然知道一个人的拇指有多重要,要是少了尾指啥的,也不算耽误事,很多活依旧能干,但少了拇指,很多事就做不了了。他前妻看到刘千手时,整个人一愣,接着还忍不住一捂嘴哭了,喊了句:“老刘!”我咋觉得这病房气氛一下变得怪怪的呢,有种酸酸的情味。那护士很会办事,默默地走了出去。刘千手这时候很冷静,还搬个椅子坐到他前妻旁边,先开口说了一句:“刚接到消息,我就急匆匆地看你来了,唉,我糊涂了,走得太快,也没拎啥东西过来。”

  我一听心说也是啊,我们面上可是看病人来着,怎么能不买东西呢?我觉得现在去买也不晚,就赶紧说一嘴,让她跟刘头儿好好聊聊,我出去一趟。我急三火四地往医院超市跑,也不在乎在这超市买东西贵不贵,反正罐头、薯片啥的,胡乱买了一兜子。等我屁颠屁颠赶回去时,发现杜兴在楼道里站着呢,我心说这咋了?看病人咋还看到走廊里来了?但我没多问,凑过去往里面看了看。这时刘千手的前妻正靠在他肩膀上哭呢!我明白了,原来有情况了,这么说我刚才是不是错过什么了?杜兴倒是不客气,翻着我买的东西,挑一个小食品撕开吃了,还趁空跟我说了说刚才的事。刘头儿前妻把当时的经过说了出来,她本来和老公接七七放学,但他们一家子刚会合,就出现一个黑摩托,有个头发乱蓬蓬的中年男子,拿一把弯刀砍他俩。她老公肚子上挨一刀,她手上挨了一下,七七哭着被拽到摩托上劫走了。她也希望我们能插手,把这劫匪快点找出来,把七七救回来。我听完的第一感觉是,他前妻不知道凶手是因为刘头儿才找她麻烦的,只是误以为这是纯劫匪。这想法是有点误会,但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告诉她真相好一些,不然她知道了还能这么信赖刘头儿?弄不好都得跟疯子似的把我们仨挠了。

  我和杜兴一直没进去,这样过了不下一个小时,在我双腿都站乏了时,刘千手出来了。

  我借机把东西送进去,随后我寻思我们这就离开呗,商量商量接下来怎么办才好。顺便再跟一探组打招呼,尽量派人过来保护吧!刘千手闷声带着我们往外走。他刚才见前妻的状态都是死撑出来的,这时候又扛不住了,他再次扶墙,甚至难受得都喘起粗气来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好了,总不能说看开这类的话吧?刘千手对我俩摆摆手,低吼着说:“我要缓几天!这几天枪煞案有啥进展,你和枪狼搞定,别来烦我!知道吗?”我知道他现在心境波动很大,甚至都压不住想对我俩发脾气了。先不管他说的有没有道理,我和杜兴赶紧应了下来。这折腾一晚上,等我们回警局后,都快半夜了。我和杜兴没急着躺下,先看护刘千手,让他睡着了。我也不知道刘千手睡没睡,反正他闭着眼睛躺着不说话。我和杜兴就默默地坐在他旁边,之前每晚我都会握着手机等短信,可都没等来。谁能想到赶这么巧,在这节骨眼上,我手机嗡嗡响了。我怕刘千手听到,赶紧捂住兜。我还特意留意他的表情,发现他没啥反应时,心里才稍微落了底。

  我是真不想再刺激刘头儿了。我和杜兴互相看了看,又默契地一同走了出去。我俩在走廊里挨在一起,都盯着那手机看着。说实话,我现在这颗心啊,很紧张很压抑,有种什么感觉呢,就好像高考那年,自己站在电话旁查成绩一样,类似于这种心理了。真不出我所料,在摁开短信后,上面出现一段话:“明晚,最后的仨人!”不用说了,这仨人指的就是我们仨了,而且枪煞的意思很明白了,我们仨是要一起死,也是他收手前做的最后一次了。我曾无数次幻想,自己接到死亡通知单时,心里不得多难受多害怕呢,但真看到这个短信后,我心态竟然变得异常平静,一点杂念都没有了。我满脑子就一个想法,既然危险马上要来了,那我们好好准备吧,看看到底是我们哥仨命大,还是他枪煞的命硬。我又琢磨着,心说明儿一早我们二探组就请支援去,叫更多的特警在警局附近埋伏好,我们哥仨只要不出警局,就在楼里躲着,他又有什么办法杀我们呢?甚至再狠点,我们找个保险柜钻进去,他那微声冲锋枪也都失去了作用。这期间杜兴也在合计,他蹲在地上抽闷烟,等一根烟吸完,他站起身,拽着我去了办公室。

