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杨广护短
东一方2017-01-01 23:212,799

  齐王府,宅子极大。

  府内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尽显奢华和大气,透着壮阔和宏伟。

  这一宅子,是杨暕精心打造的。

  就算是齐王府的看门侍从,都衣着华丽,透着三分高傲。毕竟杨暕炽手可热,深受杨广的器重和宠信,手中的权势很重。

  每天来齐王府拜见的官员,多不胜数。许多的官员递上了拜帖,但未必能见到杨暕。

  郑言和则不同。

  他是洛阳县令,上司是河南尹杨暕,时常得向杨暕汇报政务,是齐王府的常客。所以郑言和一抵达,向门口站岗的侍从道明来意,侍从不敢耽搁,连忙就去禀报。

  不一会儿,侍从回来,拱手道:“郑县令,殿下在大厅。”

  “多谢!”

  郑言和道谢,便进入府内。

  在大厅的正上方,端坐着一个浓眉大眼,器宇轩昂,身着锦衣华服的青年。此人便是杨暕,二十出头,和杨广有五分相似,是最受杨广宠信的皇子。

  郑言和进入大厅中,撩起衣袍下跪,恭敬的行礼道:“卑职郑言和,拜见齐王殿下。”

  在杨暕面前,郑言和小心翼翼。

  作为官场上的老油条,郑言和深知杨暕并非表面那么和气,是个性情乖张,强势霸道的人。在杨暕的面前,得事事小心,不能有丝毫逾越。

  “起来吧!”

  杨暕挥手,有些懒散的开口。

  在郑言和求见时,杨暕正在后院和女人们玩乐。听到侍从说郑言和求见,他本不打算见郑言和的,但得知涉及到洪山虎杀小野妹子,才上了心。

  否则,杨暕还在玩儿。

  杨暕掸了掸衣袍,问道:“洪山虎好好的,怎么突然杀了倭奴国的使臣?”

  郑言和恭敬的递上了记录详情的折子,然后简单的阐述了整个事情。

  杨暕暂时没看折子,听郑言和说完,心思转动,沉声道:“你的意思是,小野妹子谋杀洪山虎在先,然后洪山虎反击杀了小野妹子等人。可是,证人呢?”

  郑言和解释道:“根据洪山虎交代,倭奴国的士兵都被抓了起来。这些倭奴士兵,就是洪山虎的证人,能证明小野妹子行凶在先。”

  杨暕微微颔首。

  摸着颌下的胡茬,杨暕思考着,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郑言和道:“兹事体大,请殿下示下,该如何处理?”

  杨暕皱起了眉头。

  涉及到倭奴使节小野妹子被杀一事,即使是他,也不敢轻易的决定。因为小野妹子被杀的消息传开,传到了他父皇的耳中,如果他的处理意见和杨广的意见相左,那就不妙了。

  关键,还在于他父皇的态度。

  “来人!”

  杨暕吩咐一声。

  一名侍从快速的走了进来,恭敬行礼。

  杨暕面色肃然,吩咐道:“准备马车,本王马上就要入宫觐见父皇。”

  “喏!”

  侍从快速退下。

  杨暕这才拿起郑言和递上来的折子,快速的翻阅。他马上就要去宫内面圣,必须对整个事情有详细的了解,不能一问三不知。

  在杨暕查看时,郑言和恭敬的站着。

  不一会儿,侍从进来禀报说马车准备妥当。杨暕把折子放入衣袖,吩咐道:“郑县令,你在本王的府上候着,等本王从宫中归来。”

  “卑职遵命!”

  郑言和行礼,目送杨暕离开。

  杨暕带着一队护卫离开王府,乘坐马车往皇城行去。杨暕是杨广的次子,在长子杨昭死后,杨暕身份尊贵,隐隐要入主东宫成为太子。

  他入宫,无人敢阻拦。

  杨暕见到杨广,行礼道:“儿臣杨暕,拜见父皇。”

  杨广道:“起来吧!”

  顿了顿,杨广问道:“阿孩,你急匆匆的入宫,有什么要情?”

  阿孩,是杨暕的小名。

  杨暕面色平和,不急不躁的说道:“回禀父皇,儿臣刚接到洛阳县令禀报的消息,说洪山虎杀了倭奴国小野妹子等人。儿臣不敢耽搁,特来向父皇请示,该如何处置。”

  “什么?”

