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放饵
东一方2017-01-01 23:062,920

  洪山虎接过帖子,看了一眼后,神色有些诧异。

  麦仲才问道:“虎哥,什么事儿?”

  洪山虎轻笑着回答:“咱们刚从天津桥回来,现在,又有人约我晚上去望月楼赴会。”

  “谁请你?”

  麦仲才一听‘望月楼’三个字,顿时激动了起来。对他来说,去望月楼是最期待的事情。望月楼中的艺伎,不仅才艺出众,各个都是绝顶的漂亮,他能一睹芳容,就心满意足了。

  洪山虎回答道:“洛阳县令罗崧。”

  “罗崧?”

  麦仲才脸上的笑意敛去,眉头微微皱起。

  虽说麦仲才是个粗汉子,却不傻。洛阳是大隋的帝都,洛阳在天子脚下,而罗崧身为洛阳县的县令,官职不低。即使洪山虎在杨广的面前露脸,但偌大的大隋,在杨广面前露脸的人多了,并不能说明洪山虎就什么怎么样。

  洪山虎毫无背景,只是羽林军的一个小小什长。罗崧平白无故的请洪山虎去望月楼赴宴,恐怕是有事情。

  麦仲才想了想,询问道:“罗崧相邀,你怎么打算的?”

  洪山虎回答道:“不管罗崧有什么意图,都得去一趟。晚上你陪我一起去,行不行?到时候,你玩儿你的,我去见罗崧。”

  “没问题!”

  麦仲才嘿嘿一笑,直接应下。

  洪山虎请他一起前往,是把他当兄弟,不是外人。

  洪山虎脸上也多了一抹笑容,他之所以带上麦仲,是万一遇到事情,以麦仲才的身份,能支援他。如果没有发生事情,麦仲才去看看望月楼的歌姬,也是可以的。

  虽说有晚宴,但两人还是吃过晚饭,才往望月楼行去。

  马车中。

  洪山虎和麦仲才相对而坐。

  麦仲才目光落在了洪山虎的腰间,瞳孔一缩,沉声道:“虎哥,去一趟望月楼,你怎么把陛下御赐的天子剑带上了。望月楼人多,万一有个闪失就不好了。”

  洪山虎道:“我就是怕有问题,才带上天子剑的。”

  “真的遇到了什么事情,这柄剑能救命。”

  “罗崧毕竟是洛阳县令,派人递上帖子相邀,如果不去,说不过去。可是我和罗崧毫无瓜葛,对方平白无故的邀请,令人意外。”

  洪山虎极为警惕,说道:“在洛阳这个地方,多留一个心眼没错。

  麦仲才道:“也对,小心一点没错。”

  洪山虎又说道:“而且我总觉得,罗崧相邀,恐怕不是什么好事情。”

  麦仲才道:“不管他,走一步算一步。”

  “嗯!”

  洪山虎点头。

  他没有见过罗崧,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洪山虎凭借两首诗在望月楼出名,是望月楼的名人。他一进入望月楼,消息马上就传开了。许多的歌姬,都派人递上帖子,要请洪山虎一叙,洪山虎都委婉拒绝。

  和麦仲才分开,他径直往罗崧定下的雅室行去。

  进入雅室,洪山虎看到罗崧,神色不卑不亢,拱手行礼道:“洪山虎见过县尊”

  罗崧摆手道:“真是年少英雄,来,请坐。”

  洪山虎道:“多谢县尊。”

  他撩起衣袍,在罗崧的对面席地而坐。

  两人相对而坐,中间摆放着一张茶几,上面摆放着温热的酒水。洪山虎很随意的取下腰间佩剑,搁在一旁地上。洪山虎不卑不亢的询问道:“县尊请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这是洪山虎第一次见罗崧。

  眼前的老者,脸上带着笑容,却给人一众阴冷凶恶的感觉。

  罗崧说道:“老夫邀请山虎一叙,是听闻山虎在宫中大败倭奴人,扬我大隋风采。故而,请山虎来叙叙旧。”

  洪山虎不相信这理由,自谦道:“都是仰仗陛下天威,在下不敢当。”

  罗崧说着套话,洪山虎也以套话回答。

  两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你来我往的说着客套。

  好一会儿后,罗崧主动的拿起酒壶,给洪山虎的酒杯斟满了一杯酒,然后才给自己斟满酒,端起酒杯道:“年轻就是好,老夫敬你一杯,请!”

