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生活就是这么八卦
何乐逸2016-07-14 15:5810,598

  红嫣跟郑思安说了这件事情,他就一句话,“无聊。”在红嫣的再三恳求之下,他还是同意了,他本就不喜欢参加人多的饭局,但是拗不过红嫣的骚扰。于是,郑思安倒是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与其看着别人结婚,不如自己结婚,把那些嘲笑她的人吓倒。红嫣想想觉得也是,但是一年的期限还没到,她是绝对不能割地赔款,要坚守自己的革命底线。

  于是在婚礼那天,两人就一同过去,郑思安一脸没精神的样子,是昨晚看书看得很迟,一大早上又被红嫣拉了起来,不断地在那里打哈欠,红嫣笑着摸摸他的头,“委屈你了啊。”看他挺可怜的,于心不忍。

  他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随即询问她:“礼金有没有放好?”这次的礼金分配是他和她每人一半,合起来包成一个红包,红嫣经常忘东忘西的,平常在家,钥匙明明在手上,却在那里找个半天,所以再问一下,以防万一。红嫣摸了摸包包里面的红包,放心地说,“还在呢。”

  餐桌上,大多人都是她认识的,一个劲地询问,“她身边的男朋友是在哪里认识,叫什么名字?”红嫣懒得回答,直接将问题抛给他,“你们问他啊。”郑思安瞪了她一眼,红嫣见他这样,忍不住笑了笑。他的回答很简单,往往都是一个字以上,五个字以下。

  突然有一个人问到他的年龄,他顺口答出来,大家一愣,随即朝着红嫣说:“李经理好福气啊。”其中的讽刺意味甚是严重,红嫣的脸色一黯,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对女大男小的问题也挺敏感的,郑思安凉凉地扔出一句,“自己没魅力就不要看不起别人,有什么大不了的。”然后拉起在一旁尴尬的红嫣,跟结婚的新人说了一句,就开车离去。

  车上两人一句话都没说,郑思安就找些话题出来聊聊,红嫣都心不在焉地笑了笑,当她离去的时候,感觉背后的眼光就跟一道道火焰般,想要将她焚烧掉,她害怕这种感觉,全身泛起了鸡皮疙瘩,郑思安看她这样,话题一转,“你那些同事挺狠的啊,说话比你的尖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是仇家呢。”

  红嫣见他这么说,倒是回神了,“是也不是吧,每一个人都有嫉妒心,平时我又不爱说话,做事也冷冰冰的,他们就觉得很难相处,加上我又没有嫁人,有些人就自然而然地避开了,或者当作举例的对象,工作个3、4年,总免不了摩擦和碰撞,不能说,只能藏在心里,这样的状况也就不意外了,反正习惯了。工作嘛,就是赚钱,有些人职场人际关系可以混得很好,有些人就很难混,看开些就可以了。”红嫣似在掩盖什么情绪,一个劲地笑。

  郑思安蹙眉地看着她,其实她是那种外表看起来很坚强,内心却十分柔弱的人,他曾经以为她为人处事很老练,实际上则不是这样的,她十分地胆小,很多事情都看在眼里,却无法去改变。这女人果然有自我虐待的能力,唉……她能不能不要在意别人的想法呢,不是有一句很有名的话是这么说的,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看着她一脸心事地望着窗外,他默然了。

  红嫣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她老妈就是因为随着岁月的增长,不再有漂亮的样貌,父亲厌倦了,所以去找了一个20几岁的小姑娘,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变的,容颜、身材、金钱、婚姻,包括性格。她老妈还比父亲小5岁呢,都这样惨遭抛弃,她大他2岁,自然就比他先老,那将来呢,如何把握。

  郑思安也发现她这阵子的心情不大好,他猜想跟上次吃饭有关。在吃完晚饭之后,红嫣在厨房里刷着碗,郑思安蹑手蹑脚地走近她,红嫣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身后,一转身,看见郑思安加大版的脸,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当下尖叫起来,“啊……”郑思安马上捂住了她嘴巴,“你想逼着别人去报警啊。”说完之后,他放开了手。

