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放火烧屋
马克图伯2016-09-04 13:143,082

  我回到屋里头又帮蛊婆理理东西,正琢磨着再待一会儿我也差不多得回去了,这里与世隔绝的,新闻也看不到,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回去看看那大公司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的。

  就在我和蛊婆都在屋里忙活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口有锁链的声音,我准备推门出去看看,这一推门,一下子心就凉了,门被人用链子锁住了,刚刚听到的声音恐怕就是有人在锁门吧。正想着透过窗户看看,谁知道窗户也马上被人从外面关上了,锁了起来。我听到外面动静很大,应该来了很多人,还听到有人喊着,“老妖怪,烧死她,烧死她。”之类的话,然后就看到有些液体从门缝窗缝里面渗进来,问了问,这下坏了,是煤油还是柴油什么的我分不清楚,但这肯定是油,一点就着了。我冲着外面大喊大叫,但是没人理睬,蛊婆见了这情况也是吓坏了,忙拿出几只蛊虫来,看着和白蚁有点相似,但是个头特别大,那几只虫子马上跑到门那边,对着木门就开始啃起来,这木门没一会儿就被啃出了个不大不小的洞来,我在拿斧子对着木门也是狂砍,心里想着,还好是老式的木门,这如果装的是个铁门那就真的玩完了。

  我和蛊婆一鼓作气冲出去,刚刚出去就看到那不知道是什么油突然之间被点起来,整个房子一下子烧了起来。村民们见我们逃出来了,手上就拿着家伙要把我们赶回去。这群村民简直是疯了,在城市里长大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暴力私刑的行为,耳朵边充斥着都是“烧死她,烧死她,烧死她。”“妖女,妖女,妖女”之类的话,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壮着胆子就吼一句:“你们这是在蓄意杀人啊,还有没有王法了。”“我是律师,我会和你们追究法律责任的,你们一个个都得坐牢!”然而我的话并没有什么威慑力,我突然意识到和这群无知的村民讲法律无非是对牛弹琴,情急之下,我突然想起韩勤舟和我说过的话,当下就从怀里拿出一只蛊婆给我的蛊虫,这蛊虫是只母虫,主要是起繁殖作用的,但是这蛊现在还没有炼成,本身没有什么毒性。我拿起这只母虫就狠狠的往地上一摔,这母虫的身体被摔烂了,顿时千万只小虫就这样跑出来,“你们都别过来,谁要是碰到这虫子肯定死无全尸!”结果这方法还真把他们吓住了,围着我们的人一下子都散的远远的。那个带头的村民还不死心的后两句:“你这死女人,别拿几个破虫子吓唬人。”

  “破虫子?不信你试试啊,你们不是说蛊婆下蛊嘛,我今天就在这里放蛊了,你们那个有胆哪个上来呗!”说话间,我回头一看,却发现蛊婆不在了,透着火光我隐约可以看到蛊婆在屋子里翻着什么东西,我当下就急了,得赶紧灭火救人啊。我忙从屋子前的那个大水缸里舀水灭火,还好最近山里多雨,原来的木房子就比较潮湿,仔细看看,火势并不是很大。把门口的火稍微扑灭一点了,我就赶紧往身上洒点水然后冲进去,之间蛊婆在那书架子前哆嗦着把一本本书都装到布袋子里,蛊婆刚刚其实和我一起从屋里出来的,见房子着火了就又冲进去救书。我这才想起来这里的书几乎每一本都是一代代传下来的古书,烧了一本这天下恐怕就找不出第二本了。我也忙抱起一沓书,但是眼睛瞥见村民见我们进屋了居然又准备泼油加大火势,我看着这情况还是要命要紧,就拉着蛊婆赶紧在跑出屋子,这书有些是带出来了,有些不能带的也是没有办法了。带头的村民见我和蛊婆又逃出来了,明显很不甘,但是好像忌讳我之前说会下蛊的事情不太敢接近我们。

  “老太婆,是你给我儿子下蛊,你想害死我儿子,他的病回去还是没有好转,你个害人精!”那个带头的村民喊着,原来还是因为那个孩子的事情。我突然脑子里跳出韩勤舟和我说过的话,你要是不让他们把你当神,人家就把你当畜生,这简直是什么屎盆子都往蛊婆身上扣啊。对于这种村民的行为我真的感到很荒谬,也不知怎么的就从嘴里说出来:“什么我们下的蛊,你儿子的命格犯了山神了你知道吗?救不活的!有本事用你的命去祭天啊!”其实我事后再回想起来,这样子莫名其妙的给一个孩子下诅咒是挺不对的,而且我也没有想到在气头上说出的一句话,居然会让我如此后悔。

