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流言蜚语
安琳洲2016-09-06 12:023,076

  周一照常是上班的,我穿着朴素的工作服,让司机送我去。

  大老远的,就看见局本部的门口伫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随着他的呼吸,从鼻子里不断涌出白色的水汽。

  天这么冷,为什么有人要站在门口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等车子开近了,我才惊诧地发现,那个人正是周广玮。

  他在等我吗?我心中有点小期待,也有点小紧张,赶快推开车门跑了下去。我跑得是那样急,如果周广玮等的人不是我,那才叫真的尴尬呢!

  我想了好几句可以说的话,比如询问一下他昨天的任务完成得顺不顺利之类的。但到了他面前,我却傻乎乎地说了句,“早上好。”

  他愣了一下,显然对我这突如其来的疏离问候感到有些无所适从,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常态,说道:“蒋茵,我是来为昨天的事道歉的。”

  见他如此介怀,我的不开心完全消失了,摇着头说:“昨天的事没关系的,我完全能够理解。”

  然后,我就破天荒地看见他脸上现出一丝紧张的神色,虽然语气还是那样冰冷沉静,但措辞却是很谨慎的,“这周日,你还有时间吗?”

  时间是有的,只不过我没什么心情了。

  如果上次我没有准备得那么充分,只是随意去赴个约,我就一定不会那么失望,或许还可以答应他的下一次邀请。但,兴奋的心情一旦被打击,就很难再恢复过来了。

  我知道,拒绝他我一定会后悔,甚至还没有拒绝就已经在后悔了,可我不想让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变得勉强而无趣。

  于是,我说:“对不起,我这周可能不太方便出门。”

  他似乎有些失望,那转瞬就被刚毅所取代的细微落在我眼里,惹得我一阵揪心。

  他轻出一口气,向我礼节性地点点头,“既然这样,那再见吧!”

  我心中万般不舍,却也只得接受这一结果,谁让我在关键时刻闹了小姐脾气呢!

  我面色灰暗地重重叹气,刚要转身进局里,就看见办公室大姐正笑眯眯地冲我走过来。

  我心叫不好,却已无力回天。大姐十分亲热地一把挽住我的胳膊,神神秘秘地说:“小蒋,你的男朋友原来是行动处的小周吗?”

  我差点被冷空气给呛着,干咳了两声,僵硬地说:“不是,没有那回事。”

  大姐不信,一边死盯着我脸上的表情,一边又问:“昨天你打扮得那么漂亮,就是为了去见他吧?”

  我不能说是,又不能说不是,只得装聋作哑不吭声。

  而大姐早已胸有成竹,根本不需要我的半句解释了。她笑呵呵地说:“小蒋,我还以为你是个骄傲的大小姐呢,没想到你的口味还挺……正常的。”

  我听出这话的不对劲来,忍不住反问:“什么意思?”

  大姐伸手捅了我一下,故弄玄虚地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许嘉函那是什么出身,家里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咳咳,当然了,我也不是说周广玮不好,只是依姐这个过来人的身份看,许嘉函更配你。”

  我听她的话里明显有轻视周广玮出身不如许嘉函的意思。当然,我本不知道周广玮是个什么出身,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大概有了估计。

  可出身能代表什么?在这个时代里,生死不过一瞬,贫富更难维系,树大招风未必是好事。最主要的是,我喜欢的是他这个人,跟他的出身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想听大姐讲是非,也不想从她这里传出什么不好听的流言去,便正色道:“我跟周广玮不熟,跟许嘉函也只是普通朋友,请你不要乱说话。”

  大姐狐疑地盯了我一会儿,问:“不熟你大早上的跟他在门口干什么?”

  我越发地不耐烦,反问:“你又看见我们在干什么了?一男一女打个招呼,说几句工作上的事情,就一定得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吗?”