  罗崧先干为敬,先饮了一杯。

  洪山虎见罗崧先饮酒,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两人你来我往,颇为热络。

  只是洪山虎的心中,仍是疑惑。罗崧是洛阳县令,身份不敌,不可能平白无故的请他饮酒。这种事儿,骗三岁孩童可以,他却不相信罗崧欣赏他之类的说辞。

  酒过三巡后,罗崧搁下酒杯,开口道:“老夫听说,山虎在羽林军中,是羽林军击鞠队的一员,下个月,会参加和骁骑军击鞠队的对战,是吗?”

  “是!”

  洪山虎点头。

  他的心中警惕起来,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老狐狸露出狐狸尾巴了。

  罗崧有些醉意,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缓缓说道:“山虎啊,老夫这里有一条财路。只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参与?”

  “什么财路?”洪山虎小心翼翼的询问。

  罗崧眸子中精光一闪,压低了声音,说道:“以往羽林军和骁骑军的鞠较量,宫外都会有赌庄开盘对赌。这些赌庄的人,托老夫牵线搭桥,说只要你参与,他们给你数之不尽的钱财。”

  洪山虎心中冷笑。

  作为前世的马球高手,他清楚对赌的猫腻。

  许多开盘的庄家为了牟利,会让参赛的球员故意输球,以达到谋利的目的。罗崧找到他,估摸着,就是让他打假球。但这种事情,一旦暴露出去,洪山虎就彻底完了。

  洪山虎假装不清楚,询问道:“县尊,钱财先不说,我要做什么呢?”

  罗崧眉头一挑,听洪山虎的语气,似乎有些意动。

  财帛动人心啊!

  罗崧心中冷笑,他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直接拿出一口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尽是金子,金光闪闪,熠熠生辉。

  罗崧笑吟吟道:“这是他们的见面礼。只要击鞠对战的时候,你按照他们的吩咐,故意输球,或者维持平局等,后续必有大礼相送。”

  洪山虎闻言,沉默下来。

  在思考时,他的手却放在了剑鞘上,轻轻的摩挲着。

  他的动作,吸引了罗崧的目光。

  罗崧看过去,这时候,他才看清楚了洪山虎的剑。这柄剑的剑鞘,有一条金龙缠绕,而剑柄上,也有一条金色的小龙缠绕,卖相尊贵,可谓是奢侈。在这时代,龙是天子的象征,洪山虎的剑上有龙形,令罗崧有些诧异。

  罗崧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道:“山虎,你怎么考虑的呢?”

  洪山虎仍在沉思,并未回答。

  好半响后,洪山虎才回过神,沉声道:“县尊,我就是一个小兵,不懂这样的事情。”说着话,他看了眼盒子中的金子,咽了口唾沫,似乎是很纠结犹豫。然后,洪山虎继续道:“我得考虑一番,正巧,麦仲才在外面。容我和他商讨商讨,再答复你。”

  罗崧暗道不好,皱眉道:“山虎,多一个人,事情就不好办了。”

  洪山虎道:“只有我一个人,那就算了。”此刻,洪山虎心中冷笑。他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罗崧无缘无故的找他打假球,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儿。

  罗崧不愿意放弃,再一次劝说道:“山虎,老夫看好你,才找你谈。如果你找麦仲才,这桩买卖恐怕就不成了。”

  罗崧要对付的是洪山虎,一旦麦仲才搀和,事情就难以办成。

  洪山虎摇头道:“不行!”

  “唉……”

  罗崧道:“罢了,你找麦仲才商议商议吧。”

  说出这番话时,罗崧心中放弃了。

  麦仲才是将门弟子,是麦铁杖的儿子,他没有胆量对付麦仲才。再者,麦仲才是麦铁杖的儿子,也不简单,肯定不会同意。要对付洪山虎,只能再考虑其他的计划了。

  洪山虎点头,起身就往外走。

  他走出雅室时,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如果罗崧没有歹意,是一个实诚君子,应当不会碰他的那口剑。如果罗崧心怀歹意,天子剑就是洪山虎下的鱼饵。

  他出门看了看,发现周围有人盯着,并不放在心上,径直往麦仲才的雅座行去。

继续阅读:第37章 鱼上钩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