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反扑
东一方2017-02-03 21:152,418

  洛阳城东,永业坊。<p>  这一条街道上,有一处极为宽阔的住宅。<p>  宅子大门的牌匾上,有着两个鎏金的‘长孙’大字,字体铁划银钩,锋芒尽显。<p>  这是长孙府。<p>  此长孙府,不是长孙晟的府邸。<p>  府邸的主人名叫长孙顺德,也出身长孙氏,是长孙晟的族弟。论及关系,长孙晟和长孙顺德都出自长孙家,一脉同源。<p>  两人的曾祖父名为长孙稚。<p>  说起长孙稚,不得不提长孙稚的出身。<p>  在长孙稚时代,长孙家已经是名门望族,官宦世家。长孙稚的曾祖父长孙道生,是南北朝时期北魏的将领,官至司空,封上党王。<p>  长孙稚的父亲长孙观,袭封上党王,官至征南大将军。<p>  到长孙稚上,他六岁继承爵位,依例降为上党公。<p>  长孙稚长大后,随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南征,因功授太常卿、右将军。到北魏孝武帝初年,长孙稚改任太傅,随后担任太师、录尚书事,封上党王。<p>  长孙稚的膝下,有诸多的儿子。<p>  其中,有名叫长孙裕和长孙澄的两人。<p>  长孙晟的祖父是长孙裕,曾任卫尉卿,封平原郡公。<p>  长孙顺德的祖父是长孙澄,官居北周刺史,封义文郡公。<p>  时至今日,长孙家已经枝繁叶茂。<p>  不过在当今的长孙氏诸多子弟中,以长孙晟的官职最显赫,最受杨广的器重。<p>  长孙顺德虽说是长孙家支脉的家主,在家族内有一定的话语权,但在朝中却籍籍无名,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右勋卫。在这勋贵无数的洛阳帝都内,长孙顺德很不起眼。<p>  书房中。<p>  长孙顺德正在看书。<p>  长孙顺德年近五十,但身体极好,面色红润,眼睛明亮,精神很好。<p>  相比于长孙晟,他身体好太多。<p>  长孙晟看了一会儿书,却叹息一声,搁下了手中的书籍。<p>  脸上,有一抹烦躁。<p>  长孙顺德的心中,思考着长孙晟收洪山虎为徒的事情。洪山虎深得皇帝的器重,又领着羽林军击鞠队大获全胜,名声正旺。<p>  长孙晟收洪山虎为徒,等于增加了长孙晟一脉的力量。<p>  尤其是,传闻洪山虎即将迎娶麦青慧,成为麦铁杖的女婿。到时候,长孙晟和麦铁杖之间,就有了关联。<p>  对长孙顺德这一脉来说,是极为不利的事情。<p>  长孙顺德不乐意见此发生,只是以长孙顺德的力量,他也难以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发生。心中嫉妒,但又无可奈何。<p>  脚步声,忽然从外面传来。<p>  府上的管家走进来,躬身行礼道:“家主,长孙安业求见。”<p>  “请!”<p>  长孙顺德的眼中,掠过一道精光。<p>  长孙安业是长孙晟的儿子,也是嫡子,将来要继承长孙晟的爵位,成为长孙晟一脉的家主。长孙顺德和长孙晟两支,关系普通,几乎没有往来。<p>  如今,长孙安业竟然主动来拜访,长孙顺德很是好奇,长孙安业来做什么。<p>  不多时,长孙安业来了。<p>  长孙安业一袭白袍,头戴纶巾,卓然而立,拱手行礼道:“侄儿见过叔父。”<p>  “坐!”<p>  长孙顺德摆手。<p>  “谢叔父。”<p>  长孙安业道谢,撩起衣袍坐下。<p>  长孙顺德语气平淡,说道:“贤侄登门拜访,有何要事?”<p>  长孙安业问道:“叔父可知,爹爹收洪山虎为徒之事?”<p>  长孙顺德道:“届时,老夫也将前往。”<p>  长孙安业喟然叹息,解释道:“爹爹爱才,又不忍一身的箭术埋没,便准备收洪山虎为徒,传授武艺和韬略。可爹爹的病情,愈发的严重,身体每况愈下。如果硬要收洪山虎为徒,劳心劳力下,恐怕会耗尽心力。侄儿这次来,是希望叔父出面,请爹爹放弃收洪山虎为徒。”<p>  长孙顺德一听,顿时笑了。<p>  有意思。<p>  长孙晟的决定,长孙安业竟然要否定,还要请他阻拦。<p>  尤其是,他正找不到机会搀和长孙晟一脉的事情,长孙安业就上门了。<p>  想睡觉,就有人递枕头。<p>  这是好事情。<p>  不过长孙安业提出的理由听起来,也站得住脚。<p>  长孙顺德是一家之主,不是庸人,他知道内中的原因绝不是这么简单,必定又是权力争斗。不过长孙顺德不会追根究底,没追问的打算。<p>  长孙顺德考虑的,只是他自身以及他这一脉的利益。<p>  他思考着,没有急着回答。<p>  长孙安业年轻气盛,却是有些急切了,忍不住追问道:“叔父意下如何?”<p>  长孙顺德道:“贤侄,事情难办啊。”<p>  长孙安业心浮气躁,没有谈判的心思,直接说道:“只要叔父阻拦了收徒一事,等爹爹病故,侄儿继承家业,侄儿这一脉,唯叔父马首是瞻。”<p>  “当真?”<p>  长孙顺德的呼吸,急促了起来。<p>  如果有长孙安业的支持,长孙顺德就能主持长孙家,让他这一脉成为长孙家之首。如今长孙家的各个支脉,除长孙晟之外,便是长孙顺德。<p>  长孙晟病故,长孙顺德能掌握家族的话语权。<p>  长孙安业道:“自然是真。”<p>  长孙顺德沉声道:“口说无凭。”<p>  长孙安业骤起眉头,道:“叔父不信任侄儿吗?”<p>  立字据,长孙安业不愿意。<p>  一旦立下了字据,他就受制于长孙顺德,容易被长孙顺德左右。<p>  长孙顺德大袖一拂,很随意的说道:“贤侄,不立下字据,老夫不会插手。空口无凭,万一你事后不承认,老夫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你不愿意,那就请回,老夫也懒得搀和。”<p>  长孙安业心中叹息。<p>  原本,他想忽悠长孙顺德,让长孙顺德出面阻拦。<p>  现在看来,不可能了。<p>  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行。<p>  长孙安业想到洪山虎和长孙无忌的关系,就坐不住了,咬牙说道:“好,我愿意。”<p>  长孙顺德抚掌笑道:“很好!”<p>  当即,长孙顺德把笔墨纸砚递给长孙安业,让长孙安业立下字据。等长孙安业写下了字据,长孙顺德收好后,他才缓缓说道:“贤侄,等你爹收徒那一日,老夫会前往阻拦。”<p>  “好!”<p>  长孙安业点头。<p>  长孙顺德笑吟吟道:“贤侄难得来一趟,老夫让人备酒,你我小酌一番。“<p>  长孙安业道:“侄儿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不能和叔父小酌了,等下一次吧。”<p>  “也好!”<p>  长孙顺德点头,没有挽留。<p>  他目送长孙安业离开,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更有耐人寻味的笑容。长孙安业请他出面阻拦,这是把刀递给了他。<p>  这一回,他要看长孙晟如何应对?

继续阅读:第92章 拜师的礼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