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咏菊
东一方2016-11-09 20:312,623

  龟公站在一旁,没有急着插嘴。

  来到望月楼的客人,一般都非富即贵。不论是什么样的人,他都得罪不起。

  麦仲才和裴元庆,都是权贵之子。

  龟公都得罪不起。

  故此,他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裴元庆盯着洪山虎,嘴角微微上扬,哈哈冷笑两声。

  笑声中,尽是嘲讽。

  旋即,他看向麦仲才,一字一顿的道:“麦二郎,这人应该是你的随从吧。你都大字不识一个,你的狗腿子识字吗?”

  说完,裴元庆又笑了起来。

  麦仲才怒气上涌,张嘴准备反驳,却被洪山虎伸手制止。

  麦仲才武艺出众,在战场上是一员悍将。

  但耍嘴皮子的事情,麦仲才差远了。

  裴元庆虽是武将之子,嘴巴却有些刁钻。

  洪山虎接过话,不急不躁的道:“裴大公子说我这个做狗腿的不识字,万一我识字呢?”

  裴元庆下颌微微抬起,一副趾高气昂的神情,理直气壮的道:“你一个狗奴才,识字又能怎么样?难不成你还会作诗。你麦家上下,所有的人加起来,也做不出一首诗来。”

  对于麦仲才的随从,裴元庆不放在眼中。

  如果对方真的能作诗,麦仲才不会被拦在望月楼外面。

  这就是裴元庆的底气。

  洪山虎淡淡道:“既是如此,我们来打个赌。”

  说到这里,洪山虎停顿了一下。

  他神情变化,一脸蔑视神情,激将道:“就是不知道,裴公子敢不敢和我打赌了。”

  裴元庆一听,嗤笑一声。

  他昂着头,说道:“你是什么身份,本公子是什么身份?你一个狗腿子,本公子和你打赌,岂不是自降身份。”

  作为裴家的大公子,裴元庆有足够的骄傲。

  他祖辈便是做官的。

  裴元庆的曾祖父裴伯凤,官至骠骑大将军、汾州刺史;他的祖父裴定高,官至冯翊郡守。到他的父亲,也深受杨广的器重。

  裴家是官宦世家,是有底蕴的。

  这也是裴元庆看不起麦仲才的原因,他认为麦家的出身不好。

  麦仲才见裴元庆嚣张,他握紧拳头准备说话。

  然而,又被洪山虎阻止了。

  洪山虎说道:“裴公子,以我的卑微身份,自然不能和你相提并论。但是,我能够全权代表麦子。我以麦仲才的名义和你打赌,你敢吗?”

  裴元庆闻言,眉头微微皱起。

  他看向洪山虎,眼中多了一抹疑惑。

  他认为洪山虎是麦仲才的随从,可是一听洪山虎的话,他有些怀疑。

  眼一个随从,敢这么说话吗?

  裴元庆看向麦仲才,试探着道:“麦二郎,你可想清楚了。”

  他询问了一句。

  麦仲才哼了声,理直气壮的道:“虎哥自然能代表我。裴大郎,一句话,敢不敢打赌。不敢打赌,你赶紧滚到望月楼里面,别在这里让我心烦。”

  洪山虎接过话,笑说道:“裴公子,该你做决定了。敢不敢打赌,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裴元庆审视着洪山虎,道:“你说,要怎么打赌?”

  洪山虎闻言,知道激将法成了,说道:“很简单的打赌,如果我做出一首诗。裴公子大喊三声‘我是猪’。如果我做不出诗,我和麦子大喊三声‘我是猪’。裴公子,你敢吗?”

