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悬浮
奶茶闲人2016-08-26 11:582,783

  廖府别院 书斋

  初静独自一人下着围棋,在黑白的世界里面穿行着,静如深谷溪边垂钓;动似戈壁荒城厮杀。黑棋步步为营,白棋以柔克刚。小小的四方,大大的天地万物。银奴看着初静,想起自己第一次教她下围棋,棋子是自己和她一个一个用溪边的石子打磨的,棋盘是老爹刻得,那原本是一个大石台。用山中的岩石做成的黑白颜料,一个个小石子变成了黑白棋子。

  “盘面有纵横各十九条等距离、垂直交叉的线,共构成361个交叉点。在盘面上标有几个小圆点。这些小原点称为星位,中央的星位又称‘天元’。 棋子分黑白两色。围棋的下法:一、对局双方各执一色棋子,黑先白后,交替下子,每次只能下一子;二、棋子下在棋盘的点上; 三、棋子下定后,不得向其他点移动; 四、轮流下子是双方的权利,但允许任何一方放弃下子权……”

  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不停的眨着,有些应接不暇的看着自己不停变换的手语,一脸的似懂非懂。

  他上前从白棋盒里拿了一枚棋放在了棋局中。

  “松气三角!”初静轻声的叫道,她抬起头来,“妙棋!”银奴摇了摇头,初静知道银色面具下的那张脸在笑。她拧着双眉苦思着反击之法。

  安叔端着茶炉进来,银奴接过,煮上了红袍,茶香四溢,在茶香中初静的皱眉开始舒展,她转过身和银奴一起喝着功夫茶……

  明湖春

  印碧儿没想到赵大树带她来的地方会是——明湖春。还未踏进明湖春她有些怯步了,赵大树说:“碧姑娘对这有特别的记忆吗?”

  印碧儿轻声的说:“这里不是有鬼杀人吗?”

  “碧姑娘相信这世上有鬼?”赵大树问。

  印碧儿说:“万物都是生灵,万事都有存在的可能!”

  赵大树笑了笑,做了个请的动作,“碧姑娘放心,赵某在前,如有厉鬼,赵某来挡!”印碧儿淡定笑了笑,先一步往前走,赵大树再次笑了笑。

  这明湖春因为血案,生意惨淡。不过还是有些不怕的主。芙蓉阁的花魁出现引起了些骚动,不过看见身后一身戎装的赵大树也只能望而却步了。他们直接来到二楼。不过这回赵大树走在前,一边问身后的印碧儿说:“碧姑娘可光临过此地?!”还没等印碧儿回答,赵大树接着说:“明湖春的爱窝窝味道可真不错!”

  “赵大队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印碧儿说。

  “李木龙每次在这儿用过餐都会打包一份爱窝窝,您说?他给谁预留的?”赵大树说。

  “爱吃爱窝窝,恩客送上些,是常有的事儿!爱窝窝不是贵重之物。”印碧儿说。

  “李木龙也是姑娘的恩客!”赵大树说。

  “赵大队长您太拐弯抹角了。”印碧儿说。

  “碧姑娘是个聪明人!”赵大树说。

  “赵大队长想知道什么?”印碧儿说。

  “李木龙是谁?”赵大树问。

  印碧儿再次淡然一笑,“赵大队长怎么问我呢?行中规矩不过问任何关于恩客的出处,认得只是金钱的多少!”

  “姑娘不想说!”赵大树说,他没有再问,领着印碧儿来到案发的那个房间。“李木龙在找人,姑娘想必知道!”

  印碧儿看着那扇门脚步有些僵硬,不过马上调整了过来,躲过了赵大树那双猎人的眼睛,“赵大队长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碧姑娘真是滴水不漏!”赵大树笑了笑,心里暗暗称奇,可惜了印碧儿沦落了风尘。“听过栾盈云这个名字吗?”

