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满城尽带黄金甲
东一方2016-11-14 21:192,903

  洪山虎站在雅室内,也打量着长孙无忌。

  他穿越而来,熟知历史,知道长孙无忌日后是唐朝的开国功臣,更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首。

  不过如今的长孙无忌,还没成长起来。

  现在,还是一个富家子弟。

  洪山虎听到杨玄感的话,面带笑容,不卑不亢的道:“尚书大人,既是长孙公子邀战,在下自当应允。但在下请求暂离雅室,到楼下和长孙无忌正面对谈,以示对他的尊重。”

  “理当如此!”

  杨玄感颔首,对洪山虎的回答很满意。

  男儿大丈夫,遇到挑战,自当迎难而上,断没有退缩避让的道理。

  洪山虎行礼道:“在下告退。”

  出了雅室,洪山虎下楼来,站在长孙无忌的面前。

  长孙无忌道:“你就是洪山虎?”

  他的眼神中,带着些许惊讶。

  此前,长孙无忌没有见过洪山虎。

  在长孙无忌想来,洪山虎才学出众,应当是儒雅学士,风度翩翩。

  然而,眼前的洪山虎,没有读书人的儒雅气息,反而有着行伍之人的刚硬锋芒。

  这是写出《咏菊》的才子吗?

  长孙无忌的心中,突兀的,有了一丝怀疑。

  洪山虎轻笑,道:“在下洪山虎,见过长孙公子。”

  揖了一礼,洪山虎说道:“长孙公子向我邀战,但在我看来,这忒不公平了。如果长孙公子一句话,在下就得赋诗一首。那换做是李公子,王公子,在下是否还得再赋诗呢?”

  长孙无忌来打头阵,事情不会轻易过关。

  所以,洪山虎得设立条件。

  长孙无忌微笑着,不急不躁的道:“洪兄睿智,在下便和洪兄打个赌,洪兄意下如何?”

  “打赌?”

  洪山虎眉头一挑。

  今晚上他和打赌有缘吗?

  在望月楼外,他和裴元庆打赌。

  在望月楼中,又要和长孙无忌打赌。

  然而,当着望月楼中无数士子儒生的面,洪山虎不会怯弱,也不能露出丝毫的怯弱。

  且不说杨玄感看着,这也有无数的士子看着。

  如果洪山虎露怯了,他的名声就会彻底的烂大街,会被人当作反面典型。

  洪山虎道:“长孙公子打算怎么打赌?”

  长孙无忌一听,便知道洪山虎意动。

  长孙无忌激动起来,道:“赌约很简单,洪兄如果做出了一首令在场众人认可的诗,洪兄今晚上在望月楼的花费,都算在本公子的头上。”

  “纵然洪兄打算和望月楼的头牌共度春宵,本公子也认了。”

  “当然,如果洪兄做出来的诗,不能令在座众人满意,那么,洪兄得继续作诗,直到做出一首令在座众人满意的诗为止。”

  长孙无忌大袖一拂,说道:“请洪兄放心,有杨尚书坐镇,又有无数士子看着,不会有欺你的事情发生。”

  当着无数人的面,长孙无忌侃侃而谈,挥洒自如。

  世家气度,展露无遗。

  这一幕令望月楼中,无数的士子、歌姬心折。

  长孙无忌虽然是邀战,却气度俨然,也不是故意刁难洪山虎。

  这样的姿态,令人挑不出刺。

  杨玄感看在眼中,感慨道:“长孙将军之子,的确不凡。”

  众人闻言,纷纷开口附和。

  裴元庆坐在楼下,看着长孙无忌挑衅洪山虎,心中激动,脸上带着笑容。

  他输给了洪山虎,心中憋屈。

  如今长孙无忌挑战,洪山虎很可能要吃瘪了。

  麦仲才看着,心头担心。

  作为麦家的二公子,他知道长孙无忌的身份,更听说长孙无忌年少聪慧,是个饱读诗书的人,所以担心洪山虎。

  洪萱也很担心,但只能忍着。

  麦青慧却不同,她眼中尽是期待的神色。

  之前在天津桥,洪山虎下棋,轻松的赢了小贩的残棋。

  刚在望月楼外,洪山虎一首《咏菊》赢了裴元庆。

  如今,她也相信洪山虎。

  望月楼中,一双双探寻的目光,落在洪山虎身上。

  无数的士子,小声议论着。

  “一个人终其一生,如果能有一首流芳百世的古诗,就相当不错了。洪山虎已经做了一首诗,不可能再做出像样的诗。”

  “在下也赞同,这一局,洪山虎怕是要输了。”

  “洪山虎是谁啊?”

