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调查员之死
隔世醒人2016-08-22 14:402,901

  军人摆摆手,让张崇斌坐了下来,然后说道:“李建军患病,确实是因执行抢修任务而造成的。尽管最后久病不治,但他的病情却是当时参加抢修的三人中最轻的。当时抢修中,我们有一名潜艇员当场就牺牲了,而且遗体没有打捞回来。另一个回到潜艇仓没过多久人就不行了,只有李建军活着回来了,并坚持了这么久。”

  “一起参与抢修的,患病程度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是核泄漏造成的吗?”张崇斌问道。

  军人摇了摇头道:“当时,潜艇根本就没有发生核泄漏事故,大家分工抢修的部位不同……”

  “那究竟是什么故障?他们抢修什么?”张崇斌继续追问。

  军人道:“这我不便多说。但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潜艇故障本身不是大的问题,只是因在特殊海域不能大张旗鼓地浮水修理,这才需要由潜水员在水下限时完成抢修作业。这起案件,它的不寻常之处,是案涉人员的特殊伤亡现象。”

  “特殊伤亡?”张崇斌对这个字眼非常敏感,随即问道, “难道参与抢修的人员遭受了敌对武装力量的攻击?”。

  “崇斌,实际情况更为复杂。”祁兵一旁道。

  “更为复杂,什么意思?”

  “潜艇遭受攻击的武器种类和目的,不明。”祁兵补充道。

  军人这时神色忧郁地说道:“最不可思议的是,这种伤亡结果,不仅仅只局限在当初抢修人员范围之内。后期,包括参与这起案件的地面调查人员,也有人遭受了特殊伤害。闵胜的牺牲,就与调查本案有关。”

  军人脱口说出的这些情况,令张崇斌关切的同时不由地暗自揣测不安,这涉及案件调查的核心机密就这么轻易说给自己这样一个初来咋到的局外人听,这是不是有点‘知道的太多了’?!

  军人应该是极为敏锐地捕捉到坐在他对面的张崇斌的细微心理活动,接着他说了这番话:“张崇斌,今天在你来到这儿之前,我们已经了解了你的过去,知道你的专业背景,而且还知道你和祁兵在贵阳那起案件中的立场和表现。”

  他这么一说,才算消除了张崇斌的顾虑。在3年前,张崇斌和祁兵在贵阳曾卷入一起涉嫌凶杀的极为复杂的危机事件,他们在调查过程中,因案情牵涉危害国家安全的特别重要机密,当时不仅惊动了警方,而且后期国安和军方也介入了该案件的调查,张崇斌和祁兵历经了严峻考验最终才自证清白。自此之后,张崇斌对案件调查的理解有了全新且深刻的认识。

  可是,军人接着却说道:“尽管你们具备一定的调查能力,但这个案件,你们知道的再多,也无能为力。我希望你们今天从这儿离开之后,就当这事不存在,不要再介入本案的调查。”

  军人的这番话,张崇斌理解这是一种善意表达,因为这个案件有着特殊的凶险。可他还有很多的疑问,他想抓住这个机会寻找到答案,于是问道:“既然你了解我们的过去,并信任我们,那我还是想得到一个说法,已经不在人世的闵胜怎么会被我的相机拍摄下来?”

  军人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向那两个在一旁研究相机的年轻军人……

  这会儿,一名年轻军人走上前来将认真检查过的相机递交给军人,并报告道:“相机是柯美Z3,400万像素,12倍光学变焦镜头,属常规配置。”

  军人听完后,转手将相机交付给张崇斌道:“你这次拍照成像的事件,常规的科学理论难以解释。不过,你来之前,我已经和祁兵交待过,国外的一些特别机构很早就开始对自然界的一些超常现象进行了研究。总之,在特定环境条件下,一切都可能发生。”

  军人的这个解释含蓄隐晦,张崇斌显然难以接受,他转头看向祁兵……

  祁兵开口道:“崇斌,早在上个世纪,俄罗斯就已经对超感官现象开展秘密研究,它们曾经研制出许多超感官装置,试图对人的脑电波进行控制。并且,有证据显示,前苏联的克格勃曾拍摄到一个名为“莱曼诺夫”的幽灵,后期,他们还试图操控这类幽灵从事间谍活动。这些,在你到来之前,我看到了相关证据。”

  尽管张崇斌一直都认为自己的想象力足够丰富,对此类消息以前也有所耳闻,但这种话从祁兵——这个前特种兵的嘴里认真说出来时,他仍感到震惊,“祁兵,你的意思是,那天,某人操控了闵胜的亡灵,结果被我们给拍摄下来了?”