  她拍着胸,喘着气,“你想吓死我啊。”竟然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她不叫才怪呢,郑思安缓缓地走进她,将她搂进怀里,她错愕地看着他动作,误以为他生了什么病,他笑她笨,她手上还有那个肥皂泡泡呢,他不在乎地将她横抱起来,轻轻地把她放到沙发上,啃咬着她的耳垂,红嫣嬉笑地将他拍开,“都什么时候了,还这样,我要去洗碗。”

  “你好久都没理我了。”红嫣听到这话,耳根子都红了,她知道他的暗喻是什么,她推了推他,先让她碗洗好再说,可是他不打算放过她,吸允着她的脖颈,在一番云雨缠绵之后,红嫣软软地躺在沙发上,什么力气都没有了,眼皮在打架,越来越想睡觉,在思绪一片混乱的时候,郑思安笑着抚摸她的身子,“你最近好像心情不大好?恩?”

  红嫣在迷迷糊糊中说:“有点吧”郑思安又再接再厉地询问,到底是因为什么不开心,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事情,红嫣将她心中的担忧告诉了他,之后她就睡着了。

  他亲了亲她的额头,拍了拍她的脸,“好好睡吧。”

  红嫣一睡就是两个小时,待她醒来之后,才想起来她的碗好像还没洗完,立即穿上衣服去厨房洗碗,当她到了厨房之后,发现里面干干净净的,碗都洗好了,应该郑思安洗的,等等,他去哪里了?当她打开房间门的,看见他躺在床上,心中在嘀咕着,自己跑到这里来睡,把她扔到沙发上。

  待她也躺上了床,郑思安就抱住了她的腰,“你睡觉前说了什么话,你还记得吗?”

  红嫣茫然地摇了摇头,她说什么了,好像好像……呃……记不大清楚了,感觉上是讲了一些话。郑思安亲昵地拍了拍她的脑袋,“那就不要想太多了,睡觉吧。”红嫣就郁闷了,她到底说了什么话,看着身旁的郑思安睡得很熟,唉……睡醒再想吧,她到底说了什么话。

  竖日,趁着一个天气晴朗的星期六,郑思安拉着红嫣去爬山,红嫣对于他这个提议,是百分之百地抗议,说什么她体力不行,心脏不好,万一把自己累着了,周一怎么上班啊,虽然理由诸多,但是郑思安还是不给她反抗的机会,硬是将她从家里拖出去。

  “郑思安,你慢点啊……我爬不动啊……”红嫣可怜兮兮地朝着郑思安叫着,她是真的不行了,一个好好的星期六应该待在家里看电视或者上网,为什么出来给太阳暴晒啊。她欲哭无泪。郑思安看了她一眼,特没良心地说:“快点,想回家的话就爬快点,不然你就一个人留在这里过夜吧。”

  呃,好过分。红嫣只能忍住痛一步一步地爬上去,郑思安眉梢带着笑意。终于在下午的时候,两人成功登上了山。红嫣流了一身汗的,不过微风柔柔地吹来,显得特别舒服,红嫣往下看,好恐怖啊,那些都是她走过的路,她兴奋地对郑思安说,“挺有成就感的,这么高我也爬上来了。”

  郑思安带她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他说他读高中的时候,经常都过来这边爬,红嫣一脸郁闷地看着他,难怪他一点都不觉得累,他笑了笑,矢口否认,他也累,因为那是高中的时候,都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其实我觉得人生就像是在登山,当你看到山顶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困难,因为距离这么大,让人望而却步,但是你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就会发觉,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登上山顶了。所以,并不要对任何东西觉得没信心,有些东西,看着很遥远,其实就是在点点滴滴中渡过的。”郑思安拿了一瓶水给她,红嫣接过水,喝了一口,才慢慢理解他话里的意思,难道那天晚上……她把心中的担忧说出来了?不由地看了身边的人一眼,吞了一口口水,也就是说,这么一大早他们起来,然后过来爬山是因为她的那番话。

  想着想着,一颗豆大的眼珠滑下了脸颊,红嫣连忙捂住脸,郑思安拿了一张纸给她,“怎么了?你哪里痛啊?我帮你揉揉。”他知道今天红嫣算是吃到苦头了,她是坐办公室的,一下子要做这个,是有些困难。

