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幽灵微博出现
野兵2021-07-15 11:149,750

  在高峰熟睡的这段时间,张成功并没有闲着。他和月夜的妻子进行了商量,决定暂时封锁月夜死亡的消息。不过,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张成功试图封锁消息的时候,精神病院里的吴医生已经发了一个微博公布了这件事。

  月夜进入精神病院本来就是一件爆炸性新闻,最后还死在了精神病院里,这就像将一包烈性炸药扔进了岩浆里一样,造成了轰动的效果。短短一个小时,微博转发的数量就多达几十万次,而且还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

  张成功和警局的电话成了询问月夜死亡的热线,不断有人打电话来求证事情的真相;就连市长也亲自打电话过问了这件事。迫于社会各界的压力,张成功不得不决定天亮以后召开一次记者会,专门说明此事。在记者会召开之前张成功是别想睡觉了,他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不能让记者从他的话里找到任何可以用来制造更多虚假新闻的把柄,那样只会把事情搞得更乱。

  高峰一直睡到时近中午才醒来,这时张成功的记者会也已经召开完毕。对于张成功来说这次记者会召开得还算成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社会各界传来的压力。对于参加会议的记者们来说,他们也获得了自己想要的资料,第一时间发表了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一时间,月夜进入精神病院并死亡的消息和推测,占据了各大大小小报纸和网站的头条,再次加快了事件的传播。

  人们开始凭借着自己的想象推翻了警方的结论,有的人说月夜本来就是一个精神病,不然怎么能写出那样畅销的小说;有的人说月夜并不是真的患有精神病,之所以进入精神病院只不过是为了体验生活,好为下一部小说做准备。评论最多的无疑是月夜死亡的方式,在这方面人们达成了惊人的一致,认为月夜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另有隐情,他是被谋杀的!

  高峰睁开眼就见到萧月捧着笔记本电脑站在自己的面前,脸上的表情难看,气势上就像是要讨伐自己一样。高峰是一个聪明人,立即装着无辜的样子,说:“萧大小姐,我知道月夜的死让你感到很难过。不过看在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的分上,而且以后我们可能还要长时间地在一起生活下去,请你不要为了一个算不上认识的人,破坏我们那还算是美好的感情。另外,这个世界上每天都会有人死去,其中不乏知名人物。可是人死不能复生,我们的生活却还是要继续的,对吧?”

  萧月捧着笔记本电脑一动不动,就这么站在那里盯着高峰,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高峰开始有点为萧月担心了,坐起来叫道:“萧月,不要吓我,你没有事吧?喂,给点反应好吗?”

  萧月把笔记本往高峰身上一推,沉声说:“你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再说。”

  著名小说作家月夜,昨晚在精神病院里自杀,就像《被谋杀的伯爵》中的伯爵那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死一定是在告诉我们什么。

  高峰看到这么短短的一条微博,另外还附了一张月夜死亡的照片,接着就是无数条相关的评论。高峰简单浏览一下评论的内容,摇头叹息道:“这下吴医生有麻烦了。”

  萧月被高峰冷不丁的一句话弄得莫名其妙,问道:“你说什么?”

  高峰把笔记本电脑转过来,指着上面的微博说:“怎么,你还不知道这个微博是吴医生发的吗?”

  萧月摇了摇头,这条微博是突然出现的,微博账号也是刚刚注册的,并没有经过实名认证。萧月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吴医生发的?”

  高峰露出一丝笑容说:“很简单。首先,张成功绝对不希望月夜死亡的消息像现在这样传播,因此这条微博肯定不是警方发的。其次,微博上的内容和吴医生的想法一样,他故意提到了《被谋杀的伯爵》一书,这是在故意诱导人们的思维。吴医生新注册了个微博账号,目的就是不想让人们知道这条微博是他发的,却不知道他所发的内容正好出卖了他。”

  萧月不以为然地说:“你不能只凭一句话就认定这条微博是吴医生发的。我也有这种想法,你为什么不怀疑是我发的这条微博?”

  “我当然不是只凭一句话就怀疑他的。”高峰说着将照片放大,指着照片说道,“你仔细看这张照片,除了死者外屋里没有任何人,这张照片是在警察到来之前拍摄的。”

  萧月之前一直没有留意照片,这时仔细看了看,照片拍的时候四周确实非常安静,只有最先到达现场的人才能拍出这样的效果。萧月抬头看着高峰说:“那又怎么样?别忘了当时除了吴医生外还有两名保安,难道照片就不能是保安拍的吗?”

