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判断分歧
隔世醒人2016-08-15 23:572,745

  张崇斌的举动让一直紧绷着的方玉海放松下来,他抬头看了张崇斌一眼,又垂下头来说道:“我最后一次见到闵彪,是十天前,也就是你请我吃饭的前一天。他那天,整个人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海子开始讲述的时候,身体渐渐又不由自主地微微抖动起来,说话近乎自言自语。

  “那天白天上午,闵彪显得格外兴奋,话也多,受他情绪的感染,我那天上午也很开心,因为自从他弟弟死后,他就没有过笑脸。可到了下午,他突然不愿说话了,人显得很疲惫,大热的天,他就像热伤风似得身体不时地打摆子,我担心他带病工作开车不安全,就想提前收工。可闵彪当时没有答应,非坚持把当天活给干完。到晚上送我回家时,他跟我说,这是他最后一次送我回家了。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说,他说他要离开这边了。他这么一说,我当时就认为他是找到他弟弟的尸骨了呗,于是我就问他弟弟是怎么死的。

  “可没有想到……闵彪他当时扶在方向盘上,竟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可他那眼睛里却不断地往外流着眼泪啊,嘴里还不时地念叨着 ‘一起回家喽、一起回家喽……’,他当时那样子,就让我感到害怕,心想这人是不是患精神病了。

  “不过,我也能理解,这事趟在谁身上,谁能好受?但我不知该怎么劝他,想到他可能马上就回老家了,还不知道以后回不回这边来,我跟他的帐还没有结清,于是下车的时候,我就跟他说让他等我,明天我去找他,把这半个月的分账钱提前给他。

  “可是,闵彪却像没有听见一样,而是伸手去摸车窗前悬挂着的一个花坠,我这才留意到,不知什么时候,他把弟弟的照片给换掉了。说不出什么原因,反正看着闵彪当时的样子,我就是一阵阵的发慌发冷。”

  方玉海说的这些话中,真正触动了张崇斌的神经的是“闵彪将他弟弟的照片给换掉了,而且竟换成了一朵花坠。”

  这边,方玉海仍在自言自语着:“见他不搭理我,我就自顾下车回家了。第二天上午,我去银行取钱, 取到手后正准备给闵彪送去,却没有想到,旅行社那边突然来电话,告诉我说闵彪死了!”

  “他是怎么死的?”祁兵紧问道。

  “就在我们分手的那天夜里,他竟将车子从悬崖上开进海里了。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整个人当时就懵了,再联想那晚他的样子,我这才明白过味儿来,他那哪里是准备回家啊,他分明是要去自杀!可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去自杀啊?!如果……如果他弟弟的死真的和‘海豹’的事有牵连的话,那这事前后可死了不少人了,我……我真不敢深想下去,我是真怕了啊!” 方玉海说到这里,蹲下身子呜呜地哭泣起来。

  听完这段讲述,张崇斌和祁兵站在一旁,沉默了好一会儿。

  待方玉海的情绪平稳下来后,张崇斌靠近他蹲下身子,说道:“海子,你曾问我,这些年来忙些什么来着。不管你信不信,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和祁兵这几年一直都在生死边缘游走。不是我们不怕死,虽然死亡是早晚的事,但是,我们相信,每个人来到这世上一遭,都是有使命的,只有努力完成使命,生命才有意义。所以,不是我们纠缠什么不放,而是有些事情必须有人去做,去完成,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宿命。”

  方玉海瞪大眼睛看向张崇斌,像是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似的。

  张崇斌冲他一笑,拍拍他肩膀,两人一起站起身来,张崇斌又道:“我和祁兵今天找你,还算没有白找。之前,我们有点性急,脾气都不太好,海子,你多包涵吧。”

  “海子,我跟你说啊”祁兵插言道,“今天我们之间发生的事,还有说过的话,你最好都给我烂在肚子里,不许对外人透漏任何一个字。”

  “这都是为你好。”张崇斌补充道。

  “看来,那些传言不是瞎说的,你们真是干特殊行当的啊。”方玉海有所悟的样子。

  张崇斌和祁兵不置可否地看着方玉海……

  “你们说得,我都记住了,要是没有别的事,就送我回去吧。”方玉海缩着肩膀说道。

  张崇斌看了下手表,说道:“海子,我还有个小问题,你回答完后,我们就离开这儿”

  “还有什么事啊?”

