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真假红珠
李秀平2018-08-03 18:154,989

  “缨珠姐姐,”看着她怪异的神情,一种不祥的感觉袭上心头,小勇上前一步,“什么坏了?”

  “我也不敢肯定!”缨珠皱了皱眉,“你跟我回家一趟就明白了!”说完,她正欲离开这里,几个蟹兵却上前拦住了去路,她不由得一阵恼火,瞪了他们一眼,“事情紧急,我来不及向大王禀报!你们几个,识趣的赶紧闪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

  看着她抽出了佩剑,几个蟹兵吓得慌忙退到了一边。

  有个又矮又胖胆子大的蟹兵,伸了伸强壮的大手,还欲上前阻拦,小勇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几下,他才不情愿地向后退了几步。

  出了蟹营,缨珠噌地一下飞出了老远,小勇赶紧跟着跑了起来。

  一路上,缨珠没有停下休息,而且越飞越快!小勇好几次差点追不上她了,汗水湿透了全身,喉咙里像着了火似的!路过一条小溪时,他口渴难忍也没有停下来喝一口水,时近中午了,才总算是到了她的家。

  缨珠上前敲了敲门,等了好长一会,门才慢慢地开了一条缝。

  红珠,瞪着一双大眼睛,从门缝里往外瞅,却就是不肯把门打开。

  缨珠有点不耐烦起来,大声地:“妹妹!我有重要的事要问你,快点开门!”

  “哦!”红珠兴奋地拉开门,“原来是姐姐回来了!这些日子你跑哪里去了?老爸老妈放心不下,天天念叨你呢!”

  “红珠!”小勇欣喜地上前几步,“我们说好的……你怎么没有回去呢?”

  突然发觉眼前多了一个人,红珠看了他一眼,“砰”地一声又把门关上了!

  莫名其妙,吃了闭门羹,小勇愣在那里,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你这个胆小鬼!”缨珠苦笑了一下,只好又上前敲门,“他是我的朋友,你怕什么?”

  好说歹说,半天,门才又慢慢地开了一条缝。

  “有什么事?”红珠一双迷茫的眼睛望着外面,“你们就这样说吧!我能听得见。”

  缨珠摇了摇头,没再理会妹妹,她看了看小勇,摊开了双手。

  “缨珠姐姐,我明白了,”小勇看了看门缝又转向她,“拿走信物的,不是红珠!”

  “那会是谁?”缨珠挽了挽袖子,“竟敢冒充我妹妹骗走信物!气死我了!抓住她我一定要把她大卸八块!”

  “在这个节骨眼上,想得到藏宝图的人很多!但是会飞的只有……”

  “苍云的手下?”

  “我也是这么想的……”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去……”

  “我们哥俩还没喘过气来呢!怎么?你们又要开跑啊?”

  听到狼弟弟的说话声,小勇和缨珠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来!

  狼弟弟和狼哥哥,像两个鬼魂似的,竟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小勇,你真像是个扫把星!又害得我们哥俩……这次狼王倒是没骂我们!不过,听我狼哥哥说,狼王是话里有话,嘲讽我们没本事!”狼弟弟晃了晃脑袋,“媳妇至今渺茫!你说,你该怎样赔我们?”

  “赔你们什么?”

  “赔我们媳妇!”

  “你们看那边,媳妇不是来了吗?”

  狼弟弟和狼哥哥顺着小勇指的方向望去!

  小勇看了一眼缨珠,两个人会心一笑,接着撒腿便跑!

  “小勇!你竟敢耍我们!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笨蛋!他们都跑远了你还啰嗦!再这样我先扒了你的皮!”

  总是挨狼哥哥的“铁飞脚”!狼弟弟条件反射似的还没等他的脚“飞”起来就已经跳出了他的“攻击”范围!见狼哥哥又气得直呲牙!他浑身激灵一下!眨了眨眼睛,赶紧朝小勇追去!

  狼弟弟和狼哥哥紧追不放!小勇一边跑一边不时地回头:“缨珠姐姐!他们这样跟着我们,到了那里会给我们添乱的!”

  “这个地方我熟悉,你跟着我,我们甩掉他们!”说完,缨珠三绕两绕,钻进了一片茂密的树林里。

  小勇紧随其后,两个人跑了好长一会,听不到后面有什么动静了,才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长长地喘了几口气,小勇看了看缨珠,突然心生一计,过去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听他说完,缨珠高兴地伸出了大拇指!

  两个人依计行事,忙活完了,相互看了看,禁不住都笑了起来!

