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强者为尊
安琳洲2016-09-09 06:593,234

  我成功地完成了任务,被局里记功一次。上级认为我提升的空间很大,决定重新把我送回特训班,学习更多的技能。

  这就是一张情报的能量,彻底打破了我想要安然度日的幻想。我知道,我学的越多,就陷的越深,可我别无选择,还是那句话,死不了就要活着。

  还有另一件事也让我很担忧,张副主任就快要复职了,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可如果我受了训,也许就会被调到其他科室,再也用不着看他的嘴脸了。

  多方权衡,我也只有欣然同意了上级的指示,然后忐忑不安地为特训班做心理准备。

  因为我要在特训班里住,直到受训结束,外公很舍不得我,却也意识到目前的情况他已无能为力,只能硬着头皮把我送出去。我走的那天,他老泪纵横,仰天长叹,我强忍着泪,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我被拉到山区里,是学员中唯一一个有司机接送的人,这样的特殊性,让我在入训第一天,就受到了同学们的侧目。

  我一进宿舍,原本有说有笑的气氛立时安静下来,大家都用奇异的眼光上下打量我,我感觉到异常,但并未多言。

  我收拾着自己带来的物品,隔壁床的姑娘有些犹豫地靠过来,她搓着手,羞涩地说:“你好,我叫何娇艳,你……怎么称呼?”

  “蒋茵。”我直起身,对她笑笑,简短地说。

  她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励,也咧开嘴对我一笑,单纯地说:“蒋茵,你的名字真好听。”

  “谢谢。”我伸出手,“以后请多多关照了。”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的手,迟疑了一秒,很是欣喜地握了上来,有些语无伦次地说:“我才是,要你多多关照。”

  后来的交谈中我得知,她的老家就在不远处的山沟里,因为她家有个远亲在军统工作,她父母费了好大力气求那人介绍她过来。得知女儿终于可以走出山沟去挣钱,老两口很是高兴,特意用家里所剩不多的面粉给她蒸了十个馒头带着。

  我听她讲述村里淳朴的民风,有些感叹:对我来说不得已而为之的危险工作,恰恰是许多人求不来的福气。何娇艳的父母只知道女儿可以挣钱养家,又何曾明白,他们的所作所为,会将她推入什么样的境地。

  看着何娇艳一脸天真的样子,我没忍心将实情告诉她。

  抱着希望总是好的,哪怕这希望如泡沫一般转眼就破,也可以给人以心灵上的短暂支撑。未来有的是机会让这个姑娘认清现实,我又何苦在她踏入社会的一开始,就令她感到失望和畏惧呢!

  我和她聊到很晚,直到各自困倦到昏昏睡去。

  第二天大清早,起床的号角尖锐地吹响,我瞬间就被吓醒,用最快的速度收拾整齐,来到集合场上。

  教官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个编号带在胸前,以后学员们见了面,或互称同学,或直接以编号相称。总之,来到这里,就要忘记自己的姓名和身份,我们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变强。

  虽然我之前已经做了很多心理准备,但当训练真正开始的时候,其强度还是超出了我的预计。我的身子很弱,一时适应不了,几次晕倒在训练场上,受尽了折磨。同学中只有何娇艳会照顾我,连教官看我的眼神都是无奈的。

  可我还是咬着牙坚持,只要不昏倒,我就尽量跟上训练的节奏。既然已经注定不能离开军统,我就不想再做一颗随时都可以被抛弃的棋子,我要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这样他们就不会轻易拿我的性命去冲锋陷阵。

  训练后的用餐时间,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何娇艳跟我熟了之后,整个人都开朗了很多,经常拉着我说东扯西。

  当然,有时候也会发生些不太愉快的小插曲。

  比如有一天训练结束,我在原地多休息了一会儿,赶到食堂的时候,剩下的饭菜已经不多了。排在我后面的女同学抢先将盘子递了过去,还一个劲地催促食堂的员工给她多盛一点。结果,给我剩下的就只有盘子底。

  何娇艳看不过去了,拦住那位女同学,“8414,你是后来的,却要先盛饭。自己盛这么多,却让同学饿着,你觉得你这么做对吗?”

  那个编号8414的同学无所谓地将眼睛一翻,毫不在意地说:“适者生存,这是教官告诉我们的,连吃饭都抢不上,还有什么理由叫屈?”

