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是生是死
安琳洲2016-09-08 06:593,208

  可是,我还是下定决心不要拖累他,最坏的情况,就是我一个人跟这些情报一起被炸飞。

  “你听着,待会儿我开始之前,你到门外去等。如果在最后的三分钟里,我不能完成,以你的速度,应该够离开这里。”我有些激昂地说,但那显然是因为我太过紧张,情绪失控。

  “你还需要多久?外面的人在等我的信号呢!”周广玮像是没听见我的话,他有些不耐烦,眼睛依然冷冷地看着窗外。

  “对不起,我不能像你这么冷静,我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也没想过要怎么面对死亡。”我的情绪起伏很大,只能努力控制,告诉自己在这种时刻,一定不要崩溃。

  周广玮转过头来,盯了我很久。接着他慢慢靠近我,他的气息压迫着我,我本能地后退,直到我的脚跟抵到了墙角,我的背紧贴在墙上,一动也不敢动。

  他俯下身来,凑近我的脸,热气呼在我的额头上,我的心跳得快从喉咙里弹出来了,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我只知道害怕时我就会紧闭上双眼。

  唇间传来一阵温热和丝丝柔软,我心里一惊,瞪大了眼睛,却发现他的脸和我贴的那样近,他微闭着双眼,把唇印在我的唇上,缓缓地轻轻地吻着我。

  他的脸离我如此之近,不,是比从前更近。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只好僵硬地站在那儿,任由他来结束这一切。

  “你不会把我想成丢下女人自己逃命的孬种了吧?”他略带笑意地对着我耳语,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

  “等任务完成,要不要继续我们那个半途而废的约会?”他的语气略带魅惑,不慌不忙、镇定自若,仿佛根本没有身处生死关头。

  我的眼睛眨得飞快,努力从一片空白的大脑中搜寻可以用来回答的话。我在想,他究竟凭什么那么肯定我们能继续那个约会的?

  他却不等我反应过来,放开我径直走到保险箱前,用一只手支在墙壁上,语气重新变成冷静得要命的那一种,“要是镇定下来了,就开工吧。我认为,你可以相信自己的战友。”

  他温和地看向我,我却不敢过去,直觉告诉我现在要和他保持距离。

  他看出了我的心思,转身回到窗户前,不再理我。

  我拼命甩了甩头,把注意力集中到保险箱上,我并不是不紧张,只是有另一种紧张取代了面对死亡时的那种紧张。当我的耳朵贴着保险箱转动旋钮时,定时器的嘀嘀声便宣告我的生命或许进入了倒计时。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当我满头大汗地拉开保险箱门的那一刻,离炸弹爆炸只剩下两分钟了。

  周广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我身后,他一把拽出保险箱里的资料扔在我脚下,“蒋茵,你快走。”

  虽然只能用不至于分散自己注意力的音量,他的语气却不容置疑,同时他动作迅速地检查起爆炸装置来。

  我毫不犹豫,转身离开了房间。但我没有走出这栋楼,而是站在一楼的墙边上,我的头脑还没恢复理智,我只知道我不能就这么走了。

  我在心里默默数着秒,眼看就要到两分钟了,我闭上眼睛,想象着被炸飞的感觉。心突突地乱跳,我咬着嘴唇,用墙壁做支撑,等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希望过程会很快。

  然而,什么都没发生,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周广玮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冷冷地盯着我。

  我顾不得思考他眼神中的含义,只觉得身子突然瘫软了下来,我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庆幸自己没有那么卑微而惨烈地死去。

  刚才躲得远远的那些人,不一会儿就赶了回来,为首的上级领导们纷纷过来安慰我,并对我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我麻木地点着头,挤不出一丝笑容。也许这就是我和我母亲的区别吧,她为了党国可以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而我只想找一个能让自己苟延残喘的缝隙。

  “长官,我想就此下班,请您批准。”从头至尾,我只无力地说了这一句话。

  “可以,周广玮,你也可以提前下班,顺便替我们送送小蒋,今天你们都辛苦了。”上级很是宽容体谅地说,颇有种施恩于我们的意味。

  “是!”周广玮干脆地回答,声音中丝毫听不出刚经历过生死的情绪。

  得到许可,我拔腿就走,尽管疲惫不堪,我却不想让别人看我的笑话。

  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的我,出于惯性向前挪动着脚步,眼睛里什么也看不见,耳朵里也什么都听不见。

  大概走出了一条街,我的胳膊被人拉住了,又是周广玮,他又跟着我。

  “蒋茵,我问你,我让你走,你为什么不走?”

