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五比零
东一方2017-01-18 08:513,080

  杨广坐在看台上,看到了场中的争执,也看到了洪山虎挥舞鞠杖打死战马的一幕,并无任何的恼怒,反而很是赞许。杨广年轻的时候,也是文武双全,骑得了烈马,挽得了大弓。

  时至今日,杨广年龄增长,也是骑术精湛。

  等闲人,赢不了杨广。

  杨广喜欢击鞠,也擅长击鞠,清楚击鞠中的门道。

  刚才杨震冲往洪山虎,个中意图,杨广心如明镜,是很清楚的。是杨震强行冲撞在先,洪山虎杀马在后。但仔细一想,也不能说杨震犯规了,因为击鞠较量中,类似的情形太常见了。

  击鞠不是游戏,是正面搏杀。

  正是如此,杨广才会在军中大力的推广击鞠,借此训练士兵。通过击鞠的较量,杨广要训练士兵的临机应变能力,以及正面搏杀的能力。

  所以,杨广不阻止击鞠搏杀。

  杨震直接撞向洪山虎,有所逾越,但无可厚非。

  至于洪山虎展现出来的机智,杨广很赞许。杀马不杀人,予以了反击,却不失分寸,反击可谓是妙到毫巅,恰到好处。

  萧皇后看在眼中,眼波流转,抿嘴轻笑道:“陛下真是慧眼独具,选中的人很不错。洪山虎刚才的应对,是上上之选。”

  杨广一听这话,笑容灿烂。

  听到萧皇后的夸赞,他心中倍感得意。

  “踏!踏!”

  一阵脚步声传来,贺炳章微弓着背,来到了杨广的面前,抱拳道:“陛下!”

  杨广问道:“贺卿,有何事?”

  骁骑军的击鞠队连战连败,但杨广仍然很器重贺炳章。

  击鞠队败了,不代表贺炳章不行。在往年,都是羽林军的击鞠队失败,但杨广仍然器重麦铁杖。

  所以击鞠较量的胜负,不会影响麦铁杖和贺炳章在杨广心中的地位。不论是贺炳章,亦或是麦铁杖,那都是沙场悍将,是杨广的心腹。

  贺炳章道:“回禀陛下,臣请暂时中止比赛。骁骑军的击鞠队一出场,就被打蒙了,没能发挥出实力。如今的作战全无章法,臣要调整战术,以应对接下来的比赛。”

  “准!”

  杨广直接准许了。

  骁骑军的击鞠队连战连败,这样的比赛没有悬念,刺激性不够,杨广也看得无趣。他想要看到双方的对抗,想要看到精彩的对决。

  “谢陛下!”

  贺炳章粗犷的脸上,多了一抹笑容。

  征得了杨广的同意,他赶忙下去,传令中止比赛。

  麦铁杖坐在台上,看到了贺炳章的举动。他见比赛中止,立即就明白了贺炳章要训话,以调整击鞠较量的策略。往年的比赛,麦铁杖也曾采取类似的措施,意图改变局面。麦铁杖也是站起身,他来到看台边缘,召集了麾下的击鞠队成员。

  麦铁杖看着洪山虎、麦仲才等人,夸赞道:“这一战,每个人的表现都很好,都非常出色,本将非常满意。贺炳章正在调整进攻的策略,你们加强戒备便是,该怎么打,还怎么办。这一战,你们打得很好,本将没什么安排的。记住了,全力以赴,本将期待你们的胜利。”

  “是!”

  洪山虎等人,抱拳回答。

  众人回到赛场中,等待着再开局。

  另一边,贺炳章还在训话。

  贺炳章面色肃然,目光锐利如刀,仍在噼里啪啦的训话,说道:“关于这一战的战术,刚才本将已经说了很多,不再重复了。”

  “羽林军的击鞠队,的确厉害。”

  “这一点,我们承认。”

  “但是你们别忘记了,你们历年来,从未输给别人,你们也是击鞠较量的高手,你们也精于击鞠较量,是不输给羽林军击鞠队的。”

  “是时候,该你们展现风采了。”

  贺炳章沉声道:“杨震和严松岭,你们攻击性强。接下来,两人专门盯着洪山虎,把他给看死了。本将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必须看住洪山虎,甚至让洪山虎下场。羽林军没了洪山虎这个核心,裴元庆和麦仲才会争锋,会内斗。而到时候,你们就有了反击的机会。明白了吗?”

  “明白!”

  刘安平、杨震、严松岭等人回答。

  所有人都面色肃然。

  这一战,关乎他们的生死,他们不能不全力以赴。

  贺炳章大袖一拂,下令道:“回去吧,好好的打这一场比赛。才四个球而已,比赛才刚刚开始,最终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喏!”

