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走2016-08-18 23:233,173

  “啊?君临仙君死了?那我……”

  “嘘……桂桂,你小声些,别嚷嚷得人尽皆知。”

  刚刚登仙没多久的小仙女白桂桂瞪着自己的死鱼眼道:“拜托,琳琅姐姐,现在就连我这种新来的小仙女都知道这件事了,你觉得整个天界还有谁不知道呢?”

  琳琅仙子也是一脸无奈:“没错,这已经不是个秘密了,可是还真没人敢大声嚷嚷出来。就连仙龄最长久的君临仙君都被害身亡魂飞魄散,其他的仙君仙子更是没法自保啊。”

  “可君临仙君到底是怎么死的啊?”

  “听说啊……”琳琅趴在她的耳边神秘兮兮地低声说道,“是重伤身亡,可没人知道到底是谁打伤君临仙君的。”

  白桂桂摆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嗬,可不是嘛,要是知道是谁打的,那不就破案了嘛。”

  “谁说不是呢。”琳琅叹了口气,“就是可怜了你了,天界好几百年都没个登仙成功的新人了,我们都盼着你呢,结果你一来君临仙君就……”

  这琳琅仙子有点儿不太会说话啊,白桂桂砸吧砸吧嘴道:“你说,没有君临仙君的赐福,我是不是就不算是真正的神仙?”

  “那可不是嘛,要不我怎么说你可怜呢。”琳琅满脸同情地拉起白桂桂的双手,满是心疼地轻抚她的手道,“你说那个凶手也真是的,怎么不等你见君临仙君一面再动手呢。”

  白桂桂打着哈哈,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手扯了回来。

  正在她准备向琳琅告别时,一个背生双翼额前顶着颗红色大毛绒球的仙使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是不是新来的白桂桂?”

  白桂桂点点头:“没错,我是,您有何贵干?”

  仙使向她行了个礼道:“北隅仙君有请。”

  白桂桂不知道北隅仙君请她是几个意思,在这君临仙君刚死,天界人心惶惶的时候,按理来说应该不会有人关心自己一个新来的,可是北隅仙君身为登仙碑上排名第二,哦不,君临死了北隅已经自动排第一了,他身为排名第一的大仙君,竟然会突然找自己?

  北隅仙君和蔼可亲地接见了白桂桂,关怀了她登仙这几个小时以来的生活,然后捧着茶杯一脸尴尬地不知道该怎么接着说下去。

  白桂桂不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按照道理来讲,这帮子老神仙应该比自己能耐大,但问题是,天界民风淳朴,这群白痴,不……神仙,他们当初登仙之路虽然各有差异,但是与勾心斗角的凡尘接触少都是一样的,虽说有的神仙当初是受人迫害才走上的登仙之路,但是当他们慢慢越爬越高的时候,心里留下阴影的那一部分人基本上都去魔界了,留下来的都是些心思单纯之辈,因此,这个北隅仙君身为其中翘楚,此时尴尬得说不出话来也是正常。

  但是白桂桂没有那么大的耐心,她喝了口茶道:“北隅仙君,你就直说吧,找我来什么事。”

  “这个……”北隅听到她开口问,也是很欢喜,但是还是很不好意思开口。

  “我还没接受赐福君临仙君就突然陨落,想来您找我也是关于这件事的吧?”白桂桂继续喝茶,“大概是你们都怀疑凶手在你们中间,但是碍于面子不好互相调查,于是找了我这个还不算是神仙的人帮你们查出真相?”

  北隅听了白桂桂的话,端着茶杯愣住了,一秒后他无比欣喜地连连点头:“虽然有些细节不太对,但是你猜得已经很准了!”

  “话说,你们就不想想魔界潜入天界杀了君临仙君的可能性?干嘛互相怀疑?”白桂桂瞥了一脸纯真的北隅一眼,还有一句“以你们这个智商互相怀疑什么的难度有点高啊”硬是没好意思往出蹦。

  北隅回应道:“魔界之人身上的魔气十分特殊,可是君临仙君的尸身上并没有出现魔气,所以只能是我们自己人下手了。”

  白桂桂不禁抬手捂脸,自己严重缺乏神仙的常识啊,果真自己走的这种与众不同的登仙之路先天缺陷有点大啊。

  不过尴尬归尴尬,白桂桂还是要认真询问下自己的任务的,毕竟这是自己登仙以来接触的第一个任务,办好了那可是很能在天界刷声望值的。

  结果不问还好,一问,就连一向淡定的白桂桂都忍不住目瞪口呆了。

  北隅是这样说的:“反正我们在君临仙君的仙府调查了半天,也查不出什么来,互相之间调查又抹不开面子,正好你来了,你和君临仙君从未谋面,你们之间没有机缘牵绊,所以我们打算传你一个法术,让你可以回到君临仙君被害之前,亲眼看看凶手是谁。不过,你可千万要注意了,君临仙君的名字已经消失在登仙碑上了,所以他注定是已死之人,你可千万不要心软救他,否则,你可就回不来了。”

  这都可以!