  杨广心头不信,神色震惊。

  对于洪山虎,杨广自问是了解的。当日在大殿上,杨广得知小野妹子勾结罗崧,干涉大隋的内政,他气得想杀了小野妹子。

  洪山虎为了大隋的颜面,劝说杨广放弃斩杀小野妹子。以他对洪山虎的了解,洪山虎不会杀小野妹子,现在杨暕却说洪山虎杀了小野妹子。

  杨广觉得荒谬,有些不相信。

  杨广转瞬就恢复了平静,问道:“怎么回事?”

  杨暕道:“回禀父皇,洪山虎杀小野妹子千真万确。并且,是洪山虎自己去洛阳县衙投案自首的,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当即,杨暕阐述了一遍。

  杨暕说完后,才递上郑言和的奏折,郑重道:“父皇,这是郑言和提供的奏折,细节都在其中,请父皇阅览。”

  杨广接过来,仔细的看了一遍。

  看完后,他脸色铁青。

  在这时候,杨暕在观察杨广,揣摩杨广的态度。

  杨广面色愤怒,气哼哼的说道:“倭奴小国,竟敢谋害大隋的官员,简直活腻了。道歉不成,就假借设宴的名义伏杀洪山虎,倭奴人狡诈可恨。这些倭奴人,真是该死。洪山虎杀得好,杀了才干净。”

  杨暕听完,已经明白了。

  听杨广的语气,根本就没处置洪山虎的打算。

  甚至,杨广支持洪山虎。

  杨暕揣摩清楚了,便说道:“父皇,倭奴国的使节的确欺人太甚。如果不是洪山虎被逼无奈,也不会杀人。而且也幸亏洪山虎警惕,戒备着小野妹子,带了士兵暗中接应,否则洪山虎武艺再高,也挡不住倭奴人的围攻。”

  杨广颔首道:“你认为该怎么处置?”

  杨暕领会了杨广的意图,想了想,说道:“洪山虎杀人,但其情可悯,也算是情有可原。儿臣认为,事情只需到洛阳县令这一级中止,不必上报大理寺。至于具体要怎么处置,儿臣愚鲁,请父皇圣裁。”

  杨广捋须一笑,满意杨暕的回答。

  事情一旦捅到了大理寺,就会变得很麻烦。

  洛阳县令处置挺好。

  杨广满意的说道:“洪山虎杀人,的确是情非得已,如果杀了洪山虎,委屈了他。但不惩罚,难以告诫他。传令洛阳县令,监禁洪山虎半月。至于倭奴国方面,如有反应,不必理会。区区倭奴小国,如果敢冒犯大隋,直接挥军灭之。”

  对倭奴国,杨广从没有好印象。

  尤其是倭奴王自称东天皇,称呼他西皇帝,杨广就很不爽。

  洪山虎杀人,他选择偏袒洪山虎。

  杨暕吹捧道:“父皇圣明。”

  话锋一转,杨暕说道:“监禁洪山虎,儿臣也赞同。只是儿臣听闻,洪山虎是羽林军击鞠队的主力,十月会参加击鞠比赛。往年羽林军和骁骑军击鞠较量,次次失败。今年多了洪山虎,据说有机会取胜。如果少了洪山虎,恐怕又是必败的局面。”

  杨广闻言,看了杨暕一眼。

  杨暕神色平静,没有丝毫的慌张。

  他之所以为洪山虎说话,一方面是杨广器重洪山虎,另一方面是想拉拢洪山虎。对于洪山虎的情况,杨暕有所了解,所以杨暕才选择帮助洪山虎。

  杨广考虑片刻,道:“监禁三天,再免除偏将军一职,暂代偏将军行事。”

  “父皇圣明!”

  杨暕又吹捧了一声。

  他没有逗留多久,简单和杨广说了几句,就告辞离开了。出了宫后,杨暕急匆匆的回到王府,在大厅中见到了等待多时的郑言和。

  杨暕说了杨广的处理结果,吩咐道:“本王和你走一趟县衙,亲自把结果告知洪山虎。”

  “殿下请!”

  郑言和是人精,已经猜出了杨暕的心思。

继续阅读:第57章 施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