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传 说
奶茶闲人2016-08-06 11:402,743

  胭脂胡同 芙蓉阁

  小戒看着他眼前的那个艳丽的女人,像只花丛中的蝴蝶,由一个男人飞到另一个男人的怀抱,笑着,唱着,这还是自己认识了十一年的那个人吗?可是在她的眼中自己怎么却看见了泪。“姐姐她是不是病了?”春梅说,“前天还好好的。那天病了后,怎么变成了这样了?她又不让我请大夫,小戒,她不会有事吧?”春梅说着说着有些伤心了起来,小戒拍了拍她,说:“她会好起来的。”春梅大大的眼睛有些发红,小戒点了点头,“去煮些醒酒的汤,准备好…”小戒还没说完,春梅说:“我知道了,这就去准备。”

  印碧儿觉得胸口一阵恶心,连忙往外跑去,小戒立马跟了出去,印碧儿趴在地上不停的呕吐着,感觉自己都要把胸口的心都吐出来,汗水泪水混合在了一起,口中已是酸甜苦辣百般滋味了。她看着地上自己吐出来的东西,连忙往后退着仿佛那些东西会把她吞没。她跌跌撞撞的往庭院的芙蓉池走去,芙蓉池的水芙蓉已经枯萎,昔日的锦花如今已是满眼悲凉。眼角的泪水滑落了下来,滴落在芙蓉池中,荡起了小小的涟漪。小戒给她披上了一件外衣,印碧儿撇开脸,不让小戒看见她脸上的泪水。小戒伸手拨弄着芙蓉池的水,水有些冰冷, “明年夏日,芙蓉池中水芙蓉会美丽依旧的。”印碧儿转过身把脸贴在小戒的背上: “别回头,就这样,就这样……”印碧儿趴在小戒的背上无声的哭泣了起来。

  赵大树站在芙蓉阁的门口,这可真是男人的温柔乡,他穿了一身的便装,应该是特意的装扮了一番,还没走近,那些龟奴们已经笑容满面,还一边呼唤着: “凤仙,雪梅有客了。”赵大树被他们给拥进了芙蓉阁的暖香居。莺莺燕燕簇拥着,赵大树感觉全身都长出了鸡皮疙瘩。不过还得镇定的强颜欢笑着,怕自己露出破绽。赵大树拉住那个龟奴,“我说,能不能给我找些上品啊,觉得爷没钱啊?”赵大树掏出几块大洋,放在桌上,龟奴和那些莺莺燕燕伸手就要拿,赵大树一一打开他们的手说:“我要的是上品!”然后把手放在怀中,弄的怀中的大洋哗啦哗啦的响。莺莺燕燕们气的甩头就走,龟奴笑嘻嘻的说:“当然可以,爷好哪口啊?”赵大树拿了两个大洋放在了龟奴的面前:“李爷中意的那个!” “李爷,哪个李爷,来我们这的李爷多着呢?”赵大树眼睛一转: “就是那个不太……”“啊,你是说那个李爷,有段时间没来了,行,我给您请去,您稍等片刻。”拿着大洋喜滋滋的出去了。赵大树心疼他那两块大洋。等了一会儿,有人推门进来,不是刚才的龟奴,是个瘦高个: “让您久等了。”侧身,一个身着桃色衣裙,手抱琵琶的美丽女子款款而来。那女子微微侧身行礼:“小女子胭雪,见过官人了。”会是她吗?赵大树想。突然有个人冲了进来,在赵大树的耳边说了什么?赵大树站了起来,笑着对他们说:“在下今天还有事情,下回,下回我再来听胭雪姑娘的琴声。”说完和那人速速离去。

  “有劳姐姐了。”小戒对胭雪姑娘说。胭雪姑娘笑了笑:“碧儿姐姐好些了没?”小戒接过胭雪的琵琶替胭雪姑娘抱着说:“春梅在伺候她浣洗呢!”胭雪笑了笑。小戒跟着她离开了暖香居。

  印碧儿把自己潜到了盆底,看着水面飘着的花瓣,那多像自己啊,就像漂浮在水面的花瓣,只能随着水的方向流走。直到有一天自己腐烂消失。消失……她噌的坐了起来,大口的呼吸着,她看见了那屏风后的身影。小戒在屏风外给她用香熏着衣服。她转过身依着小戒的方向靠着。

  “小戒。”她叫着小戒的名字。

  “嗯。”小戒应声着。

  “你为什么留在芙蓉阁?”

