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裴元庆
东一方2016-11-08 16:512,618

  龟公看到麦仲才露出遗憾的神情,淡淡一笑。

  似麦仲才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

  被拦在望月楼外,他也不觉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龟公态度柔和,也不嘲讽麦仲才,不卑不亢的拱手道:“公子拿不出诗,就不能进入望月楼。怠慢之处,请公子见谅。”

  麦仲才不死心,沉声道:“本公子是麦铁杖之子,不能通融一二吗?”

  龟公闻言,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他是知道麦铁杖的。

  麦铁杖是武将,虽然是土匪出身,却深得皇帝的器重。

  在朝野中,权威赫赫。

  麦家的人,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麦仲才见龟公神色变化,眼中多了一抹希冀,郑重道:“本公子在路上遇到了事情,才耽搁了时间,否则不会迟到。让本公子进入,本公子欠你一个人情。”

  为了进入望月楼,麦仲才也是豁出去了。

  龟公不敢决定,拱手道:“麦公子稍等,容小人请示一番。”

  麦仲才挥手道:“去吧。”

  当即,龟公转身往望月楼内行去。

  麦仲才看到了希望,脸上挂着笑容,笑眯眯的说道:“虎哥,咱们有机会进入望月楼了。”

  此刻,麦仲才颇为激动。

  洪山虎点头,却不觉得有什么稀奇。

  望月楼的本质是一座青楼,因为有达官贵人趋之若鹜,才显得高雅一些。

  这样的地方,他没有太多的兴趣。

  麦仲才兴致高昂的看向麦青慧和洪萱,又嘱托了一番。

  此时,他稳稳能进入似的。

  不一会儿,龟公一阵小跑出来了。

  来到麦仲才的身前,龟公一副惋惜的神情,叹息道:“麦公子,实在是抱歉。因为礼部尚书杨玄感大人也在望月楼,除此外,还有诸多的朝臣官员在。如今宴会正进行,您不按照规矩办事,冒然让您进入,恐怕会惹得杨尚书不高兴。”

  麦仲才闻言,顿时蔫了。

  杨玄感是谁?

  此人是已故楚国公杨素之子,袭爵楚国公,担任礼部尚书。

  当年,杨广能登基继位,杨素功劳显赫。

  再者,朝中的官员和勋贵,大多都曾受到杨素的提拔和庇护。

  所以杨氏一门,颇为显赫。

  再者,杨广对杨玄感极为器重,使得杨玄感权势赫赫。

  当年的麦铁杖,也是杨素麾下的一员将领,因为杨素的提拔和举荐,才有今日的麦铁杖。

  就算麦铁杖见了杨玄感,也得恭恭敬敬的。

  何况是麦仲才一个小辈。

  “罢了,我们走吧。”

  麦仲才想到杨玄感在望月楼,失去了心思。

  “咦,这不是麦二郎吗?”

  忽然,洪亮的声音,自不远处的街道上传来。

  麦仲才循声看去,脸色阴沉。

  不远处,一个身着百花锦缎袍,腰缠玉带,足蹬长靴的青年走了过来。

  此人虎背熊腰,猿臂修长,极为壮硕。

  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青衣小厮。

  麦仲才冷冷盯着来人,说道:“裴大郎,你来做什么?”

  洪山虎不认识来人,道:“青慧,来人是谁?”

  麦青慧压低声音,解释道:“这人名叫裴行俨,字元庆,是银青光禄大夫裴仁基的长子。他和二哥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

  洪山虎听完,眼中瞳孔一缩。

  裴行俨,自元庆。

  眼前的这位,不就是裴元庆吗?

  这是一员虎将。

  洪山虎心中思虑,却并未插嘴,只是静静的看着。

  这时候,裴元庆来到麦仲才的身前,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麦仲才,笑吟吟的说道:“你麦二郎来望月楼做什么,我就来做什么。”

  “不过看你的样子,一副莽夫模样,是进不去了。”

  “也对,你的老子麦铁杖是土匪出身,你也是大字不识几个,怎么能吟诗作赋呢?”

  “哎,真是难为你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明明知道望月楼的规矩,迟到了却不准备一首诗,这是何苦呢?”

  裴元庆嘴巴刁钻。

  一句句话,都戳在麦仲才的心窝上。

  麦仲才说道:“我进不进去,不用你挂心。”

  裴元庆笑了笑,说道:“你麦二郎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关心。你放心,等我进入望月楼,欣赏完表演后,会抽空请你出来,一一为你讲述的。”

  麦仲才眼眸眯起,哼声道:“老子是不怎么读书,但你裴元庆又能好到哪里去?来,来,你不是要进入吗?把你买的诗拿出来。否则,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裴元庆笑道:“我既然来了,自然有准备。纵然是的买的,总比某些人干站着好。”

  两个人话语争锋,互不相让。

  裴元庆挥手道:“来人,把诗奉上。”

  只见裴元庆身边的随从取出一张纸,递到龟公的手中。

  龟公见状,也不多话。

  世家大族的贵公子如果因故迟到,会买诗进入望月楼。

  这是常有的事情。

  龟公拿着诗进入了望月楼中。

  裴元庆啧啧两声,叹息道:“麦二郎,说你蠢你还不信。既然迟到了,买一首诗便是。要进入望月楼,多简单的事儿啊。”

  “你……”

  麦仲才气得牙痒痒。

  他原本认为能准时抵达的,所以没有买诗。

  如今,却遇到了难题。

  裴元庆笑眯眯的,继续道:“其实你要进入望月楼也不难,你只要亲口承认,是我裴元庆的随从,就可以跟着我一起进入。”

  麦仲才怒道:“休想!”

  他就算不去望月楼,也不会做丢脸的事情。

  裴元庆嘿嘿一笑,道:“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

  不一会儿,龟公出来了。

  龟公神色不卑不亢,道:“裴公子的诗过关了,请!”

  裴元庆颔首,看向麦仲才,再一次道:“麦二郎,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愿意做本公子的随从,本公子就带着你进入。反正,望月楼没规定不准带人。”

  龟公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

  涉及到勋贵子弟的争斗,他不敢搀和进去的。

  麦仲才不屑道:“你休想。”

  裴元庆摇了摇头,惋惜道:“罢了,你不愿意就算了。”

  “我们走!”

  裴元庆带着两个随行的青衣小厮,往望月楼中走去。

  龟公一脸歉意,向麦仲才揖了一礼,转身跟着裴元庆一道往望月楼中走去。

  “等一等!”

  忽然,厚重的声音响起。

  裴元庆、龟公听到声音,都同时停下,然后转身回头。

  却是洪山虎站出来,他看向麦仲才,询问道:“麦子,真的想进望月楼?”

  “当然!”

  麦仲才重重的点头。

  洪山虎微笑道:“既如此,我们进望月楼。”

  麦仲才一愣,旋即他反应过来,说道:“虎哥,要进入就得作诗,你能行?”

  他是知道洪山虎底细的。

  洪山虎是行伍之人,怎么懂读书人的事情。

  洪山虎笑道:“交给我便是。”

  麦仲才听到后,莫名的一阵心安,他重重的点头。

  麦青慧道:“洪哥哥,我支持你。”

  刚才见到麦仲才被羞辱的模样,麦青慧的心头也有一股气。

  如今洪山虎站出来,她期待不已。

继续阅读:第18章 咏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