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师徒
东一方2017-02-01 21:592,924

  长孙晟知道麦铁杖狡诈,他不再给麦铁杖反驳的机会,直接道:“无忌,山虎下水救观音婢,以至于浑身都打湿了。你带他去换一套衣服,然后来大厅。”

  “喏!”

  长孙无忌应下,微笑着和洪山虎一道离开。

  旋即,长孙晟看向高氏,摆了摆手,就见高氏抱着观音婢下去了。

  唯有孙医师站在原地。

  孙医师的脑中,回放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幕。他仍觉得古怪,仍觉得不可思议,仍想不明白洪山虎怎么救活观音婢的。

  他的医术,并不差。

  他诊断的,不会出错。

  明明已经没有了脉象,怎么还能救回来?

  孙医师满脑子浆糊和疑惑。

  长孙晟看了孙医师一眼,没有呵斥,领着麦铁杖就离开了。一边走,长孙晟一边说道:“贤弟,观音婢突兀落水,洪山虎下水救人,你满意了吗?”

  麦铁杖道:“天意如此!”

  如果观音婢不落水,双方只是利益的交换。

  现在,却多了恩情。

  长孙晟感慨道:“或许真是天意。”

  两人聊着天,往大厅行去。

  洪山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不过是黑色的武士服。他换好衣服走出来,长孙无忌就走了过来,神色肃然,正色道:“洪兄,今日救下观音婢的恩情,无忌铭记在心。他日若有差遣,长孙无忌在所不辞。”

  洪山虎道:“客气了!”

  对于长孙无忌,洪山虎心中也是想结交的。

  这是一个有能力的人。

  他要立足大隋,以后甚至要争霸天下,就需要有长孙无忌这样的智者谋士来帮助。

  如今,算是铺垫。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往大厅走去。

  不一会儿,两人进入大厅。

  洪山虎和长孙无忌向长孙晟、麦铁杖见礼,然后恭恭敬敬的落座。

  长孙晟要设宴,自是不能怠慢,所以又派人把次子长孙恒安和嫡子长孙安业喊来作陪。一家人在表面上,倒也其乐融融,甚是和谐。

  众人先聊着,不觉时间流逝。

  很快,便开饭了。

  侍从鱼贯而入,端着上等的酒菜佳肴进入。

  长孙晟率先端起酒樽,遥敬洪山虎,感激道:“山虎,今日观音婢落水,蒙你下水相助,又施展妙术,观音婢才逃过一劫。这杯酒,老夫敬你。”

  “长孙将军谬赞了,末将愧不敢当。”

  洪山虎谦虚一番,然后饮酒。

  其余的人,纷纷向洪山虎敬酒道谢。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这时候,气氛正酣。

  麦铁杖主动的搁下酒樽,他微笑着,淡淡说道:“长孙兄,你看洪山虎如何?”

  长孙晟说道:“洪山虎年纪不大,却名传洛阳,不仅才华出众,更武艺高强,堪称是青年俊杰。不仅如此,他深得陛下器重,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麦铁杖微微颔首。

  长孙晟的话,他也是赞同的。

  麦铁杖继续道:“长孙兄慧眼如炬,看得真切。山虎的确是一个人才,可是,他虽有一些武艺,也粗通一点谋略,却是野路子出身,缺少名师教导。正如老夫一般,没有名师指点。长孙兄可愿意收下他,授他武艺韬略?”

  长孙晟一听,暗道麦铁杖会做事。

  别看麦铁杖是个大老粗,却粗中有细,是个极为细致的人。

  长孙晟收洪山虎为徒,是定下的事情。

  就算麦铁杖不提,长孙晟也会主动提,经由麦铁杖这么一说,便给了长孙晟一个台阶,给了长孙晟脸面。如此以来,便是麦铁杖为长孙晟举荐人才,而不是托关系了。消息传出去,对长孙晟好,对麦铁杖也好。

