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香灵
奶茶闲人2020-05-07 17:162,607

  外二警察分局

  赵大树看完手中的信,信是从安徽寄来的,只得到一个字“仲”,一个印章上刻的字,是名还是姓?还是表字?

  小李进来了,看着一脸喜色的他,赵大树想来他带来了些好消息,对他使了个眼色,小李意会的点了点头。他们各自绕了一圈,找了个人多的地方。

  “头儿,怎么选人这么多人的地方?”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小李是懂非懂,“可是为什么咱们得躲着查案啊?”

  “因为有可能会牵涉到些大人物!”

  “大人物?!哦……”他轻声的在赵大树的耳边说,“和段公馆有关啊!”

  “还不能确定!”因为这只是他的一种直觉,不过他的这种直觉也有过不准的时候,“说说你查到了什么?”

  “冯有得以前做过响马。”

  “响马?”

  “嗯,应该说是他在响马的山寨里长大的,成年以后离开山寨开始在江湖上行走,什么都做过……”

  “他是不是有同伙?”

  “头儿,您怎么知道?”

  “杀他的人正是他的同伙!”

  “为什么?因为分账不平吗?”

  “冯有得死之前和杀他的人合演了一出戏,因为他信任那个人能救他,可是他没想到……”

  “假戏真做了!”

  “你是不是查到那个同伙?”赵大树转头看着小李。

  “当年冯有得不是一个人离开响马山寨的,还有一人!”

  “那个人是谁?”

  “他曾有一次喝醉酒说过他是因为这个人进了吉祥戏院的。”

  “吉祥戏院?!”赵大树在想,这个人因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发小来救印碧儿呢?裙下臣?!“段公馆那边呢?”

  “看上去是鬼市交易,冯有得盗了白书玉的墓,段公馆出钱买。”

  “其实是段公馆出钱找冯有得盗白书玉的墓!”

  小李目瞪口呆。

  “如果是正常交易的话,就该提着灯笼在鬼市,可他们的交易在客栈!”

  “头儿,您可真神了!”

  “我要神的话,就该知道李木龙是谁?”

  潭柘寺

  栾盈云走出寺门,抬头看着雪花从远空飘扬而下,雪花飘落在脸颊,被自己的体温融化,她迈开步子,踏在那无痕的雪地上,留下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远方有一个人打着油纸伞由远而近,栾盈云渐渐的也看清楚了来人的脸:“是你!”栾盈云已经在伞下,“不会是偶遇吧!”

  赵大树笑了笑,“雪天路滑!”

  栾盈云慧心的笑了笑。

  “在冰上钓鱼,小时候最喜欢干的事情!”

  “冰上怎么钓鱼?凿个窟窿吗?”

  “看来你也这么做过?”

  “是小戒!”

  一把油纸伞,伞下两人同行,大小脚印一深一浅……

  永定门大街

  银奴知道后面的人,已经跟着他走了好几条街了,他伸手接住飘落的雪花,看着它在自己的手心里融化,变成水然后从指缝中溜走。

  海疏影学着他的样,也伸出了自己的手,看着雪花变换着它的形态。她想起十年前的那场大雪,想起自己最后一次见他的情形,想起被大雪模糊的他……

  当她从那遥远的时空回身,前面的人已经不见踪影,她转身搜寻着,寂寞的街道变得深远,雪花渐迷了双眼。一个孩童撑着一把油纸伞向她跑来,把手中的伞递给她,孩童说了什么,可她却听不清楚,她接过伞,看着孩童一深一浅的跑远,伞柄上还残留着温度,是孩童的?还是他的?

  银奴看着在十字路口那个撑着油纸伞的背影,十年,弹指一挥间,星移物转,他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十年前同路的人,十年后已经走在了不同的路上,缘起缘灭,云卷云舒!

  凝香坞

  凝香坞有北京城最好的檀香,品种是最多的,也是初静经常来的一家檀香店,她执着的寻找着自己记忆里的那种香味。

  “小姐,下雪了!”小叶看着窗外说。

  初静抬头看着飘落在窗沿的雪花,这是城中的第二场大雪了。

  “小姐,我去买把伞!”小叶还没说话已经走出了凝香坞。

  初静继续寻找着……

  她穿梭在各种檀香中,突然她闻到了,她顺着那香味寻求,看见一个修长的背影,身上还沾染了些雪花,那背影转身,她定在了原处。

  “你在寻找它吗?”那人从怀中掏出一个香囊。

  初静小心翼翼的伸长鼻子闻着那香囊,“就是它!”初静喜悦的叫道,她贪婪的吸取这种她寻找多年的香味,“没错,就是它,就是它!”

  “你喜欢!”段云棠凝视着眼前的人,乌黑的齐腰长发,如庐山的飞瀑流辉;春雨般的刘海,似青城山的丝雨笼烟;明净的双眸,如衡山的皓月凌空;被冻的有些发红的双颊,似栖霞山上的彩云飞;皓齿唇红呼出了的热气,如峨眉山上的晓雾沉。“是他…是他让你…重返…这人间了!”

  陈府

  陈霖海一直站在院中,看着雪花飘落在屋顶、花圃、窗台,还有自己的手中,看着雪花融化从自己的指缝溜走,想挽留它片刻都不行。

  凌寒絮撑着油纸伞,走到陈霖海的身边:“水从高空陨落,凝成雪花,雪花融化成水又回归大地!”

  “有它的来处,也有它该回的去处!”

  “这世间的万物都是如此!”

  陈霖海转身凝视着凌寒絮,“缘起缘灭!”

  “云卷云舒!”凌寒絮,“能够在人海茫茫相遇,是缘起!”

  “那缘灭呢?”

  “缘才刚刚开始!”

  “你怎么说话像个高僧?!”

  “有很多的事情你不能左右,重要的是你明不明了自己的心?”

  陈霖海摸着自己的心口,隔着厚厚的衣服依旧感觉它的跳动。

  “他是谁?是男还是女?是老还是少?心在改变?还是依旧为他急速的跳动?”凌寒絮也摸着自己的心口。

  “凌寒絮,我好像刚刚认识你!”

  凌寒絮笑了起来:“陈霖海,我也好像刚刚认识你!”

  “是因为这场雪的缘故!”他们俩竟然异口同声。

  郊外盈姐家

  小戒一直等在门口,看着油纸伞下的两人,迎了上去,他把手炉递给了栾盈云。赵大树说:“你的盈姐完好无缺!”

  “幸好!”

  栾盈云看着他们俩,笑了笑。

  回到屋子,小戒已经生上火了,屋里暖暖和和,赵大树像窜门子一样的聊家常,栾盈云知道他一定有事情要问她。等着小戒转身出去的时候,栾盈云说:“是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问?”

  “盈姐!”赵大树有些歉意。

  “还是关于他的?”

  赵大树点了点头,他从怀中拿出一个印章,栾印云接过看了看是一个“仲”字,她起身回里屋,过一会儿拿出一个锦帕,赵大树展开,一副桃花图,旁边数行蝇头小诗:

  “桃花渡

  一林桃花,美醇两盏;

  三言细语,春溢四月;

  五音绕梁,醉入六州;

  七巧美姬,秀满八斗;

    九天飞仙,青山十渡。”

  没有落款,只有印章,正是一个“仲”字,和赵大树带来的一模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