  红嫣摇摇头,哽咽地说:“我只是觉得你对我很好。”说完就扑向他的怀中。他笑着拍了拍她的背。

  红嫣从来没有对未来充满希望,因为她恐惧很多东西,甚至在爬山的时候,爬到一半,她就准备放弃了,要不是他的几句恶言恶语,她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她认为将来也很难把握,她怕自己做的不够好,或者做错了什么,一切就没了。而他就今天的事情告诉她,不要以为未来很遥远,或者遥不可及,其实未来就是在点点滴滴中幻化的。

  两人在山上待了一会儿,郑思安笑眯眯地看着红嫣,“那我们下山吧。”

  原本以为红嫣会唉声叹气,没想到她倒是很开心地说:“好啊,走吧走吧。”

  郑思安疑惑地看着她,“你不累了啊?”

  红嫣笑了笑,“古往今来都是下山容易、上山难,我都能上山了,为什么不能下山,你别看下山这么远,其实会比上山简单多了。”她在心里留了一句,我活了30年,我凭什么要恐惧未来的30年,人生之路看起来这么难走,不过只要有信心,就一定可以找到方法。

  郑思安满意地笑了笑。他没有看错人。

  慧慧也是耐不住闲的人,一有空就打电话给红嫣,问问她最近的消息,红嫣只能老老实实地将最近的情况跟她说,没办法,谁让慧慧的主意比她多呢!听完红嫣的话之后,慧慧就一句话,“看来那男的做好准备跟你过日子了,而你还没进入状况。”

  这话,听得红嫣一愣一愣的说,“我也有在过日子啊,而且是很认真的。”

  慧慧笑了笑,“他在付出的,你在犹豫,过日子这种事情,双方都要进入那种状况。”

  红嫣囧了,那她应该怎么做呢?她迷茫着。慧慧说,“他在关心你的一举一动,你也学会去关心他,不过不要让他发现,因为这事就跟天平一般,但是男女压根就平等不起来,你让他多付出点,若你不付出的话,他对这种生活迟早会厌烦的,你要偶尔关心一下他,让他心中也感动,不要做太多,做太多就廉价了,懂不?你想想物以稀为贵这词,概括得多好啊。”

  慧慧听那边没声音了,估计是红嫣还听得一知半解的,于是她说一个简单的事情,“红嫣,我问你吃苹果,哪一口最甜?”红嫣回答,“呃,最后一口?”

  慧慧告诉她,“是第一口最甜,后面吃得永远没有第一口这么甜。所以对待他也是这样的,不要给他吃多了,那会无味的,不吃会抗议的,少吃一点,才会意犹未尽。男女之间相处一门学问,好好学。”

  红嫣对她的说辞颇为惊讶,慧慧在大学毕业的时候,还跟她半斤八两呢,什么都不懂,结了两次婚就快成情感教授了。慧慧则跟她半开玩笑地说,“我的理论多到可以出一本书了,一本可以把她压死的书,生活本就是另外一个学校,至于修了多少,就要看个人的领悟。”

  两人聊了一会儿,后来慧慧提出大家见个面吧,反正现在红嫣也有伴了,就不会孤家寡人地在那里眼红,双方也可以互相认识一下。红嫣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准备同意,不过又想到慧慧的苹果论,于是说,等郑思安回家跟他商量一下,上次她自作主张接了婚宴的喜帖,都没问他愿意不愿意,现在是两个人了,有时候她的想法未必代表他的想法,送他一口苹果吃吃也不错。

  当郑思安倒完垃圾回来之后,就见红嫣不怀好意地笑着,他蹙眉地看着她,“你没吃错药吧。”红嫣拍了他一下,然后拉着他坐在沙发上,跟他说关于慧慧邀请的事情,郑思安听完挑眉地看着她,“你是在征求我的意见?”