  她的态度实在恶劣,甚至于本来还心平气和的我都听不下去了。虽然没和人吵过架,我还是开口说道:“8414,就算你说适者生存,但这里是特训班,凡事都应该讲究秩序。你打饭不排队,还净讲些什么歪理?!”

  8414盯了我一眼,不以为然地嘲讽说:“你别跟我讲什么秩序,到了战场上,敌人会跟你讲秩序吗?教官说了,这个地方只尊重一种人,就是强者。弱者的命运只有一个,死无葬身之地。”

  何娇艳和我对视一眼,正要开口反驳,教官的声音在我们背后沉沉响起,“强者是应该被尊重,但是你们忘了,这里不是战场,而是特训班;你们也不是敌人,而是同学!为了一盘子饭起争执,破坏团结的气氛,罚你们三个人不许吃饭,到操场上跑二十圈!”

  我的天,刚才的训练已经要了我的命,现在若是再追加二十圈……我的心里叫苦不迭。

  何娇艳不服气,“教官,分明是8414抢了蒋茵的饭,为什么我们都要跟着受罚?”

  “三十圈!”教官不容置疑地说:“在这里,我的话就是命令!”

  我知道再说下去会被收拾得更惨,忙把何娇艳拉到身后,息事宁人地说:“算了,还是不要争辩了。吃一堑长一智,下次吃饭我早点来。对不起,连累你了。”

  何娇艳摇摇头,“这件事不怪你,是8414做的不对。走吧,我们去跑圈。”

  我自认倒霉,心中感激何娇艳的仗义,也没再多说什么,跟她一起来到操场上。

  这次体罚的结果就是,我再一次昏倒了……

  醒来之后,就看见何娇艳对我眨眼,我不明所以,只听她小声说:“看来教官心中还是明白谁对谁错的。刚才你昏倒了,他就让我回来照顾你,连我剩余的圈数都免了,只剩下8414一个人跑完全程,嘿嘿。”

  我微微一笑,不无担忧地说:“只怕和8414的梁子就这样结下了。”

  何娇艳白眼一翻,“怕什么,咱们这期特训班的女同学,除了你是城里来的大小姐,哪一个不是穷山沟出来的。她比别人又多什么了?咱们不怕她。”

  我考虑了半天,才明白,就连何娇艳都认为我因出身好,而受到了教官的特殊照顾。既然她都这么想,也就难怪其他女同学会带着成见看待我了。

  在一个强者为尊的地方,作为弱者还受到优待,的确很让人感到不服气。

  我没有吭声,心里却很是悲伤,自认为已经付出了全部努力,却还是改变不了我是个弱者的事实。

  接下来的日子,我在训练中更加卖力,咬紧牙关紧跟进度,不知不觉中,体力竟比刚来时要强了很多。

  这天,据说军统局本部的一位同志要到特训班来讲习,教官安排我们进行实战训练。

  非常不巧,我的对手就是8414。

  她见了我,立刻像看见食草动物的狮子一样目露凶光,我一个头两个大,忐忑地站在她对面,觉得自己的命真是差劲。

  教官一声令下,她立刻提着拳头冲了过来,我硬拼不过,只能尽量躲闪。

  她嘴角带着抹得意的笑容,一边挥拳一边嘲讽我,“家境那么好还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安心做个大小姐不是更好?或者你现在就表演一个你最拿手的晕倒,估计教官就会袒护你了。”

  我对于她毫无根据的推测感到无语,她又何尝知道我心中的无奈?!然而,我并不像她那样应付自如,当然也不可能分心去和她说话,只有加倍小心躲闪她的拳头。

  她因为迟迟不能获胜而生气,攻势更加凌厉,我渐渐招架不住,体力大幅度下降,整个人气喘吁吁,躲闪的速度也慢了很多。

  最终,她一拳打在了我的肚子上,还飞起一脚,踢在我的左腿上,我整个人跌倒在地,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挨打这件事真不是个滋味,比训练难受多了。我大脑一片茫然,只有清醒着的感官注意到8414又不甘心地冲了上来,可我的身体已经无法做出反应。

  我听见何娇艳在旁边大喊:“8414,教官说实战训练点到为止,你再打蒋茵是会受罚的。”

  8414早已红了眼睛,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再次飞起一脚,这次瞄准的是我的头部。

  我心里大呼一声完蛋,想不到自己没被炸死,却要死在特训班里,旁边却响起了8414的痛呼声。

  我一抬头,正好迎上许嘉函焦急的目光,心里瞬间感到安慰了很多——我得救了。

继续阅读:第13章 何为年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