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捕蝉
奶茶闲人2016-08-27 11:583,313

  吉祥戏院

  吉祥戏院不知道是因为闹鬼还是因为两大当家的角儿没戏码,今天有些冷淡。当家的老板想必也不在,要不卖玫瑰枣儿的能进后台吗?

  “我说老板,你这枣洗干净吗?”

  “老板,您放心,我那口子大清早就起来洗了好几遍,您放心,干净得就像瓦片上的雪一样白。”

  “你这是密云的枣吗?”

  “正中的,皮薄、肉厚、核儿小、含糖多!”

  “怎么没见过你啊,看起来面生啊!”

  “这是第一次,托了各位老板的福了。”

  赵大树的这一身打扮,应了那句——中隐隐于市。谭夫人的失踪,谭仙菱中毒,还有那两封手语的信,画了个圈,圈的就是这吉祥戏院,那个黑暗中的人就隐藏在这戏场上。秦罗衣不在、谭仙菱也不在,其他人都在,在廖府别院放影片的那晚这些人也都在。他看着眼前的这些粉末的脸,会是谁呢?目的是什么?他来之前调查了京城这几日的大小案子,绑票案有几中,被撕票的也有,有无名尸,但是是男性。谭仙菱没有下手,凶手有可能没有撕票。谭夫人活着,那她会在哪呢?今天他已经盯了吉祥戏院整整一天了,并没有什么异端,只是看客少些。

  凶手日子过的四平八稳,谭夫人想必被他隐藏在这每天都得过的日子中。会在哪呢?他想起了那两封手语信,想起了一张带银色面具的脸,凶手在借刀吗?他眼前回放着和银色面具有关的记忆,他会是谁?

  在吉祥戏院不知的黑暗高处,一个蒙着黑纱的人也在俯视着戏台后的这些人,他也在寻找答案。在那高高的屋顶上,他俯看着月色下灯火中的连绵屋顶,万家灯火与远空星辰遥遥相应,这座经历无数风雨的城池在流逝。

  赵大树离开吉祥戏院,转身换了另一身装扮,隐没着黑夜中。

  属于黑暗的生灵在黑幕中挪动,黑暗中彰显着人作为动物的本性。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前面的那个躲避着月光,穿梭在复杂的线条中,屋顶上的如夜行的猫紧随,地面上的捕猎者也紧随着他的猎物。黄雀后面又会有什么?白色与这黑夜格格不入,可它却肆意的彰显着,因为它的棋子们都在按他的意愿走着。

  瑞福客栈

  那个黑影几经弯转进入了瑞福客栈,隐没在瑞福客栈中,是哪一间呢?赵大树在黑暗中谨慎前行,夜光粉在黑夜中提示着,他的猎物没有脱缰。抓小鱼用大网这样的笨办法也可以成为妙招。只见那人左右警惕的看了看,然后进入天字一号房。店小二提着水壶突然背后被一只大手给捂住嘴,还没明白过来,就被人带到了黑暗处,一个冰凉明晃晃的东西压在自己的脖子上,这下明白过来了。只听黑暗中那人轻声的在他耳边说:“我想知道天字一号房间里发生的事儿,但不想让天字一号里的人知道,你有办法的对不对!”这种情况下没办法也有办法。

  赵大树被店小二带到了天字二号房,在和天字一号房共有的那堵墙上有一幅画,画的后面是一个暗格,暗格里有一只眼,从这个眼里可以把天字一号房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您久等了!”借着灯光依稀能看清楚那个人的脸,赵大树在脑海里回放着他在吉祥戏院里所见的那些人,可这个人很陌生啊!怎么没什么印象?

  “东西带来了没有?”背着自己的那个人问。

  那人从怀中掏出一包东西,说:“我要的东西您带全了没!”

  背光的那人拿出了一张银票,银票的数目不小,因为看银票的人眼睛都发亮了。

  “如果有下次,这生意就得到阎王殿去谈了!”背光的人冷冷的说。

  “没有下次,绝对没有下次了。”

  那包东西是什么呢?赵大树在想,他们谈的是什么生意呢?

  那人揣着那银票满意的退出了天字一号房,赵大树跟随着他出了瑞福客栈。过了一会儿一辆马车停在了瑞福客栈的不远处,一人从瑞福客栈出来上了那辆马车,然后悠悠的往黑夜的深处而去。

  廖府别院

  一辆马车停在了廖府别院的门口许久。车内的凌寒絮看着自己怀中的人,粉妆玉琢的脸,如春雨的刘海,和往日里的人迥然不同,她用手摸着那稍微有些浓密的双眉,只有这双眉还残留。她想起了自己和她的初次相遇,初次遇见洛神、初次遇见秦罗衣、初次遇见初静、初次遇见杜丽娘、还有柳梦梅。她就像一座迷宫,每一条路都通向不知的未来。

