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佛 音
奶茶闲人2016-08-03 11:382,344

  檀柘寺

  已入冬的北京城景色萧条,被九峰环抱的潭柘寺,却苍松翠柏,泉水淙淙,今日的大雄宝殿外成了讲经台,讲经台上供着释迦牟尼佛像,像后敷设了法座,左右二旁首排位置是比丘席比丘尼席,大众男女分东西座。时间已至维那师鸣钟,二引礼师鸣引磬,为首者迎请一净法师到讲堂,维那师举香赞,为首者随同法师上香礼拜,二旁大众和唱香赞:

  “炉香乍热 法界蒙熏 诸佛海会悉遥闻 随处结祥云 诚意方殷 诸佛现全身 南无云来集菩萨摩诃萨 南无云来集菩萨摩诃萨 南无海会云来集菩萨摩诃萨”

  唱毕维那师一人祝愿:

  “钟声传三千界内 佛法扬万亿国中 功熏祈世界和平 利益报檀那厚德”

  随后大众合掌同声念: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三称)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一净法师升座毕,众人佛前三顶礼,归座端身正坐。

  “妙法莲华经玄义卷第一,释此五章有通有别。通是同义别是异义。如此五章遍解众经故言同也。释名名异乃至判教教异。故言别也。例众经之初皆安五事则同义也。如是诠异。我闻人异……”

  一净大师洪亮的声音,响彻佛堂的每个角落,在信徒中初静一身素衣端坐其中,眼睛目不转丁的看着讲经台上的一净大师,脸上似绽开着一朵圣洁的莲花。离她不远的席位上,盈姐手挂佛珠屏息万缘,静聆着法音。身旁的小戒双手合十,虔诚的注视聆听。

  三圣殿的银杏树下,银奴如石像般的矗立,银色的面具掩盖着原本的真实。

  “……心本无名亦无无名。心名不生亦复不灭。心即实相。初观为因观成为果。以观心故恶觉不起。心数尘劳若同若异。皆被化而转。是为观心标五章竟。观心引证者。……释论云。三界无别法唯是一心。作心能地狱心能天堂。心能凡夫心能贤圣。觉观心是语本。以心分别于心。证心是教相也。观心生起者。以心观心由能观心。有所观境以观契境故。从心得解脱故。若一心得解脱。能令一切数皆得解脱故。……”

  “释论云。三界无别法唯是一心。作心能地狱心能天堂。心能凡夫心能贤圣。觉观心是语本。以心分别于心。证心是教相也。观心生起者。以心观心由能观心。有所观境以观契境故。从心得解脱故。若一心得解脱。能令一切数皆得解脱故。”银奴在心里来回的默念着这段经文,想用它们来压制身体里上升的血液, “作心能地狱心能天堂。心能凡夫心能贤圣。若一心得解脱。能令一切数皆得解脱故。作心能地狱心能天堂。心能凡夫心能贤圣。若一心得解脱。能令一切数皆得解脱故。……”银奴的身体开始挣扎着,慢慢地颤抖然后扭曲,他蜷缩成一团,手上的青经如暴雨过后的川流,全身变的赤红。他感觉自己快要被撕裂,一个小沙弥看见了,连忙上前去: “施主,施主!”这一声叫唤,把银奴从那红色的漩涡中给拖了回来,赤色开始从的身体里退去,川流也慢慢的恢复了平静。“施主!”银奴在小沙弥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摆了摆手,拾起一根枯枝在地上写着:“我没事,谢谢小师父。”小沙弥放心的笑了笑,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

  “……何不延舌说于常住。眼不见性则知非实相神通。非粗何谓。前一难已知粗。后难重来耳。彼作因果六种以判粗妙。又以四一专判妙。今难其粗。皆备四一则昔粗非粗。难其妙全无四一。则今妙非妙。于其一句设四句难。四六二十四耳。用彼矛盾自相击。故不盈不缩应尔许耳。”一净大师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

  维那师举回向偈: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一净大师下座,为首者随法师礼佛三拜,再谢大师一拜,送一净大师回寮,圆满。

  信徒们渐渐散去,初静找到了银杏树下的银奴,她上前与银奴并排,不语,银奴转头看了看她,初静也转头回他一个最温馨的笑容。银奴用手语说: “回家了。”初静点了点头,正欲行的时候,听到:“施主留步!”他们转身,两个小沙弥,其中的一个小沙弥上去给银奴行了下礼,“施主,一净大师有请!”初静奇怪的看着银奴,一净大师怎么认识银奴?银奴回礼,那小沙弥又给初静行礼说:“女施主,请您到‘松竹清泉’歇息片刻。”初静看着银奴,银奴点了点头,由另一个小沙弥领着她往“松竹清泉”走去。银奴跟着小沙弥往一净大师的禅房方向而去。

  初静被带到“松竹清泉”, “松竹清泉”内有一座流杯亭,亭子四角攒尖顶绿色琉璃瓦,木结构,小巧玲珑,亭内正中地上用汉白玉石雕刻成一蜿蜒曲折的龙形水槽,将亭外泉水引入,如把酒杯放在水面随之飘浮流动,坐在近处的人都可取杯饮酒。“每逢农历三月初三,聚会于环曲水渠之畔,置酒怀于上游,任其顺流而下,经谁的近处,谁可取饮。”她想起了老爹给她讲的流杯亭,今日见到真如老爹说的那样。

  “在流杯亭的北面有一片名为‘金丝桂绿’的竹林,因为干金黄,竹节长有绿线,所以又称‘金镶玉’。在流杯亭南面房后,还有一片名为‘碧玉镶金’的竹林,与‘金镶玉’相反,竹干翠绿,竹节长有似金色的线,故又名‘玉镶金’。”初静念念有词,一边往流杯亭的北面走去,她仔细的看着竹子的竹节,竹节上长着绿线,她笑着说:“金镶玉。”她用手触摸着‘金丝桂绿”的竹子,竹海的竹子的竹节上也长着绿线,她感觉自己回到了竹海,终日穿梭在竹海的精灵也跟着回来了。她哼起了记忆中的曲子,穿梭在竹林里,时间仿佛被凝固了。

  银奴依着地上的脚印,找寻着竹林中的精灵,那熟悉的曲子在竹林中忽远忽近,他用手触摸着他所经过的竹子,多年前他也曾这样在这片竹林中寻找着些什么?那时的自己在寻找什么呢?找到了吗?时间久的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已经模糊的快要没有踪影了。曲子停住了,他在原地环视着,突然感觉后背有什么?初静一跃扑到银奴的后背上,银铃般的笑声响彻竹林,银奴背起初静,初静用手指着前方, 他们俩往竹林的深处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