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告御状
东一方2017-01-01 22:523,051

  九九重阳,出城游玩的人极多。

  洪山虎跟着麦铁杖一家子出城游玩,观赏菊花,登山阅览盛景。

  这一天,都在外面游玩。

  到了傍晚时分,洪山虎和麦仲才吃过晚饭,便向麦铁杖请辞。

  两人是羽林军的士兵,得返回羽林军。

  洪山虎离开,洪萱心中不舍。

  她也知道轻重,只得含泪送别。

  麦青慧没这么多愁善感,她含情脉脉看着洪山虎,只说了让洪山虎多回来探望洪萱。

  洪山虎和麦仲回到军营后,又恢复了平淡的生活。

  除了日常操练,便是击鞠训练。

  距离十月的击鞠比赛,所剩时间已经不多,洪山虎和麦仲才必须全力以赴。

  时间匆匆流逝。

  秋风起,天气渐渐多了寒意。

  九月初十二,这一日,杨广召见百官入朝议事。除此外,杨广还会亲自接见来自倭奴国的使臣小野妹子。

  天刚蒙蒙亮。

  皇城外,朝廷的官员都已经抵达。

  所有的官员按照各自的官职大小,分列站立。

  小野妹子作为倭奴国的使臣,也抵达了皇城外。只是他和官员不熟悉,也不能插队去找熟悉的人,故而孤零零的站在后面。

  官员中,有细微的议论声。

  一个个官员,议论着最新的事情。

  许多官员,都在讨论洪山虎写的两首诗,一个个都大为赞叹。

  因为有杨玄感的参与,百官更是吹捧。

  在议论中,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嘎吱!”

  忽然,城门打开了。

  “百官入朝!”

  随着略显尖厉的声音传出,列队的官员整肃神情,鱼贯而入。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不再说话。

  在百官入城时,小野妹子作为倭奴国的时辰,也跟着进入皇城内。然而,他却没有径直进入大殿,而是在宦官的带领下,站在殿外候着。

  百官进入宫殿,杨广抵达后,开始处理政事。

  各项需要处理的事情提出,由杨广裁决。

  杨广处理政务的速度很快,把各项事情安排下去,便说道:“召倭奴国使臣。”

  宦官闻言,高呼道:“宣倭奴国使臣进殿!”

  随着宦官高呼,命令传出。

  小野妹子昂首挺胸,迈着阔步进入大殿当中。

  今天的小野妹子,衣衫整齐,一袭盛装。他身上衣服的布料,都是上等丝绸缝制而成。进入大殿内,小野妹子撩起衣袍跪下,恭敬行礼道:“倭奴国使臣小野妹子,拜见皇帝陛下。”

  “平身!”

  杨广吩咐一声。

  小野妹子站了起来,恭敬而立。

  倭奴国偏居一隅,相比于强盛的大隋,是地下和天上的差距。

  然而,小野妹子却也自信。

  倭奴国是起步晚,只要给倭奴国足够的时间,一定能赶超大隋。

  这是小野妹子的野望。

  小野妹子从长袖中取出一封国书,捧在手中,朗声说道:“皇帝陛下,此乃吾皇呈递的国书,请陛下御览。”

  杨广吩咐道:“呈上来。”

  对于倭奴国曾经呈递的国书,杨广很是不忿。

  两年前,小野妹子第一次出使大隋。

  当时的小野妹子,代表倭奴国王递交的国书,开头便写道:“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无恙……”

  仅仅是开头的第一句话,杨广便大为震怒。

  奈何当时的杨广,忙着和高句丽打仗。

  倭奴国派遣使臣来觐见,是有恢复邦交的意图,也有利于杨广打压高句丽。

  故而,杨广压下了怒火。

  再加上小野妹子说倭奴国和隋朝文化不同,才会如此致书。

  杨广借坡下驴,便没有追究。

  如今,杨广有些好奇,倭奴国现在会怎么写国书。

  杨广从宦官的手中,接过了倭奴国王递交的国书。他目光一扫,脸色便冷了下来,抬头看了眼小野妹子,眉宇间多了一抹冷酷。

  “哼,好大的胆子。”

  杨广手一扔,把倭奴国的国书扔到地上。

  杨玄感作为礼部的尚书,他权势极大。

  倭奴国的使臣觐见,他是知道的,毕竟他负责礼部。

  杨玄感捡起国书,看了一眼后,神情也冷下来。

  盯着小野妹子,杨玄感呵斥道:“小野妹子,倭奴国一介小国,贵国君主竟然扬言‘东天皇敬白西皇帝’,和陛下平齐,真是尊卑不分,活腻了吗?”

