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走2016-08-18 23:233,204

  白桂桂出现的时候,君临仙君正在几案前读一卷竹简,他登仙的那个时候,人类正在流行这种书籍,因此,他也保留了这样的习惯。

  君临缓缓放下竹简,抬头看向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少女,他的嘴角始终挂着一抹笑,眼神十分温柔:“不知贵客深夜来访,所为何事?”

  白桂桂一下子愣住了,她之前所见到的君临仙君,是倒在血泊里苦苦挣扎脸庞扭曲的君临仙君,此刻这个鲜活的温润的会笑的,看起来果真仙气十足。

  嗯,看来凶手一定不是我了。

  白桂桂此刻这么想着。

  “你在看什么?”白桂桂问道。

  君临唇角一勾,笑得春风一般:“三国时蜀汉一位隐士写的《登仙论》,你也感兴趣?”

  白桂桂挠挠头:“不,我不喜欢看竹简。”

  “你还没说,自己来是做什么的呢。”君临笑着说。

  白桂桂突然醒悟过来,自己是来要祝福顺便看他被杀害全过程的,咦,这样显得好残忍啊。

  “那个……我是刚刚登仙的新人,不过明天才会登仙,可是你明天有事不能给我祝福,所以我就来找今天的你要了。”

  君临的微笑消失了,但浑身还是一片柔和的气息:“穿越时空乃是禁术,你一个刚刚登仙的小仙女,如何能得到此术?”

  白桂桂发现君临可能是整个天界智商最高的,当然,是在她来之前。

  “好吧,那我就说实话吧,你明天就会被杀害,所以他们叫我来看看到底凶手是谁。”白桂桂干干脆脆地说了出来,“当然了,要祝福是我的主要目的。”

  君临的唇角又勾起来了:“原来如此,那明日一早我便赐福与你,今晚时候已经不早了,我为你安排住处可好。”

  君临温温柔柔的语气让人不忍拒绝,白桂桂想着反正无论如何明日剩余的时间也足够她接受祝福了,所以就安心地住了一晚。

  第二天清晨,她如约来到君临的书房,却发现君临没有来。

  “奇怪,不是说好了的吗,难道堂堂仙君还会放人鸽子?”白桂桂念叨着,不放心地跑去君临的寝室敲了敲门。

  门是虚掩着的,手一碰,门就自己缓缓打开了。白桂桂将脑袋探进门里试探着叫了两声,谁知无人应答,她大胆地走了进去,发现里面压根没有人。

  “不会吧?君临仙君怕死所以逃跑了?”白桂桂也是有点惊奇,“那么一个仙中之仙还会逃跑?唉等等……”如果君临顺利逃脱今日的死亡,那她就回不去了,那么等穿越回来的这个她遇见刚刚登仙的那个她……这状况可就不是“尴尬”二字能够概括的了。根据一系列复杂的原理,穿越回来的这个她可就得挂啊,除非她逃出天界,永远不与她见面。可是凭什么啊,君临不想死所以拖累得自己做不成神仙?

  综上所述,得出结论——白桂桂必须得找到君临仙君,让他回来慷慨赴死。

  于是白桂桂去找了北隅。

  北隅仙君正在逗弄花草,见了白桂桂被吓得一脸惊讶,白桂桂只好简单地说明了一下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然后动员北隅把君临找回来。

  北隅仙君一呼百应,不多会儿就召集了大批神仙前来帮忙,于是白桂桂苦逼地把事情解释给了好几拨神仙,那时的她感觉自己像惨了祥林嫂。

  不过说实话这帮神仙办事效率真高,当下就分头出去寻找了,北隅自己坐镇仙府收各路消息,他让白桂桂回去君临的仙府等着,说不定君临自己就回去了。

  虽然白桂桂觉得他自己跑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但帮不上什么忙的她还是回去等候了。

  时间慢慢流逝,白桂桂等得越来越焦急,又开始想起了那个早就被她否定的答案:说不定真的是因为她太怕死所以杀了君临好让他按时死亡呢?

  但是很快的,这个答案又被她划掉了,因为君临是带着一身伤回来的。

  君临的仙府大厅内白光一闪,他一身是血地出现了,胸前腹部全是血窟窿,也不知是被什么捅的,真的看上去和之前白桂桂见到的一样惨。

  可特喵的这到底是谁干的啊!

  即使回到一天之前也完全没看到凶手啊我去!

  白桂桂蹭地从跪坐姿态一下子调整为奔跑姿态,刷刷两步就跑到了君临身边,可丫竟然在笑?