  “你仔细回忆一下,闵彪车前窗悬挂的那朵花坠是什么形状?”

  方玉海努力地想了想,回道:“那天挺晚了,印象中那‘花’挺普通的,就是那种几个花瓣都裹在一起的花型。”

  “那‘花’的材质、颜色呢?”

  “材质嘛,我说不上来。色调比较灰暗,具体什么颜色我也说不准,反正颜色不太新鲜。说不出为什么,我当时就看见那“花”就有种不吉利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回去的路上,由祁兵开车,单独坐在后排车座里的张崇斌却陷入了沉思中。

  通过这回与海子接触,虽然搞清楚了“海豹”执行任务的秘密航程海域,但对整个案件的理解,他却有了更多的困惑,甚至,他对最开始笃定闵胜还活着的判断也产生了动摇。

  产生动摇的分歧是这样的:

  最开始,张崇斌的第一判断是闵胜还活着,理由如下:

  1、前2天拍下的照片是他本人亲眼所见的大活人一个;

  2、闵胜的坟墓是空穴,目前并没有找到亲眼看见闵胜死亡或者确认看到其尸骨的人;

  3、闵胜无双亲的家庭背景,加上本身是部队特情人员,出于开展某种秘密工作需要,对外假称人已牺牲是完全有可能的。

  可现在,张崇斌又形成了第二判断,即闵胜已经死亡,而且感觉更为强烈,理由如下:

  1、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毕竟部队曾正式通知闵彪,他弟弟闵胜已经光荣了。这即便是执行保密任务需要,以这种方式通知闵彪这样的亲人家属,实属罕见,因为闵彪不是什么特殊岗位的人员;

  2、闵彪的死,是在其含糊地提到‘一起回家’之后发生的。而闵彪生前的最大心愿是找到弟弟的尸骨然后带回老家。如此看来,闵彪死前一直重复那句话,说明他很可能是找到了弟弟的下落,或者真的是找到了弟弟的尸骨,可他最后却绝望自杀,这说明他弟弟确实死了,而且死得让他无法接受。因为,正常情况下,时过近2年,他弟弟的死对闵彪而言,从以往闵彪上坟时对海子所说的话看,这已不是一个无法面对的残酷现实,所以,闵彪的死绝不是找到了弟弟的尸骨那么简单,否则,闵彪就应该是真的带着弟弟的尸骨回老家去了;只有当闵彪发现不仅弟弟已经死亡,而且,弟弟的死亡方式或者是死亡原因带给他的却是无法再独自活下去的绝望,如此他才会选择自杀。也就是说,通过长时间不懈的努力,闵彪极可能知晓了弟弟的真实死因,而知晓这个死因后他竟彻底精神崩溃了!;

  3、此外,闵彪死前将他弟弟的照片换成了一朵 “花”型挂坠。这“花”与海豹日记里的“死亡之花”有无关联?难道说,闵彪弟弟的死亡也与“死亡之花”有关?而闵彪最后的自杀也是中了 “死亡之花”的魔咒:‘唯一的希望——死亡’不成?!

  出于理智,当这两种显然矛盾却又各有一定理由的判断结论出现时,张崇斌只能选择相信被拍照的那个人其实并不是闵胜,那人只是长相与闵胜极为相似而已。可这种“罕见的巧合”却令他更难受,因为这根本不符合他一贯的思维逻辑。

继续阅读:第14章:死亡之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