  白桂桂觉得这帮老神仙这么大的本事还这么蠢真是太浪费了,再一想等自己这次任务完成回来之后就要与这帮白痴一起快乐地生活在天界中,隐隐约约牙都开始疼了。

  但是这个任务还是要跑一趟的,白桂桂特意问了北隅,如果死之前的君临给了她一发祝福,这发祝福他们认吗。北隅表示,君临就是君临,不管是怎样的君临,只要是君临给了白桂桂祝福,那么白桂桂就会成为真正的神仙。

  所以,白桂桂必须去见一见过去的君临。

  说出发就出发,这帮老神仙的办事效率也是有点儿高,北隅刚把白桂桂答应的消息散出去,几分钟之内就来了十几个神仙。

  北隅将写着那个穿越法术的卷轴郑重地递给白桂桂,然后陆陆续续赶来的神仙们纷纷在卷轴上输入一丝仙气,眼看着那法术卷轴越来越亮,除了白桂桂以外的所有神仙都是一副庄严肃穆的样子,白桂桂则是满眼好奇地盯着自己手上的卷轴。

  突然,卷轴光华大盛,耀眼的光芒将白桂桂吞噬,她消失在了原地,连带着卷轴一起。

  “啊,走了。”北隅眨巴眨巴自己的眼睛道。

  众神仙纷纷点头,其中一个道:“希望她能把真相带回来。”

  就在这时,白桂桂消失的地方突然闪过一道白光,刚刚消失的白桂桂突然又出现了。

  刚一出现,她就吼道:“你们真是群坑爹货!”

  众神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还是北隅冷静,他连忙问道:“不知你都见到了什么?看到凶手了吗?”

  白桂桂怒摔卷轴:“我当然看到凶手了啊,可特喵的你们这是什么鬼法术,我真的就在君临死前一秒出现了啊,然后就看到凶手灰色的背影一闪而过,君临瞪圆了眼睛咽气,我就这么又回来了啊!”她觉得自己有点不太淡定,就做了个深呼吸继续道,“你们这群坑爹货能真诚一点吗?用这个法术让我回到前一秒有个卵意义啊?”

  神仙们互相看了看,还是北隅站了出来:“这……的确是我们的失误,不过放心,这次我们不会再犯蠢了。”

  众神仙连忙应和。

  白桂桂做了个深呼吸,单手捂着眼睛道:“真的,希望你们稍微动动自己的脑子,不要总是想当然地做事,好吗?”

  还是刚才的仪式,白桂桂消失在了原地。

  众神仙满眼期待地等着,一分钟后,白桂桂出现了。

  “你们特喵的能靠谱点吗!一分钟,一分钟能干什么啊!”白桂桂再次怒摔卷轴,“那个时候君临都被凶手戳成筛子原地等死了好吗,我的祝福怎么办啊!”

  “那,你到底看到凶手了吗?”北隅凑上来问道。

  一旁一个红衣的仙子也凑上来问道:“对啊,那个灰衣服的到底是谁啊?”

  白桂桂面无表情地向一个人抬手一指:“他。”

  被白桂桂指到的是个穿灰衣长着张鸟嘴的神仙,他被她这一指,顿时紧张得打起嗝来:“我,嗝~我没有害君临仙君,嗝~”

  “你当然不是凶手,我只看到你快乐地蹦跶进来然后看到君临以后尖叫一声跑了出去,嘴里还叫着‘不好啦,君临仙君被杀害啦’而已。”白桂桂继续面无表情。

  北隅若有所思地总结道:“所以,其实你根本没有看到凶手咯?嗯,看来一分钟还是有点短啊……”

  “你特喵的意识到了啊!”

  于是在白桂桂又一次摔了卷轴之后,这群神仙决定将白桂桂送去君临仙君被害的前一天,这样,她就可以先找君临要祝福然后目睹他被害的全过程了。

  白桂桂抽着嘴角听北隅对她的嘱咐,他告诉她见到君临以后要怎么做才不会引起他的异动。她突然想,如果君临仙君也是这副德行,那么其实君临是被穿越回去的自己杀的也说不定……

  于是,在一阵炫目的白光中,白桂桂回到了君临仙君被杀害的前一天,晚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桂桂探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桂桂探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