  白桂桂突然发现这君临仙君这么神仙的一个神仙,竟然还有逗逼的一面啊。上一次没人在跟前,脸扭得跟麻花一样,这回旁边有个白桂桂,即使被戳成筛子了,还是一脸春风般温柔的微笑。

  白桂桂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但是任务要紧,她还是抓紧时间问了重点:“你现在还能给我祝福吗?”

  君临笑得惨兮兮的,看来是真疼,他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抱歉,恐怕得麻烦你再跑一次了。”

  白桂桂心里头那是一个翻江倒海啊,她发现自己自从登了仙,以前的淡定可全都不见了,都是眼前这个倒霉孩子害的。

  白桂桂面对着呼吸渐渐微弱下去的君临,突然感觉自己的心里头有点难受,你让她杀人她都不怕,可眼睁睁看着君临死,她真的是好一阵难受。

  干脆,让他死得舒服一点?这么想着,她捻起了一个解除躯体知觉的法术,谁知原本只剩出的气没有入的气的君临,硬是勉强睁开眼睛说了“不可”二字。

  “好吧,既然你不同意,我又不能眼睁睁看你死得这么痛苦,那我接下来可就把眼睛闭上了。”白桂桂一脸无奈地说,“你如果难受,就尽管扭曲五官吧,美丑都无所谓了,反正我之前看过一回了。”

  说罢,她将眼睛闭了起来。

  君临想使劲地喘口气,可是肺部被穿透的他没办法舒畅地呼吸哪怕一次。渐渐地,他的喘息声白桂桂听不到了……

  灰衣的鸟嘴神仙蹦跶进来,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君临和一旁蹲着的白桂桂,尖叫一声,经典台词立刻蹦了出来:“不好啦,君临仙君被杀害啦!”他喊完以后立刻风一样地跑走了,他消失在门后的那一瞬间,白桂桂也消失了。

  白桂桂回过神时,北隅正亲切地俯视着她,她想起自己还是蹲着的,便连忙起了身。

  “如何,看到凶手了吗?”北隅一脸期待地问道。

  白桂桂难过地摇了摇头:“我还是没看到凶手,君临仙君是在外面遇害后被保护机制传送回仙府的,那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北隅叹了口气,却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那,君临仙君赐给你祝福了吗?”

  白桂桂还是惨淡地摇头:“也没有。”

  北隅道:“这么说来……”

  “我不想去了。”白桂桂皱着眉头打断了北隅的话,“你知道我紧闭着双眼蹲在一滩血泊中听着旁边的人渐渐失去生机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吗?”

  “所以我要你记得,君临仙君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登仙碑上他的名字已经被划去了,你要做的只不过是回到过去看到凶手。”北隅连连叹气,“唉,现在的年轻神仙啊,心怎么都这么软,要知道我们当年登仙之路都是一路踩着前辈的尸体往上爬啊,我亲眼看着师公自断生机就为了将自己一身修为传给师傅,师傅再自断生机将两份修为一并传给我……”

  白桂桂也是没想到北隅仙君也有这么痛苦的过去,本想安慰安慰他,谁知他话锋一转道:“所以,你要再回去一趟,务必要查出是谁杀害了君临仙君,我们才好替他报仇啊。”

  这个话题太沉重,白桂桂实在不想接,只是说自己太累,要休息休息再去,北隅也是十分认同的她的理由。她还没有自己的仙府,北隅便将她安排在了他这里住下。

  晚上躺在床上,白桂桂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想起了北隅讲述的登仙之路。

  其实自古以来登仙之路就不是平顺的,想要成为逍遥自在的神仙,就必须要狠下心来。可是,白桂桂的登仙路却和别人的不一样。

  如果说,别人的登仙路是爬梯子,那么白桂桂的登仙路就是过斑马线。别人心惊胆战地爬着梯子,不知道这梯子能不能承受自己的重量,也不知道梯子延伸向何方,更不知道什么姿势爬才正确;可白桂桂生来就本能地知道,在红灯到来之前慢悠悠地走过这条斑马线到达马路对面就好了。

  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只能自嘲地总结说自己是个仙缘百分之一千的人。

  想想看,君临这个倒霉蛋,当初登仙之路应该比北隅还艰辛,可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还真是倒霉到家了。白桂桂又想起他勾着唇角温柔微笑的样子,这样一个温和的人,却死得那么惨。

  “唉……”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天还是继续去一趟吧,无论如何也要找出凶手啊。

  于是,第二天清晨,白桂桂就白光一闪,回到了君临死前一天,的早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桂桂探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桂桂探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