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小胜一场
东一方2017-01-04 10:552,903

  刘安平眼神愤怒,大吼道:“洪山虎,这一回,我会狠狠的教训你,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哼,狂妄自大的蠢货。”

  “哦,你的一番话,用来形容你,真是很贴切。”洪山虎笑吟吟的道:“我很期待你挨打的样子,会让你知道天高地厚的。”

  刘安平哑然。

  耍嘴皮子,十个刘安平都不是洪山虎的对手。

  刘安平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他捋起袖子,就准备第一个登场。就在他往前走的时候,却忽然被付世林拉住。

  刘安平一头雾水,道:“什么意思?”

  付世林解释道:“老大,你是击鞠队的主心骨,得压阵,不用急着上场。这第一场,让严松岭打。松岭这厮,暴虐凶残,更擅长以命搏命的打法。洪山虎让他的人别打伤了我们,这是他自大,也是他自缚手脚。等洪山虎安排人和严松岭交手,必然会束手束脚。”

  付世林笑了笑,很自信的说道:“让严松岭打头阵,容易拿下第一个头彩。第一战,交给严松岭吧。”

  “没问题!”

  严松岭站出来,神情肃然。

  他的眼中,尽是自信。

  虽说严松岭一直都没有说话,存在感不强。然而,严松岭心中对洪山虎一行人,早就充斥着杀意。洪山虎约束裴元庆和麦仲才,让裴元庆和麦仲才留手,但严松岭可不打算留手。

  他一出手,非死即伤。

  反正这是双方公平的搦战,即使出现受伤,也在情理之中,是很正常的事情。

  刘安平轻轻一拍严松岭的肩膀,郑重道:“严松岭,第一战交给你,给老子拿个头彩。”

  “老大放心!”

  严松岭自信的走到台中央。

  刘安平、付世林等人,则纷纷退开,站到了边缘处。

  麦仲才嘿嘿道:“虎哥,第一战我来。”

  “不!”

  洪山虎摇头道:“我们的第一阵,交给元庆。我相信他的实力,他出手肯定手到擒来。”

  裴元庆闻言,神情激动。

  他向洪山虎重重的点头,脸上更是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他被洪山虎第一个派上场,心中暖洋洋的,有一种被信任的感觉。

  大步走到台中央,裴元庆和严松岭相对而立。

  洪山虎和麦仲才退到边缘。

  麦仲才道:“虎哥,第一阵怎么不让我上场呢?”

  洪山虎解释道:“我们和元庆是一个团队,不让你打头阵,是因为你我兄弟,我相信你能理解我,不会有怨言。”

  “可是,不让元庆打头阵,他也不会有什么想法,会服从我的安排,但他的内心,可能会认为我不够看重他。”

  “让他打头阵,有利于他融入我们击鞠队。”

  洪山虎道:“让他认可了击鞠队,他才能成为我们击鞠队的一员,而不仅仅是为了在陛下的面前露脸。这里面的差别,你明白吗?”

  麦仲才一听,心中释然了,笑说道:“你说得好有道理。”

  洪山虎哈哈笑了笑。

  两人的目光同时看向台中央。

  在台上的两个人,神情肃然,都没有急着动手,都在审视对方。

  望月楼内,有无数的宾客看过来。不仅是大堂中的宾客,许多二楼雅室内的宾客也都出来围观,一个个脸上尽是兴奋期待的神色。

  男儿热血!

  看到这样的争斗,会觉得非常的刺激。

  “裴元庆,打不打啊。”

  二楼的过道上,忽然响起洪亮的声音。

  “要打就赶紧的,别浪费时间。”

  “大伙儿都在看着,等着你一展风采,别耽搁时间。男人之间的较量,怎么能干瞪眼呢?难道你瞪我一眼,我瞪你一眼,能分出胜负吗?别磨磨蹭蹭的,一个字——干!”

  “杀了裴元庆!”

  “裴元庆,杀了你对面的人。”

  “杀,杀!”

  ……

  此起彼伏的呐喊声,不断的响起。

  越来越多的声音,汇聚起来。所有的声音中,都折射出酒客们内心的状态。他们心中的暴戾被引发出来,想看一场热血暴力的争斗。

  酒楼中虽然哄闹,对峙的两人却不受影响。

  裴元庆和严松岭都极为冷静,早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眼中和脑中都只剩下站在对面的人,再无他物,仿佛已经和周遭的一切隔绝。

  “杀!”

