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one 大婚
雨泽2017-08-07 22:082,161

  我望着紫禁城,红影阑珊,秋风徐徐,吹拂着我的风衣角,我好想坠入紫禁城中,它充满着迷茫与华丽,我眼前目眩,像是坠入无底深渊中,突然眼前一片火红,犹如烈火焚烧,刺激着心田,“噌”的一声我掉入了一顶轿中,像是喜轿,连忙看我的衣着,红色蝴蝶旗装上印着喜字,充满着活力与喜悦。

  旗头上的流苏,随着轿子摇着清脆,我仿佛有种喜悦,嫁人的喜悦,心中对良人充满着期待,虽不知他是何身份,但我有预感,我真的来到了紫禁城,难不成是皇上?刮起袖角,轻微撩起帘子,心中充满了激动,是的了,真的是紫禁城,我进来了,真应该是几百年前的紫禁城么?

  以前与家人或朋友来到紫禁城时,总有一种亲近之感,像是在那儿生存过般,我总会在御花园里,触摸古桐树,像是我在桐树上留下什么印迹般仔细地寻找着,寻找着它以前的芳华,它的青春,我的记忆······

  外面吹吹打打的声音,更引起内心的激动,心中有几十滴落珠捶打着心畔,丝丝的凉爽沁入心脾,又犹如烈火在心中焚烧,手中的苹果,我用劲儿地捏着,只怕它掉地。裙边系着蜀缎的荷包,我轻轻捏着它的金丝边,一股暖流直冲脖颈。

  轿子突然停落了,我定下心来,只听外面的“珍嫔”二字,心悸晃动,难道是光绪珍妃?那个灵动,倔强的女子,拥有美貌的女子,一生充满着谜,永久的解不开,理不透,我真要在她的身上,继续演绎她?不,此时的她应该是我了,我要借着她,演绎浪漫的我,再创一个“另类”的珍妃。有一点我们很相像,那就是共同的倔强,可是我不想像她一样的结局,我要用温柔包裹良人,用手段征服后宫里的女人,历史是否会因我而改变?我心中没有答案。静静地等待。

  景仁宫的喜榻上洒满了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前方的堆得像小山似的红枣和桂圆,还摆着四盏粉烛,并不是红烛,只是单单隆裕能享受的起吧!

  我轻轻挪步,来到明间,宫人们弯起腰向我行礼,我望着挂在墙上乾隆爷亲题的“赞德宫闱”匾,久久伫立,以前居住在这儿的熹贵妃,婉妃,她们个个都有自己姣好的归宿,独独珍妃居住此地,却成了“不祥之人”,烛光照亮了殿内,殿外乌黑一片。烛光摇曳着,宫人伫立着,却充满死一般的寂静,今天不是皇上大喜之日么?怎么景仁宫这么安静,也是,喜主儿在坤宁宫呢!其他宫乐什么?

  不知那时的珍妃是否有我的思绪?恐是没有吧!十四岁与二十多岁也无法作比较吧!西边那永和宫,是否瑾嫔姐姐也像我这般久久伫立呢?一个尖声打断了我的思绪,“珍主子,该歇了。”高万枝弓着腰道。

  此时那边的坤宁宫中,皇上与隆裕各自咬着子孙饽饽,交杯着喜酒,系上同心结。皇上靠在引枕上,一杯酒下肚,刺得胃痛,空的肚子里刚咽下饽饽,一阵恶心冲上了心头,连忙坐直身板,又低头冲着盂,干呕。

  “皇上,怎了?”一旁穿着喜服的隆裕,焦急地问道。

  皇上摆了摆手,并没有示意说话。又重新躺回来,眯着眼,打量着对面坐着的隆裕,她脸上厚厚的脂粉盖不住发黄的脸,喜服无法撑起她塌陷的肩膀。他真的无法做到与自己的表姐进行合欢,尤其她是他极其厌恶的女子,可是他必须要进行,因为他是大清的皇帝,她是大清的皇后,祖宗之法不可破,强着头皮也要做,那么他是否可将她看做是江西巡抚德馨的女儿,浑身散发着诱惑与妩媚,那么是可以的么?

  他们都褪下吉服,由宫人们引入榻中,他慢慢靠近她,脑子里尽量把她想成德馨的女儿,貌美如花,嗅着脖颈间茉莉的花香,清丽,明朗,可不是!绝对不是!是浓胭脂的味道,浓的人想发吐,皇上连忙起开,翻了个身,眼前却模糊了,是被泪水朦胧了的,从小就被抱养进宫,远离额娘身边,在他哇哇大哭时,是否流露着无尽的悲哀!他的皇爸爸会将他放在床榻上有耐心地拍着他,唱着童谣,伴他入睡,他慢慢感受到了另外一个母亲对他的爱,可是好景不长,就将他扔给太监带,当他哀哀哭时,渴望母亲相伴时,她就会用鞭子抽他,让他跪在蒲团上,饿着他,用尽全力的折磨。

  他饿得大哭,疯狂地给老太监磕头,乞求他可怜,那老太监将发了霉的馊饭端给他;当他在书房听着老师傅给他讲着忠孝学问时,他非常无奈,难道一个帝王终将在孝义里治天下吗?显然是那个人的安排;当他去给她请安时,跪在冰冷的青石板上,听着一句一句的数落,一句句的恐吓,他又害怕又在内心发笑,他总是这么悲么?被人限制着,监视着,并不像是大清的天子,像是高贵的囚犯,供着吃喝,供着锦衣华服。

  终于挨到了大婚之日,他之前一直幻想着,与他心仪之人在坤宁宫中行合卺礼,再进行春宵的合欢,他希望他的皇后能貌美温柔,给他撑起心灵的安慰,辅佐着他,给他一个温暖的家,有个温热的怀抱,使他不在黑夜与寒冷中瑟瑟发抖。

  可这一切的一切终究化作了泡影,伤心,压抑涌上心头,极力地控制不让自己嘶吼,可是他冷静不了,他像鱼缸里的金鱼,困在小鱼缸里,无法出去,无法供给新鲜的氧气,注定久久的憋着,憋出病来,他想跑出去,可觉得脚下无力,只能捂着脑袋倒在一边。

  隆裕拉着他的衣袖,“爷,你到底怎了?”他发着抖,“别说话!别说话,朕要静静。”

  隆裕抚着他的背,他像个坚硬的枝干,尽力地躲闪,逃避······

  坤宁宫里的红烛亮晃晃地照着,窗槛里流进一股风,不费吹灰之力的灭了蜡烛,隆裕望着残烛,泪流满面,她也不易呀!她的大婚就这样被时光吹散了,可单单与她比起,身旁的载湉临进了种种的不易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珍妃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珍妃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