  众人回答,快速的回到赛场中。

  洪山虎目光落在骁骑军中,全力应对,而麦仲才等人也严阵以待。

  紧接着,骁骑军开球。

  这一回开球的人是潘永年,他擅长传球,也擅长运球。鞠球潘永年的手中,快速的往前推进,不断往羽林军击鞠队一方赶来。

  洪山虎一拍马背,策马追了上去。

  就在洪山虎策马冲上去的瞬间,严松岭和杨震迎面就冲了过来。

  两人不断加速,蛮横的往洪山虎冲去。

  杨震已经换了一匹马,这匹马更狂野,速度更快。虽然杨震的战马被打死了一匹,但是他没有吸取教训,甚至变本加厉,迅猛的往洪山虎冲锋。

  “洪山虎,杨震来也!”

  杨震大吼着。

  他的方式,是最无赖的打法。

  恰恰是这样的打法,相当的直接,至少能遏制洪山虎。

  因为洪山虎如果撞上杨震,亦或是遇到严松岭,都会被堵住,甚至发生马对马的碰撞。一旦双方撞击,洪山虎就会遭到牵制,甚至受伤,无法在纵横球场。

  洪山虎看到两人冲来,神色不变。

  他一抖马缰,直接改变了前进的方向,不再冲向潘永年,不再夺球,而是往刘安平冲去。

  至少,洪山虎得牵制对方的人。

  刘安平不断的往前跑,进入羽林军的赛场内,准备拿球进攻。洪山虎一出现,截断了刘安平的去路,令刘安平不能再去拿球。

  “洪山虎,你找死。”

  刘安平一咬牙,也不管鞠球了,也是策马冲向洪山虎。

  洪山虎嘴角一笑。

  来得好!

  洪山虎也往刘安平冲去。

  这一幕,令刘安平瞪大了眼睛,洪山虎真敢冲来?这一瞬,刘安平的心中也没底,很是担忧,莫非洪山虎真的要和他正面碰撞?刘安平本能的想要躲避,但一想到贺炳章的严厉和狠辣,他即使本能的想躲避和洪山虎的硬碰,但也咬牙忍着,直奔洪山虎而去。

  双方不足两丈时,洪山虎一抖马缰,轻易绕开了刘安平。

  两个人,擦肩而过。

  “哈哈哈,刘安平,逗你玩的。”

  洪山虎笑着错开,他一连绕开了三个人。

  在这个时候,拿着球的潘永年被孙岩和章侯夹住,不得不传球给付世林。就在潘永年刚刚把鞠球传到付世林的手中,付世林准备抡起鞠杖进球时,麦仲才横空杀出,一鞠杖就把鞠球夺了过来,令付世林空欢喜一场。

  “付世林,吃灰去吧,走了。”

  麦仲才大笑着,带着鞠球迅速的前进。

  洪山虎绕开了刘安平、严松岭等人,正往前跑时,发现麦仲才拿到了球。他知道机会来了,策马迅速的往前冲,进入了骁骑军的赛场范围内。

  麦仲才见状,毫不犹豫的挥舞鞠杖传球。

  “硿!”

  鞠球腾飞而起,往洪山虎奔去。

  “啪!”

  鞠球落地,恰好在洪山虎的前方。

  洪山虎策马追上,挥舞鞠杖,带球前进,直逼球门。在洪山虎前进时,严松岭和杨震已经追了上来,甚至于刘安平也追了上来。

  三个人在洪山虎后面,穷追猛赶。

  时间仓促,洪山虎没有机会。

  就在刘安平、严松岭和杨震即将完成合围的时候,洪山虎眼角一瞥,发现裴元庆从侧面冲了上来,且靠近了球门。

  洪山虎不再犹豫,直接传球。

  鞠球以极快的速度飞起,落在裴元庆的面前。

  裴元庆抓住机会,一鞠杖挥下。鞠球应声而起,稳稳当当的飞入了球门中。

  五比零!

  羽林军连胜五个球,骁骑军击鞠队一球未进。

  裴元庆、洪山虎等人,欢呼不已。

  尤其是看台上的麦铁杖,更是精神振奋,不断向贺炳章挤眉弄眼,不断的炫耀。比分拉大到了五比零,实力悬殊再一次拉开。

  骁骑军想扭转颓势,愈发困难。

  击鞠的较量,一开始的争夺很艰辛,一分都不能丢。可随着比分的拉开,尤其是比分大得难以缩小时,失败一方的士气会迅速跌落,所以越往后,胜利一方越好打。

继续阅读:第77章 九局九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