  忽然,严松岭低喝一声。

  他率先出手了,严松岭一脚踏在台上,凶猛扑出。这一脚下去,舞台都有些震动。而借助脚下反馈的力量,严松岭犹如下山的猛虎,凶猛无比,更透着无尽的暴戾和狠辣。

  严松岭的身形极快,很是灵活。

  他冲向裴元庆时,左手挡在胸前,护住胸前的空门,而右手则紧握成拳,一拳就狠狠的砸出,直奔裴元庆的胸膛而去。

  拳风凛冽,声势赫赫。

  “雕虫小技!”

  裴元庆说了声,神色不屑。

  在严松岭即将近身的瞬间,裴元庆不躲不避,左手抡起。他的拳头犹如铁锤般,在空中举起,然后砸下。拳头划过空中,留下一道影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锤在严松岭右手臂上。

  “啪!”

  拳头撞击,力量激荡。

  严松岭的一拳,本是要打向裴元庆的胸膛。可是在裴元庆的拳头撞在严松岭手背的瞬间,强横力量撞击下,严松岭的拳头径直下移。

  准头,瞬间失去。

  严松岭不躲不避,更是神色平静,临危不惧。

  拳头不变,继续往前。

  严松岭的拳头,竟是又朝着裴元庆的小腹砸去。

  下移的拳头,出现在裴元庆的小腹位置。严松岭力量强横,他曾一拳打在人的小腹上。一拳下去,就打死了人,可见其力道之强横。

  裴元庆一点都不焦急,在严松岭拳头朝他小腹打去的时候,他的脸上竟然掠过了一抹灿然的笑意。只见裴元庆猛的吸了一口气,小腹收缩。就这几寸的距离,严松岭拳头落空,势头失去。虽然最终打在裴元庆的小腹上,但力量倾泻,已经没有了杀伤力。

  在严松岭招式用老之计,裴元庆右拳抡起了。

  “不好!”

  严松岭大惊,他察觉到自己中计了。

  当即,严松岭准备撤退。可是他招式用老,而裴元庆又早已经等候着这一刻。只见裴元庆抡起的右拳犹如一柄大锤般,轰然砸下,打在了严松岭的左肩上。

  “啪!”

  沉闷的声音响起,回荡在台上。

  浩瀚的力量,顷刻间涌入严松岭的身体内。

  “啊!”

  严松岭面色狰狞痛苦,他惨叫了一声,他身体犹如喝醉酒的人一般,竟是摇摇欲坠。下一刻,严松岭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裴元庆没给严松岭机会,一步上前,把严松岭踹翻在地上,然后脚踩在严松岭的胸膛上,制住了严松岭。

  双方输赢,顿时分出。

  严松岭躺在地上,他奋力的挣扎,可越是挣扎,裴元庆脚上的力量越强,疼得他脸上尽是痛苦的神情。

  裴元庆昂着头,沉声说道:“严松岭,在本将的面前,不论你怎么挣扎都没用。如果刚才的一拳打在你的脑袋上,一拳下去,你可能就直接死了。”

  严松岭闻言,顿时哑然。

  以裴元庆的力量,如果一拳打在他的脑袋上,后果会很严重。

  至少,严松岭挡不住的。

  败了!

  严松岭的第一阵,眨眼就败了,几乎是没给裴元庆造成任何的威胁。

  裴元庆看向刘安平,说道:“刘安平,第一场较量,认输吗?”

  “认输!”

  刘安平嘴角抽搐,脸上有着不甘。

  然而,刘安平也看出来了,严松岭虽然厉害,虽然凶狠,但是在裴元庆的面前,全无还手之力。而且裴元庆的一招一式,更有着锤法的痕迹。

  如果裴元庆使用兵器,会更加恐怖。

  裴元庆松开严松岭,戏谑一笑,转身往洪山虎走去。

  严松岭跌跌撞撞的站起身,他忍着身上的痛楚,看着裴元庆潇洒离开的背影,心中怨恨。他咬牙大吼一声,竟是朝裴元庆又冲了过去。

继续阅读:第63章 麦仲才战杨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