  红嫣点点头,他摸了摸她的额头,“你没发烧吧,这事不是你一向自己都会决定的,向来不问我的意见。”红嫣知道他在说什么,他对上次的事情还是多多少少有点在意的。

  红嫣心中一直在想着苹果论三个字,“那个……我以前不是一直一个人生活啊,都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现在不同了,你在我身边,我总要为你想想啊,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决定的,我们要一起下决定啊。”

  她这话一说出口,就把一向精明的郑思安给震愣了,这女人,哪里学来的这一套,不过听得他心里挺舒服的。红嫣知道他开心了,于是马上就问他,“同意不同意?”果然他就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这天,红嫣和郑思安稍稍地来的早了点,两人先点了果汁喝。想起打电话给慧慧的场景,她硬要约到这家餐厅,因为这里是她外婆的侄子的女儿开的店,说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赚钱也给自家人赚,原来慧慧比她更加注重钱的用途。红嫣等了半天,闲着也是闲着,于是趁慧慧还没来,提前先跟郑思安说一下慧慧的故事,说完之后,郑思安好像在想什么,“我好像有个表姐也有同样的经历,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啊?”

  对哦,她还没跟他说慧慧的名字,正欲说出口的时候,慧慧和她老公就从门口走进来了,红嫣一乐,笑眯眯地指了指前面的人,“让她自己介绍吧,你看他们已经在那里了。”

  待慧慧和她老公走到他们跟前的时候,慧慧面露诧异地看着郑思安,“你怎么会在这里?” 郑思安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这也太有缘了吧。”

  红嫣一脸茫然地看着正在对话的两个人,郑思安拍了拍她的肩膀,指了指前面的慧慧,“她是我表姐。”红嫣错愕地看着他,什么她是他表姐,这也太……

  慧慧也反应回来,睁大眼睛诧异地说:“不会吧,你就是她男朋友?”

  郑思安点点头。一阵错愕之后,大家又冷静下来了,一时间,一个人都没说一句话,慧慧的老公先发声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光勇。大家认识一下。”

  陈光勇腼腆一笑,红嫣看了他一眼,果然是家居型男人,以前都没怎么正眼看过他,现在发现,这类型适合慧慧的。又看了自己家的,他跟自己适合不?就至今来说,一切都算顺利的。

  郑思安对着陈光勇笑了笑,一下子气氛也稍微缓和了一下,这时候,慧慧发话了,“你们两个男的聊聊,我们两个女的有私房话要聊。”

  慧慧将红嫣拉到了另外一桌,第一句话就是,“你竟然找了我的表弟!?”早知道在红嫣跟她说那个男人的事情的时候,就顺便问一下名字了,也不会有今天的惊吓。

  红嫣心中也很无奈啊,她怎么知道郑思安就是她表弟,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不过,慧慧对红嫣找了他表弟这件事情倒是赞成的,他表弟也差不多要到了成婚的年龄,他父母又在国外,管不着,两个老人家正着急呢,现在找了红嫣,应该可以放心。她就怕红嫣制不住她那个聪明的表弟,不过,根据红嫣在电话里说的,表弟对她也算是比较服从的,越看两人越合适。

  红嫣一边跟慧慧聊天,一边瞄着他们那一桌,他们两个看起来聊得很开心啊,不知道在聊什么,难以想象,两个差别这么大的男人,也会聊得这么投机,这就是所谓的男人的友谊?慧慧见她这般,笑她是个管夫婆,红嫣脸上泛着红,马上矢口否认,她只是好奇而已,没有别的想法。

  大伙儿聊了一阵之后,慧慧和陈光勇因为有事情,所以就先行离去。红嫣和郑思安也开车回家,路上,红嫣说,等下把车开回家,去公园散步。郑思安不解地看着她,她不是一向最讨厌运动的嘛,红嫣笑了笑,不做声。

  傍晚,微微的凉风吹来,显得心情特别舒畅,红嫣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很舒服。”郑思安也笑了笑,心中暗忖,今天她怎么会想到出来转转,平时都喜欢窝在家里看电视或者是电脑,就这个忙碌时代来说,大家都不大喜欢出来玩了。他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出来散散步了。

  忽然,红嫣勾起郑思安的手臂,郑思安一愣,随即欣然一笑。有些人,活了一辈子都不明白对方在想什么,有些人只需要一个动作,就知道对方的意思,他们刚好属于后者,不过令两人不明白的是,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培养出这样的默契。他们缓缓地在公园里漫步着。看着这一切,红嫣感慨地说,“我记得小时候在老家,经常看到一些白发苍苍的夫妻,一起在公园里聊聊天,就会觉得很感动,有再多的分歧也好,还是能够坚持到最后,人这一辈子需要的东西真的很少,一切皆为身外物,彼此的相互扶持,将会留下最美好的瞬间。”

