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偷鸡不着蚀把米
东一方2016-12-22 20:593,084

  静!

  死一般的寂静。

  营地内外没有一个人说话,可恰是如此,反倒是形成了一股浩瀚的压力,逼迫着洪山虎。

  面对此情此景,洪山虎泰然自若。

  他面对所有的百姓,眼含微笑,朗声说道:“诸位乡亲,倭奴国使节小野妹子亲自负荆请罪,我非常的感动,也钦佩于他们道歉的诚意。但是今天,我不能接受他们的道歉。”

  “哗!!”

  百姓沸腾了,议论纷纷。

  无数的百姓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他们看向洪山虎的眼神,都有了一抹敌视。因为他们觉得洪山虎有些过了,更认为洪山虎得势不饶人。国人一向讲究以和为贵,也认为冤家宜解不宜结。

  如今小野妹子带着倭奴国的人来道歉,给足了洪山虎脸面,也表达了诚意。

  在这样的情况下,洪山虎拒绝了。

  这样的结果,让百姓认为洪山虎难为人,不是个有心胸的人。

  “洪山虎,你有些过分了啊!”

  “大隋是万国之中心,身为大隋的人,得有大国国人的气度。人家都跪在地上了,已经诚心诚意的道歉,你还拒绝,太小肚鸡肠了。”

  “洪将军,原谅他们吧。”

  ……

  百姓的说话声,不断响起。

  一个个百姓都在喊话,场面渐渐失控,变得哄闹起来。

  小野妹子见场面失去控制,他心中欢喜。抬起头看了洪山虎一眼,然后他撇头看了看一旁的松下雷藏和田中一郎,脸上掠过一抹得意的神情。他虽然跪下来向洪山虎投降,但现在尴尬的是人洪山虎。

  他倒要看看,被架在火上烤的洪山虎,要如何应对?

  麦铁杖、麦仲才等人站在营帐内,一个个也是神态紧张,流露出担忧神色。

  事情闹大了。

  洪山虎能稳住局面吗?

  百姓哄闹的同时,洪山虎仍是神态平静,没有半点的担忧。

  他一口气提上来,呵道:“安静!”

  洪亮的声音,响彻在营地外。场面虽然仍是哄闹,但许多百姓听到了,纷纷安静下来。也有百姓嘘声,示意周围的人都安静。

  好一会儿后,场面安静下来。

  百姓都不再说话。

  洪山虎面向营地外的所有百姓,双手合拢,向周围的百姓揖了一礼,然后才说道:“诸位乡亲的劝说,我已经听到,也清楚乡亲们是为了洪山虎着想。你们的好意,洪山虎心领了。”

  “可是,我也有我的考虑。”

  “请乡亲们听我说,如果我说完了理由,乡亲们还不赞同,再提意见可好?但是在我说话的时候,也请乡亲们尊重我,不至于场面失控。”

  洪山虎道:“行吗?”

  “行!”

  众人回答。

  洪山虎微微颔首,继续道:“我之所以拒绝倭奴国使团的道歉,有三点理由。”

  这个时候,百姓冷静下来。

  所有人,等洪山虎解释。

  小野妹子心头却咯噔一下,暗暗警惕起来,也打起精神听洪山虎说话。他要看看,洪山虎能说出什么样的话。

  洪山虎竖起右手食指,道:“第一,法不容情。”

  “倭奴国使团的小野妹子,身为使团的使节,公然贿赂洛阳县令罗崧,令罗崧在大殿上谋害我。幸得陛下英明神武,才让我没有被害死。”

  “假设罗崧和小野妹子得逞,我现在,早已经尸体冰冷,无法再站在诸位的面前。”

  “小野妹子谋害人,已经触犯国法。”

  “陛下按照大隋的律法,原本要斩杀小野妹子一行人。可是,念及他们是倭奴国的使节,网开一面,不追究他们谋害之事,只是以驱逐作为惩罚。”

  “陛下公正处置,是依法而行。”

  “如果小野妹子带着松下雷藏和田中一郎负荆请罪,道个歉事情就解决了,就不再受罚。以后再坏人杀人放火,可又不需要审判,这得多恐怖。”

  “大隋律法的作用,就是拿来约束人,要违法必究。”

  “只要犯了法,便法不容情。”

  洪山虎侃侃而谈,说道:“如果法理容情,人人都来求情,人人都来道歉,大隋岂不是乱了套?你们的安全,又如何保证。”