  裴元庆的脸上,多了凝重神色。

  赌注并不大。

  然而,这却是丢面子的事情。

  龟公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看着。他惊讶于洪山虎的巧舌如簧,洪山虎三言两语,就把裴元庆逼到角落,令裴元庆进退两难。

  裴元庆答应了打赌,一旦输了,得丢面子。

  裴元庆不答应,更是怕了。

  总之,对裴元庆极为不利。

  洪山虎笑吟吟说道:“裴公子,敢不敢呢?唉,都说男人洒脱不羁,不能婆婆妈妈的。你是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怎么能说不行呢?作为男人,连这点胆量都没有,来望月楼作甚?”

  嘲讽的话语,自洪山虎口中说出来。

  虽说,眼前的人是裴仁基的大公子,是有名的裴元庆。

  可洪山虎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处境。

  他现在的一切,是麦铁杖给予的。

  抛开其他的不谈,光是麦铁杖的知遇之恩,以及麦铁杖照拂的恩情,洪山虎就不能坐视不理。再者,他和麦仲才是兄弟,不能不管。

  洪山虎的话,令裴元庆脸色铁青。

  裴元庆握紧拳头,他再也忍不住了,强势说道:“好,本公子答应你。但你拿出来的诗,必须得到望月楼的认可。”

  “爽快!”

  洪山虎大声应下。

  裴元庆阴沉着脸,道:“小子,你可不要抄诗啊。”

  见洪山虎笃定,他认为对方可能耍诈。

  故而,开口提醒。

  洪山虎轻笑,气定神闲的说道:“如果是裴公子负责鉴赏古诗,我抄不抄诗都一样,因为裴公子鉴别不出来。”

  “但这是望月楼。”

  “在望月楼坐着的,不仅有杨玄感大人,还有无数的大隋士子。”

  “能进入望月楼,都是有眼界的人。”

  “我如果抄诗,你是识别不了的,但望月楼的士子却能一眼看穿。”

  “所以,你的担心多余了。”

  洪山虎笑吟吟的说道:“莫非,裴大公子害怕了。”

  麦仲才不怕事儿,立即说道:“裴大郎,你是裴家的男人,你如果怕了,我麦仲才第一个瞧不起你。”

  两人一唱一和的,令裴元庆更是愤怒。

  裴元庆现在看出来了,洪山虎牙尖嘴利,颇为厉害。

  论耍嘴皮子,他赢不了对方。

  他能说得麦仲才哑口无言,而眼前的这小子,也能说得他呀口无言。

  裴元庆道:“废话少说,赋诗吧,把诗拿出来再说。”

  洪山虎道:“倒也是。”

  他看向龟公,吩咐道:“拿笔墨来!”

  “喏!”

  龟公一听,连忙进入望月楼中。

  片刻功夫,龟公带着两个侍从搬来一张小桌。

  小桌上,摆放着笔墨纸砚。

  龟公面带笑容,摆手道:“公子,请!”

  裴元庆拂袖道:“请吧。”

  洪山虎轻笑一声,说道:“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撩起衣袍坐下,提笔蘸墨,慢慢思考着。

  麦仲才看向洪萱,他压低了声音,询问道:“小萱,虎哥真的会作诗吗?”

  到了这时,麦仲才还是有些担忧。

  洪萱道:“我也不知道。”

  洪萱看不懂洪山虎了,她虽然一直跟着洪山虎,但最近洪山虎变化挺大的,一时间,她也看不懂洪山虎了。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洪山虎身上。

  洪山虎不受影响。

  忽然,他想到了要写的古诗。

  笔蘸饱满了墨,迅速下笔。

  前世,洪山虎虽然是打马球的,对国学却极为喜欢,一手毛笔字相当的漂亮。

  笔墨所至,苍劲有力的字跃然纸上。

  《咏菊》

  浅红淡白间深黄,簇簇新妆阵阵香。

  无限枝头好颜色,可怜开不为重阳。

  一首诗跃然笔下。

  这是一首咏物诗,专写菊花。

  如今正值九九重阳节,城内四处都是绚烂绽放的菊花。

  洪山虎写菊花,最是应景。

继续阅读:第19章 杨玄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