  朝堂的官员听后,一个个怒发冲冠,纷纷抨击小野妹子。

  杨广心中愤怒不已。

  作为隋朝的皇帝,作为华夏正统,他是万国之中心。

  倭奴国一介小王,却和他平齐。

  而且,还说东天皇敬曰西皇帝,实在是找死。

  杨广杀气腾腾,质问道:“小野妹子,你作何解释?”

  小野妹子表情平静自如,没有一丝的慌乱。他面对着杨广,微微欠身,不急不躁的说道:“大隋有一句古话,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同样的道理,倭奴国虽小,但也是独立的一国。”

  “倭奴国位于海上,不是大隋的附属。”

  “吾皇以东天皇自称,敬称陛下为‘西皇帝’,何错之有?”

  小野妹子不卑不亢,继续道:“如今大隋正筹划着攻打高句丽,而吾皇得知了陛下的意图,也是竭尽所能,在倭奴国发动攻势,为陛下牵制高句丽。”

  “虽说皇帝陛下没有求助吾皇,但大隋和倭奴国互为邦交。”

  “既然是邦交,吾皇自当为大隋排忧解难。”

  “如此来说,倭奴国是大隋的盟友。”

  小野妹子侃侃而谈,环视众人,朗声道:“既然大隋和倭奴国是盟友,不是从属关系,吾皇的称呼有何不妥?”

  杨广嘴角抽搐,很是不高兴。

  小野妹子的态度,令杨广的内心很不满。

  区区一个倭奴国皇帝,想和他称兄道弟,还没有资格。

  奈何,杨广如今的确筹谋攻打高句丽。他屡次出兵,都没有拿下高句丽,心中早已经是有了执念,想要平定高句丽,拓展大隋疆土。

  因为天气渐冷,杨广才没有出兵。

  待来年,杨广还要再征伐高句丽,开疆辟土。

  杨广见小野妹子胡搅蛮缠,他不愿意和小野妹子多说话,拂袖说道:“小野妹子,还有何事?如果无事,便退下吧。”

  小野妹子微微欠身,正色道:“在下还有两件事。”

  杨广不耐烦的道:“哪两件事?”

  小野妹子说道:“第一件事,是吾皇国书中提及的,吾皇仰慕大隋佛法,派遣了几名学者来大隋学习佛法,望陛下准许。”

  “准了!”

  杨广直接应下。

  倭奴国求取佛法的意图,杨广能明白,是披着学习佛法的外衣来偷师。

  这样的事情,杨广不准备插手。

  大隋能让倭奴国的人来学习,也是大隋能耐的体现。

  小野妹子话锋一转,立即道:“陛下,在下的第二件事,是状告羽林军什长洪山虎。此人殴打倭奴国使团成员田中一郎,致使田中一郎重伤,请陛下给田中一郎做主。”

  朝堂上的官员中,杨玄感和麦铁杖清楚这件事。

  其余官员,都知道洪山虎的名字。

  此话一出,大殿中,便有了嗡嗡的议论声。

  杨广也知道洪山虎,他眼眸眯起,沉声道:“洪山虎为什么殴打田中一郎?”

  事实上,这种事不需要杨广处理。

  涉及到外交纠纷,自有朝廷中的官员处理。

  小野妹子打探清楚了洪山虎情况的,他得知当时杨玄感在望月楼,一旦让大隋官员针对洪山虎,担心杨玄感和麦铁杖插手。

  为了一鼓作气弄死洪山虎,最好的办法是告御状。

  只要杨广下令,杨玄感难以插手。

  一次性解决洪山虎,令洪山虎没有扭转局面的机会。

  小野妹子说道:“回禀陛下,田中一郎在望月楼吃酒看歌姬起舞,看得正起兴的时候,洪山虎突然出来作诗,打断了歌姬的表演。因为洪山虎……”

  小野妹子正说着,杨广忽然打断道:“且慢!”

  小野妹子道:“陛下!”

  杨广询问道:“洪山虎做了一首什么诗?”

  此刻,杨广很是好奇。

  杨广的御马患病后,是洪山虎亲自救治的。

  当时,杨广御了洪山虎一把他的佩剑。在杨广的印象中,洪山虎懂马术,也颇有见地,但也仅仅如此,就是军中有些志向的武夫罢了。

  没想到,洪山虎竟会作诗。

继续阅读:第28章 小野妹子邀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