  高峰知道萧月不到黄河心不死,于是说道:“你说的也有可能,不过我们讨论的并不是照片由谁拍的,而是这条微博是谁发的。照片加上微博的观点就指明了一个人,那就是吴医生,微博是他发的。”

  萧月盯着微博上的照片,现在她已经相信高峰的话了,这条微博是吴医生发的。

  高峰接着说道:“我们的吴医生有麻烦了,现在张成功一定正在为这条微博恼火呢。”

  萧月把笔记本夺过来将照片恢复原样,指着下面的评论说:“我让你看这条微博不是让你去找它是谁发的,而是想让你看看下面的评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月夜的死另有原因。”

  高峰抬头看着萧月说:“另有原因,你是想说谋杀吧?”

  萧月不否认这点,叫道:“没错,他是被谋杀的,大家都是这么看的!”

  高峰无奈地说:“那些人根本没去过现场,他们只是凭着一张照片和主观评论推测的,这并不能说明什么。而我去过现场了,月夜是自……”

  萧月打断高峰的话叫道:“那事情的真相呢?月夜让自己像伯爵那样死去是有原因的,他是想告诉大家自己像伯爵那样遭到了抛弃,他是被人逼死的。你为什么就不能找出是谁逼死他的?”

  “我知道……”高峰刚开口就又被萧月打断了话。

  萧月将一本书扔在了高峰身上,大声叫道:“这本就是月夜写的《被谋杀的伯爵》,你好好看看它里面的内容,看完之后再和我讨论这件事!”

  高峰看了一眼封面,图片设计得有几分像月夜死亡的照片,接着又抬头看了看萧月那快要发疯的脸,知道自己要是不答应她的话,往后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高峰无奈地说:“好吧。我先看看这本书,不过它不会改变我的看法。”

  萧月说道:“现在说这话有点早,等你看完再说吧!”说完哼了声,用沉重的鼻音来发泄自己的不满,随后抱着笔记本电脑转身离去。

  高峰冲萧月的背影叫道:“喂,我饿了,给我弄点吃的!”

  萧月头也不回地说:“什么时候你把书看完了再吃饭!”

  “你是在威胁我吗?”高峰问道,却没得到回应,低头晃了晃手中的书说,“这玩意要是能当饭吃就好了。”

  萧月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客厅里和网友们进行着讨论,无一例地大家都觉得月夜的死有蹊跷。随着讨论的深入,萧月越来越相信月夜的死是谋杀,过度地投入让她根本不知道高峰已经站在她背后有一段时间了。

  高峰看了一段聊天记录后忍不住说道:“别忘了我们是侦探,讲究的是推理和证据,而不是和那些从来没有去过现场的人进行毫无意义的猜想。”

  萧月吓了一跳,特种兵出身的她本能地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朝高峰脑袋上砸去。幸好关键时刻她及时控制住了自己,这才避免了高峰被砸得头破血流的场面出现。

  高峰也被萧月强烈的反应吓了一跳,心想下次还是不要在萧月背后突然讲话了,实在是太危险了。

  萧月白了高峰一眼说:“书看完了吗?”

  高峰将那本《被谋杀的伯爵》扔到桌面上说:“看完了,你该不会是想考考我吧?”

  萧月还真把高峰看成了说谎的小学生,拿起书翻了翻问道:“伯爵是被谁送到精神病院的?”

  “他妻子。”高峰对答如流。

  萧月接着问:“他妻子为什么要那么做,是因为伯爵真的患了精神病吗?”

  高峰拉萧月到对面的椅子坐下说:“不,伯爵根本没有患精神病,他只不过是被自己的妻子算计了而已。至于他妻子为什么要那么做,那是因为她爱上了一个小自己10岁的仆人。而她又不想放弃已有的荣华富贵,于是就和仆人设计陷害了伯爵,以此夺取伯爵的财产。”

  萧月从高峰的回答可以看出高峰确实读过了这本书,不过她还是不太相信高峰把整本书都读完了,于是问出了第三个问题。“既然伯爵没有患精神病,那他为什么没有逃走,而最后又选择了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高峰回道:“那是因为伯爵的妻子收买了精神病院里的所有人,致使伯爵没有办法逃离精神病院。伯爵自杀是因为他不想待在精神病院里继续受侮辱,而他又没有办法逃出去,不得已之下他只能选择结束生命来保存自己仅有的尊严。”

  萧月合上书兴奋地叫道:“你看,事情就是这样的。”

  高峰像是没听懂萧月的话,问道:“什么样的?”

