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杀机
奶茶闲人2020-05-07 17:162,728

  吉祥戏院

  陈霖海看着戏台上的杜丽娘,“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良辰美景奈何天…奈何天……”陈霖海喃喃自语,春香已经换人了,谭仙菱自从夫人过世,就没回戏院了,“情是断肠草!”陈霖海对于自己突然说出来的这句话很是惊讶。

  “李老板,散戏后一起夜宵!”一老生扮相的人卸着妆说。

  “行啊!今天我请!”李长江拿下胡子说。

  “李老板,我可听见了!”另一旁的小花旦说。

  “我也听见了!”旁的人也都附和着。

  “行,听者有份!”李长江爽快的答应。

  “那可说好了,要不要叫上秦老板!”一人问。

  “问问他!”

  “那得赶紧差人订位子啊?”

  “订哪家啊?”

  “鸿兴楼的饺子!”

  “瞧你出息的!”

  “砂锅居,都这儿时辰了不用再侯着等。”

  “淮阳春!”

  “便宜坊!”

  “得得得得得!怎么着,终于逮着机会了,不宰得李老板大出血,你们不罢休啊!”

  “啊……”这声惨叫让人想起廖府别院的那声惨叫。

  李长江倒在血泊中,一枚被灯光照的刺眼的发簪插在他的喉咙上,血源源不断的蔓延。后台安静的出奇!

  “怎么回事!前台都听见了!”廖涣之掀开帘子问道,看着后台那一张张恐惧的脸,他上前看见李长江那黑洞洞的双眼,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眼前顷刻一片空白!

  赵大树看着镜子旁的李长江,又是一桩血案了。

  “死因和李木龙一样,不过他没有中毒!”杨安平说。

  “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胆子越来越大了!”赵大树说。

  陈霖海摸着李长江前的镜子,镜子上有些裂痕,“好像是新痕!” 

  “这是条船吗?”杨安平指着李长江的化妆台上用头饰摆成的图形问。

  “有点像!”陈霖海说。

  赵大树叫来廖老板,廖老板上前仔细的看着:“没错!”

  “什么没错?”杨安平问。

  陈霖海马上醒悟过来:“这些就是那些失窃的白书玉的头饰!”

  赵大树点了点头:“他就是冯有得的同谋!”

  “是他在警察局里杀了冯有得!”

  赵大树看着那个图形,“他想说什么呢?这个似船非船的图形代表什么意思呢?凶手又是怎么在众目睽睽下杀人的呢?”赵大树挠着头。

  “秦老板、杨老板、和小余老板在台上,其他的各位老板都在后台,讨论着李老板也就是李长江请夜宵在哪吃!”小李汇报着他了解的现场情况,“从李老板说话到他旁边的小花旦发现他被杀也就一刻钟,那一刻钟大家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卸妆。”

  “李长江的另一边的是谁?”

  “一老生,就是他提议夜宵的!”

  “小李,你把那小花旦和老生叫过来,我有些话要问?”赵大树说。

  老生和小花旦的装卸的都有些不干净,瑟瑟的看着李长江,赵大树问:“当时,有人在你们身后走动吗?”

  “没…没…没有!”小花旦瑟瑟的说,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

  “当时…大…大大…大家…都…都在…卸妆。”老生是个中年,声音也有些颤抖。

  “那有没有什么异样?”赵大树问。

  “异样…什…什么异样?”小孩叨叨着。

  “李…李老板…请客!”老生说。

  “对!李老板…很少和我们…一起夜宵的,今天…却答应的…很爽快!”小孩说。

  “说来…还真是!”老生说。

  “李长江不合群吗?”

  “也不是!”老生说。

  “有些…有些小气!”小孩说。

  “他和冯有得很熟吗?”

  “老冯啊?”老生说,“老冯是个烂赌,全园子里人的钱他都借过,不过就是没敢借李老板的。”

  “为什么?”

  “老冯好像…有些怕…怕老李!”小孩说。

  赵大树点了点头,“你们回去吧,如果有事会再找你们的!”

  回家路上

  秦罗衣、银奴、陈霖海走在大街上,一人不语,两人无语,秦罗衣忍不住开口了:“二公子,今天怎么不语了!”

  “啊…啊…这雪都还没化呢!”陈霖海支吾着。

  “陌生人才讲无关痛痒的话!”

  陈霖海转过头看着秦罗衣,也看着秦罗衣身旁的银奴,“银奴,今天的月色不错!”

  秦罗衣和银奴同时转过头来看着陈霖海,陈霖海指了指天上的明月:“都是这明月惹祸!”

  秦罗衣伸手探了探陈霖海的额头:“你不会被刚才的阵势给吓得吧!”

  “你不是怕血吗?”陈霖海说。

  “我没见着,可银奴告诉我了!”

  “呼…”陈霖海松了口气,“幸好!”

  到了个分叉路口,陈霖海依旧跟着秦罗衣他们。

  “二公子想到廖府别院做客!”

  陈霖海这才反应过来:“我…回家!”掉头往回家的方向走,走了一段又折了回来:“我怎么觉着‘二公子’这称呼刺耳呢!”

  “那怎么叫,”秦罗衣眼睛一转,一副女儿态,用昆调念白:“陈——郎!”

  陈霖海吓得转身就跑,秦罗衣看着他的这副窘态大笑了起来。银奴点了点秦罗衣,意味深长地看着陈霖海远去的身影。

  外二警察分局

  赵大树看着眼前摆在白布上的三枚发簪,只有最后那枚有不同,钗头被打磨过,锋利的像钉子,为什么呢?还有这李长江和印碧儿又有什么关联呢?他为什么要帮她呢?在那众多名单里又加上一个名字了,他用朱砂笔在刚添的名字上画了个圈。脖子僵硬的有些发酸,他起身转动着,看见小李趴在桌上睡着了,他找了个披风给他盖上。他转身踱着方步走到了院中,看着天上的明月,他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满头的思绪已经乱成麻了!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马上回到屋中:“小李!小李!”大声的叫着小李。

  小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打着哈欠:“头儿,怎么了?”

  “小李,你知道李长江住哪吗?”

  “李长江…谁?…啊…韩家潭!”

  韩家潭

  “谁啊!这三更半夜的!”

  赵大树和小李听着门里一个泼辣女妇人叫道。

  “警察局的!”小李也不客气的回道。

  一听警察局的门开了,声如其人。

  “官爷,我没犯事儿啊?”妇人说,“莫非是我那口子!”

  “李长江是不是住这儿!”赵大树问。

  “李老板,对,住这儿,可他今儿晚上没回来啊!”妇人松了口气,“怎么他犯事了,早知道他有今天,我就不该把房子租给他!官爷,这可和我没关系,我是清白的!”

  “我说能不能带我们去他屋里看看!”小李说。

  妇人带着赵大树和小李来到西屋,打开锁,推开门点上灯。赵大树仔细的看着屋中,一个单身的男人屋中如此干净,真有些意外。

  “头儿,这李长江看起来像个粗人,可这儿屋里……”小李说。

  “大姐,这李老板平时都这么干净吗?”赵大树问。

  “平时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能随便进男人的屋子呢?”妇人回道,“不过他昨天刚整理过,好像要出远门似的!”

  “大姐,谢谢了,我们想仔细看看!”赵大树问。

  妇人点了点头:“官爷您看着吧!”说完出屋回自己房里。

  “小李仔细看看!”赵大树说道。

  “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