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亡影
奶茶闲人2016-08-30 12:002,439

  广益书局

  广益书局是海疏影最喜欢来的地方,这儿也是白书玉当年最爱的地方。

  广益书局1900年由魏天生、杜鸣雁、萧伯润、李东生等合伙创办,初名广益书室,出版科举考场用书和童蒙读物。因经营不善濒临破产。1904年改名广益书局。邀魏炳荣担任经理,周菊亭为协理,聘胡寄尘(怀琛)、陆保为编辑主任,出版古籍、医卜和村塾用书。

  在广益书局能找到些古籍的孤本,这是在其他书局没有的。十年前的白书玉就喜欢耗在这儿,有些难得的孤本,他都会央求老板让他手抄一本。今天海疏影是来手抄《竹香斋》初集第二册的。老板一看是老顾客,殷勤的上前招呼着,“海先生来了!”

  “老板!”海疏影回礼。

  “我让小易给您准备着——第二册。”老板吩咐人给海疏影取《竹香斋》初集第二册。

  “谢谢老板!”海疏影说。

  “海先生,您客气了!您每个月在我们书局里不知买多少书呢?这个算是个售后回礼。”老板领着海疏影来到一间书屋。书桌上已经摆上了《竹香斋》初集第二册,“海先生,您请便!”

  海疏影再次谢过老板,打开自己带来的文房四宝,开始研墨。

  《竹香斋象戏谱》,象棋谱。清张乔栋编。原为二集,共一百六十局,曾刊印于嘉庆九年(1804年),后经修改补充,分三集,于嘉庆二十二年刊印。系集中古谱及流行于民间具有代表性的排局加以厘正,并取诸家之长而成。初集两册,七十八局;二集两册,七十局;三集四册,四十八局。均以和局为主,第三集比较深奥。

  曾经一度痴迷象棋的白书玉一直都在寻找这套象棋谱,一直未得。如今找到了这套书,人却不在了。海疏影仔细的一边读一边手抄。

  “准备送给白老板的吧!”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

  海疏影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在一排排书架处隐隐约约一个白色的身影。

  “您是……”她起身,寻着那个身影而去,那身影很快的和她拉开一段距离,依旧隐没在书架中。

  “《竹香斋》,嗯,应该让他自己亲自来手抄!”一转身那个身影已经在海疏影抄书的案台了,海疏影连忙快步,在那白色的披风覆盖的下面,是怎样的一张脸?

  面具?!那张……那张多福最爱的面具——孙悟空面具!

  “你到底是谁?”海疏影问道,声音有些颤抖。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日夜思念的人!”

  “我日夜思念的人?”

  “他……还活着!”

  这句话就像一个晴天里的霹雳,海疏影颤颤微微的说:“你说谁?……谁……”

  “你知道我在说谁?”

  “那他在哪儿?……他……在……在哪儿?”

  “他会在哪儿?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他在哪儿?……会在哪儿?……他活着……他活着……”海疏影就像个虔诚的佛教徒念着经文。当她清醒过来寻找那个面具人时,那人已经不见踪影了,她来到柜台前,问柜台前的伙计,“你刚才看见一个穿白色披风带孙悟空面具的人吗?”

  “海先生,您是不是眼花了?”伙计说。

  “没看见吗?”

  伙计一脸疑惑的摇了摇头。

  “书玉活着!书玉活着!”海疏影开始笑了起来,伙计看着有些怪异的她问:“海先生,您没事吧!”

  “我……没事儿!……没事儿!”海疏影开心的说,转身回刚才的书屋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

  廖府别院

  海疏影跟着小叶穿梭在廖府别院,海疏影想着如果书玉活着,他最想来的地方应该是牡丹园,那是他一手建造的,是他收藏最珍贵东西的地方。他活着,安叔知道吗?一边走着,一边想。那个银色面具人!她的目光随着银奴移动着。

  银奴感觉那双眼睛的注视,在心里不停的提醒:“别回头看……别回头看……”两条不同的走廊,隔着一个花池,可银奴怎么感觉她就在自己的身边注视着自己,那目光和以往的不一样。她怎么会来这儿,找安叔?

  海疏影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渐渐远去的银奴,她想起了多福要揭银奴面具的那初次见面来。

  “他是谁?”海疏影问小叶。

  小叶回答:“我家少爷的跟包!”

  “他为什么戴面具?”海疏影又问。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们小姐说,从她有记忆开始银奴就这样了!”小叶解释。

  “那银色面具下会是怎样的一张脸呢?”海疏影喃喃的说。

  “我也很好奇!一个谦谦有礼、冰火两重天的人会有怎样的一张脸?应该是张不平凡的脸!”小叶说。

  “冰火两重天?”

  “嗯,有时候对少爷严厉的就像数九的寒冰,不过他对小姐就像那寒夜里的炉火——暖暖的。”

  “海小姐!”安叔把在沉思中的海疏影唤醒,“您找我吗?”

  “安叔!”海疏影看了看身边的小叶。

  安叔说:“叶儿啊,少爷和陈二公子晚上回来吃饭,你去买些菜回来吧!”

  小叶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安叔领着海疏影来到廖府别院的荒园。海疏影看着眼前的一片凄楚,“牡丹园怎么成这样了!”

  安叔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着。

  “安叔……书玉活着……一定会回到这儿……对吧!”海疏影说。

  安叔心头一惊,“小姐,您这是?!”

  “书玉活着!”海疏影坚定的说。

  “小姐,您没事吧!”安叔怕是海疏影犯病了,可是这是大白天啊!

  海疏影笑了起来,不过一会儿脸又阴沉了起来:“他回来了,他不会想见我的!……不会想见我的……”

  安叔看着不远处的银奴,银奴摇了摇头,安叔对海疏影说:“小姐说的话,老奴不懂了,白少爷十年前就不在了,他若回来,也只是个新生的娃儿了!”

  “书玉他没死!……他活着……他没死!……”海疏影激动的说着。

  “可那场大火,您也看见了!还有那枚玉扳指!”安叔说。

  “玉扳指!”海疏影想起了大火后,自己在废墟中找到的那枚自己熟悉的翠玉扳指。

  “那翠玉班指,那是白少爷从来没有摘下过的啊!您不是也知道吗?老爷送的成人礼物,少爷带着就没摘过!”安叔说。

  海疏影有些无语了,眼神恍惚着,又再次喃喃的说:“书玉活着……他只是不想见我!他活着……活着……”

  “是谁告诉您,他活着?”安叔问。

  “谁?”海疏影想起了广益书局的那个,“一身白衣……孙悟空面具……”

  银奴仿佛被闪电击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