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从军行
东一方2017-02-09 11:072,394

  洪山虎从不是愿意忍气吞声的人,尤其是,长孙安业敌视长孙无忌,是长孙无忌的敌人。

  是以,洪山虎不会客气。

  洪山虎不卑不亢的道:“老师,弟子作诗的时候,有一个坏习惯,需要人铺纸磨墨。既然是长孙兄提议,弟子想请长孙兄磨墨铺纸,不知可否?”

  长孙晟闻言,瞬间明白了洪山虎的心思。

  看样子,洪山虎要反击了。

  长孙安业是他的儿子,洪山虎是他的弟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虽说长孙晟也不满长孙安业出来捣乱,但毕竟骨肉相连,他不会主动的打压长孙安业,最多两不相帮。

  毕竟,长孙安业和长孙顺德不同。

  长孙晟表情平静,问道:“安业,你意下如何?”

  “儿子愿意!”

  长孙安业想都不想,直接回答。

  只要能让洪山虎在众人面前出丑,一切都是值得的。

  洪山虎道:“辛苦长孙兄了。”

  “不辛苦!”

  长孙安业咬着牙,声音似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他起身离开了大厅,很快就拿了笔墨纸砚来,在洪山虎面前的案桌上铺开,又迅速的为洪山虎磨墨。

  洪山虎嘴角含笑,道:“长孙兄,辛苦了!”

  长孙安业道:“不辛苦!”

  不一会儿,墨磨好。

  长孙安业站起身,期待道:“洪将军,墨已经磨好,请提笔吧。”

  这一刻,长孙安业激动无比。

  只要洪山虎做不出诗,或者没能写出令人信服的诗句,他就会趁胜追击,给予洪山虎迎头痛击,让洪山虎丢脸。

  众人的目光,也都落在洪山虎的身上。

  洪山虎的诗才,人尽皆知。

  一个个都很期待。

  洪山虎瞅了长孙安业一眼,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不急不躁的提起笔。一落笔,字体浑圆饱满,力透纸背。

  《从军行》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诗磅礴大气,气势迫人。

  这首边塞诗,更是彰显了边塞将士的锐气。

  长孙安业出身名门,有一定的鉴赏能力。他站在洪山虎的身旁,读完了整首诗后,脸上的面颊微微抽搐,忽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怎么可能?

  洪山虎怎么能做出这样惊才绝艳的古诗?

  长孙安业握紧拳头,心中暗恨。

  洪山虎笑了笑,吹干墨迹,摆手道:“长孙兄,诗已经做出来了。现在,由长孙兄来诵读吧,好让众人品鉴。”

  “好!”

  长孙安业面色无奈,有气无力的回答,然后立即诵读。

  《从军行》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首诗在长孙安业的口中诵读出来,有气无力的。

  众人听了,却倍感震撼。

  杨玄感最是激动,他是朝中的官员,也是一个文人。骤然听到洪山虎的诗,激动无比,兴奋的道:“妙,妙,妙啊。山虎的这首诗写得太好了,好一句‘黄沙百战穿金甲’,好一句‘不破楼兰终不还’。男儿大丈夫,当有如此锐气。”

  杨玄感看向洪山虎,更是赞赏。

  长孙晟是边塞的将领。

  听到洪山虎的这首诗后,感触更是深刻。他常年在边关和突厥交战,一直和胡人厮杀,知道边塞的艰辛和不容易,也是忍不住感慨道:“山虎的这首诗,大气磅礴,壮阔豪迈,更道出了边塞儿郎的心声。”

  苏威夸赞道:“洪将军诗才无双啊。”

  宇文述笑了笑,说道:“长孙将军收洪山虎为徒,令人欣羡。”

  麦铁杖没有夸赞,却很是自得。

  因为,洪山虎是他发掘的。

  因为,洪山虎是他的女婿。

  他与有荣焉。

  一个个官员夸赞,全都极尽吹捧。

  恰是这些官员的吹捧和夸赞,让长孙安业非常难受,更是不高兴。他让洪山虎作诗,本意是要让洪山虎丢脸的。

  可现在,反而偷鸡不着蚀把米,让洪山虎再次扬名。

  长孙安业眼珠子一转,忽的计上心来。洪山虎能做一首好诗,还能做出第二首吗?吟诗作赋,最讲究灵思。

  一旦灵思枯竭,就再难赋诗。

  在长孙安业看来,洪山虎做了一首诗后,必然才思枯竭。

  长孙安业微笑道:“洪将军的诗才,在下敬佩万分。当初在望月楼,洪将军连续赋诗,每首诗都惊艳绝伦。今日酒宴正酣,洪将军再赋诗一首可好?”

  长孙晟见状,面色一冷。

  长孙安业做得过了。

  连续的刁难,让长孙晟都有些看不下去。

  长孙晟声音低沉,提醒道:“安业,吟诗作赋,讲究灵思,不是随意能想到的。山虎已经赋诗一首,已经竭尽所能,你不可再强求。”

  长孙安业不罢休,道:“爹爹,说不定洪将军能行呢?而且,洪将军也还没有拒绝。”

  长孙晟心中大怒。

  这个孽子。

  众人的目光,落在洪山虎身上。

  洪山虎会如何应对呢?

  洪山虎轻笑,不急不躁的说道:“老师,长孙兄提出了请求,弟子再作一首诗也无妨。只是弟子灵感不足,需要长孙兄帮助。”

  “尽管说!“

  长孙安业大喜道:“只要我能办到的,绝不推辞。”

  一听洪山虎灵感不足,他兴奋不已。

  洪山虎做不出诗,丢人的是洪山虎。

  洪山虎笑了笑,伸出左腿,很随意的说道:“我这左腿的脚底有些不舒服,分散了思维。长孙兄愿意帮我,便替我脱下靴子,为我挠两下,解我忧愁。没了分心的事情,我肯定能作诗。”

  刷!

  长孙安业的脸色,骤然大变。

  当着朝中官员的面,他替洪山虎拖靴子挠痒,这是何等的丢人?

  长孙晟也皱起眉头。

  只是他想到长孙安业挑衅在线,不由得叹息一声。

  都是长孙安业自己作死。

  而且,他也不能偏帮长孙安业,只能任由争斗继续。

  官员们看在眼中,都好整以暇的看戏。

  这些人都是官场上的老油子,非常的聪明。联想到长孙顺德出言阻拦,再想到长孙安业刁难洪山虎,心中早已经明白了。

  洪山虎反击,理所当然。

  洪山虎见长孙安业迟疑,继续说道:“长孙兄刚才说只要力所能及,就绝不推辞。现在,却又迟疑了。罢了,我也不能勉强长孙兄。只是灵感缺乏,难以再赋诗啊。”

  “好,我脱!”

  长孙安业咬咬牙,愤懑的回答。为了让洪山虎丢脸出丑,他豁出去了。

继续阅读:第101章 塞下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