  萧月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说:“月夜的妻子爱上了别人,而她又不想放弃月夜的财产,于是她就把月夜送进了精病院,并且收买了精神病院里的所有人。月夜没有办法逃出精神病院,可他又不想继续忍受侮辱,于是就像伯爵那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高峰摇头说道:“萧大小姐,拜托你不要把小说和现实生活搞混。小说是小说,生活是生活,有谁会把自己的生命当成小说来写?”

  萧月叫道:“月夜就会这么做!要知道月夜是个天才,把自己的生活写成了一部书,并用自己的死来提醒大家注意这一点。他是被谋杀的!”

  高峰镇定地说:“你的意思是说月夜知道自己的妻子要陷害自己,提前把它写成了小说。月夜的妻子像书里写的那样把月夜送进了精神病院,月夜在明知道结果的情况下还是进入了精神病院,最后还自杀了?”

  萧月纠正道:“是谋杀。”

  高峰无可奈何地说:“好吧,先叫‘谋杀’吧。”接着问道,“你真的认为这样讲能说得通?要么月夜是傻子,要么月夜的妻子是傻子,否则没人会那么做。”

  萧月无话可说了,如果月夜真的提前知道了这一切,那他应该事先做好准备才对,根本不可能像小说中的伯爵那样,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送到精神病院,更不会选择自杀。从另一方面来讲,月夜的妻子一定看过《被谋杀的伯爵》这本书。她又不是笨蛋,不会在月夜有警觉的情况下还按书上写的那样将月夜送进精神病院。这一切都说不通,萧月却不讲理地叫道:“不管怎么说月夜的死有蹊跷,他是被谋杀的!”

  高峰不想和萧月争论,说道:“书我已经看完了,可以给我弄些吃的吗?”

  “哼!”萧月再次用沉重的鼻音表达自己的不满,起身进入了厨房,片刻之后端着一碗面走了出来,放在高峰面前说,“吃吧。”

  高峰盯着碗叫道:“什么,你就让我吃方便面?”

  萧月白了高峰一眼说:“没错,你爱吃不吃!”

  高峰有些恼火,早知道是方便面的话他就不看那本书了,还不如自己动手弄点吃的。不过,高峰是真的饿了,也不和萧月争论那么多,低头几口就将碗里的面吃掉,就连碗里的汤也喝了个精光。

  “当、当当。”就在高峰放下碗的时候身后传来敲门声。

  高峰连看也没看一眼,向萧月说道:“开门。”

  萧月正在网上寻找新的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而且她还在生高峰的气,因此坐在那里没有动,冷淡地说:“我正忙着呢,你去开门吧。”

  高峰不慌不忙地说:“你不去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想见他们。”

  萧月听到这句话才将目光移到高峰身上,问道:“你知道敲门的人是谁?”

  高峰点头说:“我不但知道敲门的人是谁,而且还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当、当当。”敲门声还在继续,沉稳而有节奏,并没有因为开门的时间过长而有任何混乱。

  萧月瞟了一眼房门,好奇地问:“你说他们,意思是说外面的人不止一个,而是好几个?”

  高峰说:“准确地说是两个人,而且你我都认识。”

  萧月更加好奇了,追问道:“是谁?”

  高峰漫不经心地说:“张成功和胡兵。”

  “他们?”萧月有些意外,接着问,“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高峰看了萧月一眼说:“和你的目的一样,想让我继续调查这件案子,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想见他们的原因。不管故事的背后有什么原因,月夜的死都是自杀,再怎么查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萧月听到这里不再说什么,立即起身跑去开门。既然自己一个人无法说服高峰,那多两个人帮忙也是好事。萧月打开房门果然见到胡兵和张成功站在门外,不等两人开口就侧身让开说:“快点进来吧!”

  胡兵看着萧月那过于热情的态度,不解地问:“你知道我们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萧月见两人还站在那里就一手一个将两人拉了进来,嘴里叫道:“先进来再说吧!”