  郑思安笑着拍了拍她的头,红嫣将他的手拿下去,没好气地说:“你最近很喜欢拍我的头,你要想想,我比你大,你要尊老爱幼。”

  郑思安的手搭上她的腰,“感觉拍你一辈子的头,也不错,至于什么尊老爱幼,你认为过了几十年谁还会关心这个吗,大家老了。”

  红嫣笑了,笑得很开心。这个男人一辈子都不会说出什么好听的话,不过刚刚说的话,是她听过最好听的话。她心中一动,将自己的手覆上他的手,走过的这些日子,让她对将来充满了希望,即使将来有什么变故,她依旧会记得今天,某一个人给她的感动。

  过了一会儿,郑思安说:“天黑了,我们回家吧。”

  两人离去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

  那天晚上,红嫣在博客上,写下这么一句话,如果某一天,你遇到一个让你感动的人,请记住,一定要善待你们之间的关系,无论是过客也好,归宿也好,这是一辈子的记忆。深藏。

  红嫣前阵子一直被员工议论,她工作的部门本来就是人多的地儿,比较杂乱,再加上是人力资源管理,很多别的部门的同事都知道了。弄得她心中烦乱,不过,日子还是要过的,总不能躲在家里吧。女大男小不是还流行过一阵子,凭什么别人就可以,她就不可以。关键是口舌问题,难道是她与同事相处关系的错误?

  有一次,她去倒茶的时候,听见两个下属就在那里窃窃私语,某A轻轻地说:“我跟你说,我们部门的李经理,她男朋友小她2岁呢。”

  “真的啊!”某B一脸笑嘻嘻地说:“李经理真厉害,不过她那个年龄,已经很难选择了,估计那个男的也是靠她的。”

  那两句“真的啊”“小2岁”听得她特别刺耳,小2岁又怎么样?在社会上小10岁的都有。本来她也是想能忍则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但是每次听到什么小道消息,心中就一片阴霾,她又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在回家之前,她特意去新华书店买了几本如何在职场混的书。郑思安烧好饭菜,准备叫她,发现她在沙发上正聚精会神地看书,郑思安缓缓走到她的身边,“你在看什么书?”

  红嫣头都没抬起来,仍旧是在那里研究,抛出一句,“你先吃,我再看会儿。”

  郑思安拿起散落在地上的一本书,职场法则?如何与同事相处?她怎么想起看这样的书?忽然又想起那日婚宴,她与同事的矛盾,心中便了有底。一把抢过红嫣正在看的书,她准备抢回,却对上了他似笑非笑的眼神,不禁恼怒,他慢慢地开口,“来吃饭吧,你这样看也领悟不进去,不如我们讨论讨论,三个臭皮匠,抵得了一个诸葛亮。”

  “哪有三个啊。”红嫣故作在寻找第三个人。郑思安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她,然后指了指书,伸出三个指头。红嫣噗哧一笑,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三个人啊,亏他想得出来。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聊职场问题,郑思安说,“像你当经理,不仅要有自己的威信,对待下属还要有亲和力。必须要让人有高高在上的感觉,可是又待别人很好。具体来说,应该是一种不可侵犯的位置,却又很受别人的爱戴。”

  “恩,你说的很对,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第一步该如何走?”她对待下属向来都是冷冰冰的,大家是公式化的问答,她一点都不了解他们。对了,“了解?。”

  郑思安笑着点点头,随即又说:“并不是说特意地去了解,是关注一下,有什么困难,能所能及的可以去帮助,也可以谈谈心。古往今来,一个成功的企业,赢取的是人心,你也可以做到的。这个社会是由人构成的,自然人是关键,把握这种关系,这才是王道。”

  “恩,我知道了。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升不上主管,我这么努力,可能是我的方法是错的,南辕北辙了,这样无论我有多勤奋地往目标走,都是不可能的,因为我走错路了。”

  “你做的是人力资源管理,那你应该知道人力资源以前叫什么吧?是人事部,两个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区别,最大的区别在于,一个是用制度去管理下属,另外一个则是用物质和精神上的奖励,红嫣,你总不能用着人力资源的名号,去做人事部的事情吧?那样太不值了。” 郑思安笑着夹了一个鱼头给她,并且告诉她,吃什么就补什么。红嫣瞪了他一眼,他的意思是她要补补脑?

