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逼退贺炳章
东一方2017-01-10 21:452,428

  “轰!!”

  刘安平身材魁梧,他鼓足力量,狠狠的撞在房门上。在刘安平的猛烈撞击下,刹那间,房门倒塌,刘安平顺势闯了进去。

  贺炳章背负着双手,紧跟着就进入了雅室。

  付世林、杨震等人,也跟着进入。

  洪山虎、麦仲才等人正在饮酒畅聊,气氛正酣。忽然间,看到房门倒塌,刘安平闯了进来,一个个停下手中的酒杯,朝刘安平看去。

  麦仲才见到了来人,面色微变,压低声音说道:“虎哥,来人是骁骑军的主帅,是左屯卫大将军贺炳章。没想到,他竟然来了。”

  洪山虎低声道:“我来应付。”

  如果是这时代的人,一听到左屯卫大将军贺炳章的名字,直接吓得胆战心惊。

  民对官,天然有一丝畏惧。

  然而洪山虎自后世而来,他接受的是现代教育,也时常在媒体上见到国家元首,观念中没有所谓的尊卑,即使贺炳章来了,也觉得稀松平常。

  洪山虎站起身,不卑不亢的道:“羽林军击鞠队,见过贺将军。”

  众人起身,向贺炳章见礼。

  贺炳章盯着洪山虎,他面沉如水,眼神锐利,沉声说道:“洪山虎,今日在望月楼,你欺辱我骁骑军,此事怎么说?”

  洪山虎笑了笑,回答道:“贺将军真会血口喷人,我何曾欺辱过骁骑军的人?贺将军身为左屯卫的大将军,是陛下的重臣,请三思而后言。”

  一句话,还击了回去。

  贺炳章说道:“你硬生生从刘安平手中夺走甲子号雅室,莫非你忘记了?”

  洪山虎正色道:“您这话,洪山虎更是不懂了。望月楼内,无数的人都亲眼所见,看到了骁骑军击鞠队和羽林军击鞠队的较量。三局两胜,获胜的人使用甲子号雅室。莫非刘安平没有告诉贺将军吗?贺将军如若不信,随便喊一个望月楼的酒客询问,就能得到答案。”

  贺炳章面色森冷了。

  洪山虎在他的面前,竟然泰然自若。

  有些胆魄!

  贺炳章身为左屯卫的大将军,身上自有威严,更带着杀意,令人畏惧。反倒是洪山虎面对着贺炳章,不卑不亢。

  甲子号雅室外,已经围上了一圈人。

  众目睽睽,都盯着的。

  贺炳章回头看了围观的人一眼,哼了声,继续道:“本将再问你,你最后逼迫骁骑军击鞠队的成员,让他们大喊我是猪,这又怎么解释?”

  “哈哈……”

  洪山虎冷笑两声。

  笑声中,有着不屑和嘲讽。

  贺炳章也不咋的,竟然再次把脸送上来挨打。

  洪山虎说道:“贺将军,刚才三战两胜利的事情,已经阐述清楚。可是最后大喊的事情,刘安平没有说吗?贺将军什么都不知道,质问我做什么,而且贺将军强行闯入甲子号雅室,实在是失礼。刘安平等人大喊‘我是猪’,是他挑战我失败的惩罚。”

  贺炳章道:“大庭广众之下,你如此羞辱人,不考虑后果吗?”

  “后果?”

  洪山虎神色不屑,问道:“什么后果?”

  贺炳章道:“骁骑军,不可辱!”

  洪山虎昂着头,掷地有声的回答道:“莫非羽林军就可以欺辱,可以随意挑战了。凭什么刘安平要挑战,我就得答应。再说了,我如果输给了刘安平,也得愿赌服输。贺将军来兴师问罪,以大欺小,令人不耻。”

  贺炳章一听,心中怒了。

  区区一个洪山虎,竟然反驳他,还敢嘲讽他。

  找死!

  贺炳章背着的手紧握成拳,大喝道:“你如此油嘴滑舌,本将倒要试一试你的成色。”

  “接招!”

  贺炳章一低吼,抡拳朝洪山虎打去。

  拳头破空,仿佛有雷霆炸响。

  声势浩荡,势不可挡。

  突然的攻击,令麦仲才、裴元庆等人都愕然。就算是刘安平、付世林等人,也都是一副惊讶的表情,谁都没有料到,贺炳章直接出手了。

  贺炳章的拳头极快,速度也极快。

  一转眼,就到了洪山虎的面前。

  洪山虎面色不变,他双脚叉开,稳稳的扎在地上。面对贺炳章的进攻,他没有后退,也没有躲避,只是挪动身体,让贺炳章的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

  “啪!”

  拳头撞击,发出闷响。

  洪山虎闷哼了声,一步也没有后退。他盯着贺炳章,沉声说道:“贺将军以大欺小,但我不能以下犯上。这一拳,我让贺将军。”

  他硬生生承受了一拳。

  这一拳,令洪山虎的气血都有些沸腾。

  贺炳章是沙场宿将,实力强大,远非刘安平能比拟的。洪山虎能硬生生的承受贺炳章一拳,而且不后退一步,已经非常的不简单。

  “你找死!”

  贺炳章大怒,被洪山虎激怒了。

  他再抡拳,又朝洪山虎打去。

  这一回,洪山虎仍然没有还手,淡淡说道:“如果明天我不能出现在击鞠场上,陛下必然会询问。到时候,贺将军丢脸事小,说不定会落个以阴谋手段取胜的名声,甚至会被陛下处置。”

  洪山虎道:“贺将军,三思啊!”

  这话一说出时,贺炳章的拳头到了洪山虎的跟前。贺炳章眉头一挑,临时收劲,拳头在洪山虎的面门处停下。

  他的眼中有一抹精光闪烁,洪山虎能借天子之力,着实不简单。

  贺炳章的第一拳,洪山虎不抵挡。贺炳章的拳头打在洪山虎的身上,落了个以大欺小的话柄。贺炳章的第二拳,洪山虎还是不抵挡。一旦贺炳章再打中洪山虎,更站不住脚了。

  洪山虎的理由,令贺炳章忌惮。

  贺炳章冷冷道:“好一个洪山虎,你这张嘴有些本事。但出头的椽子先烂,你令骁骑军蒙羞,今日的事情,本将记下了。在明天的击鞠比赛上,本将会让你们输得一败涂地。”

  洪山虎道:“这句话,我原话奉还。”

  “走!”

  贺炳章大袖一拂,转身离开。

  刘安平、付世林等人惊讶,没想到转眼成了的结果。洪山虎让贺炳章退了,在贺炳章退去后,麦仲才、裴元庆等人都松了口气。

  麦仲才看向洪山虎,关切道:“虎哥,你怎么样?”

  洪山虎道:“无妨!”

  对于贺炳章,他并不惧怕,他在羽林军中任职,有麦铁杖的庇护,麦铁杖和贺炳章是老对头,不会让贺炳章得逞。

  不仅如此,洪山虎也深得杨广的器重。他在杨广面前的话语权,未必比贺炳章差。

  洪山虎欠缺的,只是功勋而已。

  一旦洪山虎有了机会,自会飞黄腾达。到时候,他要碾压贺炳章易如反掌。今日的一拳,暂且记下。待来日有了机会,洪山虎自会一拳一拳的讨回来。

继续阅读:第70章 麦铁杖的夸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