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多 福
奶茶闲人2016-07-20 17:122,800

  德胜门外 晓市

  秦罗衣一大清早就和银奴来到德胜门外的晓市,他想着在晓市里能寻到些宝物。晓市里的人很多,讨价还价,辨真识赝,真是好不热闹。在一个卖青花瓷的摊位上围了一群人,好像有人在争论,秦罗衣挤了过去,有两个买者在争辩一个青花碗。一个说:“这是乾隆年间的!绝对的真品!”另一个说:“是乾隆年间的,不过是赝品!”

  “我绝对不会看错的!”

  “哼!我也绝对不会看错!”

  “那你说个缘由来?”

  “这这这……”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老板站在一旁只是看着,脸上一种莫测的表情。对于青花瓷秦罗衣也不是很懂,只是以前在竹海听老爹说过些。他看见银奴在用手语和他说话:“是乾隆年间的仿品,仿宣德器。”秦罗衣不知不觉的说了出来,结果所有的眼睛都看着他。其中拿碗的那个把碗递到秦罗衣的面前,秦罗衣看着银奴,银奴用手语继续说着:“这个碗叫作缠枝莲花蝴蝶碗。碗上的青花是呈纯正蓝色,发色鲜翠、艳丽,分不清浓淡层次,这是因为乾隆青花碗多用浙料。而宣德青花碗呈青蓝色的,就是蓝中有点儿泛青灰。颜色有深有浅,浓重处有钴斑,那是因为使用的是苏泥勃青。苏泥勃青是一种进口青料,发色浓重,易晕散,但散得自然。呈色的基调是青蓝色,浅处为天蓝色,深处是靛蓝色,浓重处出现铁钴斑。出现铁钴斑是苏泥勃青的特点。苏料易晕散,所以用它来画细线或者人物的眉毛眼睛这些细微的地方都不太适应。但用它来绘画大小的花朵或是枝叶呀,具有一定的特色。”大家听着秦罗衣的解释,一边传着看那个缠枝莲花蝴蝶碗,“乾隆青花碗多仿宣德,人为地在青花中点染铁锈状黑斑,与宣德青花中的铁锈斑相比显得浮躁,成色不稳定,且有晕散现象,釉底带有气泡,釉色白中泛青,均施满釉。”秦罗衣一口气说完,站在一旁的老板听完,大声的鸣掌,随后一片掌声响起,秦罗衣怯怯的说:“多嘴了!”老板开腔了:“秦老板原来也是个行家!”秦罗衣心虚了起来,用手语暗暗向银奴求救,而银奴却眼睛看着另一处,秦罗衣顺着银奴的眼神看了过去,只见对面的一角,一人站在数个长凳叠起的一个凳塔的上面,好像要拿那挂在高处的风筝,凳塔摇摇晃晃,让看的人心都提在了口中,凳塔眼看就要倒塌,秦罗衣挤出人群,箭步飞过,不过银奴快他一步,接住了摔下的那人,不过银奴没有躲过那个凳塔,银奴用自己的身体护着那个摔下来的人,秦罗衣连忙拿开那些长凳,旁人也上前帮忙,银奴起身,秦罗衣紧张的看着他:“你怎么样?受伤了吗?”就开始检查起银奴来。被银奴护着的那人也爬了起来,“大哥哥!”秦罗衣转头看着说话的人,好像很眼熟,“大哥哥!”啊!是他,秦罗衣想起来了:“多福!是多福!”他连忙看了看多福,“有没有摔到?”“没有!多福没有摔到,哥哥呢?”多福转头问银奴,银奴摇了摇头,秦罗衣说:“真的没事!”银奴用手语说:“不碍事!”秦罗衣放下心来,继续问多福:“多福,就你一个人吗?上回那个姐姐呢?”“书!书!”“书?什么书?”