  红嫣眯着眼问他:“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做过?”

  郑思安轻咳了一下,掩饰一脸的尴尬,轻喃:“是有一个朋友做过。”

  朋友?红嫣看了看他这样子,她才不相信呢,其中一定有问题,不过,她不会傻到马上就去问,有些事情明知道对方不想告诉你,就不要死乞白赖的去问,导致对方的心烦,不是有一本书上这么写,赶跑老公的十大原因之一,就是老婆的打破砂锅问到底。反正两人现在是在一起的,有的是时间,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红嫣笑眯眯地给他夹菜,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好像暑假要过完了,“再过半个多月,你悠哉的日子就没了。”他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寒假又会来临的。”

  示威,绝对的示威。她当初怎么没想到去当老师,多么幸福的日子啊。

  红嫣试着在部门里去亲和下属,刚刚开始,大家都以为她吃错药了,不断地避开她,害怕她给他们小鞋穿,不过,过了一段日子,大家又开始慢慢熟悉了,偶尔会有几个大胆的新人找她聊聊天,这就是改变吧。关于她女大男小的问题,大家很少谈论起来了,因为又有新的八卦出现。

  当她将这些事情告诉郑思安,他说,“敢于走出第一步都是很好的,你要真心,千万注意不要给人很假的感觉,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讲究的就是真诚,让别人觉得你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

  红嫣从来不知道郑思安其实对于这些东西非常的懂,他平时在家不是上网就是看电视,或者在书房看书,不喜欢出去,没想到肚子里面的墨水很多。晚上睡觉之前,如果还有空的话,红嫣就会缠着郑思安给她讲故事,令她受益最深的,应该是那个感恩的心的故事。

  某企业的里面一名员工因为不小心摔断了腿,无法工作。这个企业的老板不但没有让他走,反而帮他交了医院的费用,知道他家就是靠他的,现在他不能工作了,家人就没有收入的来源了,于是便提出,在他双腿好之前,会一直当他在工作一般给他钱,这些钱就算是公司送给他的奖金。企业的这一举动让这位员工甚是感动,于是便四处宣扬公司的好,还在博客里面写出整件事情。这个企业的知名度大大上升,员工也更加努力工作了。这就是感恩的心,在最困难的时候的滴水之恩,别人会一辈子报答你的,还会起连锁反应,感染其他人。

  学校开始上课了,郑思安也上班了,这让哀怨很久的红嫣稍稍平衡了一下心理,他终于不再悠闲了。同时也让她不禁感叹,时间竟然过得如此快,一下子3个月就过去了,算算明天就是8月15日,家人团圆的节日,老妈的电话催过来,说什么中秋节放假这么多天,好歹也回老家啊,红嫣说,“没时间。”总不能她一个人回老家,让他一个过吧,如果带他回家,就更不行了,她和郑思安两人的关系明着是男女朋友,暗着的是处于隐藏阶段,万一就怕露馅这么办,那接踵而来的将是一大堆的麻烦,真要带他回家,也是一年后的事情了。

  就在她琢磨着如何过中秋节,慧慧电话就打来了,“愿不愿意到我家来过中秋节,大家聚聚?”这时候,刚好郑思安也下班回家了,红嫣就去问他,郑思安沉思了一会儿,说了一句,“不好,我们自己过。”红嫣没有反驳她,对慧慧说了一声:“抱歉,有事不能来。”就挂掉了。

  郑思安惊讶地看着她的举动,搂着她的腰说,“你就不问为什么?”他还以为要跟红嫣解释很久呢,她才会取消要去的念头呢,没想到她问都没问。

  红嫣好笑地睨了他一眼,“你不是不同意,我自然要听话啊。”郑思安不禁挑了挑眉,不敢置信地说:“你会这么听话?”

