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双生
奶茶闲人2020-05-07 17:232,826

  吉祥戏院

  柳梦梅换了新人,吉祥戏院一切照旧。秦罗衣仿佛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那天醉酒醒来后,恢复成以前的那个秦罗衣了,在戏院里是秦罗衣,在廖府别院是初静,不过不再喝大红袍,不再下棋,和银奴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

  很久没有露面的凌寒絮出现在吉祥戏院了,她在等着秦罗衣下戏。秦罗衣一下戏,她就来到后台,前些天她和段云棠护送着老祖宗回老家祭祖,昨天才刚回来,休息了一日就来看秦罗衣,她带来些礼物,她敲了敲门,门打开了,是银奴。

  “银奴!新年好!新年新气象!新年新福气!”一口气说了一大堆的吉祥话,然后把手中的一个礼包递给银奴,“新年礼物!上等的大红袍!”

  银奴接过礼包谢过。

  “罗衣,新年好!好人有好报!好运全送到!”又是一口气!“礼物!拆开来看看!一定会喜欢的!”

  秦罗衣接过,拆开,是一件时髦的改良旗袍,“送给我的吗?”

  “送给初静的!穿上它一定很美!”凌寒絮转头对银奴说,“会迷倒众生的!”

  秦罗衣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摸着那件精美的旗袍,凌寒絮说:“一定要穿给你最喜欢的人看!”

  秦罗衣迷茫的看着凌寒絮,小心翼翼的把旗袍收了起来:“谢谢你的新年礼物,我很喜欢!初静也喜欢!可是,我都没有给你准备新年礼物!”

  凌寒絮用手扯了扯秦罗衣的脸:“笑一个,开心的笑一个,你不知道你的笑能醉倒天下任何一个吗?”

  秦罗衣想给她一个笑容。

  “嗯,有些苦!”

  秦罗衣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要是被瑶妹妹知道了,要找我拼命了!”

  还没说完,陈瑶儿已经到了。

  “罗衣哥哥!罗衣哥哥!”

  “哟,今儿个可真热闹啊!”廖涣之也出现了,“两位小姐大驾光临,吉祥戏院蓬荜生辉啊!”

  凌寒絮上前打趣的说:“廖老板,又想拍马蹄了吧!”

  “这不得看Mrs凌让不让拍啊!”

  “罗衣哥哥!罗衣哥哥!”

  “哇,好热闹啊!”陈霖海看着这满屋子的人,“这里有聚宝盆吗?”

  “聚宝盆是沈万三的!”

  “沈万三谁啊?”查理也出现了!

  …… ……

  银奴和秦罗衣看着这满屋子的人,看着他们风趣的说着话,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吗?

  永定门大街

  陈霖海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初静,很是惊讶!上着淡绿色的缎刺绣竹纹女大襟上衣,下着白缎镶浅绿边阑杆裙,齐腰的秀发如瀑布般,鬓边的流苏于最自然的状态垂挂双肩,一枚最普通的翡翠簪随意的插在发间,不施粉黛,自然的腮红如栖霞山的朝霞。

  “罗衣——哪——哪——哪——去了?”陈霖海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结巴!

  初静微微的笑着,陈霖海仿佛看到那绿油油一片的秧苗,迎着春风起舞!他用手掐了掐自己的脸庞:“啊!”手还没碰到脸怎么就疼了起来。

  “你不是在做梦!”初静收回了自己的手。

  陈霖海摸着自己被掐得发红的脸,笑道:“我还以为把罗衣给丢了呢!”

  “罗衣、初静只是两个名字而已!”

  “那——有没有还住着别人?”陈霖海问。

  “我啊!”

  初静?罗衣?陈霖海看着眼前的人,有些模糊!

  “那你喜欢的是初静?罗衣?还是——我!”

  陈霖海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如果是罗衣不会,初静接触不多想必也不会!

  “罗衣!”他不加思索的回答,眼前的人立刻变成了秦罗衣,穿女装的秦罗衣,就像是牡丹亭里的杜丽娘!“可我希望——你只是你!”

  听到这句话,她处在了原地,呆呆的看着陈霖海。

  “罗衣、初静、还是杜丽娘,你都扮演的很好,那个不用扮演任何人的你在哪?”