  “赵大队长您是在问读书的人知不知道孔孟?”印碧儿说,“风尘中人也有识孔孟之人的。”

  “碧姑娘伶牙俐齿!”赵大树说,“李木龙找的是栾盈云,十年前翠云楼的花魁娘子!”

  “谢谢您告知。”印碧儿说。

  “碧姑娘未入芙蓉阁在哪?”赵大树推开房门自己先行进入,房间保留了原样,不过血迹斑斑已经不在。

  印碧儿莲步轻移,脚步好像在避让着什么?赵大树在想。

  “李木龙并非李木龙!”赵大树说。

  “赵大队长在说绕口令吗?”印碧儿说,她贴着墙壁走着。

  “您不觉得惊讶吗?”赵大树说。

  “不问恩客出处,这有什么可惊讶的。”印碧儿说。

  “姑娘有一件淡黄色的披风。”赵大树说。

  “披风很多,有没有淡黄色的,等奴家回去看看自己的衣柜再告诉赵大队长!”印碧儿。

  “碧姑娘如果是男儿身,可以去做状师了。”赵大树说。

  “谢谢赵大队长的提议,这辈子成不了男儿了,只能修下世。”印碧儿说。

  赵大树坐在李木龙惨死的那个位置上,趴在桌上,就像当时李木龙一样,印碧儿身子一紧,转身看往别处,赵大树猜测她当时就在现场。他起身转到身后的屏风后,“翠云楼的血案发生时,姑娘多大?”

  印碧儿转身没看见赵大树只听到声音,赵大树从屏风侧探出头来笑着说:“躲猫猫躲这儿挺好的。”印碧儿目不转丁的看着赵大树,“吓着姑娘了!”印碧儿摇了摇头,紧缩了一下身子,赵大树说:“姑娘穿得单薄了些。”

  送走印碧儿,赵大树并没有离开明湖春,他站在明湖春的二楼走廊上,看着每个房间。倒数第一间的客人再也没有出现,很明显这人和血案有关联,又不能逼狡猾的掌柜就范,想必此人来头不小。

  一种预感,在案发时,在那空间不大的雅间中隐藏着很多的秘密和想知道秘密的人!“李木龙”的秘密再加上一个“白书玉”的秘密!还有很多未知的秘密!

  芙蓉阁

  香尘

  印碧儿回到芙蓉阁,回到香尘,在明湖春蹦紧的那根弦依旧放松不下来,她走进暖阁,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刚要喝下,看见了暖阁的幔纱中坐着一人,手中的茶杯滑落了下来,掉在了地上,刺耳的声音吞噬着印碧儿的耳膜。

  “惊扰仙子!”那人说。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印碧儿问。

  “先仙子一步!”那人说。

  “奴家好像没请尊下!”印碧儿说。

  “知道仙子有难,来化劫的。”那人说。

  “往而不来,非礼也!”印碧儿说。

  幔纱中的那人笑了起来,“仙子和在下心有灵犀!”

  芙蓉池

  芙蓉池结上了冰,水芙蓉的枯枝寂寞的装点着冰面,印碧儿跨过芙蓉池的栏杆,脱去鞋和绒袜,光脚感受着冰面的寒冷。小戒看见了,也脱去自己的鞋袜同样光脚步入芙蓉池,在冰面上印上一个个宽大的脚印,印碧儿回过头,走到小戒的跟前,用自己小巧的脚去比划着小戒宽大的脚印。

  “哦!小戒真是个大人了!”印碧儿叫道。

  “刚才那个客人是谁?”小戒问。

  “刚才?刚才有客人吗?”印碧儿说。

  小戒转过头来看着印碧儿,印碧儿踩着小戒留下来的脚印走着,“你去看旭儿了!”小戒说。

  印碧儿点了点头,“怕旭儿忘记我!”

  “旭儿的记忆很好,难背的《出师表》都能一字不漏的背下来。”

  “《出师表》?”印碧儿说。

  “那个拿羽毛扇的人写的!”小戒说,“先帝创业未半…而…而…”小戒而了半天都没有而下去。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印碧儿一字一句的背诵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