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活祭
奶茶闲人2020-05-08 21:502,384

  鹤壁烟茶庄

  赵大树选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因为他有很多的问题要问眼前的人。

  “段云棠收到的那封信是你派人送的!”

  银奴点了点头。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她是我塑造的,要打碎也应该由我。”

  “那为什么放弃?”

  银奴沉默着。

  “因为她不仅仅只是你塑造出来的那个人!”

  “你说的没错,她也会痛!”

  “印碧儿是谁杀的?”

  银奴沉默的看着赵大树。

  “是小戒!”赵大树说出了他许久的推断,“盈姐用生命保护的是小戒和小丫……”

  “你心动了!”银奴说,

  “你不也心动了!”赵大树说。

  银奴看着他。

  “人动情了,就会变得喜怒无常。她对你来说,不再只是个孩子、不再只是个你得意的弟子、不再是牡丹亭中的杜丽娘,而是让你心动的女子,是一个完全独立在你之外的人。”

  银奴淡淡的笑了起来,赵大树竟然有些失神。

  “段云棠不是你杀的!”赵大树确定的说。

  “你为什么坚信?!”银奴问。

  “你能放她和霖海走,说明你还是懂得爱,一个懂得爱的人,仇恨已经远离他了。”

  外二警察分局

  已经过去七日,赵大树查到了谭府,谭仙菱在段云棠惨死的那天后失踪了,一却断了下来。

  “要结案!”赵大树惊讶的叫道,“凶手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你把死人都翻出来了!十一年前的两个无头案你都破了,白书玉都能复活。可是段家已经不在乎是不是另有其人了,他们要的是秦罗衣死,为死去的段云棠殉葬啊!”杨局长对于这七天赵大树翻出来的这些所有诡异的血案,已经是云里雾里了,白书玉复活了,已经成了北京城最神话的传奇了,“段家是不会罢手的!”

  “就这么草菅人命吗?”赵大树不能接受。

  “你混了这么久,你还觉得稀奇吗?段家的势力已经遮天了!”杨局长也许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坦诚过,“公正,在着混沌的世界,已经被遗忘了!”

  千壶翁酒楼

  “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陈霖海完全没有听懂凌寒絮的那句话,“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陈瑶儿听懂了,眼泪已经成了线。

  查理也没听懂:“什么叫‘活祭’?”

  “就没有天理吗?”陈霖海问,“你们段家就可以这样欺负人吗?”

  “我求过老祖宗了,老祖宗就是段家的法,没用的,她要让罗衣给姐夫陪葬!”凌寒絮受到的打击比他们任何人都大,那些她曾经引以为傲的家人,变得如此的狰狞可怕。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瑶儿完全乱了思绪。

  查理终于明白,秦罗衣要死了!

  阜成门内大街海宅

  复活后的白书玉这几日都住在海宅,因为廖府别院来访的客人太多了。多福是最高兴的,整天都和他寸步不离,外面的风风雨雨是乎和这里没有多大的关联,他们一起做了很多各种各样的风筝,已经挂满了多福的屋子。

  廖涣之透过窗户,看着屋中还在做风筝的两个人,银奴变回了白书玉,也变得和以前一样宁静。可这样的宁静能维持多久?

  “就这样让事情发展下去吗?”杨安平站了起来,“这不是草菅人命吗?”

  “能用的关系和钱都用了,他们都畏惧着段家的势力,这天已经遮的不透一丝光亮了!”廖涣之说。

  刚进门的海疏影手中的茶摔到了地上,杨安平和廖涣之转过身来,看着她。

  “廖老板,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的!她要有事,书玉不能活啊!”听着她的这句话,廖涣之明白了复活后的白书玉为什么会如此的平静了。

  海疏影把茶杯递到白书玉的手中,白书玉闭上眼睛,闻着这熟悉的茶香,然后笑了起来,喝了一口:“一点都没变!”

  海疏影松了口气:“都是按你教的步骤煮出来的。”

  白书玉接着又喝了一口,茶香顺着喉咙而去,游走于全身,“疏影,我回来了!”

  海疏影停下了正要喝的茶,顷刻间一滴泪珠掉进了手中的茶杯中,白书玉放下茶杯,上前轻轻的拥着她,她开始像个孩子一样失声痛哭。十一年了,整整十一年,十一年的泪水在今天决堤了……

  听着这哭声,杨安平玄了很多年的心,今天终于落了下来,轻飘的就如秋叶一样回归了大地。

  陈府

  陈霖海跪在了父亲的案桌前,陈老爷没想到一直如顽石的儿子会在自己的面前认输。

  “父亲,儿子从来没有求过父亲,”他重重的给父亲磕着头,“求您了!”

  “老爷!”陈夫人看着陈老爷欲言又止,“霖儿还跪在那呢!”

  陈老爷深深的叹了口气:“我一直以为他会是块顽石!段家的这事儿是用钱搬不动的。”

  外二警察分局

  “霖海,你疯了!”赵大树没想到陈霖海会如此,“枪是会走火的!”

  陈霖海用赵大树的枪顶着杨局长,杨局长已经惊魂的说不出话来的。

  “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救出她来吗?”赵大树说。

  “想不出来,所以用这种方法!”陈霖海押着杨局长往关押秦罗衣的牢房走去,二外警察分局已经一片混乱。因为判了秦罗衣的死刑,外面秦罗衣的戏迷已经是一片混乱了,真是前后逼宫。

  “二二二公子……别别别……别冲动……枪枪枪………枪会会……会走走……走火的!”杨局长终于能说话了。

  “我知道,枪会走火,没走火之前,我要见到那个人!”

  “见到了,又怎么样?逃吗?逃出了这儿,能逃出北京城吗?”赵大树说。

  “那也得逃,总比在这儿等着让那些人决定你的生死好!”陈霖海说。

  一个新丁被这种场景惊讶得有些慌神,手中的枪栓也滑手了,枪真的要走火了。

  只见另一个帽子带的很低的人,眼疾手快的把新丁的枪口对着上方,“碰”的一声,枪走火了!这下安静了,赵大树连忙用身体挡住那个帽子带的很低的人,陈霖海反应过来,手中枪已经回到了赵大树的手上。

  赵大树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一个是陈霖海,一个是刚才那个把帽子戴的很低的巡警,其实是白书玉,赵大树还是喜欢叫他银奴。

  “你们俩都是聪明人,怎么会选择这么冲动的办法?霖海这样,银奴你也这样?一个没救出来,又搭进一个!?”赵大树说。

  “我不能看着她死!”陈霖海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