  我猜他一定有话说,但没想到他还画了个地形图。杜兴画画水平不咋地,等画完了让我看时,特意问我对这里有没有印象。我是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才猜测地问他,“你画的是澡堂子吗?”杜兴呸我一口说:“这是普陀山的鬼庙,咱们跟十字架凶手第一次交手的那个地方,我有个主意,枪煞不是想杀咱们吗?咱们也来个局中局,明晚在这里等他,到时候我跟上头申请,从部队调来两个狙击手,再加上我,我不信三把枪打不过他一个微声冲锋枪。”

  接着他还在画上重点标记了几处,都是鬼庙的房檐儿。他说:“这种庙比一般房子有个好处,房檐上可以藏人,到时我躲在这上面,另外两个狙击手埋伏在灌木丛里,我们弄成三角之势。你认为咋样?”我虽然不是军事专家,但也能品出来,这办法真高明,一时间我心里都有种解脱的感觉了,还想拍手称快。不过我也不笨,突然间又想到一个问题,杜兴刚才说的可都是他和狙击手怎么埋伏,那我和刘千手也得去啊,我俩干什么?我有个很不好的预感,试着问了一嘴:“大油,你不会想让我和刘头儿当诱饵吧?”这绝不是我悲观,诱饵需要干啥?就是在那儿摆造型的,枪煞想杀我,随时来一发子弹就能搞定。我是赞同杜兴跟枪煞最后较真的想法,但也不能把我这么容易牺牲了吧?

  杜兴当然知道我啥意思,他嘿嘿笑了,又安慰道:“放心吧,你和刘千手就算当饵儿,也不会有危险的,我明天给你弄套护具,你到时穿好了,裹得严严实实的,只要不轻易动地方,枪煞根本打不到你。”我心里还有点七上八下的,但细想想,还是信杜兴一次吧,不然要按我那个计划,我们一味地防守与回避,也不是个事儿。杜兴跟我碰完计划,就不耽误地联系起来,这事很紧急,我们也不怕打扰领导的休息。他就在办公室打起了电话,而我一时间除了有点担忧,再没其他事可做了。我先回了会议室,强行让自己睡觉,我相信明晚一定很累,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上的,甚至都有透支的可能。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补充体力,让明天有精神头去应付这一切,哪怕是去当诱饵。我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睡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睡着了,反正没醒,但也没觉得睡得多踏实。突然间,有人推了我一把,把我弄回神了。这会议室就我们哥仨住,推我的人除了刘千手就是杜兴。我扭头瞥了一眼,本来我没紧张,就是好奇谁推我,但我看到有个邋遢脸离我的脸很近,尤其他那双红眼睛里还露出一丝凶光来。我被吓到了,虽然明知道这是刘千手,但还是一激动坐了起来。

  我先问他:“咋了,头儿?”刘千手有些木讷地回我一句:“天亮了,懒虫,还睡!”我望了望窗外,我搞不懂刘千手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眼睛出毛病了,外面月亮那么大,他竟然说天亮了。我都不知道咋回话了,只好呵呵笑了笑。这还没完,刘千手拉着我要往外走,还说:“明天枪煞要杀咱们吧?胃口不小的东西!我让他知道我的厉害。”我品着他这话的意思,心说难道刘头儿也有啥办法了?对现在的我来说,只要能对付枪煞,啥办法都行,当然,要是有好几个办法可以选,那不更好吗?我也没拒绝他,胡乱地穿上皮鞋跟他出去了。我看我俩要出警局,担忧地问了句,也算给刘千手提个醒,这敏感期还是不出去的好,要是真想出去我们也该叫着那些特警吧?但刘千手摇摇头说不用了。他开车带着我,我还合计呢,心说他到底要带我去哪儿?难道他也想到什么帮手了?带我去请人?就跟上次我俩请杜兴出狱一样?可我猜错了,他直接把车开到他家楼下,还招呼我上楼。我一看是他家,心理有阴影了,尤其他家那屋子的怪异,到现在我还没弄明白呢!而且我还一度怀疑过,那屋子里藏着第四人。不过我没法拒绝,刘千手还让我先上楼,我想退都退不了。