  有人打开了马车的门,一张银色的面具出现了。凌寒絮抬头看着那银色的面具,银色面具下的那双眼睛紧紧地看着凌寒絮怀中的人,他一把抱过她怀中的人,就像在拥着稀世珍宝,生怕一不小心就揉碎了。凌寒絮下马车跟着银奴一起进了廖府别院。凌寒絮想说些什么?张口正要说,看见了银奴的那双深谧的眼睛正温柔的看着她,屏了这一天的那口气,吐了出来。看着安叔、小叶和银奴忙碌照顾床上的人,她悄悄的退了出来,喃喃的对自己说:“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秦罗衣,你这个臭小子,去哪了,我等你一天了。”

  凌寒絮看着从大门匆匆而来的人,那人也看见了她,开始一惊:“你怎么会在这儿?那臭小子呢?约我在鹤避烟见,结果我都快把北京城翻了个个,也没找到那臭小子!”

  “他和我在一起!”凌寒絮说。

  陈霖海气不打一处来说:“好小子,见色忘友!”

  凌寒絮一把拉住陈霖海说:“他已经休息了!”

  “休——息!好习惯,早睡早起啊!”依旧要往里闯。

  “霖海!”凌寒絮说,“他有点喝多了!”

  “那酒神能喝多了?”陈霖海说。

  “可能是有心事吧!”

  陈霖海停了下来,“他告诉你了!”凌寒絮摇了摇头,“喝醉了都没说?”

  “小海!”凌寒絮叫道,陈霖海转过头来看着她,这个称呼她已经很久没有叫过了,小时候她就这样叫他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这么叫了,自己都想不起来,他这才正式的看着凌寒絮,才发现她一身倦容。

  “怎么了?”他轻声的问。

  “送我回家好吗?”凌寒絮说。

  陈霖海看了看廖府别院然后说:“嗯。”

  离开廖府别院,他们没有上马车,凌寒絮坚持要走着回家,陈霖海让马车师傅先回去,自己陪着凌寒絮走回段公馆。

  回段公馆的路上

  路上凌寒絮一直沉默着,这样的她让陈霖海有些陌生,但是他没问,只是默默的陪着她走。

  “我想我姐了!”凌寒絮说。

  “夏茉姐!”陈霖海想起了凌夏茉来,小时候他叫她仙女姐姐。他转身看着凌寒絮,凌寒絮突然抱着他,把头倚在他的肩膀上,“姐姐是不是很寂寞?”

  “那我们去看她!”陈霖海说。

  凌寒絮抬眼看着陈霖海,陈霖海在她的眼中依稀看见了泪光,泪珠儿易落,他伸手接住了那落下的泪珠儿,“怎么了?”

  “我想我姐!”

  陈霖海紧拥着凌寒絮,凌寒絮在他肩膀上无声的哭着,过了一会儿,“给你买冰糖葫芦!”

  凌寒絮抬起头,“就只有冰糖葫芦吗?”

  “我现在是个穷人,代课的薪水没剩下多少了!”陈霖海说。

  “都有钱和罗衣上鹤避烟喝茶!?”凌寒絮说。

  “是他请客的!”陈霖海说,“说好请我喝茶的,怎么又和你喝酒去了?”

  “你吃醋啊!”凌寒絮说。

  “吃——醋!”陈霖海有点奇怪这个词。

  “我的,还是他的?”凌寒絮问。

  “什么你的他的?”陈霖海说。

  “你喜欢罗衣!”凌寒絮说。

  “当然喜欢,秦罗衣有人不喜欢吗?”陈霖海说。

  “很喜欢!”凌寒絮说。

  “两个男人之间,用这样的词有些……”陈霖海感觉自己全身爬满毛毛虫。

  “他是女儿身,娶她为妻?”凌寒絮说。

  “我想当他姐夫来着?”陈霖海笑着说,“可人家不干!”

  “那你喜欢他还是他姐啊?”凌寒絮说。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陈霖海说。

  凌寒絮摇了摇头,“不是说要请我吃冰糖葫芦吗?”

  陈霖海四处寻找着,“这么早就收摊了?”

  “不是想赖吧!”凌寒絮说。

  “我就这么不靠谱吗?”陈霖海说。

  “你现在才知道!”凌寒絮说。

  “不就收摊了吗?咱找他家去,包个全场!”

  段公馆

  回到段公馆已经很晚了,凌寒絮直接往自己住的院子走去,刚进院门,就看见段云棠坐在厅堂上,她迟疑着,段云棠看见了起身,凌寒絮进屋。

  “老祖宗没见你,惦记了一天了!”段云棠说。

  “去见一个朋友了!”凌寒絮说。

  “外面风大,出去的时候该多穿点!老祖宗给你留了你最爱的西湖牛肉羹,让小玉热热吧!早点休息!”段云棠说完,转身离开。

  凌寒絮看着段云棠离开的背影说:“你爱过姐姐吗?”

  段云棠愣了一会儿说:“你姐姐是个好女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