  “你不是喜欢罗衣吗?”

  “那是我的喜欢!你不用迎合我!”

  她有些迷茫,陈霖海笑了笑,变戏法一样的拿出一串冰糖葫芦:“希望你喜欢!不是初静、也不是罗衣,本能的只是你!”

  她接过,伸出舌头谨慎的舔了舔那包裹在山楂外面的麦芽糖,“甜的!”

  看着她那本能的快乐,陈霖海也跟着快乐了起来。

  用帆布搭起的一个硕大的帐篷,能容纳观众百号人,每天有不同的戏法和魔术团入驻,一直到上元灯节结束。小孩、老人、青年,吸引着各个年龄段的人,赵大树从侧门而入,因为今天入驻的魔术团正是租住在师傅前院的玄鸣戏法团。

  正好赶上了他们的压轴戏——风火哪吒,只见哪吒脚踩风火轮,身披混天绫,颈挂乾坤圈,手舞火尖枪,一出场就喝彩声一片,观众已经是眼花缭乱。一身道人装扮的人从天而降,想必是哪吒的师傅太乙真人,哪吒停在了台中,太乙真人用大大的绣有乾坤图的布包裹着他,在乾坤布下哪吒还在不安分的动着,片刻间乾坤布被哪吒扯开,不停的转着头,可是却没有身子!观众一阵惊叹,头在,手也在,脚也在,身体空空如也!太乙真人再次把乾坤布盖住哪吒,又是顷刻间乾坤布再次被哪吒扯下,一切又完好无损,哪吒舞动着他的火尖枪,踏着风火轮绕着戏台一圈,让观众近距离看着,观众把鲜花和彩带向他抛来,喝彩不断,孩童还不停的叫着:“哪吒!哪吒!”

  赵大树也不禁的跟着喝彩,一场表演结束,观众散席。赵大树来到后台,和刚才的太乙真人打着招呼,哪吒踩着风火轮从身边滑过,不过是两个!赵大树有些不解,“土豆!”他叫住其中一个,那个转过头来说:“我是地瓜——吉祥!”另一个也转过头来说:“我才是土豆——如意!”

  “你是头,”赵大树指着土豆说,然后又指着地瓜:“你是脚!”

  土豆和地瓜不屑的说:“告诉您了,我们还怎么混啊!”一种小大人的口气。

  “土豆、地瓜,怎么和赵大哥说话!”太乙真人喝斥道。

  “没关系!有个性,我喜欢!”赵大树笑道,“吐豆、地瓜,吉祥、如意!”

  “是地瓜、土豆,如意、吉祥!”两个小孩都有些不耐烦了。

  “哇,你们俩扮上哪吒,就更分不清了!”赵大树摇着头,突然他灵光一显,“土豆、地瓜,他们扮演一个哪吒,两个是一个,一人是两人!哈哈哈!”赵大树大笑了起来,“玄妙,原来玄妙在此!哈哈哈!”

  外二警察分局

  杨安平从杨渝梅的脸上拨下来的假鼻子、假额头、假鬓角,从赵大树看着杨渝梅的尸体的时候,开始溃烂的面部,只有鼻子和额头保持着原样。

  “他不是杨渝梅?”杨安平惊讶的问赵大树。

  赵大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是,他也不是!”

  杨安平更糊涂了。

  赵大树笑了笑说:“杨渝梅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杨安平皱着眉头,赵大树接着说:“我再次去了杨渝梅在吉祥戏院的化妆间和他的家里,问过廖老板,杨渝梅是个左撇子,可是那天在义庄,在他生死攸关的时候本能的用了右手,如果你是左撇子,生死攸关会用的是哪只手?”

  “条件发射的应该是左手!”

  “有些东西可以伪装,但是本能却难掩盖!”

  “那哪个才是真的杨渝梅?”

  “在吉祥戏院戏台上扮柳梦梅的是个左撇子,而在义庄为师父复仇的是个右撇子,他们共同扮演了一个杨渝梅!”

  “为师父复仇是个借口!”

  杨安平的这句话提醒了他,如果为师父复仇是个借口,那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那个左撇子的杨渝梅又会是谁?小戒的死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