  在我俩刚进他家时,我就一直留意那个屋子,屋门很平静,这让我稍微松口气。但可气的是,在刘千手关好入户门后,那屋门咣当咣当地晃悠上了,乍一看,里面的人要出来似的,或者就好像在说,他用晃门的方式在欢迎我们。我有点愣神了,甚至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腿,我啥都没看出来,但总觉得我这两条腿在抖。刘千手看我不进去,他不满意地拍了我后背一下,特意指着那屋子说:“你以前不是想参观吗?我现在带你看看去。”人的心理很奇特,当我想看却看不到时,心里会痒痒,但当我不想看他却非得带我去看时,我反倒有种抵触的心理。我是硬被他拽过去的,尤其离近后我实在忍不住喊了一句:“门后那位哥们儿啊,你是第四人不?不管你是不是?咱们都是朋友,对吧?”刘千手看我神神叨叨的,他强行把我打断,指着那屋说:“你发什么神经,这里没人!”我一听他这话,心里更急了,心说没人?那门咋动呢?难道第四人真的是鬼?我快被自己吓得翻白眼了,不过我心里这一系列的想法也一定表现在表情上,刘千手看出来了,多解释一句:“这屋子处在风口上,还没关窗户,外面一刮风,它就被吹得咣当咣当的,你担心什么?”随后他把屋门打开了。在屋门刚开出一个小缝时,我确实听到风声了,这证明刘千手没骗我。

  当这门完全打开后,我彻底愣住了,我形容不出自己看到这屋中情景后的心态了。先说屋子的墙,竟然被刷成黑色,本来现在就没天亮呢,被这黑墙一配,让屋子里显得更暗。再说这屋里的摆设,要么就是用竹子编的笼子,要么就是用玻璃封好的透明柜子。在墙角还有一个大坛子,跟古代用的酒坛子很像。刘千手伸手把灯打开了,但这屋里的灯,亮度不大,只能让我勉强看清这笼子和柜子里的东西。我被恶心到了,这里面装的是各种虫子,有蜘蛛、蝎子、蜈蚣,甚至还有一些我都不认识的。这可都是毒虫啊,我先不纠结刘千手为何会在家里养这些东西,我联系着他之前说过的话,猜测地问:“头儿,你说你想到办法对付枪煞了,难道就是用这些虫子吗?”我是没好意思往深里说,心说这虫子或许能毒人,但明晚怎么用啊?遇到枪煞后,难道我们要抓一把虫子往他身边扔?刘千手看到这些虫子后,心态一下好转不少,还笑呵呵地凑过去,嘟个嘴吹着哨逗了会儿虫子。我没急着往下问,给他回答的时间。等逗完虫子了,刘千手才一指角落里的坛子,跟我说:“这是我最大的武器,明晚我要让枪煞死在这上面。”

  我心里彻底迷糊了,还特意眯着眼往坛子那儿看了看,心说这里装的什么东西这么牛?原子弹还是氢弹啊?听刘头儿的意思,竟这么肯定能用它杀死枪煞。刘千手不再解释了,还招呼我过去帮忙,把这坛子抱走。我发现了,我跟刘千手出来就是个错误,合着他叫我来的唯一目的是当力工啊!刘千手还生怕这坛子抱出去时被人发现,他又找个大黑口袋,把坛子裹得死死的。这期间我也凑到这坛子旁边看了看。我发现这坛子上有标记,上面印了一个字,就跟刘千手左胸文身一样,另外在这字的旁边,还分布一圈小孔,这些小孔很小,估计也就用牙签才能捅进去吧!我不知道这小孔干啥用的,只知道这坛子抱起来是真他娘的重啊,要不是我年纪轻轻的,弄不好都得闪腰。刘千手又去了另外一个屋,拿了一个盒子,这盒子跟礼品盒挺像,不过被封好了,同样不知道里面有啥。我俩就这么下楼了,又开车回了警局。自打枪煞短信出现后,我们仨都想了一条计策,当然了,我这计策在想出来的瞬间就被pass掉了,没办法,太怂了。而刘千手和杜兴的方法,都被采纳了,也就是说,明天晚上,我们要用这两个办法跟枪煞叫叫板。

  但目前看,我偏向于杜兴的计策,也认为这是个妙计,至于刘千手要用坛子的想法,虽然有种奇谋的感觉,我却真没看好它。第二天我们忙活了一上午,准备各种事。上头也跟部队协商好了,找了两个狙击手先去普陀山埋伏,还有一个军用吉普特意来警局一趟,把杜兴要的护具和一把狙击枪送了过来。我本来好奇这套护具长什么样,穿在身上后到底有多少的防弹效果?但我又一琢磨,自己也别打着提前试试的主意了,就算跟自己想的有偏差那又能怎么办?还能不穿吗?中午时,我们仨吃了顿特别好的午餐,很丰盛,可以说天上飞的,地上爬的都有,本来还想要点海鲜,后来一寻思算了,海鲜这东西不能乱吃,万一吃跑肚了可咋整?晚上跟枪煞决斗,哪有工夫上厕所啊?杜兴一边吃还一边感叹一句,说没酒喝,这我能理解,对好这口儿的人来说,这顿美餐不配酒真的可惜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下午两点左右,我们仨启程了,我发现这次我们出警很隆重,警局里的同事几乎都来送了,本来我没想那么多,被他们这么一弄,反倒有些压力了,而且我也不知道该跟这些人说啥,索性笑了笑就当告别了。