  “和长孙公子相比,洪山虎差远了。”

  “不管人洪山虎的诗如何,至少洪山虎得了杨尚书的青睐。想想咱们,连杨尚书的面都没见到,更是丢人。”

  “……”

  一个个议论着,声音此起彼伏。

  长孙无忌道:“洪兄,赌约已经提出,你敢吗?”

  洪山虎自信一笑,挥手道:“长孙公子提出赌约,在下如果拒绝,岂不是认输了吗?不战而降,不是在下的风格。这一赌约,在下答应了。”

  “好!”

  长孙无忌道:“来人,笔墨纸砚伺候。”

  当即,望月楼的侍从端着笔墨纸砚走来,小心翼翼的铺在案桌上。

  长孙无忌道:“洪兄,请!”

  洪山虎也不客气,撩起衣袍,直接坐下。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坐下后就提笔蘸墨,力透纸背的写下了三个字。

  《赋菊花》

  三个字彰显出来,长孙无忌眼睛一亮,高声朗诵。

  此刻,长孙无忌扮演唱诺的小厮。

  但这样的盛会,长孙无忌是自愿的。他想看看,洪山虎会写出什么样的诗。

  洪山虎的脑中,早已想好了些什么。

  他笔下不停,继续的往下写。

  “待到秋来九月八!”

  第一句,跃然浮现在纸上。

  洪山虎的颜体字没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但看着公正漂亮,足以赏心悦目。

  这手字,令长孙无忌也很是佩服。

  长孙无忌诵读出来,表情波澜不惊。

  而望月楼中的士子听到后,纷纷品鉴,许多人却是摇头。

  第一句太平凡了。

  朴实,简单,不出彩。

  这是第一句的印象。

  杨玄感听到长孙无忌诵读出来的第一句,眉头微皱,但眼中还有期待。

  毕竟才刚开始。

  洪山虎继续下笔,而长孙无忌继续道:“我花开后百花杀!”

  这一局,长孙无忌眼中一亮。

  而望月楼中,众人听到后,气氛骤然一转。

  “哗!!”

  望月楼中,响起一阵一阵的惊叹声。

  第一句平铺直叙,没有出彩的地方。但第二句响应了第一句,更透出磅礴杀气,有着无与伦比的气势。

  第一句和第二句的呼应反差,令无数人惊叹。

  一个个看向洪山虎,眼神惊讶。

  长孙无忌此刻,也是心中感慨。

  这首诗的头两句,便睥睨惊人,颇为不凡。

  杨玄感听到第二句,也是捋着胡须大笑了起来,赞叹道:“妙,妙哉!不愧是洪山虎,好一个我花开后百花杀,写得好,写得妙!”

  洪山虎继续笔走龙蛇。

  “冲天香阵透洛阳,满城尽带黄金甲!”

  第三句和第四句,一气呵成。

  长孙无忌诵读出来后,更是觉得头皮发麻。

  太好了!

  这一首诗太好了。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洛阳,满城尽带黄金甲!”

  一首《赋菊花》,气势雄浑,直冲霄汉,令人血脉沸腾。

  “好,好,好啊!”

  “好一个我花开后百花杀!”

  “好一个满城尽带黄金甲!”

  “菊花过后,不正是百花凋零吗?”

  “九九重阳,洛阳城内,不正是满城的菊花吗?”

  “这是写菊花的诗,却只字不提‘菊花’,可却又处处写菊。妙,妙哉!本官今日来望月楼游玩,真是来对了。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杨玄感站起身,他站在雅间中,看着洪山虎,眼中尽是赞赏。

  他的声音传遍了望月楼。

  所有人都听到杨玄感的夸赞,有嫉妒,有羡慕……

  这一刻,洪山虎是主角。

  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洪山虎身上。

继续阅读:第23章 倭人的挑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