  进到屋里后,胡兵和张成功显得有些拘谨,尤其是张成功,他松了松衣领示意胡兵开口说话。胡兵先是看了一眼背对着他们坐在客厅里的高峰,接着扭头向关上房门的萧月说道:“我们这次是来找高大哥帮忙的。”

  萧月说:“我知道,你们来这里和月夜的案子有关,对吧?”

  胡兵惊讶地看着萧月,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月瞟了高峰一眼说:“准确地说是他知道。算了,别管我们是谁知道了,过来这边坐吧!”说着她把胡兵、张成功引到高峰面前坐下。

  高峰看都没看张成功和胡兵一眼,抓起桌上的报纸挡在面前说:“你们回去吧,我不会同意的。”

  这突然而来的话让三人俱是一愣,张成功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忍不住叫道:“喂,我们都还什么也没有说呢,你就拒绝我们。你知道我们要说什么吗?”

  高峰继续看着手中的报纸,对张成功的话充耳不闻。

  张成功见高峰不理自己,就扭头问萧月:“他真的知道我们要说些什么吗?”

  萧月说道:“他说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是想说服他继续调查月夜的案子。”说着以求证的眼神看着两人,问道,“对吗?”

  张成功和胡兵惊讶地看着高峰,真是神了,高峰竟然什么都知道。张成功此行的目的确是想请高峰出面帮忙继续调查月夜死亡的案子。不过自己还没开口就被拒绝了,这让他有些尴尬,一时间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萧月见张成功和胡兵不说话就接着说道:“你们来之前我也一直在试着说服他继续调查这件案子,不过你们也看到了,一点效果都没有,他始终认为月夜的死是自杀。”

  这时高峰突然放下了报纸,抬头向张成功说道:“怎么?张局长,难不成你们警方改变了看法,认为那个畅销书作家是被谋杀的?”

  张成功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警方根据现场留下的证据已经证实月夜的死是自杀,这点警方的态度从来没有改变过。无奈舆论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不久之前市长还亲自打电话向他下达了重新调查这起案子的命令。张成功向市长解释说已经得到了高峰的确认,月夜的死不可能是谋杀。可市长却说这件案子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必须给公众一个合理的交代,至少也得重查此案,这样也显得政府和警方很重视这事。张成功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到这里来的,为了缓和目前尴尬场面,他勉强笑了笑说:“高大神探,我实在是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敲门的是我们两个,又是怎么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的?”

  高峰解释道:“很简单。不久之前萧月让我看了网上的评论,这件案子的影响已经超出了你可控的范围。我想一定是市长要求你重新调查此案的吧?”

  张成功点了点头,再次向高峰投去佩服的眼光。

  高峰接着说:“夜深人静的时候你敲门那么急切,现在都已经中午了,敲门声反而变得平稳。我猜测来的还是你,而且你内心非常矛盾。你相信案子是自杀,可是迫于压力只能到这里来,想让我重新调查此案。”

  张成功连面子也不要了,借着这个机会说:“你也知道我是迫于压力而来的,还请你帮下忙,不然市长那边我无法交代。”

  高峰才不管下达命令的是谁,向张成功说道:“根本没必要再调查了,死者是自杀,这也是我拒绝你们的唯一理由。”

  张成功见求高峰不行就改变了战略,扭头向萧月问道:“我听说你们最近的生活有些拮据,已经开始控制开销了,对吧?”说着还故意看了看高峰面前那还留有方便面残渣的碗。

  萧月不知道张成功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高峰眉头一紧,盯着张成功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张成功使了个眼色,胡兵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小瓶酒放在了桌子上。

  高峰眉头皱得更紧了,问道:“这是干什么?”

  张成功呵呵笑道:“你一定已经很长时间没沾酒了,不想尝尝?”

  高峰盯着桌子上的酒舔了舔嘴唇,抵抗着这致命的诱惑,费了很大劲才将目光从酒瓶上移到张成功脸上,沉声说:“别浪费时间了,我是不会上当的。”

  张成功这时不理会高峰,扭头和萧月说道:“如果高峰接下这件案子,我给你们两倍的酬劳,怎么样?”

  萧月惊讶地叫道:“什么,两倍的酬劳,你是说真的?”

