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想杀了我?
疏雨梧桐2016-07-15 13:492,226

  温珊不禁一怔。

  她当然看到了,只是她一心只想着严司宇受伤,以为那是他的血,沾在了裴勋身上而已。

  “求求您了。”

  年迈的管家眼中终于露出一丝哀求的神色,再次鞠躬。

  “替我转告他。”温珊却毫不动容,笑容缓缓绽放,眼神清澈,美得像是一朵清晨里带刺的蔷薇:“多行不义必自毙,即便是他死了都是活该的。没有人去可怜他,更没有人在意!”

  “温小姐。”

  即便是恭敬有礼的管家眼中也不禁有了一丝恼意,“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应当是在A市孤儿院长大的。”

  温珊一声冷笑,“怎么?”

  “裴总原计划拨款给那个孤儿院。”老管家话语中颇有深意,“可是公司这几年用于慈善的支出过多,董事会未必会同意这件事情,到时候就要看裴总的态度了。”

  “你威胁我。”

  温珊微微眯了眯眼睛,不敢置信面前老人的所作所为:“我已经不在孤儿院了,拨款与否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温小姐可不是那么忘恩负义的人,不然也不会每个月都寄一半工资回去。”眼神犀利沧桑,像是要看进温珊的心里去:“我的要求并不高,只希望温小姐去看望一下裴总,顺便帮他包扎一下就再好不过。”

  温珊死死地站在地板上,明明铺着温热的地毯,却像是一股寒意流到了她的心里。

  “好,我同意,但你要确保拨款能够到孤儿院的账目里。”

  “这是当然,温小姐放心。”

  年迈的管家微笑,伸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她深吸口气,眼中泛起泪光,头也不回地朝着裴勋的房间里走去。

  她所在的孤儿院到底有多缺钱,她是知道的。

  那么多可怜的孩子们,他们本来应该享受和同龄孩子一样的教育,可是却只能吃最便宜的药,穿别人穿过的衣服,甚至连上学的权利都没有。

  因此,即便房间里关着一个最邪恶的恶魔,她也愿意和他做笔交易。

  “咚咚咚。”

  她微微有些紧张地在裴勋门前站定,修长纤细的腿微微颤抖,轻轻敲响房门。

  没人答应。

  她咬唇,掏出刚才老管家放在她手里的小银钥匙轻轻一拧。

  “谁?!”

  熟悉而又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响起,裴勋眼神凌厉霸道,看向小心翼翼走进来的温珊。

  温珊眼神自地上的血迹上一扫而过,面无表情地捡起散落地上的纱布来。

  “小温珊。”

  他黑眸晦暗,高大身躯在温珊面前站定:“你来做什么?”

  “这可得问你的好管家。”温珊心中又是恐惧又是厌恶,手中紧紧地绞着纱布,眼神冰冷:“再说了,孤儿院需要钱。”

  黑眸里瞬间燃起暴怒的火花,一串鲜血随着裴勋的动作而甩落。

  他俯身将温珊压在墙角里,一只手撑着墙面,而受伤的那只手却毫不犹疑地紧紧握住了温珊的脖子。

  “你以为你是谁?

  他的话语低沉又伤人,“小温珊,看清楚你的身份。只不过是严司宇身边的旧爱罢了,又有什么资格来安慰我?“

  温珊喉中“咯咯“地响,清澈大眼睛里不争气地流出眼泪。被裴勋握住的地方剧痛,她连一个字也说不出,只能用眼睛凶狠地看着眼前面貌扭曲的男人。

  “很想杀了我?“他语气很轻却一语中的,狭长的黑眸里是异样的光彩:“这么想的人很多,不差你这一个。”

  铁钳一般的大手缓缓放松。

  温珊颓然跪坐在地上,小脸通红不停地咳嗽。

  高大身影转过身,语气冷淡:“趁着我还不想杀你,劝你现在乖乖地回笼子里去。”

  温珊艰难地扶着墙走到房门口,头也不回地离开。

  疯子,魔鬼!

  而房间里的高大身影眼前视线蓦地一片模糊,他眉头紧皱,低咒一声:“该死的!”

  挺拔身影一晃,人事不知的倒在地上。

  而温珊刚刚走出门,却听见屋里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

  “真是…神经病。”

  她低声喃喃,透亮大眼睛里全是满满的憎恶,却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那么重的伤,厚实的欧式地毯上全是鲜血。真的,不要紧吗?

  明明已经厌恶到了极点,温珊还是不由自主地心一软,没来得及犹豫便朝着裴勋所在的房间里走去。

  耳朵贴在冰凉的门上半晌,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裴…裴勋?”她咽口口水有些干涩地小声唤道,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你不说话,我就进来了。”

  纤长手指无意识地搓着精致裙角,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房间里依然静悄悄的。

  她壮着胆子将半掩着的门推开。

  “啊!”

  紧闭双眼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不是刚刚对着她耍威风的裴勋又是谁?!温珊毫无防备地被地上的大男人吓了一跳,紧捂着小嘴惊叫出声。

  不会是死了吧……

  温珊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上前将时候放在男人挺拔的鼻前,直到确认他还有呼吸才松了口气。

  好像呼吸很烫呢,一定是发烧了。

  温珊第一次细细凝视面前的男人,这才发现其实他长得真的很帅。

  不同于一般男人的粗犷,他的面容精致得不食人间烟火,狭长眼眸紧紧闭着,鼻管又直又挺,薄唇微抿,剑眉却紧皱,像是在昏睡中也有着无数不开心的事情一般。

  “那么霸道的人,难道也有很多不开心?”

  温珊轻轻叹气,像是自言自语地问道。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人回答。

  医药包还静静地放在有些凌乱的桌子上,温珊小心拿起纱布,浸透了水放在裴勋额头上:“你等等,我去让管家拿药来。”

  “不要走……”

  处于昏迷当中的裴勋却突然开口,声音低沉沙哑,大手一把抓住温珊,俊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

  “不要,不要再离开我。”

  温珊怔住。

  “爸,妈……”房间里冷气极足,他额头上却渗出亮晶晶汗水来,“别离开我。”

  原来,他也是孤儿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婚成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婚成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