  洪山虎此刻,也明白了麦铁杖的意图。

  他的内心,很是感动。

  麦铁杖为他谋划至此,已经仁至义尽。

  长孙晟捋着颌下花白的胡须,脸上露出沉吟神色,却没有马上就答应。至少,他得端着架子,不能马上就答应,得考虑一番。

  长孙无忌此刻,也无比的欢喜。

  他和洪山虎本是朋友。

  如果洪山虎拜师,和他就如同兄弟一般,关系会更进一步。

  长孙恒安是庶子出身,身份不高,静静的看着不说话。

  然而,长孙安业却坐不住了。

  长孙安业的手搭在膝盖上,隐隐用力,面色也有些凝重,沉声说道:“爹爹,儿子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长孙晟开口道。

  长孙安业郑重道:“爹爹年迈,入冬后,身体更是虚弱,精气神大不如前。如此身体,恐怕不适合收弟子。毕竟,传授兵法谋略,很耗精神。如果父亲身体安康,儿子没有意见,但父亲的现状,不宜再劳累分神。”

  这番话,重点在于关心长孙晟的身体。

  看上去是为长孙晟着想。

  实际上,长孙安业是别有用心。

  洪山虎和长孙无忌的关系还算不错,如果洪山虎拜长孙晟为师,长孙安业若是对付长孙无忌,洪山虎很可能会插手。如果洪山虎是一个普通的军中将领,长孙安业不惧,甚至吩咐一声就能轻松的碾压洪山虎。

  偏偏,洪山虎极为厉害,更有皇帝的青睐,还有麦铁杖在背后撑腰。

  这样的人,长孙安业惹不起。即使长孙安业是世家出身,是名门之后,是长孙晟的儿子,但也不愿意和洪山虎为敌。

  长孙晟捋须道:“安业,老夫的箭术,你学了几成?”

  长孙安业道:“儿子愚钝,学了三成不到。”

  “唉!”

  长孙晟叹息一声。

  长孙安业一听,有些疑惑。

  爹爹问这做什么?

  他看向长孙晟,但长孙晟却是目光一转,看向了长孙恒安,问道:“恒安,你呢?”

  长孙恒安谨小慎微,他一听长孙晟发问,连忙站起身,微弓着背,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回禀爹爹,儿子学了两成不到。”

  长孙安业眸子皱起,他隐隐明白了。

  长孙晟再看向长孙无忌,再次问道:“无忌,你呢?”

  长孙无忌道:“爹爹,儿子一成不到。”

  对于武艺,长孙无忌会,却做不到精通。他更多的,是对于谋略韬略的钻研,学习的是长孙无忌的布局和韬略。

  长孙晟问了一圈,才看向了长孙安业。

  这一刻,长孙安业更是不安。

  长孙晟继续道:“安业啊,为父老了,可一身所学,却没能传授下去。老夫的箭术,百步穿杨,更是箭出连珠。可惜,你们无法领会要领。山虎年纪轻轻,武艺出众。稍作点拨,必然能领会关键,他是合适的人选。”

  长孙安业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他是要劝说长孙晟的,但这一刻,却没了劝说长孙晟的理由。因为长孙晟说得很清楚,是不忍心箭术埋没,而他们几兄弟,一个都没能传承长孙晟的箭术。

  长孙安业道:“儿子明白了。”

  长孙晟颔首一笑,沉声道:“山虎,你可愿意拜老夫为师?”

  “弟子愿意!”

  洪山虎站起身,恭敬的行礼。

  对于长孙晟的称呼,也有了变化。

  “好!”

  长孙晟说道:“你既要拜老夫为师,自当进行拜师典礼。老夫会择定良辰吉日,再邀请朋友见证,进行拜师仪式。”

  “谢老师。”

  洪山虎再一次道谢。

  长孙晟微微颔首,不再多言。

  事实上,拜师可以大肆的操办,也可以一切从简。但决定了选择洪山虎,自然全力以赴,把所有的资源都投入到洪山虎的身上。

  此刻,气氛更是热络。

  唯有长孙安业,有些强颜欢笑,看向洪山虎的眼神,有了忌惮和抵触。

  酒席结束,麦铁杖和洪山虎告辞离开。

  出了府,两人乘坐马车往回赶。

  洪山虎看向麦铁杖,郑重说道:“大将军之恩,山虎没齿难忘。”一个没出身没地位的人,想拜长孙晟为师,绝无可能。

  因为麦铁杖,才有这个机会。

  麦铁杖轻笑两声,很随意的说道:“谢老夫作甚?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是!”

  洪山虎郑重点头。

继续阅读:第90章 消息传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