  高峰听后则气愤地叫道:“姓张的,你少玩这套,你以为我高峰是钱就可以收买的人吗?”

  张成功知道萧月掌管着高峰的财政大权,因此不理会高峰,向萧月问道:“你认为怎么样?”

  萧月扭头向高峰说道:“我们已经没有钱了。如果你不接这个案子的话,那以后都别想再喝酒了,恐怕连方便面也没得吃了!”

  高峰面对诱惑和威胁毫不妥协,起身叫道:“那我以后不喝酒就是了!”说完转身向卧室走去,同时叫道,“萧月,从今天起我一天只吃一顿饭。对了,每次吃一包泡面就行了!”

  萧月以前也用这个办法威胁过高峰,可从来没见过高峰像现在这么倔强,扭头向张成功说道:“看来这招不行,你说怎么办?”

  张成功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干坐在那里。

  萧月见张成功和胡兵没有走的意思就为两人泡了一壶茶,三人都是老熟人了,也用不着寒暄什么,可干坐在那里还是有些尴尬。萧月主动找话题说:“这茶是今年的新茶,你们尝尝怎么样。”

  张成功端起茶杯轻轻品了一口,一股清香透人心脾,让人感觉就像身处于大自然的怀抱之中,整个口腔中都充斥着茶叶那独有的淡淡清香。茶绝对是好茶,可张成功依然压制不住心中的火气,向萧月说道:“高峰也太难说话了,怎么说这也是一起命案,而且还是市长亲自下达的命令,谨慎一点儿有什么不好的?”

  萧月和张成功的关系有些特殊,她也非常了解张成功。以前张成功是有名的火爆脾气,提起他的名字罪犯就会打个寒战。自从坐上局长的位置,他的脾气已经有所收敛,可是刚刚高峰的态度又把这坏脾气给引发了出来。萧月又为张成功倒了杯茶,缓缓说道:“大家都不是第一天认识高峰,他是有名的倔脾气,如果他已经认定了一件事,那就很难改变他的观点,除非有特殊情况发生。”

  张成功看了萧月一眼,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火了,暗自调整心态,尽量平和地说:“这个我知道。这次我多少有些身不由己,面对社会各方面的压力我不得不重新调查这个案子,他就算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也应该出手帮我一把。”

  萧月见张成功的话语有些缓和就接着说道:“这要怨我。你们来之前我一直逼他重查这件案子,他可能是有点反感了,这才没有考虑那么多。”

  张成功对高峰的火气基本上已经消了。他一直有个疑问,趁着这个机会问道:“萧月,对这个案子你好像异常关心,这是为什么?”

  萧月没想到张成功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身子动了一下说:“其实说不上异常关心,只不过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另外,和高峰的观点不同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张成功却不相信萧月的话,追问道:“你一直坚持月夜是被谋杀的,是因为你掌握了什么证据吗?”

  萧月听出张成功想多了,认为自己故意隐藏了什么证据,立即说道:“不是。之前我已经说过了,我只是对月夜的死亡方式有所怀疑。他似乎是在暗示着我们什么,只是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意识到。”

  胡兵进到屋里后基本就没有说过话,尤其是在高峰进卧室后,无聊的他就拿出手机上网。这时他的手突然抖动了一下,抬头看着萧月和张成功,声音微微颤抖地说:“局长、萧月,你们最好看一下。”说着他就起身将手机凑到了张成功面前。

  萧月将目光投了过去,手机上出现的是一条微博,等她看清微博的内容之后,立即吃惊地看向博主的名字,想要确认这是不是有人在故意恶作剧。

  我是被谋杀的。

  微博的内容加上标点符号也只有短短的7个字,它是10分钟前发的。可是短短的10分钟内转发量就达到了惊人的上万次,另外还有好几千人评论。

  “天啊,天啊!这是起死回生了还是幽灵复仇?”

  “看来有人的死真是惊天大冤案,竟然又从坟墓里爬出来了。”

  “现在的科技真是发达,一个人死了也能发微博,只是不知道地狱里的信号好不好?”

  “查一下,是谁盗用了微博账号,这是对死者的亵渎。”

  “无聊的人,竟然开这种国际玩笑,快点儿滚!”

  “人已经死了,大家就不能让他安静一点儿走吗?”

  “警察是干什么吃的?快点儿查清楚月夜到底是怎么死的,再查一下是谁盗用了月夜的微博开这种玩笑!”