  心里轻松了不少,跑起来感觉脚下生风,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两个人便来到了蒙山的东面。

  苍云的营地,与众不同。

  地上,树上,石头上,到处都有士兵!

  看见缨珠,他们纷纷行了个军礼!

  缨珠挺起胸脯,看了看他们,微笑了一下,然后迈着四方步走了进去。

  小勇大摇大摆地跟在后面,看了看两边的士兵,他们赶紧也又朝他警了个礼。

  “我们先去哪里?”缨珠没有回头,小声地问。

  “去苍……!”小勇说了半截,赶忙改口,“去大王那里。”

  “好的。”缨珠答应了一声,禁不住笑了笑。

  小勇赶紧给她使了个眼色,在这个地方,不能有半点闪失,一旦露出马脚,不但走脱不了,信物也更无从查找!

  缨珠又神情严肃起来。

  小勇仍旧大大方方地跟在后面。

  走了一会,两个人心里都忐忑不安起来。

  不知道苍云的住处在哪里?小勇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琢磨。

  不知道该去哪里,缨珠走在前面心里更是着急!

  前方不远处,有个年老的士兵,看上去有些厚道,小勇用手捅了一下缨珠的后背。

  缨珠回过头来,见他的目光停留在一个老士兵的身上,她不由得一怔,接着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她走过去,在老士兵耳边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老士兵便头前带路,不一会儿便来到了苍云的门前。

  周围,有很多站岗的士兵,缨珠让这个老士兵把他们都叫了过来,她目光威严地看了看他们,然后示意让小勇讲话。

  小勇神情严肃地走到他们的面前,犀利的目光扫射了一遍:“今晚,我们有重要的机密要与大王商量,你们都到一百米外的地方等着,谁也不许回头!偷看者挖掉眼睛!偷听者割掉耳朵!你们……明白吗?”

  “明白!”众士兵异口同声。

  “那好,”缨珠睁大了眼睛,“你们赶紧去吧!”

  一声令下,他们便迅速离开了。

  小勇看了看缨珠,两个人没有说话,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他们顺着门的缝隙向里望去,眼前的情景,令他们两个人的心都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坐在苍云对面的人!她长得,简直和红珠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她脸上的表情和红珠截然不同,面如秋水,眼若寒星,一副令人捉摸不透的神情。

  “我以前很重视培养如风,只是他后来接二连三让我损兵折将,我调他看管仓库,没想到竟然被狼王盗去了那么多粮食和兵器!虽然如此,我也没有降罪与他,只是他自己……唉……!”苍云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哥哥他……?”

  “不说他了!”苍云脸上露出了笑容,“幸好他有你这么一个天资聪颖、智慧过人的妹妹!独闯狼营,弄来了藏宝图,可谓功不可没!等找到财宝,我一定要好好奖赏于你!”

  “给大王效力,是我的职责所在,也是我的荣幸!”

  “嗯!很好!”苍云顿了顿,“来找宝藏的人,太多了!这个问题,我想听听你的看法,你说说,我们怎样才能以最小的损失而赢得最大的利益?”

  “来的人虽然是不少,但是,有实力的,不外乎就四家,南边的独眼虾,北边的断脚蟹,西边的狼王,东边的我们,其他的,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我们四家虽然虎视眈眈,但是却没有打起来,原因是谁也不想先动手,谁先动手,谁就会先损兵折将!可是,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

  “大王不必着急,我们可以派出一些能言善辩的人,去他们三家挑拨离间,让他们先打起来!等到他们伤得差不多了,我们再站出来收拾残局,这样我们就可以轻松地坐收渔翁之利!”

  “小勇!如风来了!”

  正听着里面的谈话,突然听到缨珠姐姐说如风来了,小勇慌忙回过头来,见如风醉醺醺的,带领着两个士兵正朝这边而来,他赶紧跟着她躲了起来。

  “今天是怎么了?刚才明明看到如风将军清醒得很!怎么一会的功夫就醉成这个样子了呢?他让我们去远点站着,这会儿却又让我们回来,你说这不是活见鬼了吗?难道是……有两个如风将军?”

  “你不想要命了吗?别乱说话!闲事少管,能推就不揽!如风将军这些天心情不好,千万别招惹他,免得招来杀身之祸!我们赶紧离这里远点吧!不然黑桃怪出来又是挖眼睛又是割耳朵的,太吓人了!”