  我和蛊婆出来后直接下了山,现在蛊婆的房子也没了,我就带着蛊婆做火车去我那里,那些村民估计是被我的蛊虫给吓到了,下山的时候倒是也没拦我。我马上就到了就近的派出所报案,结果谁知道这报案的手续乱七八糟的一大堆,那里的民警一听这事情也是完全爱理不理的样子。知道最后有个老警察把我拉到一边说:“小妹妹,这事儿你们要不就这么算了吧,这事儿难处理的很,来来来,要不我这儿有三百块钱你拿去吧,就当是赔偿了。”我听了差点吐血,差点出人命的案子他那个三百块算补偿?我说:“他们那是蓄意杀人,属于刑事诉讼不是民事诉讼,不存在私下调解的好嘛?”说着我还拿出自己的律师证晃了晃。谁知道这老警察直接就摊手说这事儿他们不管,要不自己去哪里那里报案,还要拿上什么什么东西,完全都是无理取闹的话语。我很生气,碰巧这时又接到韩勤舟打来的电话,和我说:“小妹妹啊,巧啦,上午刚刚和你打过电话下午我就接了笔生意,怎么样啊?合不合作?”我当时心烦的很和他说有点事情再处理,下次再说呗。谁知道他又接着说:“我估计还是上午蛊婆的那事情吧。你告诉我说不定我帮你解决啊。”我心里纳闷着说你解决?现在人家警察都不肯管这个事儿,你又能怎么办。他又说,在这方面他可是有经验的很那。我便把事情大致和他说了说。他又问我是哪里的派出所,然后就说,等着我去打个电话。韩勤舟挂了电话之后其实我就准备带着蛊婆走了,也没指望那家伙能解决什么问题。谁知道就在我们要走出警察局的时候,突然有人出来拦着我们,我一看这人从行头上看就不是个普通的小民警,是领导级别的人物啊,他突然过来和我们道歉一番,和我们说这事情一定会处理的然后我们又看到他对着刚刚给我们录口供的那几个小民警一顿臭骂,说他们不会办事配不起公务员这个神圣的职位什么的。然后那警察领导就再次请我们坐下,说要听听事情经过,这次还不忘倒杯水来,我把事情大概讲了一下后那警察领导就问是那个村民带的头,这我一下子就愣住了,这村民脸我是认识的,但是名字什么的还真不知道,问蛊婆,蛊婆也是不知道,正下着这下子事情难办了。谁知道那警察领导拍着胸脯说没事没事,这种事情应该交给他们警察调查,什么守护公民是他们的责任,那领导还真的特别会说话,他几句说下来我心里气也是消去了不少,最后那领导说情况他已经了解清楚了,我们可以离开了,他一定会给我们个交代的。前前后后整个流程还不到半个小时,当我们离开警局的时候,我马上就给韩勤舟打了个电话,想着这警察前后态度的180度大转变,难不成还真是韩勤舟给处理的呗。

  电话刚接通韩勤舟就和我说:“小妹妹啊,这事情我帮你问过了,估计走刑事诉讼还是挺难的,只能算是民事处理,但是你放心,那些人日子一定很难过,我可以和你保证啊。”我心里突然特别感谢韩勤舟,他和我说他以前和局里的人做过些生意,也算是有点关系,所以去了个电话,人家这点小忙还是肯帮的。说起来我当时心里也挺复杂的,本来报案什么这种都是我应该享有的合法权利,但是现在却要靠韩勤舟打电话走关系才成功,感觉着还挺不是滋味的。我一时间感觉我之前那些年,那些所谓积累的人生经验那都不算什么事儿,真正的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完全没有看透。但是不管怎么说,我和韩勤舟其实也只是有个一面之缘,他这样动自己的人脉算是帮了我一把,他和我说的那个生意我是说什么都得接下来。我和蛊婆稍微商量了一下,蛊婆一直都是没什么意见的人,我说什么她都说好,这样我们和韩勤舟的合作关系算是正式敲定下来了。我决定带着蛊婆回我的城市,现在她的房子也烧了,我就给她在城里租一套房子,蛊婆住在那里,我们和韩勤舟合作起来也方便,不用每次都坐个半天火车那么麻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蛊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蛊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