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青 竹
奶茶闲人2016-07-20 17:243,303

  陈府

  秦罗衣看着交错的走廊,所有的门窗都一样,刚才是从哪边进来的?银奴病了,自己都心不在焉了,白让廖老板挡了那么多的酒。突然有什么东西从他的头上飞过,盘旋了一下掉在了草丛中,他走过去拾起,原来是竹子做的竹蜻蜓,是从哪儿飞过来的?又有一只飞过来了,接着两只、三只、四只,越来越多了,他看着眼前盘旋飞着的竹蜻蜓,就像在竹海一样,他伸出手追逐着竹蜻蜓,整个人仿佛要跟随着那些竹蜻蜓一起飞旋……就在他旋转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人,他连忙停了下来,“看来酒醒了!”那个人先开口了。他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人也跟着笑了笑说:“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秦罗衣睁大了眼睛,那人接着说:“你们长的…一点都不像,”他意识都了自己说话的矛盾,先笑了起来,“我是说你和他的模样不像,但是…感觉很像!”秦罗衣还是一头露水,“不说了,越说越糊涂了,需要引路人吗?”秦罗衣点了点头。“怎么下了戏台,就不会说话了?”“会!”秦罗衣急切的说,“会就好!我姓段,段云棠!”“秦罗衣!”秦罗衣脱口而出。“现在的北京城没人不晓吧!”秦罗衣又窘了起来。“说了这么多,算不算认识了!”段云棠说。“当然了!还得请段…”秦罗衣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段云棠。吱吾着。“段兄,或者云棠!”段云棠看出了他的吱吾。“那…段兄,还得请段兄做引路人。”秦罗衣躬身请段云棠带路。“那,请!秦…”还没等段云棠叫道,他直接说:“罗衣吧!”“那就罗弟吧!”段云棠干脆的说。“段兄请!” “请!”

  陈霖海又做了一堆的竹蜻蜓,再次拿到窗边,对着墙外放飞了起来,“怎么,你真打算就一直待在书房里啊?”陈大少奶奶端着些糕点进来,看见陈霖海在放飞他的竹蜻蜓,“今天可是老爷过寿!”

  “又不是大寿,只不过请那些所谓的好友来大吃大喝罢了!”陈霖海一边说,一边捣腾着手中的那堆竹蜻蜓。

  “父亲要听见了,你又得关禁闭了?”陈大少奶奶说。

  “关吧!他总不能关上我一辈子吧!”陈霖海拿了其中的一只,在手中旋转了一下,竹蜻蜓飞了起来,越过墙去。

  “还在赌气呢?”陈大少奶奶也拿了一只在手中把玩了起来。

  “哪敢,他是老子,我是儿子!”陈霖海把竹蜻蜓一只接一只的旋转了起来,一时间满眼都是飞舞旋转的竹蜻蜓,煞是好看。

  “父亲也是想让你帮帮洋行里的生意,让你出去留洋,还不是想让你学了洋人的知识,来帮家里,也不至于都让那些洋人大口大口的吃,咱们只能捡剩下的吧!”陈大少奶奶也被眼前飞舞的竹蜻蜓吸引着。

  “我看,应该让嫂子去留洋!”陈霖海说。

  “又说混话了!”陈大少奶奶收起了自己的目光,看着陈霖海。

  陈霖海停了下来,转过身对她说:“那他老人家也不能把我的任教聘书给扣了吧!”

  “好好的阔少爷不当,去当教书先生!”对于陈霖海的这种想法,她确实想不通。

  “阔少爷,那是家里养的,教书先生,我自食其力!”陈霖海一本正经的解释。

  “教书先生的月奉,能把凌家小姐娶过门吗?”陈大少奶奶端起碟子,把糕点送到陈霖海的面前,陈霖海拿起一个,说:“我干嘛就非得娶她过门啊?”

  陈大少奶奶笑了笑:“你嫂子我呢,不能说对别人有多了解,对你和瑶儿,敢打包票!”

  陈霖海含着糕点说:“打什么包票啊?”他开始心虚了起来,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

  “捂着吧,捂着吧!就算捂着我也能看得见!”陈大少奶奶看到他这个窘相,笑的更欢了。

  “你看见什么了?”陈霖海从自己的桌上翻出一本书,翻开挡在自己的胸口。

  “老爷让你去留洋学的是什么,而你学的又是什么?凌家小姐学的又是什么?”陈大少奶奶咄咄的逼向他,陈霖海支吾了半天,无话可说。“喜欢人家就承认吧!要不可就飞了!”陈大少奶奶提醒他。