  望着两个士兵嘀嘀咕咕的走远了,小勇看了看缨珠,压低了声音:“缨珠姐姐,你化妆的技术真是高明,简直和如风一样,都能以假乱真了。”

  “我可不想当什么如风,这个讨厌的家伙!”缨珠看了看小勇,紧张的心情又平静了下来,“你也不错,浑身黑得发亮,成了他的亲信了,呵呵!谁也看不出你是小勇了。”

  “不过,”小勇看了看门口,又严肃起来,“真如风进去了,我们得多加小心,不能让他们识破,缨珠姐姐,你在这里盯着,有情况随时告诉我,我再过去,看看他们会把信物怎么样?然后再决定怎样把信物弄回来。”

  “这里有我守着,不会有事的。”缨珠站起来,看了看周围,“你放心地去吧。”

  看着她威武的模样,小勇禁不住笑了一下,转身蹑手蹑脚地又走到门前,屏住呼吸朝里望去。

  “说得那么玄乎!不就是一张图吗?让我也瞧瞧,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

  “包藏宝图的手绢,我和大王都没有打开,哥哥,你不能碰它!这个手绢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之前不要打开!免得发生危险!”

  “如月说得对。”苍云欠了欠身子,重又坐好,“如风,你不要小看了这个手绢!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超乎寻常的机关!切不可轻易动它!”

  “哈哈!”如风仰脸笑了笑,目光又回到桌子上,“就这么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手绢,能会用它包什么藏宝图?这个手绢我根本就瞧不上眼!我甚至怀疑这里面包的还不一定是什么东西!你们都小心过头了,这岂不是小题大做危言耸听吗?”说着话,他伸出了手,“就让我来把它打开,也好让我的这个自命不凡的妹妹看看她弄来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见如风把信物拿在了手里,小勇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危险!不能打开!”

  “外面有人!”如月腾地站了起来。

  小勇见状,用手捂了一下嘴,接着便慌忙招呼缨珠,两个人赶紧躲到了旁边的假山后面。

  “刚才是谁?”如风站在门口,东张西望地看了看,“这个声音,我怎么听着耳熟呢?”

  “我也觉得有点耳熟。”如月看着哥哥,沉思了片刻,“是谁?”

  “我怎么知道?我还正想问你呢!你也觉得耳熟,你说是谁?”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你这叫什么话?好像是我派人在外面偷听了似的!”

  “我有这样说了吗?”

  “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你们兄妹俩别吵了!大敌当前,窝里反,成何体统?”苍云顿了顿,看了看如风,“且不论说话的人是谁,就凭他提醒你有危险,也可以说他不是个坏人!至少不会对我们不利。”

  “我觉得也是。”如风附和着,翘起大拇指,“大王英明睿智!不用见人就能判断是非。”

  “呵呵!”见他如此献媚,如月禁不住笑了一下。哥哥总是以自己的官衔大而自居,动不动就对她指手划脚的,在大王面前,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笑什么?”如风斜视着她,妹妹大了,已经不再是那个懵懵懂懂只知道要糖吃的小女孩了,就连这笑声,听着都令人觉得有几分阴险。

  “没什么。”实在不愿看他藐视的眼神,如月目光转向了别处。周围,静悄悄的,突然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细看,竟然一个士兵也没有!她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人都去哪里了?这要是让大王察觉到了,肯定会大发雷霆,怪罪自己没有尽到查岗的职责!想到此,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起风了,大王,您到屋里去吧?”

  苍云背着手,到屋里去了。

  如风紧随其后,也背着手,迈着四方步跟着走了进去。

  如月清了清嗓子,朝前走了几步,大声地咳嗽了一声!

  顿时,所有的士兵都像接到了命令似的,迅速地跑了过来,赶紧各自站到各自的位置上。

  询问过后,方才知道是哥哥把他们支开的,如月没有训斥他们,若有所思地朝屋里走去。

  “站岗的士兵都又回来了,”缨珠压低了声音,“小勇,我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救如风?他们都是一群坏蛋!你自己身在险境,竟然还管别人的安危!你的做法,让我太难理解了!你说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人之初,”小勇低着头,“性本善。”

  “……?”缨珠张大了嘴巴。

  “幼儿园的老师教我们的……”

  “噢?”缨珠苦笑了一下,“我上幼儿园的时候也学过,不过现在早就忘了。你说的这些,只有上幼儿园的时候懂是什么意思,”缨珠顿了顿,“越长大就越糊涂,也就越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再说也懒得去考虑这些没用的东西!久了,也就淡忘了。”

  小勇抬起头,望着缨珠姐姐,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继续阅读:第12章 利益的智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狐小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