  小戒抬起了头,“因为你。”

  印碧儿沉默着,过了一会儿:“小丫如果像我这样,你是不是也会这样的守着她?”

  “嗯。”

  “那你会守到什么时候?”

  “守到我没有力气的时候。”

  “小戒。”

  “嗯。”

  “答应我,在我走之前你不能没有力气,看着我走好吗?”

  小戒沉默了,印碧儿在等着小戒的回答。 “嗯。”

  印碧儿满足的笑了笑。

  思远学堂

  学生们在教室里议论着什么?

  “听说了吗?”一个矮个的男生问。

  “什么什么?”大家都好奇。

  “明湖春死人了,死的很惨!”那个男生压低声音说。

  “不就是死人嘛,我们家隔壁的阿婆也才刚死啊。”另一个身材比较胖的男生不屑的说。

  “这不一样?”矮个男生强调。

  另一个人瘦高的男生怯怯的说: “是怨鬼索命。”围着的人一下散开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可是又好奇,所以又都聚了过来, “听说是个美丽的鬼。”

  “什么呀,是个男鬼。长的好看的男鬼。”矮个男生说。

  “你见过?”瘦高男生问。

  “我娘见过!”矮个男生有些得意的回答。

  “你…你…你娘见过鬼?”大家惊呼着。

  “不是,是我娘见过他活着的样子。”矮个男生解释。

  “活着的样子?”大家你推我,我推你。

  “哦,我知道了,我听我奶奶说过,是那个那个白书玉,那个唱戏的。”一个一直沉默的男生突然叫道。

  哗…他们又散开了。其中的一个声音瑟瑟的说: “那还不是鬼嘛?”

  “不是,是说他活着的时候。活着的时候。好像是十年前。”那个男生回答。

  “那个大宅子里的白鬼,那不是个女的吗?”胖男生说。

  “是个男的,他在戏台上扮的女人。”矮个男生回答。

  “那他当鬼了是女人还是男人啊?”瘦高男生疑惑着。

  “男人!”“女人!”一半说男人一半说女人。

  “有人真正看见过吗?”大家摇摇头,“那为什么说明湖春的那个人是被他给杀的。”

  “在那个人流下的那滩血中放着一个东西。”又是那个安静的男生,一说话就是关键。

  “什么东西?”一个个小脑袋聚在了一块,“他做人的时候在戏台上扮女人时头上带着的花,还有一颗很大的珍珠呢,听说很名贵,很值钱的。”

  突然窗外哗的一声,那帮学生们吓得尖叫了起来,你推我我推你。

  “放学了,不回家,围着干吗呢?讲鬼故事啊?”突来的男人声,把他们吓的四处逃串着。

  学生们一看原来是他们的陈老师,陈霖海看着这帮学生们,学生们松了口气,叫道: “陈老师。”陈霖海笑嘻嘻的问他们:“讲什么鬼故事,吓不吓人,是女鬼还是男鬼?是女鬼是不是很漂亮?让我也听听?”

  学生们也笑嘻嘻的说:“原来大人也爱听鬼故事啊!”

  “呵呵呵…”陈霖海尽然应场的鬼笑,吓得学生们往后退着,“鬼故事不分大人小孩的。”

  安静的那个男生突然伸出右手指着窗外说:“那…那…”

  其他的学生都瞪大了眼睛,陈霖海看着他们的表情,疑惑地转身往窗外看去,窗外并没有什么异常,学生们哄笑着:“呵呵呵…陈老师,骗您的。”说着笑着拿着书包各自回家了。

  “臭小子,竟然学会唬老师了。”陈霖海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自己回办公室去,办公室已经没人了。刚才海老师还在,怎么一会儿就走了。他收拾了一下,把办公室的门给锁上。自己也慢悠悠的回家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