  “她,能飞哪去?”他装着不懈。

  “你这样?那可就说不定了!”陈大少奶奶边说边自顾自的离开了,只剩下陈霖海呆呆的站着。

  “秦罗衣,哎,姐夫!”凌寒絮看着秦罗衣和段云棠一起进来,“你们俩怎么……”“刚刚在后院碰上的!”段云棠说。凌寒絮拉过秦罗衣就往偏厅走去,秦罗衣被她这样拉着都不好意思起来。“哟,我一个姑娘家都没怎么,你一个大男人还扭扭捏捏的!”凌寒絮囔囔道。“寒絮小姐!”秦罗衣正要继续说,被凌寒絮打断:“凌寒絮或者寒絮再或者絮儿?”“凌——寒——絮!”秦罗衣不自然的说着凌寒絮的名字。“算了,不逗你了,多叫几回就习惯了!”凌寒絮看着秦罗衣那种不自然的表情,不为难他了。“那你?”秦罗衣不明白凌寒絮为什么把他拽过来。“不是我,是某人!”凌寒絮用眼神告诉他。他顺着凌寒絮的眼神看了过去,原来陈瑶儿端着两杯东西在偏厅等着,看着他们来了,迎了上来:“一杯是茶,一杯是蜂蜜水,都可以醒酒的。”陈瑶儿温柔的说道。“瑶儿,谢谢!”秦罗衣拿了其中的一杯,喝了起来。“今天怎么没见你的影子?”对于今天没有出现在秦罗衣身边的银奴,凌寒絮问道。“影子?!哦!你说银奴啊!他今天不太舒服,在家。”秦罗衣说。“他也会生病?”凌寒絮想着银奴,一个像冰山的人,竟然也会生病。“嗯,只不过很少!”秦罗衣放下茶杯。“下次有机会,把初静也叫出来吧!”凌寒絮说。“初静姐姐不喜欢人多的!”陈瑶儿解释说。凌寒絮捏着陈瑶儿的小脸蛋说:“怎么姐姐你也了解,弟弟你也知道!”“凌姐姐,你又开始了!”陈瑶儿嘟嘟的说。“秦老板!”下人叫道,“廖老板找您呢?”“知道了!”秦罗衣回答道,然后转身对身边的两位姑娘说,“我过去了,谢谢两位了!”

  廖府别院 西厢房

  翌日清晨,银奴睁开眼睛,转头看见乌黑的秀发像丝绸一样铺散在他的眼前,长长的睫毛,紧锁的双眉。他用自己的手理了理那紧锁的双眉,她没有反应,看来真的累了。他起身伸了伸腿脚,然后把趴在床前的人抱到了床上,盖好被子,看着那睡着的小脸许久,才起身离开。

  初静被透射进来的阳光给刺的睁开了眼睛,凝视着天花板,突然想起来原本该躺在床上的人来。“人呢?我怎么自己躺在床上了!”她起身搜寻着银奴的身影,只看见侍女小叶在大厅,安叔呢?怎么安叔也不见了,“小叶!”她叫道。“小姐,您醒了!我给您端茶去,银奴说小姐醒了,让小姐一定喝的。”小叶放下手中的东西,连忙去端茶。“银奴,他人呢?”初静张望着。“他和安叔在书斋的院子里。”小叶把茶杯递给初静,初静接过,喝了一口,带有竹香的蜂蜜茶,“在哪儿干嘛?”小叶神秘的笑着,没有回话。初静连忙转身往书斋的方向走去。还没到书斋就听到了锄头掘地的声音,一走进书斋院子的月亮门,就看见原本摆花的地方已经种上了她梦中的竹子。“小姐,您喜欢吗?”安叔问。初静连忙点头,“这些竹子是银奴前天连夜从城外移植过来的。”初静看着银奴,原来是因为这个生病的。“以后可以趴在窗子上,看竹子了!”银奴用手语说着。初静点了点头,眼睛有些湿润了起来。

  “小姐,凌小姐来了!”小叶来通报。“你让她进来吧!”话音刚落,就听到了银铃的笑声传来,“没等主人允许,我自行跟来了!”“凌小姐!”初静上前迎了过去。“怎么弟弟这样,姐姐也这样?”凌寒絮故装生气的说。“啊!寒絮!”初静歉意的笑了笑。“我是路过,因为有些东西要给秦罗衣,所以就过来了。”“东西!”初静疑惑的说。凌寒絮看见一旁的银奴,问道:“你的病好了吗?我还给你带了些治病的西药呢?”“西药?!”“就是洋人病了用了治病的药。不过看来用不上来,不过给留下吧,我在装药的袋子上都写了用来治什么病和怎么个吃法,留着下回也许用得上。”凌寒絮把东西递给初静,初静接过,凌寒絮拿着另一个袋子说:“秦罗衣呢?”“他刚刚起来,昨天回来太晚了,回来就睡了,所以一起来就沐浴呢。”初静转身对安叔说: “安叔,你去跟少爷说一声,让少爷快点,说凌小姐来了!”“唉!小姐,老奴这就去。”安叔转身要走,凌寒絮连忙拦着,“别去,我也只是路过,外面马车还在等着呢,初静你把这个交给他就行了!我先走了。”“我送送你!”“不用了,让小叶送就行了!”“那慢走!”凌寒絮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对银奴说:“我在等着你回话哦!”说完转身跟着小叶出去。初静看着手中装西药的袋子,真是字如其人,她抬起头看着银奴,银奴还在继续整理那些竹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