  ……

  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引来这么多关注,全都是因为博主的名字特殊——月夜。

  萧月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是月夜的微博账号,以前她就关注过,在张成功和胡兵来之前她还曾浏览过。之前萧月想从月夜的微博中寻找一点蛛丝马迹来支持自己的观点。如今这条微博无疑证实了萧月的观点,可它又是不成立的,一个死人是如何发微博的?

  张成功看到这条微博后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痛恨那个将月夜死亡信息发在微博上的家伙,而眼前这条简短的微博,无疑是在本就已经沸腾的油锅里又加了碗水,让事态变得更加难以控制。张成功忍不住问道:“这……真的是月夜的微博?”

  萧月和胡兵同时点了点头。

  张成功深吸一口气,问:“月夜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发微博?”

  胡兵眼珠子转了一下,说:“可能是有人盗用了月夜的微博账号,不管这个发微博的人是谁,现在的情况对我们非常不利。我们必须尽快给公众一个交代。”

  张成功有些头大,他知道这个“交代”很难交代。警方认定月夜是自杀,可是绝大多数公众却不这么认为,要是重新查一遍没有查出什么来,公众就会认为警察无能。可如果真的查出点什么来,公众也不见得说你好,至少证明了你之前确实渎职。

  萧月见张成功沉默不语,就从胡兵手中拿过手机,说:“我再去找高峰谈一谈。”

  张成功和胡兵一起看向萧月,希望她能说服高峰,不管怎么样警方必须有所行动才行。

  “当、当当。”

  躺在床上的高峰听到敲门声就叫道:“不要再浪费口水了,案子已经结束了。”

  萧月在门外叫道:“开门,是我。”

  高峰没有起来开门的意思,叫道:“萧月,你也别替他们说话了,今天我要在房间里继续睡觉,把前些天的睡眠全都补回来。”

  “咔”的一声轻响,萧月推开房门走进来说:“我必须和你谈谈。”

  高峰知道萧月又撬门进来了,在这位美女面前似乎没有什么门能挡得住她。高峰无奈地说:“你就不能尊重一下我的个人隐私?怎么说我也是一个男人,你一个女人就这么闯进来不怕外面那两个家伙说闲话?”

  萧月没工夫和高峰贫嘴,走过去坐在床头把手机伸到高峰面前,说:“你看下这个。”

  高峰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内容,起身问道:“这真的是月夜的微博?”

  萧月点了点头,面色沉重地说:“千真万确。我知道你可能会说这是有人盗用了月夜的账号,可是……”

  高峰不等月夜说完就跳下了床,跑到客厅向坐在那里的张成功和胡兵叫道:“我已经决定了,重新调查月夜的案子!”

  从后面追出来的萧月听到这句话愣在了那里,张成功和胡兵也是一脸的惊讶。

  张成功最先反应过来,问道:“你真的决定重新调查这个案件?”

  “是的。”高峰眨了眨眼,接着问道,“有什么不对吗?还是说你们警方改变了主意,不愿意让我参加了?”

  张成功急忙摇了摇头,将目光投到萧月身上,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说服他的?”

  萧月也是一脸的迷惘,盯着态度急剧转变的高峰说:“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他突然就从床上跳下来跑到这里说要重新调查。”

  胡兵对高峰的态度改变也是非常好奇,问道:“高大哥,你为什么突然改变了想法?”

  高峰向三人解释道:“因为那条微博。如果说之前月夜的死只不过是件普通的自杀案,那么刚才那条微博就为他的死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这件案子变得复杂起来!”

  萧月听到这里又看了眼手机中的微博,它就像是神奇的药水,突然间就改变了高峰的想法。

  高峰迫不及待地走到房门前,突然又停了下来,转身向张成功说道:“张局长,别忘了你之前的承诺,我要三倍的酬劳。”说完就走了出去。

  张成功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追上去叫道:“喂,我什么时候说过三倍的酬劳,我说的是两倍的酬劳!你给我等一下,我们先把酬劳的事说清楚,你这是在敲诈!”

  高峰的声音突然又从外面传了回来,说:“那就按你说的两倍好了!”

  张成功的脚步一顿,意识到自己又上当了,气愤地叫道:“高峰,你这只狡猾的狐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警手记之虚拟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警手记之虚拟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