  红嫣意味深长地说:“当然……不可能。”

  “那……”

  红嫣反抱住他的腰部,调皮地一笑,“因为我想跟你过啊。”她本来就不大喜欢热闹,只想跟郑思安两人好好过个节日,她知道郑思安亦有这种想法,所以压根就不准备答应慧慧,只不过是他刚好回家了,问问他的意见而已。郑思安激动地拥住她。

  她笑了笑,不要吝啬对另外一半说好话,男人都是要捧和赞的,三五不时的甜言蜜语,也是增进感情的办法,这方法还是从慧慧那里挖来的呢,慧慧说的比较深奥,我们要让食指关系变成大拇指关系,意思就是,不要经常对另外一半伸出你的食指,要多多使用大拇指。

  经过商量之后,红嫣和郑思安两人准备在家里自己做月饼,虽然红嫣的公司发来很多月饼,不过自己做,意义就自然不同了。郑思安这个人,爱好挺多的,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下厨房,红嫣就觉得奇怪了,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喜欢下厨房呢?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君子远庖厨。原来这兴趣跟他老爸有密切关系,他爸就喜欢下厨房,经过熏陶,他自小就对这个很感兴趣。红嫣笑他,“怎么不去当厨师。”没想到郑思安还一脸正经地说,“我也想啊,可是我妈不肯,说什么去学厨师,除非踩着她的尸体,没办法只能学法律。”看他说的挺哀怨的,红嫣还觉得多亏是他老妈当初的反对,现在他有一个这样的好职业。

  一大早红嫣就和郑思安就起来开始制作了,由于早一天郑思安已经把材料都买过来了,所以两人并不需要为了找材料而出去了。红嫣看着郑思安手法娴熟,不禁问:“你会做月饼啊?”

  郑思安听到这样的话,不禁失笑,“不会做月饼还拉着你做,我岂不是傻了。”

  “哦。”红嫣羞愧着呢,他这话还在暗喻她烧饭技术差,如果连他都不会做,那厨房就遭殃了,到时候月饼没吃成,还要毁了一个厨房。

  郑思安一边做月饼,一边说着以前跟父母做月饼的事情。他第一次做月饼是他父亲教他的,他父亲告诉他,“为自己家人在中秋节做月饼,是最快乐的事情。”那时候,他还不明白其中的意思,直到后来父母都出国定居了,他才开始怀念当初快乐的时光。

  红嫣听到这话很感动,证明他在心中有把她当成是家人。不过,令她感到好奇的是,他父母为什么会出国定居,留他一个人在国内?当她问他的时候,他冷淡地说:“没什么,也许是他们喜欢国外的生活吧。”

  她也不再追问下去了。有时候,对一件事情感到好奇,但是那件事情是另外一个人的阴影的话,不要为了那份好奇心而去伤害他,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因为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秘密。

  当郑思安将月饼放到烤箱里面,脸上浮现出喜悦的神情,“大约25分钟之后,就大功告成了。”

  郑思安拉着她去洗手,两人来到客厅,趴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刚刚红嫣什么都没有做,就是看着他在厨房里面做月饼。她觉得他挺辛苦的,于是,一双小手爬上他的肩膀,轻轻地按着。他诧异地看了红嫣一眼,红嫣笑了笑,“免费帮你按摩还不好啊,不收钱的。”

  “好。”郑思安的肩膀放松下来,两人难得沉浸在这种温馨的气氛中。过了一会儿,烤箱发出嘟的声音,郑思安说:“烤好了。”

  郑思安将一个个小月饼从烤箱里面拿出来,红嫣惊喜地看着它们,“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家里制作的呢,就跟店里的差不多。”伸手就要抓,郑思安大叫,“小心,还烫的。”

  倏地,红嫣就被月饼烫到了,大叫:“啊……”

  郑思安将月饼放到了桌子上,急忙问她:“怎么样,有没有被烫到?”红嫣笑了笑,“都是我太贪吃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下场,不痛的。”

  郑思安见她的脸色没有异常,才稍稍地放心,不禁说她,“都30几岁的人了,做事还跟小孩子一样。”

  而这句话听到她的耳朵里,觉得很甜蜜,他是在关心她。是啊,虽然他比她小2岁,不过生活上,或者是工作上,都是他比较成熟,很多人,年龄很大,但是仍是比较稚气的,所以说,年龄不代表什么,只是说一种对生活的阅历,例外太多,于是乎,年龄不是准则,只是参考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为命中与你相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为命中与你相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