  他对我穷追不舍,就是为了问我这句话?难道现在对他来说,能活着不是最万幸的吗?

  我站着不答话,脑袋里也没在考虑如何回答他。

  “你怎么不说话?是哪里不舒服吗?”他急了,抓着我的胳膊晃了几下。

  我有些清醒过来,忍着突如其来的头晕目眩,拼命摇了摇头,“我让你走的时候,你不是也没走吗?”

  “那不一样,让你先走,是组织上的命令,他们首先要保证情报的安全,然后才是减少人员伤亡。你让我先走,你就一定会死,情报也会失去。”他头头是道地分析。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脑子里也嗡嗡作响,午后的阳光刺得我眼花缭乱,世界在我的眼前旋转起来,我双腿一软,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边坐着周广玮,他正闭目养神,我不想跟他说话,就又闭上眼睛装睡。

  “我知道你醒了,别装了。”周广玮冷淡的声音响起,我的心里一惊。

  “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信,他还能通鬼神不成。

  “你的呼吸全乱了,眼珠子也跟着转呢。”他似乎特别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只因为对象是我这种初级选手,才会费力解释。

  唉,我忘了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而且成绩拔尖,不像我,什么都不会。

  他递过来一杯水,语气虽然淡,却不冷,“医生说,你只是轻度脱水,没什么大碍,快,把这杯水喝了。”

  我扭过头去不理他。

  他静了一会儿,很有理智地说:“我没通知你外公,不想让他着急,你要是不赶着回家,就在这儿多躺会儿吧!”说完,他把水放在床边,自己安安稳稳地坐回椅子上。

  我万般无奈,只好坐起来,一仰头把水灌了下去,穿鞋下地,我要在天黑前赶回家去。

  头还是很晕,我用力抓着床栏杆,撑着自己往前走,很快,前面就没什么我能抓的东西了。一只胳膊伸到我面前,我推开他,跌跌撞撞地冲向门口。

  “刚才不见你这么倔,现在耍起小姐脾气了?”他从后面对着我喊,我装听不见,继续我的路——就算扶着墙,我也要自己走回家。

  “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变脸比爆炸还快?”他追上来,跟着我问,我还是不理他。

  他只能拉住我的胳膊,强行让我停下来,我知道挣扎也没用,好端端的时候我都打不过他,更何况是现在呢!

  打不过就讲道理吧!我也不希望他什么都不明白,就误以为我是个骄纵任性的大小姐脾气。

  “我想我的故事你都听见了吧?”我看着一脸茫然的他,理了理自己的思绪。

  他专注地看着我,静静的,并没有回答,我知道他在等我继续说下去。

  那我就继续说下去,“我母亲十几岁就生下了我,我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死是活,所以实际上我是个孤儿。现在我母亲牺牲了,只剩下残疾的外公和我,我们全家为了这个所谓的党国已经付出了太多,我不想再做下一个牺牲者,你懂吗?”

  “我之前不懂,现在懂了,但我不是让你先走了吗?”他一脸无辜地望着我,显然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反复无常。

  “是你说的,那不一样。在你们眼里,情报才是第一位,我只是那个带情报出去的人。可对我来说,我的生命才是第一位,因为我要活着,我外公才能活着。”我耐下性子解释。

  我知道,他不怕牺牲,因为他的内心强大而坚毅。所以,我只能用我的柔弱,来争取他的理解。

  显然,他并没有理解,因为他接着问我,“那你到底为什么不走?”

  他还是不懂,我的心中很难过,一字一句地说:“我不想扔下你一个人。我虽然舍不得自己的命,可是我宁愿陪你死,我很怕,但我还是选择留下了,这就是不一样的地方。”

  经历过生死之后,我觉得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害怕了。我看得出,他起初是很吃惊的,然后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的眼神告诉我,一切都是我在自作多情。

  就在那一时刻,有什么东西,从我的世界坍塌了。

继续阅读:第12章 强者为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