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穷追猛打
东一方2017-01-09 15:492,752

  “你耍诈!”

  刘安平心中疑惑,他一直都压着洪山虎打,不承认自己失败,所以一开口,就质疑洪山虎。

  这句话,令洪山虎眉头扬起,很是惊讶。

  这是刘安平的智商吗?

  众目睽睽之下,洪山虎堂堂正正的取胜,刘安平却歪曲事实,说洪山虎耍诈,这令洪山虎都觉得刘安平智商不够用。

  刘安平哪来的勇气,说洪山虎耍诈。

  这话对洪山虎太有利了,等同于又送了一个把柄到洪山虎的手中。

  洪山虎和刘安平敌对,不会客气。

  洪山虎看向望月楼的众多酒客,大喊说道:“诸位,听到刘安平刚才的喊话了吗?他被我击败了,竟然不认账,说本将耍诈。在众目睽睽之下,本将赢得堂堂正正,怎么耍诈了呢。我的每一掌都结结实实打在刘安平的身上,他说耍诈,你们相信呢?”

  洪山虎人在望月楼,就得充分的利用望月楼的环境。

  这些酒客,都非富即贵。

  尤其是一个个正在兴头上,他们看到洪山虎三两招逆转局面取胜,看得酣畅淋漓,无比的兴奋,一听到洪山虎说刘安平耍赖,直接开骂。

  “刘安平,男人得有男人的担当。输了就得输了,一句话的事儿,你矢口否认,真丢人。”

  “明明已经输了,还在找理由推脱。如果骁骑军都是你这样的痞子,骁骑军早些解散得好,免得误国误民。”

  “挑战是你提出来的,败给洪山虎后,却又输不起,真是好笑。”

  “望月楼内,这么多的人看着,刘安平,你想耍赖是不可能的,我们也不是瞎子。如果你不履行约定,休想离开望月楼。”

  “认输吧,别浪费时间。”

  ……

  一声又一声的攻讦,不断的响起。

  所有的声音,连成一片。这些声音中,还有无数的谩骂。群情激奋,直接把刘安平和骁骑军骂成了狗,令骁骑军击鞠队的成员丧尽颜面。

  之前,严松岭偷袭裴元庆。

  现在,刘安平又抵死不认账,认为没有输。

  在这样的情况下,骁骑军许多人对骁骑军都产生了恶感。

  洪山虎听着望月楼内众人的呼唤声,脸上笑容灿烂,这是他借助的力量。虽说,望月楼的酒客是看热闹,不是真心帮他,但能借助这些人的力量,让刘安平有压力,那也是不错的。

  洪山虎道:“刘安平,你怎么说?”

  “你……”

  刘安平盯着洪山虎,怒目而视。

  这一刻,刘安平很为难。他思来想去,认为唯一的可能,是洪山虎扮猪吃虎,故意示弱,然后再反击。只是他刚才一时间没有想通,才说了一句洪山虎耍诈。

  可恰是这一句话,却是捅了马蜂窝,让他陷入尴尬的境地。

  让他认输,刘安平又有些不情愿。

  刘安平深吸口气,回头朝付世林看去。然而,付世林看到他的目光后,也是摇头一副无奈的神情。刘安平输得干干脆脆,没有半点反驳的机会,这已经是定局。

  咕咚!

  刘安平咽了一口唾沫,心中隐隐绝望了。

  尤其是他看到了付世林的神态和表情,知道再没有回旋的余地。只是刘安平的内心,还是不愿意认输,不愿意当众大喊‘我是猪’。

  沉默片刻,刘安平刻意的压低了声音,说道:“洪山虎,得饶人处且饶人。只要你把今天的事情揭过,我欠你一份人情,骁骑军击鞠队也记你的情。”

  “哈哈哈……”

  洪山虎一听,猛然大笑了起来。

  笑声中,尽是不屑。

  记情?

  羽林军的击鞠队,需要骁骑军的情吗?