  大姐被我噎得说不出话来,冷脸放开挽着我胳膊的手,嘟囔一句,“不是就不是呗,有必要这么凶吗?”加快脚步赶到我前面去走了。

  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为自己及时翻脸挽回舆论而感到庆幸。否则,我这边刚拒绝了周广玮,回头就传出我俩是一对的流言,没的让他误会我别有用心。

  我怕跟大姐脚前脚后到办公室难免尴尬,就先到资料室去翻看了一会儿报纸,这才慢悠悠地过去。

  还没推开门,就听见屋里大姐的声音不满地抱怨道:“那个蒋茵啊,还真是个大家小姐的做派,脾气差到死。家里一共没剩下几个人了,也不知道是谁给她惯的,目无尊长,简直少教育嘛。”

  我就知道,不出事则好,一旦发生什么问题,我那私生女加孤儿的双重身份就是别人攻击的重点。

  我不知道周广玮有没有听说过我的身世,也不知道,如果他清楚我是这样的一个人,还会不会愿意跟我说话?

  我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只听里面大姐继续说:“说的好听点,她那叫仗着自己长的好看跟男人搞暧昧;说的不好听点,就是水性杨花嘛!她以为我们军统里面的小伙子都是随便给她挑的?跟那么多男人纠缠不清,最后还来个都是普通朋友,真能装。”

  听她说话越来越难听,我气得浑身发抖,明知现在进去也是自取其辱,可是上班时间,我又能去哪里?

  正犹豫间,我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人在靠近,稍一愣神的功夫,那人的胸口就贴在了我的背上。我吓了一跳,猛地回头去看,呼吸在那一瞬凝滞了。

  周广玮正低头望着我,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终究没有说话。

  他听见了!我的心中七上八下的,立马乱了方寸。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为什么非要让他听到我永远也不想他听见的事?

  我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转身想要逃离这个让我无比委屈的境地,手腕却被他的大手一把捉住。

  我回头,懊恼地看着他,他也正目光炯炯地看着我,眼神无比坚定,斩钉截铁地说:“别怕。”然后,他当着我的面,用另一只手稳稳地敲了三下门。

  里面正说三道四的声音停下了,安静了几秒后,有个男声道:“请进。”

  周广玮手臂一带,将我拉到他身后,然后,推门而入。我只有跟着他走进屋里,他高大的身体挡在我前面,也挡住了我面上尴尬的神情,让我有时间调整自己的状态。

  他的声音冰冷、不带情绪,一如他一贯的做派。他说:“我是来取徐处长的信件的。”说完,他盯了一眼嚼舌根的大姐。

  无论是他的身形还是声线,都能在无形中给人一种威压。行动处的雷厉风行,又岂是我们这种办公室的科员能够比拟的。

  大姐瑟缩了一下,低下头去假装在工作,实际上只是想回避他凌厉的眼神。

  我调整好了姿态,默默从他身后走出来,镇定自若地走到我的办公桌前,将徐处长的信件拿在手里。

  回过身去,见他正用鼓励的眼神望着我。我心头一热,公事公办地说:“不好意思,信件我整理好了,只是还没有来得及给徐处长送过去。”

  他伸手接过,动作利落,说话干脆,“没关系,依然谢谢你。”然后递给我一个深邃的眼神,转身离去。

  我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浑身上下骤然充满了力量和勇气。我想:既然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也没做过如大姐所说的那样水性杨花的事情,我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地去面对那些流言蜚语呢?

  别人拿无谓的事情攻击我,我不敢反击,一味逃跑,越是跑,就越把自己逼入死角。我一直以为我是在夹缝中生存,其实我只是没有勇气直面这个让我感到畏惧的世界。是我的软弱,让我总是处在被动的地位。

  而周广玮则不同,他是一个战士,面对任何事情,他都无所畏惧。就像他的腰板一样,无论对方是强者还是弱者,他始终保持着同样的姿态,既不会卑躬屈膝,也不会趾高气昂。

  所以,他才敢于从张副主任的魔爪下解救我,在敌人的枪口下保护我,又在流言蜚语的攻击下支持我。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就对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如今,总是心心念念地记挂着他。只因他的身上,有我所不具备的勇气和胆量。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他出现,就可以抚慰我心中的不安和胆怯。

  我喜欢他,真的非常非常地喜欢他,而让我勇于承认这一点的人,也是他。

继续阅读:第10章 紧急任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