  洪山虎眸子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他的第一条,是一个铺垫,也把百姓绑在他的这边,因为这关系到百姓自身的安危。洪山虎见百姓沉思,知道暂时稳住了百姓。

  洪山虎收敛情绪,继续道:“第二,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大隋是天朝上国,是万国之中心。每年都有打量的外国使节来大隋洛阳,觐见陛下。这些蛮夷不懂大隋的法纪,时常做出违法乱纪之事。”

  “这是最令人头疼的。”

  “如今以小野妹子为首的倭奴国使团,犯了法,被陛下处置,便是前车之鉴,能用来警惕和震慑其余各国的使臣,令他们在洛阳不敢肆意妄为。”

  “这不仅是保护洛阳的稳定,也是保护乡亲们的安全。”

  “以小野妹子之事,警惕其他人。”

  洪山虎提出了第二个理由。

  这个理由一出,更是深化了第一条理由。

  百姓们都点头赞同,转变风向,开始支持洪山虎。原因很简单,洪山虎提及的事情和他们切身利益有关,关系到了他们的安危。如果小野妹子在洛阳开了先例,后面的外国使节来了洛阳,侵犯了百姓,岂不是道歉就结束了?

  百姓在无形中,被洪山虎改变了阵营,不再站在小野妹子一边。

  小野妹子跪在地上,心中暗恨。

  昨天晚上,他和洪山虎明明就说好了的。他来道歉,洪山虎要接受道歉,并宣布原谅他们。可是现在,洪山虎反悔了。

  洪山虎没心思搭理小野妹子,继续道:“第三,敲山震虎。”

  “倭奴国是一介番邦小国,倭奴国的使团在大隋犯罪,理当让倭奴国的王知道,令他们警惕,不能再派遣良莠不齐的人来大隋。”

  “陛下驱逐了倭奴国的使团成员,却也留下了倭奴国的士子,允许他们继续在大隋学习。这意味着,大隋和倭奴国的邦交还在。”

  “陛下驱逐小野妹子一行人,意在告诫倭奴国,敲山震虎。”

  “然而,陛下又没有驱逐倭奴国士子。”

  “这一做法,既告诫了倭奴国,也留下了缓和之地。等小野妹子等人回国后,倭奴国的往自然明白该怎么做了。”

  洪山虎说道:“陛下圣心决断,已经判定的事情,洪山虎不能再反对。”

  “虽然,小野妹子等人的做法,确是诚心诚意。”

  “但是洪山虎不能枉费了陛下的一番苦心,所以只能拒绝小野妹子。我也希望,这次的事情能让小野妹子惊醒。”

  “以后,切记不要再仗势欺人。”

  “尤其是大隋的任何一个百姓,都不容欺辱。”

  洪山虎侃侃而谈,说完了三个理由。他看向围观的百姓,又说道:“乡亲们,这就是我的三哥理由,也是我拒绝小野妹子的原因,请乡亲们见谅。”

  一番话诚诚恳恳,百姓全都是一副赞同的神情。

  “洪将军,我们误会你了。”

  “洪将军做得好!”

  “这一回,的确应该给倭奴国的人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这里是大隋,不是他们能随意耀武扬威的地方,不容他们放肆。”

  一个个百姓改变口风。

  百姓便是这样,只要你能舌灿生花,能劝服他们,就能掌控舆论的风向。

  小野妹子设下圈套,却被洪山虎逆转局面。

  小野妹子恨得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歇斯底里的咆哮道:“洪山虎,你言而无信。你明明答应了我,要原谅我们,要宣布原谅我们的。”

  “荒唐!”

  洪山虎拂袖,理直气壮的道:“本将怎么可能答应你们,如果我答应了要原谅你们,还需要你们来负荆请罪吗?完全没有必要。”

  “你,……”

  小野妹子跪在地上,手颤抖着,面色陡变。

  洪山虎得势不饶人,他居高临下俯瞰着小野妹子,强势说道:“你什么你,到现在,莫非你还不悔改,还要栽赃陷害。”

  “我恨啊!”

  小野妹子听完洪山虎的话,知道他栽了。

  这一回,被洪山虎算计了。

  小野妹子怒极攻心,喉头一甜,一口鲜血涌了上来。

  “噗……”

  殷红的鲜血喷洒,宛如血雨洒落。

  这一刻,小野妹子怒火中烧,更是后悔不迭。他丢尽了颜面,只为算计洪山虎,可机关算尽太聪明,不仅没能成功,反而被洪山虎倒打一耙。

继续阅读:第51章 伏杀之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