  洪山虎再次抓到刘安平的把柄,大喊道:“诸位,刘安平说让我得饶人处且饶人,让我把刚刚的较量揭过去,就此打住。而且,刘安平还说了,愿意欠我一个人情。你们说,我该不该饶了他们。”

  此话一出,引燃了无数人的怒火。

  一个个望月楼的酒客,又开始毛头对准刘安平,不断的指责刘安平。

  “刘安平,你还要不要脸了?输了就输了,干干脆脆的履行约定。刚才你说洪将军耍诈,现在你又让洪山虎揭过,要不认账吗?”

  “洪将军,你如果饶了骁骑军的击鞠队,饶了刘安平,那会丢尽羽林军的脸面。你饶了他们,反而证明你们羽林军怕了骁骑军。”

  “不能饶恕!”

  “必须让刘安平履约,让他们大喊我是猪。”

  ……

  此起彼伏的声音,不断在望月楼内响起。

  众人的攻击,令刘安平丢尽了脸。尤其是刘安平的两次举动,都在耍心机耍无赖,让所有人都看不起。

  刘安平黑着脸,恨不得杀了洪山虎。

  他刻意的压低了声音,是想要和洪山虎化解干戈。没想到他刚一说出口,洪山虎当着望月楼酒客的面捅了出来,令他颜面丧尽。

  刘安平道:“洪山虎,你好狠!”

  洪山虎笑了笑,淡淡的道:“一般狠,比不了你们。刘安平,废话少说,既然输了,现在就该是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他看向周围的酒客,再一次大吼道:“诸位,请你们暂时不要说话。接下来,该骁骑军击鞠队履行诺言了。请诸位静听,骁骑军击鞠队的呐喊声。”

  众人神色戏谑,都闭口不言。

  一双双目光,落在刘安平等人的身上。

  洪山虎盯着刘安平,又继续说道:“刘安平,别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儿,别浪费你我的时间。今天过后,我们在赛场上再分个高下。”

  刘安平深吸口气,回到了骁骑军的击鞠队前。他看向众人,一副歉疚的神情,说道:“诸位,都是我的错,让你们跟着受连累。”

  付世林摇头,第一个说道:“老大,我们是骁骑军击鞠队的成员,我们是一体的,一荣俱荣,易损据其。”

  其余人,纷纷开口。

  洪山虎道:“刘安平,大家都等着的。”

  刘安平示意自己身边的人,众人的心中默念三声,然后大吼道:“我是猪!”

  “我是猪!”

  “我是猪!”

  洪亮的声音,在望月楼的大厅中回荡着。

  哄闹嘲笑声,此起彼伏。

  刘安平等人脸色铁青,眸子中更闪烁着怒火,一个个都杀意沸腾,恨不得杀了洪山虎等人。

  洪山虎啧啧道:“活了这么多年,我是第一次见到主动承认是自己猪的。骁骑军的击鞠队,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刘安平,你们辛苦了。罢了,本将仁慈一点,将望月楼的甲子号雅室让给你们,我们去另外的雅室。”

  刘安平此刻,脸上火辣辣的,心头烧得慌,脑中更是急着刚才的嘲笑声。

  他从未有这样的丢脸。

  丢尽了脸面,他哪里还有心思留下,只想躲避这一切。

  刘安平道:“我们走!”

  他转身离开后,其余的骁骑军击鞠队成员,忿忿的看了洪山虎一眼,也跟着刘安平快速的离开了望月楼。

  洪山虎朝周围抱拳行礼,道:“多谢诸位。”

  然后,洪山虎带着裴元庆、麦仲才等人上楼,往二楼的甲子号雅室内行去。

  进入雅室,众人议论开了。

  一个个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他们和骁骑军的击鞠队较量了无数次,每一次都输得惨不忍睹,都被骁骑军的击鞠队轻松横扫,更屡次被刘安平、付世林等人嘲讽。

  这一回,打了个翻身仗。

  众人落座,酒菜很快端上来,摆在了桌子上。

  麦仲才眼中笑意浓浓,他端起酒杯,提议道:“兄弟们,来,我们敬洪将军一杯。”

  众人闻言,齐齐举杯。

继续阅读:第68章 打了小的,老的来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