  只见一人大喊着:“多福!多福!多福你在哪儿?”多福起身对着叫喊的人说道:“多福在这!多福在这!”人流中一个穿洋服的人来到他们的面前,看着眼前狼藉一片,“多福,你有没有受伤?让哥哥看看,有没有受伤?”说着就开始全身的检查多福,确定多福没有受任何伤,这才对秦罗衣和银奴说:“不好意思!多福有点贪玩。”他看见银奴满身的灰尘,上前也要给银奴检查,“我是个大夫,我给你检查一下受伤了没?”银奴连忙往后退了几步,秦罗衣上前:“他没什么大碍!谢谢!”“应该是我说谢谢!谢谢你们救了多福!”他从怀中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然后对多福说:“多福!我们该回去了!姚妈该回来了!多福!”多福指着那个还挂在高处的风筝:“风筝!”“哥哥给你做新的!做更漂亮的!”“新的,漂亮的!好啊!有新的,漂亮的罗!”洋服男人对秦罗衣说:“我姓杨,杨安平,在东直门有个平安诊所,虽然是个新开的,不过你们要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可以来找我!谢谢了!还有些事儿,就先告辞了!多福,和哥哥们说再见!”“哥哥,再见!大哥哥!大哥哥!和我回家吧!”多福缠着秦罗衣,秦罗衣擦了擦多福的脸:“大哥哥,有空一定去你家!”“拉勾!”“拉勾!”秦罗衣和多福手对手拉钩,多福满意的跟着杨安平走了。

  阜成门内大街 一四合院

  杨安平带着多福来到挂着海宅匾额的四合院门口,门是半掩的,他推门而进,一老妇人正在院中打扫着,看见杨安平,连忙相迎。“先生回来了。”“姚妈!”“多福没给您添麻烦吧!”姚妈看见躲在杨安平身后的多福,灰尘一身,“多福,你又闯祸了!”“姚妈,没什么事,只是贪玩了些!”“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了,老这么麻烦您?”杨安平摸着多福的头说:“已经习惯了,要是哪天多福不在身边,可能还会不习惯的。对了姚妈,我一会儿要出诊,我得回诊所了。多福,乖乖的听姚妈的话,你要是听话,哥哥给你做个大大的风筝!”多福连忙点头:“多福很乖的,很乖的!”“姚妈,我先走了!”刚走了几步,看了看西厢房,想起了什么:“姚妈,西厢房是不是空着?”

  “堆了些杂物,我正想收拾一下,兴许还能招个租户呢?”

  “租户不用找了,我诊所里的房子给小俞他们住,我搬过来住,房钱我照样给。”

  “先生!您……”

  “多福多一个伴!”

  “先生,您的心思我知道,我怕小姐……”

  “既然您知道,您是不是该帮帮我。”

  “先生对小姐好,对多福好,对我老妈子也是一样,姚妈我最清楚了。嗯,我现在就收拾去。”

  “不过先别告诉疏影。”

  “我知道,先斩后奏!”

  杨安平笑了起来,“谢谢您,姚妈。那我先走了,多福,哥哥走了!”“哥哥,再见!”姚妈看着杨安平远去的身影,“多好的人啊!”

  海疏影从学校回来,天色已经很晚了,回到家就闻到了饭菜香了。多福在园中用棍子当马骑,看见海疏影回来了,马上快乐的叫了起来,“姐姐回来了,姐姐回来了!”连忙上前接过海疏影手中的书。“多福乖!”“小姐您回来了!”正在收拾西厢房的姚妈也出来相迎。

  “姚妈,您在干嘛呢?”

  “收拾这屋子呢?上回不是和您说过吗?”姚妈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给您打水去!”

  “我自己来吧!姚妈,会不会觉得不合适,万一租房子的人,和多福不合呢?我看还是算了吧!”

  “小姐,您放心吧,今天有人来看房了,我都和他说了我们的情况,他还和多福玩了会儿,挺合的,人也挺好的。也是个大夫。”

  “是吗?那就好吧!多福,过来,姐姐给你擦擦。”多福来到海疏影的身旁,蹲下扬起脸让海疏影擦着:“多福,今天乖不乖?”“多福乖,多福很乖的。哥哥说多福乖,就给多福做大大的风筝。”“哥哥,今天来了吗?”姚妈忙解释说:“小姐走了以后,先生来了,我正好要去集市,所以托先生照顾了一会儿多福。”“是吗?又麻烦他了。”“对啊,如今还上哪去找先生这么好的人啊!”海疏影没有接话,帮多福擦洗干净,说:“多福,可以吃饭了。”“哦,吃饭了吃饭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