  这次我们没开警车,弄了一个面包车,毕竟这种车能多装东西。警局这边也商量好了,派二十名特警在就近的派出所听令,我们需要支援,只要跟他们联系,他们就即刻出动。

  算起来一年多没来普陀山了,这里变化不小,以前我们还在这里遇到鬼打墙了,这次那些迷惑人的小树都被砍了,倒是方便我们开车上山。等到了那鬼庙下车后,我还特意四下看了看。我在找那两名狙击手,只是这里灌木丛依旧很浓,我猜他俩就在某个灌木里趴着,但我没特意跟他们打招呼,我明白他们是不会回应的,这也是狙击手的一个基本素质嘛,要耐得住寂寞与干扰。我们仨就在这面包车前准备起来。这次我开了眼界,军方的装备果然比警局的要强很多,也不说他们给杜兴配的狙击枪多先进了,就说我和刘千手要穿的那套护具,看的就让我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这套护具大体上分为三个组成部分,一个是避弹衣,这衣服比我印象中的那种要厚,而且料子也硬,我心说这算不算加厚型的,能抗住更狠的子弹吗?另外就是头盔和防弹盾了。

  头盔上还带着面具,带上它有种当电焊工人的感觉,尤其这面具是透明的,扣在眼前还真不耽误什么事。至于那防弹盾,没说的,护在我们面前,算是我和刘千手的第一个保护伞了。杜兴没跟我们一样穿这套防护装备,他反倒往自己身上抹了一些药膏和油料,让他整个人跟鬼庙房檐的颜色差不多,这么一来,他带着狙击枪埋伏在这里,再借着夜色,还真不容易被发现。杜兴提前跟我们告别,嗖嗖爬到房檐上去,我们为了互相通信方便,还都带着特殊的对讲机。杜兴走的时候也跟我提了一句,让我在手机关机前给枪煞发一条短信,告诉他我们在普陀山这里等他,让他准时“赴约”,尤其别忘了带着他那只破鸟。我明白杜兴的意思,今晚我们不仅要把枪煞收拾了,还要解决他的爱鹰。我本想照着杜兴原话把短信发出去,但又一合计,这内容不是那么有力度,我自己措措辞,又弄了个更狠的内容。我模仿枪煞之前的语气,给他这么回了一个短信,今晚普陀山鬼庙,人鸟皆毙。其实从我们到达鬼庙以后,我就时不时留意着刘千手的表情,他女儿七七还在枪煞手上呢,我们今晚真要把枪煞击毙了,他女儿怎么办?我们怎么才能找到她呢?不过这都不是现在要考虑的事了,我们自己性命都难保呢,先把眼前这劫渡过再说吧!

  我和刘千手都躲在鬼庙里,我俩还特意背对背坐着,把防弹盾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这样只要枪煞出现了,杜兴那边会用对讲机给我们提醒,我俩也会在瞬间做出反应。而且刘千手还把他那坛子抱过来了,趁上午的工夫,他做了一个大兜子,把坛子和那盒子全放到这兜子里。这次熬时间,我和刘千手都比杜兴要好过一些,至少我俩能靠着活动身子和吸烟解闷。这样一直熬到快十二点,杜兴那边也没发出警报,我心里有些纳闷了,心说难道枪煞要爽约?或者说他本来已经赶到了,但看出我们这布防以后,吓得没胆子过来了?我觉得我猜的这两种可能都不对,枪煞是什么人?能被这个吓住才怪呢!而且就像附和我这想法似的,突然间,远处传来一种鹰鸣声。这也不用杜兴特意警告什么了,这鹰鸣简直就是枪煞的一个招牌。刘千手对我使个眼色,我俩急忙把防爆盾拿起来,又并排向庙门靠去。这庙门本来是关着的,为了让枪煞发现我们,我俩配合着又把这庙门打开。刘千手躲在庙门后面拽门,我拿个防爆盾,先把露出来的门缝给堵上。也亏了我这么做了,当门刚露出小缝隙时,我这防爆盾上就挨了一子弹。这子弹打得真狠,砰的一声在防爆盾上留下一个小坑。如果没有防爆盾挡着,这小坑绝对会印在我眉心上。这什么感觉?我觉得自己刚在鬼门关转悠了一圈。

继续阅读:第4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案实录3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