  “人死之后,可能还会以其他形式继续存在,我是认识你之后才开始关注的。”祁兵回道。

  没错,祁兵在退伍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不信鬼神的纯粹的“唯物主义者”,直到加盟张崇斌的公司,在亲历的几起不可思议的事件后,他才逐渐意识到人的生命存亡与否似乎不能只看其肉身躯体是否还有生命活力这么简单。

  “这个领域的研究,很多国家情报机构都有参与,只是不公开而已。”军人插话道,“而且,我告诉你们,闵胜是死于目前无法解释的人体自燃现象,整个人都烧的非常彻底,如同高温火化。”

  “闵胜的死状竟然是人体自发燃烧!”这个答案着实是让张崇斌深感震撼。

  这是因为,“人体自燃”这种神秘死亡现象虽见过报道,但似乎没有人亲眼目睹过。而且,直到目前,这类罕见现象的根因还没有权威的科学解释,甚至很多人士认为这是一种遭到天谴的死法。怀着更加迫切一探究竟的心,张崇斌追问道:“那闵胜出事之前,有没有什么特别征兆?”

  军人看着张崇斌,半天没有言语……

  祁兵插话道:“老范,我公司的张总在特殊案件调查方面,是业内公认的高手,他若掌握更多情况,很可能会找到破解此案的关键点,这会对案件的调查有帮助的。”

  军人持续地保持沉默……

  张崇斌道:“我所有以往的经验,告诉我,无论案件多么蹊跷、复杂,一定会有线索的,答案往往就隐藏在问题里。”

  军人老范这会儿将他的目光从张崇斌的身上转移开,语气低沉地说道:“在出事之前,闵胜的左腋下突然出现了一个图案。”

  “什么样的图案?” 张崇斌询问道。

  “一朵青紫色的花。”

  又是“死亡之花!”,张崇斌暗念道,随即接着问道:“接触这个案件的人应该不会是闵胜自己一个人,其他人是什么情况?”

  “凡是身体上出现这种图案的,都死去了。”

  “都是人体自燃而死的吗?”

  “不是,还有自杀的。”

  “您应该也是本案件的调查人员……”

  “我的身上,暂时还没有。”

  “为什么有人身上会有,而有人会没有?你们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这个问题……暂时没有定论。不过,凡是身体上出现这个图案的人,都曾直接参与过对当时出事潜艇死亡人员的调查工作。”

  “哦?难道死亡事件竟然会像致命的传染病毒,还能不断扩散不成?!”张崇斌明白了一进门的时候为什么军人会让他脱掉衣服接受身体检查,联想到闵彪的自杀,不由地又问道:“那后期参与调查闵胜死亡的人员是什么情况呢?”

  此刻,军人脸色铁青眉头紧皱,不再言语。张崇斌和军人老范的对话到此为止。

  祁兵这时开口道:“会不会是骨灰里藏有无法被高温杀死的病毒?!”

  此时,张崇斌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海豹’火化后的一幕幕景象:从焚化炉膛里推出的是一副还能隐约看出人体形状的一堆热量尚未散尽的颜色灰白的骨灰……‘海豹’的骨灰最后由其父母一把一把捡拾起来放进了一个白色的布口袋里,然后再放入骨灰盒……与李叔一起见到准备高价收购骨灰的吴启……神秘的黑衣女子……

  这时,祁兵推了张崇斌一下问道:“崇斌,那你说说,今天了解了这些情况后,你对这起案件是怎么个看法?”

继续阅读:第16章 梦的解析(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